劍盾在吸力的襲擊下,發生了扭曲,可依舊堅挺,絲毫沒有任何破損,劍盾堅硬無比。

方靈兒趁著兩人正在對峙,趕緊轉個方向,快速離開。

眼下面對兩個神仙打架,她要是距離近的話被波及必死無疑。既然幫不上方昊天,趕緊跑才是硬道理。

好不容易再一次活過來,自然不想就這樣死的不明不白了!

而且,好吃的還沒有吃夠呢!

真要死了,肯定會不瞑目。

衝到了一處小山包上,方靈兒跌坐在地上,常常舒了一口氣,望向兩人交手的現場,又是一片能量颶風旋轉起來,大地又一次凹陷,空中幕帳瀰漫。

「哈哈!」方靈兒聽到方昊天笑了一聲,很興奮說:「看來,永恆不滅境的實力有人不過如此,當然,這或許就是你身體的最後掙扎罷了。」

方昊天所言,讓人會覺得疑惑,畢竟出手的不是楊丑嗎?為什麼方昊天還要加重一個你字呢?

其實並不是如此,方昊天與方靈兒都清楚,眼前之,並不是楊丑。

而是一具空有身體而無靈魂的身體。

這身體很強大,十分有力,但因為楊丑的靈魂誤入其中,加之方昊天雷霆劈落,將身體的所有肌肉記憶全都激發,就好像刻印在身體上的徽記,忽然活了。

製造了楊丑很強的假象。

可實際上,楊丑如今的三魂怕是被所在了靈台,心室,丹田三處,正對應著天命地三魂。

而且有方昊天紫色雷霆加身,護住了靈魂,這才使得身體前方出現了三種顏色交相輝映的結果。

所以方昊天出手一直沒有使用靈魂力量,因為他知道這身體沒有靈魂,如果自己貿然出手,不慎刺到了鎖著楊丑三魂的地方,怕是會將楊丑就地斬殺。

「也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我說話!」方昊天隨口說著,微微一笑道,「算了算了,不管你聽不聽得懂,我就當你聽懂了。」

「乖乖接受凈化,你的身體將會獲得重生,將以一個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的身體,呈現在這個世界。」

方昊天話音未落,身體眼瞳中紅黑二色奇光一閃而逝,彷彿知道而惱怒一樣,抬腳跺地。

轟!

地面深陷數十米,朝著四周如同蜘蛛網一般裂開,數百米內,沒有一寸是完好的。

楊丑的身體已經衝來了,在頓地騰飛之後,穿梭過虛空,一路狂奔疾馳,帶著無盡威勢,在度一拳轟擊。

沒有多餘的話,也沒有多餘的動作,這一拳所過之處,虛空鱗次破碎,拳風似刀凌厲,割破四周的空間,就像割破紙張一樣!

撕拉。

方昊天身前十米內的劍盾像薄膜一樣被劃開,一拳襲來,讓方昊天不得不全力抵抗!

來自永恆不滅境的能量,排山倒海一般,在這一拳衝擊而來的瞬間,方昊天手中赤霄炎龍劍發起一聲聲錚鳴,彷彿遇見了一個可敬的對手似的。

劍起,橫身而立。

拳至,風聲鶴唳。

四周,一片能量風暴在度瀰漫瘋狂向著四面八方漲大,覆蓋。

草木碎屑成為齏粉,化為飛灰,隨著衝擊的力量,飛遠或者被虛空中一層層黑洞吞噬。

這一股能量很強,幾乎是將這顆星辰的十分之一摧毀了。

原地,兩人所在的空間四周,支離破碎,黑洞,虛空風暴,異獸,紛紛咆哮,隨時將兩人吞噬一般。

兩人神色依舊不變,周身能量暴躁雜亂,渾身氣息卻顯得更加悠遠綿長,等待隨時爆發一般。

「楊丑,本王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聽到,不過也只能嘗試一下了。」

「你的三魂被分割了,心室的魂是你的命魂,也是主導一切的身體的根本。」

「你現在要想辦法將三魂歸一,是的三處紫色控制半邊身體,從而達到吞噬。」

「這是你的最後機會了!一定要做到!」

方昊天語罷,忽然間一道疾風颯然而來,他驚得偏轉腦袋,凌厲的風卻將他的鼻樑擦中,血肉飛灑,血水飛濺。

退後半步,方昊天齜牙,暗自慶幸自己的速度。

不過定睛一眼,楊丑的身體難得咧嘴一笑,猝爾在度襲來。

他的膝蓋繃緊了,如同炮彈墜落砸來。

方昊天提劍騰挪,腳下七星疊出,身似游龍驚世,一晃眼扯出數百米外。

轟隆隆!

