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這就是天才啊,四年前就可以煉製出這樣的丹藥,那麼現在的進步一定是更加的強大了。」莫聲感嘆道。

現在他的身上也就剩下元氣丹了和一些普通的二級,三級的療傷丹藥了,而且元氣丹也是差不多用光了,閉關三年,出門行走也差不多一年了,他自己也感嘆幸好當初元氣丹準備充足。

當然,元氣丹也是他身上現在最好的丹藥了,除了這些,他還能夠煉製破氣丹,晉地丹,等等,至於其他的丹藥他還真的沒有試驗過。

不過,現在他的腰包已經鼓起來了,經歷了那麼多,收刮來的東西也不少了,是該走上煉丹和煉器的征途時間了,只是自己沒有一個很好的師傅指點。

「非常好,煉丹的天賦很強,不知道老夫是不是有幸可以指點下你?」莫聲望著歐陽博說道。

說實話,看到丹藥的瞬間他想了很多,可最後他還是放棄了,因為歐陽博太天才了。

沒人指導的情況下就可以煉製出帶有丹雲的丹藥,這樣的天才他想收為弟子,但是不敢說出來的,或許能夠指導一下他,是他的幸運也是自己莫大的榮幸。

當然,莫老的話也同樣讓歐陽博大喜!能有這麼一個活了幾百年的老人指導,這樣的好事哪裡去找啊。

「莫老前輩,我看啊,你還不如收博哥做徒弟,這樣師傅指導弟子也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心思活絡的邢敏也看出來了一些端倪,只是他們兩個人都沒有點破那一層紙,她就站出來點破了。

「老夫有這個榮幸嗎?」莫老對這行么說道,實際上這話也是對著歐陽博說的。

「師傅在上,弟子歐陽博拜見!」歐陽博恭恭敬敬的磕頭拜師!

歐陽博也是聰明人,邢敏點破了,老頭子沒喲uzhijei問他,而是近乎於自語的狀態,想來也是非常看好他的,所以他也不會矯情,一拍即合之下當即拜師。

「哈哈哈!老夫此生無憾了!」莫聲大笑起來,聲音穿透力極強,遠遠的傳了出去。

老臉此刻激動不已,眼中已經可以看到了一絲淚花,他是真的高興啊!能夠在晚年收一個這麼有天賦的弟子,不說羨慕瞎了別人的眼睛,就連他自己也都感覺是在做夢。

「起來,從今以後見到為師不必拘禮了!」莫聲是無比高興的說道。

「恭喜老前輩收了一個好徒弟!」邢敏不失時機的上前祝福道。

「崇明,來,拜見師祖!」歐陽博說道。

「徒孫柳崇明給師祖磕頭了!」柳崇明聞言直接跪在了地上磕頭。

「哈哈哈,好,很好!起來!起來!」莫聲扶起柳崇明,還幫他拍一下身上的泥土,模樣甚是慈祥。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第二百八十八章抵達丹草宗

