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這可是要謝謝你了。」有順平笑眯眯的說道,顯然此時此刻的有順平還是十分清醒的。

「放心,放心,來,喝酒。」李百科已經喝大了,就連說話都不是那麼清晰,隨手將那東西給放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老大,動手嗎?」佛爺活動了一下筋骨,作勢就要站起來,去來個人贓並獲。

王陽一擺手攔住了佛爺,同時提醒道:「時機還不到,你去找個人將那東西給我弄回來,不著痕迹的。」

佛爺明白了王陽的意思,老大這是想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這一時半會的也找不到什麼可靠的人,萬一手下的人失手了,那麼豈不是打草驚蛇前功盡棄了。

於是,佛爺直接說道:「我親自來。」

說完話佛爺便搖搖晃晃的朝著兩人的方向走去,王陽甚至都沒看清楚怎麼回事,佛爺只是到兩人身邊晃悠了一圈,便是兩手空空的又回來了。

「怎麼?」王陽有些疑惑的問道。

佛爺坐下來,從懷中掏出一個東西,是一個小號的檔案袋,然後當著王陽的面給打開了。

「老大,放心吧,我這輩子不會別的,吃飯的手藝是永遠都不對丟的。」佛爺笑著說道,一把扯開檔案袋的口子,頓時就愣住了。

錢,全都是錢,檔案袋裡面是明晃晃的現金。

王陽掃了一眼,估計得有五萬塊還不止。

王陽點了一下頭,佛爺再次出手,直接將檔案袋恢復原樣,送了回去。

這一切,都做的悄無聲息,就連李百科和有順平都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

王陽望著李百科和有順平的方向,一陣陣的失神。

事到如今,他可以肯定這件事情一定是李百科做的,公司裡面的那些事情本來就只有李百科的嫌疑最大,如今這真金白銀的擺著,王陽沒有理由去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偽。

「老大,我看就是這小子,吃裡扒外,這種人在我們行當里是要被廢掉雙手的。」佛爺憤憤的說道,他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吃裡扒外的背叛了。

「恩,我也這麼想,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佛爺,你說咱們這一次是不是也太順利了。」王陽有些遲疑的說道。

他不想放過這個內奸,更加不想冤枉任何一個好人。 王陽並沒有當場動手,先一步和佛爺離開了餐廳。

他只當這件事情緊急,必須要儘快找出內奸是誰,並且追回公司的損失。

離開的路上,王陽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是打給趙玲玲的,一個是打給韓夢溪的。

「你怎麼不早說,我現在走不開。」趙玲玲在電話一端有些無奈的說道,她今天晚上陪趙無極去了宴會,現在已經是分身乏術,何況趙玲玲已經有些喝醉了。

王陽也聽出來這小妞說話的時候有些異常,便叮囑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

最終,只有韓夢溪來了,而這見面的地點也是韓夢溪選的。

當王陽趕到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一家咖啡廳。

王陽走進咖啡廳,問了裡面的人才知道,韓夢溪在二樓的雅間裡面,王陽進去的時候正看到韓夢溪在喝咖啡。

修長白皙的手指輕柔的搭在咖啡杯上面,另外一隻手攪動著咖啡,櫻紅色的嘴唇輕押了一口咖啡,隨後無聲無息的放下咖啡杯,明眸皓齒活色生香。

韓夢溪十分優雅的側過頭,精緻的鎖骨中間帶著一枚小小的鑽石項鏈,在咖啡廳暖色調的燈光下顯得格外柔和。

「韓……大姐……」王陽吞了一下口水,有些尷尬的打了一聲招呼,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韓夢溪了,此刻的她好像是特別有魅力。

咖啡廳放著悠揚舒緩的小夜曲,大提琴的聲音傳遍每一個角落,就連包間也可以隱隱約約聽見,餐桌上擺放著兩份簡餐兩杯咖啡,搖曳的燭火帶著幾分浪漫的氣息。

王陽頓時覺得一陣尷尬,在這麼有情調的咖啡廳裡面和韓夢溪見面,難免會讓王陽浮想聯翩,尤其韓夢溪優雅的像是空谷幽蘭,更是讓王陽有些無奈了。

「過來坐,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韓夢溪側過頭,狐疑的掃了一眼王陽。

王陽這才回過神,這小妞一點都不尷尬,他跟著尷尬什麼勁。

王陽落座后,便將之前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韓夢溪,誰知道,這結果卻是令王陽大跌眼鏡。

