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這一切都是李家咎由自取,難道只許你們打壓我們,不許我們反擊嗎?李天霖跟韓家內部叛徒勾結,企圖瓜分韓家權力,差一點就讓韓家分崩離析了。」韓飛語氣淡然,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面對強大武者時的畏懼:「這世界,你害別人的時候,就要想到被人也會反擊。」

他知道李家能勾結天邪教這樣臭名昭著的教派,足以看出他們行事也是不擇手段,兇狠殘忍。

「沒錯,只有我們李家可以掠奪別人,欺負別人,絕對不可以受到反抗,否則都要死!」李毅幽幽的說道,似鬼魅一般的聲音在回蕩:「以後,李家就是豐都城的神,誰都不可以抗拒!」

「幼稚可笑,別說李家已經被驅逐了,就算還穩穩紮根在豐都城,也輪不到他稱霸豐都城。這裡可是雲天宮的管轄!」

韓飛不斷冷笑,李家的野心讓他感覺很可笑,那就好像一隻癩蛤蟆要吃天鵝肉一樣幼稚。

此時此刻,李毅也不想多費唇舌了,他想直接殺死韓飛。

一隻巨大的手掌飛了出去,遮住了大半天宇,黑壓壓的,居然是傳說中的「遮天魔手」,帶著壓抑的魔雲,還有黑色閃電在爆發,剛一飛出就把周圍萬里晴空給遮蔽起來!

這是一件天邪教至寶,曾經是一位祖師祭煉出來的,鎮殺過好多仙門長老,吸收大量怨靈在其中,非常邪惡。

場中元氣立刻暴動起來,在武鬥台上空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高速旋動,吞吐天地魔氣,所有人都感覺自己都要被吞到那黑色的魔手裡面!

能夠把這件法寶帶出來,足以看出李毅非常受到天邪教的器重,而且他自己天資出眾,身懷幻化神通,千變萬化,無比詭異!

「遮天魔手?小菜一碟,如果你就這點本事,似乎還不足以鎮壓我!」韓飛冷笑著出手了,一身力量完全不作暴露,逆天而上。

剛才,他一面收拾了其他對手,同時還得到這幾人身上的精元,現在氣勢正盛。

再加上有赤虎戰甲護體,一般攻擊力還沒有靠近就被阻擋在外面。

烈火神通真正施展出來,一條條火龍吞吐著天地靈氣,沖入到了黑色旋渦的最中心,與此同時,火焰滔天的劍氣激發出來,全力在他丹田處爆發!

對於李毅這樣的對手,絕對不可以大意,他每一招都是有翻天覆地的威能,鎮壓天地!

「天地輪迴,劍勢逆天,狂龍破日……」

一個接著一個的劍招打出,龐大的精元源源不斷注入劍氣當中,使得空中的劍氣越來越粗大,最後化作連接天地的撐天支柱一般。

轟隆隆!

一番交鋒,光芒刺眼,猶如空中出現十個太陽,讓人睜不開雙眼!

唰唰唰唰!

一番驚天動地的大爆炸之後,黑色旋渦消失,被炸碎,遮天的魔氣當中出現了一個大洞,陽光從大洞照耀下來!

「好個畜生,居然能夠抗衡我的遮天魔手!」李毅做夢也沒料到韓飛能夠硬撼這一擊,本以為一擊就可以結束戰鬥!

韓飛也被震得飛退,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開元九重果然強勢,我必須全力一戰了,丹藥全部燃燒吧,大量靈材都給我吞噬進去!」

空間戒指當中,積累起來的丹藥全部吞下,那些妖獸元丹等寶物也開始煉化,為他提供力量!

「遮天魔手,融合!」

李毅左手一招,黑漆漆的手套已經出現在他的手裡面,陣陣黑光非常邪異,上面每一道奇異的紋理都在冒出黑氣,擁有邪神一般的力量!

很快,他整個人也被黑色煙霧包裹著,像是一尊妖魔,伴隨著一聲大吼,漫天黑色的煙霧凝形成各種妖獸的形狀,嘶吼著,扯動著,轟隆隆地鎮壓下來,整個武鬥台都被處於黑色包圍當中!

「邪神滅殺!」

愛到深處是無言 :「李毅練成這門邪功?傳聞這是邪神所創的功法,一旦跟遮天魔手一起催動,神魔難擋啊!」

「雲天宮都有一名長老死在這種功法之下,這下韓飛要死在他手裡了,可惜啊!」

今天的武鬥會,已經給人太多震驚了,很多人已經驚訝的連嘴巴都合不攏,足以塞進去一個蘋果。

「韓飛,你能夠死在我這一招之下,也算是榮幸了,知足吧,很多人根本就沒資格讓我使出來,邪神滅殺一出,就算是神也要顫慄!」

如果在那麼多人面前,無法殺死韓飛,註定是對他這個天才的侮辱,絕對不可以讓這種情況出現,所以剛才一擊失利之後,李毅動用了全部實力!