他這是愛屋及烏啊,因為歐陽博的關係,他對柳崇明看著也是異常的順眼。

莫聲一伸手,手中出現了一柄長劍,還有一個閃耀著綠色光暈的玉佩說道:「小姑娘,多謝你給了我一個機會啊,這柄劍送給你了。」

歐陽博一看,這劍鞘古老得很,雖然不知道劍刃是個什麼樣子,但是想來也絕對不會差。

至於莫聲給出的劍,當然是傳說級別的寶劍了,這也是他偶然得到了東西,雖然經歷了一些風波,但最後保健還是被他帶走了。

「嘩!」邢敏拔出了長劍,帶起了一道紅色的光芒!那光芒紅的有些讓人發抖,隱隱的還有一種血液跟著沸騰的感覺。

「這劍叫做嗜血劍,殺人不見血,是傳說級別的武器,小姑娘以後應當小心慎用。」老者望著散發著紅光的劍說道。

「前輩賜予這麼貴重的禮物,晚輩真是受之有愧啊。」邢敏心中也是興奮的說道。

傳說級別的武器是很難見到的,整個邢家出了老祖的武器之外,最好的就是家族的幾位長老使用的史詩級的武器了,那還是花費了相當大的代價買回來的。

可現在,這個老者一出手就給了她這麼貴重的寶物,她哪裡能夠平靜下來。

「哈哈,你受得起的,你給老夫找到了一個絕世好徒弟,這柄劍個呢不能就不足以補償,就算是有傳承武器,或者是超越了傳承武器的的東西,老夫也願意給你。」莫聲笑道。

這一席話讓歐陽博無比的感動,傳承級的武器那是根本就見不到的,至少他自己是沒有見過傳承級的武器,也沒有聽說過誰有傳承級武器,自己使用的武器說不定級別也就是這個級別的吧!

可是師傅為了收自己做徒弟高興成這樣,傳說級的武器隨手就給了邢敏,這讓他心中大事感動,那種久違了的親情感覺再次籠罩了他那離家的心。

當然,莫聲活了幾百年了,邢敏跟歐陽博的關係他自然是一看就明白了,給自己徒弟媳婦的東西也不能差了,不然他也拿不出手。

「小傢伙,來,這玉佩叫做飛龍佩,師祖給你了!危急的時候還可以救你一命。」莫聲說著,將那散發著綠光的玉佩戴在了柳崇明的脖子上。

「多謝師祖!」柳崇明再次下跪說道。

他人小,當然不知道這玉佩的好處,但是歐陽博卻是大吃一驚,能夠保命的寶物更是難找啊,甚至是比傳說級的武器還難找。

聽說這樣的玉佩在生命危難的時候,只要很少的元氣激發就可以發出巨大的功用,能夠擋住高於自己三個階的敵人最大的攻擊,但也是得根據激活玉佩之人的修為來決定。

比如說人元境五階激發玉佩,完全可以擋下人元境八階武者的全力一擊,甚至人元境九階武者的攻擊也可能擋得下來,就是這麼個道理。

歐陽博在邊上看著都有些眼紅了,這麼好的東西真是有錢也買不到的!不過這樣的好東西是給自己的弟子的,也算是柳崇明這小子多了一重護身符,這樣也好。

「小子啊,你的東西為師還真的想不出來,等回山了,為師再去幫你找找看。」莫聲望著歐陽博尷尬的說道。

弟子的弟子給了東西,弟子的媳婦兒給了東西,就是弟子沒給,他實在是有些囧!

「師傅,我其實真的不需要什麼東西!」歐陽博說道。

他自己的寶物很多了,不說收刮來的煉丹煉器的材料,就光是在沙漠之海底下得來的東西恐怕都不比這兩樣東西的價值差,只不過那些東西是是原品,而師傅給出來的東西是成品。

「回山之後,為師一定要給你找幾樣好東西!」莫聲說著,開心的在前頭帶路,歐陽博緊緊的跟上去,邢敏照顧著柳崇明跟在後面。

「師傅,丹草宗大嗎?」歐陽博問道。

「以前很大,但是現在很多地方都是空著的,範圍也小了不少!」莫聲說道,臉上寫滿了失落。

「這麼說吧,以前人數最多的時候三萬多弟子,可是現在只有一千不到,當然了,我們對招收弟子的要求也提高了不少。」莫聲說道。

歐陽博也明白了師傅為何這麼失落了,輝煌無比的大宗門從三萬多弟子一下子變成了一千不到的弟子,這讓任何人都會失落的,畢竟這反差也太大了。


「師傅,這也沒什麼的,濃縮的才是精華嘛!」歐陽博說道。

「不錯,這句話很高明,濃縮的都是精華,為師可就指望著你了!」莫聲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掩飾不住他的激動了。

歐陽博楞了一下,暗道:「師傅這麼大年紀了,此刻收了一個弟子,對他的期望也是非常大的,不過自己是不會讓師傅失望的。」

「小子,到了山上你可要記住,別人可以對你行禮,你可不能對任何人行禮,知道不。」莫聲道。

「為什麼?」歐陽博問道。

「為師的輩分是最高的,就是現在的宗主木華也比你低了一輩,其他的人可想而知。」莫聲說道。

「咦,師祖,那不是說我跟現在的宗主也是一個輩分啦!」柳崇明開心的在後面說道。

「哈哈哈,小傢伙,不錯,你可以叫木華那小子師兄。」莫聲顯得很開心的說道。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一行人也抵達了一個叫做夫子山的地方!