韓夢溪把玩著咖啡杯的邊緣,修長的手指掠過圓潤的杯壁,喃喃說道:「王陽,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是我不相信李百科會做出這樣的事,他在公司是元老級的人物,對於公司的忠誠度是有目共睹的,何況李百科的家庭不算太差。」

「誰也不會嫌棄錢多。」王陽有些無奈的說道,他不知道韓夢溪這算是什麼,善良還是愚蠢。

韓夢溪楞了一下,隨後勾起嘴角,櫻紅色的嘴唇像是一枚精緻的花瓣:「不,李百科為人還算是忠厚老實,何況他的膽子不算太大。我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因為李百科膽子小難擔重任,他今天在公司的位置甚至僅次於我。」

王陽聽明白了韓夢溪的意思,合著韓夢溪就是打算都不願相信這件事,萬般無奈之下,王陽只好直接拿出了視頻,給韓夢溪看。

只是,王陽突然想到,為什麼李百科在王陽的面前表現,會是和韓夢溪說的完全不同呢?

「現在相信了吧。」王陽十分無語的反問道,面對韓夢溪這種優雅到極致的女人,他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被氣的想要罵人,可一看到韓夢溪風輕雲淡的模樣,頓時就憋回去了。

韓夢溪的目光落在王陽的手機屏幕上,看完了之後就將手機還給了王陽,同時搖搖頭,目光堅定的說道:「這些都不能算是明確的證據,起碼對我來說還不夠。這件事就算是辛苦你了,如果你有更加足夠的證據我會相信你,並且也會讓李百科付出相應的代價。」

「但是現在你連我都不能說服,我是不可能去動李百科的,我還記得他當時來潮流廣告的時候就只有一句話,我來了,潮流廣告因我而起,要是我走了,那便是潮流廣告再無崛起的前兆。」

韓夢溪皺著眉頭解釋道,語氣也是有所緩和下來。

王陽心裡頓時一萬隻草泥馬掠過,如果眼前這位是趙玲玲,恐怕他早就爆發了,可面對韓夢溪那充滿知性智慧的目光,王陽甚至都開始懷疑,這件事是不是他做錯了。

李百科這牛逼哄哄的態度,怎麼和膽子小有關係啊?

而且,李百科這人貌似也看穿了許多東西,怎麼都不像是那麼嫩的人啊!

「算了,我算是怕了你,我這就去重新弄。」王陽無奈的起身,和韓夢溪打了一個招呼,就趕緊走了。

事態緊急,即便是一位大美女擺在這裡,王陽也沒有什麼心情調侃她,何況還是一貫優雅嚴肅的大姐韓夢溪。

最終,王陽決定直接找李百科談談。

李百科這個人有一個習慣是公司裡面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喜歡抽煙。

平時在公司不會抽,但是每天午休的時候李百科都回到樓頂抽煙。

據說,樓頂上面的幾把椅子就是韓夢溪給這位老員工準備的。

午休的時候,王陽便一直待在公司裡面沒有出去,甚至都沒有出去吃飯。

李百科朝著安全通道走去,那裡是通往樓頂的路。

王陽便緊跟著上了樓頂。

王陽上去的時候,李百科正坐在椅子上面抽煙,王陽很少抽煙,不過今天為了和李百科順利的談話,還是準備了一包好煙。

「老李,這倒是個好地方。」王陽打了一個招呼。

李百科楞了一下,似乎沒想到王陽會上來,便是拍了拍身邊的一個椅子笑道:「你也好這口,看來以後我就不是一個人在這裡乾瞪眼了。」

王陽將那包好煙塞給了李百科,繼續問道:「老李,昨天我好想看到你了,在那個什麼什麼路,大晚上的你做什麼去了,是不是背著嫂子搞小動作去了。」

李百科一口煙嗆得治咳嗽,他頓時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不過他有幾分驚駭的說道:「王隊長,話可不能亂說,我昨天晚上就出去一趟,是和有順平吃飯去了,就是大華公司的副總。」

王陽聽到李百科這麼一說,頓時就愣住了。

他沒想到李百科這麼「老實」,問什麼就說什麼,而且看剛才那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似乎很怕老婆。

怕老婆的男人都不會太壞,這是一個有點諷刺的社會定律,但是公司的東西是泄露給大華公司那邊了,李百科又去和那邊的人吃飯,這是腦子進水了嗎?

