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看到那些掛在樹上寫著「我愛你」的橫幅的時候,所有人都是面色變得不自然。

「要不還是走吧,看這樣子,好像有人在告白啊。」呂囡囡一臉尷尬的說道。

「有人告白更好啊,咱們去湊湊熱鬧,給他們捧捧場。」江北亭如是說道,隨後就是先行往前走去,把他們都甩到了後面。

幾人見到江北亭一定要去,也阻止不了,只好抱著好奇的想法跟了上去。

可是來到了廣場附近的時候,並沒有人。

幾人慢悠悠的走了過去,就見到柳生走進了那個心形里,從地上拿起一束玫瑰花,單膝跪下了!

「囡囡,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嗎?」柳生眼神希翼的看著呂囡囡說道。

「哦!!!」

嘩!!!

跟著來的幾人,除了江北亭之外,全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回事,當看到柳生真的單膝跪下之後,就全都變得激動起來。

「答應他!」

「答應他!」

眾人開始起鬨。

呂囡囡有些發愣。

她沒有絲毫的心理準備,看著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柳生,腦袋裡的想法複雜的厲害。

她的確對柳生有些好感,畢竟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柳生給她很好的印象。

有種寫同人你有種開門啊 就像是白馬王子一樣,這也是呂囡囡一直在渴望的。

柳生身份高貴,為人優雅,很學校里那些圍著她打轉的蒼蠅完全不同。

柳生對她來說,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

偏偏在這個時候!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偏偏在這樣一個時候,她腦海中,竟然全都是另一個人!

那個人神色冷漠,從來不拿正眼看自己!

他話總是很少,但說出來的每句話都能讓人火冒三丈!

那個人一直都是不知好歹,無論你對他怎樣,他都是淺淺一笑,或是拿眼睛隨意的瞥你一眼,讓你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樣!

那人就像是一團霧!

你看的見他,卻摸不著他,不知道藏在霧裡面的是什麼!

那個人……

那個人在哪呢?

呂囡囡思緒紛飛,不知道飛到了哪裡。

她逐漸無視掉了正在跟自己告白的柳生,也無視掉了周圍朋友們的起鬨。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她看著四周,不知道在找著什麼。

呂囡囡現在好想好想。

不知道為什麼如此強烈的想。

想那個人在這裡!

儘管那個人總是對她不怎麼理睬,但她依然在此時真切的,無比強烈的希望他在這裡。

葉飛……

「葉飛!!」

在呂囡囡四處看的時候,一邊始終沉默的陸瓷突然臉色亮了起來,她驚喜的喊了一聲。

聽到這個喊聲,呂囡囡趕緊聞聲看去,剛要咧嘴笑的時候,看到了葉飛身邊的白小弦。

她表情凝固,轉而神色變得有些黯淡,嘴角一抹自嘲的笑意。

「呦!這是在告白?大陣仗啊!」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葉飛旁邊跟著白小弦,兩人並肩走來,葉飛臉上一抹淺笑,對這場面完全沒有什麼感覺。

柳生聽到葉飛的聲音,面色變得陰沉,他站起來,看著葉飛問道:「怎麼哪都有你?」

「這個真不怨我,我們只是想來玩。」葉飛一聳肩說道。

「來玩你就給我把嘴閉好站在一旁看著。」柳生神色不善的對葉飛說道。

隨後柳生重新跪下,手捧鮮花,仰頭看向呂囡囡,「你答應嗎?」

呂囡囡好似沒有聽到一樣,只是看向在一旁跟白小弦打趣的葉飛。

時而皺眉,時而撇嘴。

「囡囡?」柳生等了太久,腿有些酸。

抬頭一看,卻是見到呂囡囡的目光看向其他地方。

他順著看去,臉色陡然黑了下來。

「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呂囡囡突然看著葉飛說道。 「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

呂囡囡話音一落,此地變得寂靜無聲,針落可聞!

柳生捧著花,低頭下去,整個人僵住了。

之前起鬨的眾人,面面相覷,全都識趣的閉了嘴。

「囡囡,你有喜歡的人了?怎麼以前從沒有聽你說過?那人是誰啊?我們認識嗎?有柳少爺帥嗎?有他年輕有為嗎?有他……對你好嗎?」江北亭在一邊說道。

他這實際上是在有意的緩和氣氛。

畢竟目前的情況來看,實在是太尷尬了。

其中柳生最尷尬!