抬頭望去,夫子山高聳入雲,周圍群山環抱,一眼的綠色映入眼底,不知道有多大的範圍。

「走,上山!」莫聲說道。

順著大道,一行四人快速的走了上去!柳崇明此刻被歐陽博背著,他開心的四處眺望,孩子的心性盡顯無疑。


終於,一個巨大的山門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兩根需要三人合圍的石柱高聳,居中的牌匾上寫著三個蒼勁的大字「丹草宗」

在柱子周圍還有十個一丈大小的圓台,想必這就是以前看守山門的弟子站立的圓台了,此時,圓台上都出現了一些綠色的痕迹,那是以為內年代太久了,長滿了一些青苔的緣故。

排在圓台前面的是兩個巨大的煉丹爐,此刻這雕刻的丹爐也一樣的滿身是綠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丹爐顯示了丹草宗的昔日榮光。

光是這個恢宏的山門,就可以看出來當初丹草宗輝煌時候的繁華,可是這個時候四周的野草都有成人那麼高了,往日的輝煌已經不再。

「兩百年了,老夫再次回來了!」莫聲遙望著遠處高聳入雲的山峰說道。

「師傅,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相信未來的山門一定會再次湧現出昔日的輝煌。」歐陽博說道。

「好,哈哈哈!!…」莫聲大笑著當先離去。

不知道他的笑代表著什麼,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很開心的,到了這個年紀,在得到這麼一個各方面都是他很欣賞的弟子,開心是必不可少的。


一個時辰后,一個巨大的廣場終於出現了,此刻,廣場上有著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在修鍊,有的在看書,有的在切磋武技,但更多的是在研究煉丹和研究著手中的藥草。

「不愧是以煉丹聞名的大宗門啊!」歐陽博感嘆道。

是的,這些弟子們都是異常的刻苦,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背負著一個使命,那就是恢復丹草宗往日的輝煌。

「咦,老人家,你帶著他們來我們丹草宗有什麼事情嗎?」一個全身火紅的少女站在了四人的面前問道。

這女子年齡應該是二十左右,但是沒有那種嬌羞的女兒姿態,反倒是處處顯示著一股男兒的本色。

隨著少女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弟子們都注意到了現場的四個人!有些人放棄了切磋也是好奇的走了過來。

「呵呵,小丫頭長得不錯啊!」莫聲摸了一下身穿火紅衣衫的女子額頭說道。

「老人家,我不是小丫頭了,人家二十了,你們是來找人煉丹的嗎?」紅衫女子問道。

「小葉頭,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莫聲顯得非常的關心這些年輕人,掃視了一眼之後問道。

「我叫木靈!」女子說道。

「木華是你的?」莫聲慈祥的問道。

「啊!老人家,你認識我太祖爺爺啊,那太好了,你們要找人煉丹就簡單多了……」

木靈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

遠處,出現了一大群人,有十幾個,全部都是長須白眉,年紀看起來都是很大的了。

「咦,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宗主跟各位長老都一起出現在了廣場!」弟子們議論起來。

平時他們要見到他們是很艱難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所有的高層全部一起過來了,顯然是情況不一樣啊。

都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弟子們全部朝紅衫女子這邊聚集過來了,他們可不相信紅衫女子可以迎來宗門的所有高層,顯然是新來的這四個人。

可是這四個人看起來也沒有什麼新奇的地方,難道他們有什麼神奇的來歷?

弟子們不停的猜測著!可是下一刻,更讓他們大跌眼鏡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丹草宗的這一群十幾個高層快步來到了歐陽博他們的面前,對著眼前的老者拜了下去!

「木華帶領眾師弟拜見莫師祖!」

整齊的聲音響起,衝進了所有弟子們的耳里!更是深深的震顫了他們的心靈。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第二百八十九章最年輕的師叔

「木華,起來,各位起來吧!我們好久不見了!」莫聲激動的上前扶起木華說道。

兩百多年了不在宗門,咋一見到兩百多年前的弟子們,他能不激動嗎?此刻的感受,歐陽博是深有體會的。

那一群十幾個老者一個個的面色動容,顯得激動非常!