王陽還想再試探一下李百科,正在這時候,兩人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直接打斷了王陽的話。 腳步聲打算了王陽的話,王陽和李百科同時回頭去看,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恨無垠。

恨無垠很是驚訝的看著王陽,他沒有想到王陽竟然會在這裡。

不過,恨無垠只是微微一笑,隨後從口袋裡面取出來一個手機,遞給李百科解釋道:「你的手機,我聽見有人一直打電話過來,擔心有什麼事情,看你不在公司裡面,一想你就是在這裡,就給你送過來了。」

李百科楞了一下,隨後還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口袋,這才反應過來他自己的手機還就真的沒有帶上來。

李百科接過手機,忙不迭的道謝:「哎呀,真是謝謝你,不是你送過來我還不知道自己沒帶手機。」

李百科說著話便低頭去看手機,並且有些擔心的嘀咕道:「奇怪,這個時間誰能給我打電話,不是家裡面出了什麼事情吧。」

從這句話來看,王陽能分析的出來,這個李百科平時的生活應該是十分簡單枯燥的,基本上不會有什麼人給他打電話,基本上也就是和家裡人聯繫。

如果說李百科就是那個內奸,這樣的他實在是不符合條件,當下王陽也是格外留心,到底是誰一直在給李百科打電話。

李百科本來就在王陽身邊,也並沒有避諱什麼,很是隨意的解開了手機鎖,然後查看上面的未接來電。

龍飛鳳仵 王陽有意無意的掃了一眼,那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並沒有任何的署名,一共打了七次,七個未接來電全都是這一個號碼,王陽瞬間就將號碼印在了腦子裡面。

李百科嘖了一聲,顯然也是有些驚訝,不過隨後李百科便打算將手機給收起來,似乎並沒有給對方打過去的意思。

正在這時候,手機響了,那個陌生號碼再一次打來了電話。

李百科就沒有將手機收起來,很是非常自然的接聽了電話,電話接聽的瞬間裡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李百科整個人就像是兔子一樣,本來他是坐著的,一下子就竄起來,接著電話就往安全通道裡面走,甚至連招呼都沒有和王陽他們打一下。

接聽了電話的一瞬間,李百科就直接急三火四的走了出去,王陽根本就沒來及聽裡面的內容,饒是他聽力很不錯,可這是在天台,呼嘯的風聲和雜音他根本就聽不清楚電話裡面的內容。

有問題,這個電話很有問題。

事情很緊迫,王陽一分鐘也不想耽擱,他注意到了李百科的異常,便緊跟著起身,沖著恨無垠輕笑道:「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你也在這裡抽煙?」

恨無垠搖搖頭,表示他沒有這種愛好。

王陽寒暄了兩句,刻意不緊不慢的按照正常的腳步走到了安全通道裡面,然而,已進入安全通道,王陽就直接飛奔下樓,直接衝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沒有看到李百科的身影,估計也是到什麼地方接聽電話去了吧,但是那個號碼王陽記得清清楚楚,只要將號碼交給洛天業那麼一切都好辦了,如果兩個人還在通話中的話,那就更加好辦了。

王陽衝進了辦公室,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洛天業的電話。

第一次,洛天業沒接,王陽急三火四急忙繼續打:「這小兔崽子,怎麼關鍵時刻就不見蹤跡呢。」

洛天業是一個死宅,一般電話都在身邊,這個時候不接電話令王陽是十分的惱火和無奈。

第二通電話很快就被接聽了,電話一端傳來洛天業懶洋洋的聲音:「誰啊,大早晨打電話,這是擾人清夢,按照法律,那是要凌遲處死的。」

「早,早你大爺,這中午了!」王陽頓時氣暈過去,他這才想起來,一般這個時間洛天業都還沒有起床,估計這小子又翹課睡覺了。

洛天業一個激靈,聽出來是王陽的聲音,王陽一般都不會打電話,每次打電話都是有什麼事情。

洛天業趕緊從床上爬起來,隨手打開了桌子上的電腦,同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嘿嘿,老大,什麼事您說,我在開電腦。」

盜版勇者 「算你小子聰明,不跟你廢話,我發給你一個號碼,查,有什麼資料全部查過來!」王陽急忙說道,說完話便直接掛斷了電話,將腦子裡面的那個手機號碼給洛天業發了過去。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在電話裡面和洛天業說,主要還是怕隔牆有耳,剛才恨無垠出現的太突然了,王陽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可恨無垠似乎也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同事的手機響個不停,送上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五分鐘后,洛天業給王陽回了電話,電話一端洛天業濃重的鼻音已經消失了,顯然人也完全清醒過來:「老大,這個電話是從大華廣告公司的一個員工那裡打過來的,名字叫賴新雲,太具體的資料我這裡暫時不知道,不過我想你知道這些已經足夠了吧。」