邪神滅殺,一頭頭形狀怪異的妖獸,帶著狂猛的旋風,周圍砂石飛走,塵土蔽天,就連一顆顆小石子在狂風催動之下,也成了見血封喉的利器,一個不慎就可要人性命!

面對瀚海狂濤一般的攻擊,韓飛暗暗醞釀著體內的力量,周圍各種變化似乎與他無關,那些黑氣一旦接觸他的肌膚,就立刻被吸扯進去,不斷被吞噬,力量一點點在壯大。

呼!——吸!——呼!——吸!……


「李毅,任你使出千種邪功,萬般伎倆,自認為神功無敵,在我眼裡都是廢物,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才是正正的主宰力量!」

忽然,韓飛達到了巔峰狀態,激發毀滅性的一擊!一指點出,似乎打開了地獄之門,無盡的冤魂從中噴射出來!

這絕對稱得上是毀天滅地的一擊,收割天地生靈的生命!


韓飛把吞天神通,烈火神通一起催發,再加上天罡劍術的力量,剛猛,烈火,吞噬,全部熔煉在了劍氣當中,這絕對不再是原本的天罡劍術。

已經遠遠超越了,這是這段時間以來來他勤修苦練的收穫。

就是在不斷進步,憑藉過人的毅力和悟性,韓飛把各種功法,神通都熔煉的盡善盡美。

劍勢一動,立刻撥開雲霧,撕裂了黑漆漆的魔雲,見到晴天,原本籠罩在武鬥台上空的魔雲被攪得支離破碎。

空中不斷暴漲,一頭頭黑漆漆妖獸雲霧也被撕裂,隨著一道道玄妙無比的劍氣軌跡,時刻都在傳來陣陣異嘯之聲。

呲啦!呲啦!

無窮無盡的劍氣在空中跳動,斬殺,韓飛的速度已經超越了人們肉眼能夠看到的,只感覺一道道殘影遊走在上面。

「居然能把我教劍術施展到這種程度?」

李毅大吃一驚,感覺一道劍氣沖著自己腦袋射了過來,連忙後退,伸手去擋住。

鐺!

遮天魔手發出一聲低吟,就被震飛了出去,在空中連續翻滾著,最後插進了下方一塊堅硬的石頭當中。

李毅左手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是時候送你上路了!」在一片劍光之中,韓飛也穿梭過來,那冰冷的聲音猶如催命的鬼符,讓人靈魂深處都感到顫抖:「離火玄天印!」

流光溢彩閃耀空中,這一招招攻勢打出,每一塊門板大小的印記,足以開山斷岳,以泰山壓頂的氣勢饋壓下去!

強勢,霸道,宏偉!

巨大的壓制力量,讓李毅感到巨大的威脅,整個人被一重重連綿不絕的力量鎮壓住,像一隻癩蛤蟆一樣,撲通一聲,趴在了武鬥台上!

轟隆隆!

武鬥台也被轟碎了,四分五裂,衝天而起的塵土鋪天蓋地,圍觀的人群全部倒退。

啊!

李毅的慘叫聲,把人們從驚恐當中拉了回來!

他胸口一下都是一片血肉模糊,一雙腳也被壓扁了,徹底報廢,到處都是鮮血,身上沾滿了泥頭,非常狼狽,大量精元不斷流失出來。

此刻,他哪裡還有半點高手的風範,完全像是個落魄的乞丐,衣衫破碎,一塌糊塗,滿頭長發凌亂不堪。

「不……」

李峰像是一隻失去理智的野獸,猛力甩頭,想要掙紮起來,但是傷成這樣,已經不可能再挽回敗局了。

高手之間的比斗,往往就是這樣,一分勝負,就不可逆轉。

不過韓飛也是消耗很大,身上積累的丹藥全部吃掉,靈材消耗巨大,現在他成了一個窮光蛋了。

「韓飛!韓飛!」李毅銀色的雙眸變成紅色,狠狠凝視著對方,恨不得撲上去咬上幾口!