楊丑的身體瞬間頓在地面上,赫然地面化作齏粉,空間打碎,深淵虛空睜開了眼,黑漆漆的將他瞬間吞沒。

沒了。

方昊天一驚,可神情卻依舊凝重,恍惚間忽然感到寒毛炸開,戰慄的退開了幾步。

空間擊碎,一道身影從虛空中撞出,穿過方昊天之前所站的位置,並且快速衝出數百米。

撿回條命啊!

方昊天暗暗慶幸著,但卻依舊緊繃神經,這個身體的戰鬥本能太強大了,從它的出手的方式來看,這個人所擅長的,絕對是體術一塊。

沒有任何刀劍,沒有看見一劍武器,卻能夠帶給他,只要不小心,那一定會死無全屍的感覺。

強!

這難道就是永恆不滅境的存在嗎?

就算提著赤霄炎龍劍,也只能與之站成一片,想要擊殺他,也要頗費手腳嗎?

而且,他已經被鎮壓了數千萬年,身體絕對不如往昔,那時候的他靈魂還在,身體強悍,實力超群,自己能夠在他手下堅持多久?

想了一陣,方昊天凜然。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算利用手中的赤霄炎龍劍,也只能勉強保命,但不死也是重傷。

上古的威壓,讓無敵龍魂有點忌憚,單打獨鬥它或許不怕,可還要保護自己不死,難上加難矣。

深吸一口氣,方昊天沉默一陣,持劍與之對立,等待對方的出手。

因為方昊天現在根本無法對他完成襲殺,如果貿然出手怕先死的會是自己。

所以方昊天,只能選擇后發制人。

楊丑的身體身上的異光再閃,三處紫色存在還在搖晃,周身還是被紅黑二色佔領了。

「呵呵。」忽然,楊丑的身體張嘴笑了,很沙啞,也很無奈。

「笑了?」方昊天皺眉望著,有點驚奇。

畢竟一具屍體能夠笑出聲,確實令人感到震驚。

「這不是屍體的聲音,而是楊丑的!」不知多遠的距離外,方靈兒忽然大叫起來。

她知道為什麼屍體會停下這麼久,很顯然,是因為楊丑在搶佔身體的控制權。

只是因為他的實力實在太弱,只能控制一點細小的經絡,發出笑聲,已然是竭盡全力的結果。

「那該怎麼辦?」方昊天持劍問著,如今的身上,傷痕纍纍,雖然不算什麼,但時間長了,怕是要影響戰鬥續航的。

「昊天哥哥,用雷霆,劈開楊丑身體的左半邊,利用外力幫助楊丑貫通身體的經絡。」

「既然出手到現在只能控制小半邊的經絡,那麼只要雷霆力量足夠足以將其他的經絡沖開,一定能夠加速楊丑的控制!」

方昊天聞言點頭,可卻不知該如何下手。

畢竟自己對雷霆的掌控力量擺在那裡,萬一失手楊丑可就死於非命了!

咻!

方昊天正想著,忽然身前一道極光閃來,風聲厲嘯,簡短有力,令人驚顫。

當!

劍拳相交,傳來的確實金鐵交鳴聲,聲音未落,方昊天似一顆炮彈般,被射出,如同一道拉長尾巴的彗星衝出數百里之遠,砸在一座山峰上。

沉悶的響聲之後,山巔斷了,滾滾煙塵中,一段段山石化作石塊從天而落,砸在地上,一聲聲轟鳴著。

方靈兒驚恐追了過去。

她沒有想到正在跟楊丑爭奪控制權的身體,會突然出手,更沒有想到,方昊天會挨到這一拳。

跑到了山腳下,方昊天持劍而立,看起來並無大礙,可右手卻在顫抖,眨眼功夫,血水順著劍滴落在地上,芳草盛開,生機勃勃。

赤霄炎龍劍挨了一拳,彷彿一拳砸在龍魂上,讓炎龍魂在不停咆哮,似乎憤怒了。

這一拳,真強啊!