「夠了,你小子下次再偷懶,我到你們學校給你上上思想教育課。」王陽隨口說了一句。

「哎呀,老大,能不能不要這麼兇殘,咦,我餓了。」洛天業開口說道。

王陽頓時一陣頭大:「餓了就去吃,賣什麼萌,要不要我將吳招娣給你找過來,讓她給你做吃的啊?」

說完話,王陽就直接掛斷了電話,他可不想聽一個死宅男賣萌,這種感覺絕對是後背一涼的節奏。

既然已經知道了這個人是大華公司的員工,王陽覺得這件事情也開始逐漸清晰起來。

李百科本來就有嫌疑,之前收了不少錢,現在又和大華公司的員工有聯繫,這還不算是證據?

潮流廣告公司的內奸必須儘快找出來,還有很多單子在後面等著,這段時間公司因為內奸的事情已經受到了重創。

王陽不希望節外生枝,只要是能儘快搞定的事情,一秒鐘都不要耽誤。

突破口,這個大華公司的員工就是突破口,王陽捏著手機神色有些激動。

現在,要拿下李百科已經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王陽甚至已經想好了怎麼讓李百科自己承認,不然韓夢溪那小妞還是不會相信的。

「李百科,你的狐狸尾巴藏不住了。」王陽有些激動的自言自語道。 王陽直接離開了潮流公司,他走的時候不需要和任何人打招呼,在大廳裡面正好遇到了韓夢溪,王陽直接無視了這小妞,急三火四的離開了公司。

韓夢溪一頭霧水,王陽看到她一般都會打招呼,這一次突然被當成了空氣,即便是韓夢溪這心裏面也有些不舒服了。

「咦,大姐,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呢?」趙玲玲和幾個同事走下來,看到有些走神的韓夢溪便十分好奇的問道。

韓夢溪收回心神,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就剛才看到王陽急三火四的跑了出去,他怎麼了這是。」

趙玲玲一愣,聽到王陽的名字便下意識的朝著門口的方向掃了一眼,正好看到王陽上了計程車。

「哼,誰知道這小子最近搞什麼鬼,神經兮兮的,看到我就跟沒看見一樣,大姐你得管管了,這保安隊長是要上天的節奏,我看就該炒掉他,讓他那麼囂張。」趙玲玲有些不爽的說道,今天一天她都在公司裡面,等了好久也沒看到王陽的影子。

趙玲玲知道王陽喜歡去公司對面的一家餐廳吃午餐,今天她還特地去了那家餐廳,結果愣是沒看到王陽的身影,回來才知道這小子今天是在公司餐廳吃的午餐。

趙玲玲總覺得王陽是在刻意躲避她,從前王陽有事沒事還在她眼前晃悠,這段時間可倒好,完全就是不見蹤跡。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韓夢溪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叮囑趙玲玲看好了公司裡面的人,別再出現什麼內奸的情況,便直接走了。

「哼,臭王陽死王陽,等你回來,我一定要好好整整你!」趙玲玲氣的直跺腳,望著大門的方向,眼神之中也帶著一絲迷惑。

王陽根本不知道他前腳剛走,後腳就得罪了趙玲玲。

王陽直接殺到了酒店,他有酒店房門的房卡,直接開門來找佛爺。

王陽進門的時候,佛爺正在沙發上睡覺,神色疲倦的很。

佛爺猛地一下從沙發上竄起來,目光迸發出一陣寒芒,等到看清楚來的人是王陽,佛爺的眼神立馬就變了,有些懶散的窩在沙發上,打著哈欠說道:「老大,你這也太嚇人了,來也不打個招呼。」

「少廢話,結果呢。」王陽直接問道,他也並沒有注意到佛爺的異常。

在此之前,王陽就叫佛爺去調查大華公司是什麼人拿出的那份泄密出去的方案,他在等這個結果。

佛爺楞了一下,隨後回憶道:「下面傳上來的消息是兩個人,一個是賴新雲,一個是有順平。」

對上了!

王陽心神一震,這麼看來這一切的事情就都對上了,但是同時王陽也更加疑惑了。

他總是覺得這件事後面還隱藏著什麼東西,正是這種感覺才讓王陽遲遲沒有動手:「佛爺,你再好好調查一下賴新雲,這裡面恐怕還有問題。」

「恩,好,我這就去辦。」佛爺舒展一下筋骨,起身便打算出門辦事。

正在這時候,王陽的手機響了,洛天業打來電話:「老大,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隨便。」王陽沒好氣的說道,他估摸著是這小子查到了什麼東西,才會用這種作死的語氣跟他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