單膝跪在地上,低著頭,那樣子,就好像是被拋棄的小孩子一樣。

一陣風刮過,這氣氛就更尷尬了。

還有些凄涼,跪在地上的柳生,人們看在眼裡,覺得可憐的要死!

以他的身份,主動向人告白,竟然被拒絕了,而且還花了這麼多心思,到頭來還是被拒絕了!

有些不知好歹了啊!

幾人看向呂囡囡,心裡是這個念頭。

太不知好歹了!

柳生是誰?

翔龍地產的公子,年少有為,幾年後翔龍地產一定是他的!

長的又帥,為人儒雅,舉止得體,知曉諸多人情世故。

這樣的人,簡直就是一個萬千少女共同的情人!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巴不得倒貼做他女朋友呢!

你呂囡囡又算個什麼?竟然拒絕了他的告白?

有些不知好歹了吧!

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人中龍鳳了不成?

平日里給你點臉,就真以為自己多金了?

說到底他們打心眼裡看不起呂囡囡。

家境富裕嗎?

在他們之中,只能算個中等而已。

一年幾百萬的收入很多嗎?

光江北亭一個人就能吊打他們呂家。

更別說連江北亭都得唯唯諾諾對待的柳生了。

說到底也就是你呂囡囡是個女的,長的看得過去,為人也不招人多麼討厭。

人家柳生柳少爺向你告白,你就受寵若驚的答應了就行,你還拒絕?

你有什麼資格拒絕啊?!

就你老爸那個職位都得靠著他們柳家,沒了他們柳家,你們呂家算個什麼東西?

哪裡還能數得到你們?

幾人看向呂囡囡的神色愈加不善。

得寸進尺!

不知好歹!!

沒有自知之明!!

這全都是此時他們對呂囡囡的看法!

他們雖是沒有說出來,但是那種臉色,已經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

呂囡囡就算不看也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她不傻,知道平日里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而此時自己拒絕了柳生之後,她也知道他們會變成怎樣的人。

儘管眾人的關係可能永遠回不到過去了,但呂囡囡不後悔。

準確來說,她不想讓自己後悔!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不是柳生,不是一群虛偽的人給的虛偽的恭維!

她想要的,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白馬王子。

儘管那個人並不像什麼白馬王子。

但是她就是喜歡他啊!

儘管相處只有幾天,但呂囡囡覺得自己已經被他完全的吸引了!

儘管兩人沒怎麼說過話,沒怎麼進行過實質性的交流,沒怎麼深入過相互之間的關係。

但這些在呂囡囡看來,都比柳生要好!

柳生再怎麼出色,再怎麼受萬人追捧,她都覺得他比不上那個人!

兩者之間,她還是選了那個人!

儘管這個選擇可能會有極其嚴重的後果!

她還是選了!

究其根本,她還是不想讓自己在將來的某一天後悔!

在氣氛愈漸沉默的時候,柳生站起來,面色看不出悲喜,他不再去看呂囡囡一眼,臉上也沒了以前優雅的笑容。

「走吧,我爸來松山了,我得去找他。」柳生可能是對江北亭說。

說完后,他把玫瑰花隨手一扔,然後就是不言不語的離開了。

經過葉飛身邊的時候,他停了一下,看向葉飛說道:「葉飛是吧?你今後的日子不會好過了!你給我有個心理準備。」

說完后,柳生徹底離開。

江北亭快步趕了上去。

葉飛聽的雲里霧裡,看向白小弦,聳了聳肩。

隨即他看向呂囡囡說道:「你的選擇很正確!那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

呂囡囡聽完呵呵一笑,白眼一翻,譏諷道:「你以為你就是什麼好東西了?」

呂囡囡說著走過來也不知為什麼給了葉飛一腳,然後在他吃疼的時候笑嘻嘻的蹦躂著離開了。

其他人面色各不相同,但心裡已經將呂囡囡拉入了黑名單,被柳大少爺不待見的人,他們也沒必要在跟她相處了。

等這裡人都走後,葉飛看向白小弦,問道:「還玩不玩了?」

只不過白小弦此時心思根本不在葉飛身上。

她此時看向一旁,大眼睛用力眯著,整個人全是敵意,就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