方昊天咧嘴輕笑,對方靈兒使了一個眼神,示意她離開。

楊丑的身體又一次出現了,他從虛空中穿出來,手裡還握著一條長蟲。

拖出,捏碎,砸在地上。

過程行雲流水,動作毫不猶豫,果斷至極,彷彿就是捏死一隻蟲子一樣簡單。

「虛空神蛇!」看清了地面上的蛇頭,方靈兒驚恐退後,很快躲得遠遠的。 虛空神蛇,生於虛空,死於虛空,它們壽命綿長,善於躲藏,能力出眾,凶戾悍勇。

擁有悠長生命的它們,從來都是以虛空精華為食,許多時候虛空精華不足,它們便會啃噬世界,嚼碎世界之力,將之轉化為自己的能量。

從而使得自己生存下來,但也使得大量的世界就此化為破漏的桶,成為千瘡百孔的不停漏出靈氣。

最後這方世界,將不再有任何的生命產生。

因為它們的存在,一直讓上古的大帝們很頭疼,總是要耗費大量的力氣處理。

要是說這一些虛空神蛇很多而且還很弱也就罷了,可偏偏這一些虛空神蛇不僅多,還難對付。

生命力悠長不說,還悍勇無比,實力上更是令人咂舌。

方才出生,便有了虛空神境的實力,這是何等令人無奈的存在。

而眼前這一條虛空神蛇,儼然是一頭造物主巔峰的存在。

可惜面對楊丑的身體擒拿,在這短短的瞬間便化作了一灘膿血,粉碎在地上。

「這樣強大的虛空神蛇居然像捏死蒼蠅一樣,楊丑的這個身體,簡直強大到不要不要的!」方靈兒縮著小腦袋瓜子,躲得遠遠的,她可不想在被波及了。

而且方昊天如今無事,也就不需要太擔心了。

方靈兒方才遠離幾步,楊丑的身體忽然穿過方昊天的前方,攤爪朝著方靈兒抓去。

如此突兀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多餘步驟,一切都是一氣呵成,出手的瞬間令方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等反應過來,他渾身雷霆照耀,滋滋作響。

一劍閃出,赤霄炎龍劍上雷霆縈繞,混著令人驚顫的火焰,奔雷閃耀,炎焱烽火,攔截住楊丑的腳步。

楊丑被這衝擊來的力量掃退半分,一道紫色電蛇竄出,黏在楊丑的身體身上,發出滋滋響聲。

楊丑的身體被逼退半步,顯然有點怒了。

揮拳殺來,對著方昊天好不猶豫一陣老拳相加。

噔噔噔。

兩人你來我往,迅風移步,腳下激蕩著無盡齏粉,一拳一劍,雷霆天火,疾風怒嘯,看不見任何的人影與神情,有的只有一道道奇光閃耀。

天漸漸黑暗,遠處的炎陽不知何時被遮蔽了。

放眼望去,黑壓壓的飛天殭屍將烏雲遮蔽,入目皆是,數之不盡。

「不能再拖了!」此時的方昊天已經驚到了。

飛天殭屍的不斷入侵,已經超過了這個世界人口的總數,曾經鎮壓在天河下,到底有多少的生靈屍體?

他們的實力依舊很強,令人震驚的很!

如果在拖下去,這個世界可就真的成為死域了!

想到這裡,方昊天手中赤霄炎龍劍上雷火轉化,紫色雷霆充盈劍身,眨眼間突襲而至。

咚!方昊天飛速一劍,讓楊丑身體沒有反應過來,被刺中了左邊的心室。

雷霆注入,宛如充了大量能量。

這時,方昊天彷彿腦後長眼一樣,腳步騰挪,如風如光,抽身遠遁。

受到雷霆力量衝擊,楊丑身體中的死氣遭到了凈化,污濁被清理的瞬間,也摧毀了大量經絡。

斷了半邊的力量,楊丑身體的心室附近,原本小小的紫色標記,陡然化作一個巴掌大的心房。

隨後,心房中的紫色能量破開身體的死氣圍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雷霆力量穿過經絡,如走街串巷,穿橋過市一般,跟著經絡的軌跡,鏈接到了識海跟紫府之中。

雷霆的力量還在蠶食著身體的經絡,楊丑的身體已然追著方昊天而去。

這一次開始,方昊天沒有在跟他硬碰硬。

因為如今的天空已經布滿了飛天殭屍,要是自己將所有力量在此處浪費,接下來,面對更強大的敵人,怕是要死得很快,必須要堅守陣地啊!

反手拍落,方昊天欺近楊丑的身體,劍身上雷霆從他的腦袋上瞬息衝擊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