莫聲是太上長老,更是現在的丹草宗的支柱,雖然消失了兩百多年,但是名聲依然能夠震懾不少的人,所以丹草宗才能一直倖存下來。

或許在那個什麼大乘丹宗的眼裡,此時的丹草宗已經不足為慮了,也沒有對他們下手,而對於其他覬覦丹草宗的門派來說,只要莫聲的死訊不穿出來,他們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要知道突破了地元四階的武者可以活到千歲,而莫聲現在也不過是六百歲,而且期間只不過是消失了兩百多年,不超過千年,那些沒有地元境四階,五階坐鎮的宗門根本不敢動。

再說了,丹草宗現在剩下的這十幾個老頭都是高手,宗主木華和大長老都是地元境四階,其他的都是地元境三階巔峰,已經被卡在這個階段一百多年了。

本來以丹草宗的優勢,他們可以藉助丹藥突破,但是他們都選擇了自然突破,不願意藉助丹藥,就因為這些他們也有著很大的威懾力,一致認為,不到生命的最後,不願意藉助丹藥的力量。

這寫老傢伙們一個個的激動不已,唯有歐陽博一個人是膛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

他一直想著,他們從上山到來到這個廣場,沒有人傳訊,也沒有遇到丹草宗弟子去通報,怎麼才一到這個廣場,高層們都問訊而來了,這是他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途中,也沒有見到師傅使用什麼傳訊手段,那麼這些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呢。

「眾弟子,這位是我們丹草宗的莫師祖,你等快快拜見祖師!」木華激動之後當先開口說道。

他的聲音不大,但都凝聚了元氣,在廣場的弟子們全部都聽得清清楚楚。

齊刷刷的一大片跪了下去,「拜見祖師!」

「好,很好,都起來!我丹草宗儘管現在沒落了一些,但是希望都在你們身上!」莫聲望著廣場上的眾人說道。

眾弟子起來了,可是他們的心中是無法平靜的,這位一直就是生活在傳聞當中的丹草宗支柱居然親自跟他們說話,這是他們莫大的榮幸。

所以這些弟子們看著這位祖師的眼神都是從仰視到崇敬!歐陽博等人第一次來到丹草宗,自然沒有那種深刻的體會,但是現場的氣氛卻是重重的感染了他們。

有一天,我一定會讓萬聖宗成為萬人敬仰的存在,就算是在艱難的路我也要做到,這一刻,他對未來要走的路更加的明朗和清晰了,信心也更加的堅定和強大。

等到了那個時候,帶上曉芙,嬌姐,還有身邊的這一位敏兒,在萬聖宗的深處建立一座獨院,再有幾個孩子,哈哈,那樣的話生活就完美了。

理想是好的,可是他卻為了這個夢想一直不停的奮鬥幾百年,經歷了無數的生死才算是完成了這個夢想,這是后話了。

「對了,師祖,這三位是?」木華問道。

「唉,你看我這老頭子回到了宗門居然一時忘記了這件事情。」莫聲拍了一下滿是白髮的腦袋繼續說道:「這位是我唯一的弟子,旁邊的那一位是弟子的媳婦,而那個小傢伙是弟子的弟子。」

莫聲的聲音不大,但是一字一句深深的震撼著十幾位丹草宗的高層,也震撼著那些靠得最近的弟子的心靈。

這可是傳說啊,祖師居然有了弟子,而且還是這麼年輕的一個人,但感覺修為好強大啊!這是弟子們的心聲。

這下倒是好了,師祖失蹤兩百多年,再次回歸,居然收了弟子,而且這個弟子這麼的年輕,來多位老者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了。

為什麼呢,輩分不一樣了啊,歐陽博年紀不超過二十五歲,修為也沒他們高,可是輩分卻比他們高了一大截,師祖的弟子,那不是說自己等人都得稱呼一聲『師叔!』。

還有那個小娃娃,是師祖弟子的弟子,那不就是成了我們的師兄弟,這讓他們有些難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