「廢物,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嗎?」韓飛一腳踩在對方臉上,俊俏的面容直接就踩扁掉。

「嚎……嚎……我不會輸得……」

憤怒的咆哮,李毅感覺自己全身都被控制,根本連想翻身都困難,身上的力量似乎在一點點流逝。

這是在被韓飛吞噬。

「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李毅無比怨毒的眼神,像是一頭餓狼!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因為你很快就是一個死人!」韓飛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對方,「三年前我輸給你,那是因為我修為出現問題,否則你根本不可能贏我,今天我修為突飛猛進,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就算今天我放你回去,給你數年時間,只會被我甩得更遠,你永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就在韓飛一掌拍下去的時候,李毅的身體忽然一陣扭曲,轉眼就消失了。

「他早有防備,居然提前把自己生命烙印寄托在了天邪教陣法當中,一旦發生危險,陣法就會自動開啟,把人傳送回去。」凌子虛也感到萬分惋惜,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這道理誰都懂得,李毅的存在就是一個巨大威脅。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9章雲天令

韓震也是跺了跺腳,憤然道:「差一步就把這小畜生殺死,李家從此就不再有威脅了,可惡!」

雖然擊敗了李毅,卻最後被他跑了,眾人還是不免有些失望。

整個廣場中聚集的數萬武者,在一陣惋惜和震驚當中,無比安靜,幾分鐘后,才有人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不管怎麼說,飛兒贏了!」韓震也回過神來,欣喜地笑了起來。

勝了!韓飛勝了!

居然同時對著四名天邪教弟子,輕鬆橫掃,碾壓性地擊敗對手。

而開元九重的李毅,那絕對是豐都城妖孽般的存在,那麼韓飛就是妖孽中的妖孽了。

「很好,雖然李毅跑了,但是他的法寶遮天魔手卻留下了,我也算是得到了好處……」韓飛冷冷地說道。

雖然擊敗了宿敵,一雪三年前的恥辱,但是那種喜悅卻並沒有太多。

只見他手臂一揮,一道精元凝聚成吸力,抓了過去,那隻黑漆漆的遮天魔手就落到他的手裡了。

「哈哈哈……這小子確實厲害,就算是我,也沒有絕對把握戰勝李毅……」凌子虛爽朗的笑聲傳來,似乎為韓飛的勝利感到高興。

韓飛的勝利就是大家的勝利,現在李家是諸多豪門的仇敵,不共戴天。

「父親,您十六歲的時候應該也沒有像他那樣耀眼吧?」凌君若美眸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目光始終停留在韓飛身上,「真不知道如果再給他一點時間,會成長到什麼程度,仙門是他最高的歸宿!」

「不錯,那裡可以得到大量資源,珍稀的功法,還有絕世高手的指點,也許他會成長為一代梟雄,我們現在就要跟韓家交好啊。」凌子虛道,「要不,你許配給他如何?為父知道早在三年前,你就留意他了!」

凌君若臉色一紅,輕輕咬了一下嘴唇:「三年前?是啊,三年前那一場比試,他輸了……可是我聽說他是有婚約的,雖然之前有傳聞對方想要毀約,但作為女子,怎麼能夠太主動呢?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很明顯,她對韓飛也是有點想法的,否則不會說出那樣的話語。

韓家一方,今天有不少長老也在場,本來他們可以不參加的,但是現在每一個人都要服從家主的命令,所以不能像以前那麼自由散漫了。

這些人在看到韓飛的表現之後,沒有一個不震驚的。

開元九重什麼概念?就是凌子虛一個級別的,幾十個開元八重的武者也不是對手,韓飛卻實實在在的贏了!現在這些人都死心塌地服從家主的領導,再也沒有任何異心了。

一場武鬥會就這麼結束了,接下來就是歡慶的晚宴。

……

晚上。

城主府大殿之中,歌舞昇平,高朋滿座,酒香撲鼻,充滿了愉悅的氣氛。

幾百張桌子上,都擺滿了美味可口的菜肴,席間觥籌交錯,氣氛熱烈,幾乎全城的豪門都參加了,很多城內德高望重的人也被邀請過來。

人們知道,今天武鬥會的結果, [綜]海坊主只是想要件新衣服 ,韓家必將再度崛起,現在正是打好關係,商討一些生意上的合作的時候,過了今天,就算豪門家主登門拜訪,人家也不一定有時間接待了,其他人早就捷足先登。

大殿中央,一位位身材婀娜的舞女在跳舞助興,時不時露出白皙的肌膚,一副任君採摘的姿態,欲拒還迎,搞得人心痒痒。

韓飛坐在最引人注目的一張桌子上,不斷有人過來敬酒,他倒是來者不拒,一眨眼功夫眼前就堆積了十幾個空罈子。

那可是酒啊,不是水。

但是韓飛一點醉意都沒有,繼續鯨吞牛飲,確實是海量。

「這小子,什麼時候有那麼好的酒量?」在他相鄰座位上,韓震無奈地搖頭,卻並不阻止,兒子現在大了,自己肯定是有分寸的,不需要做父親的什麼事都去操心。

反倒是韓飛的各種決斷,會對韓震產生影響。

酒過三巡,凌君若身穿一襲長裙,蓮步裊裊,像是一位仙子一般款款而來,那婀娜的姿態讓所有在場的青年都一陣痴迷。

好美!

只見她皓腕輕抬,盈盈握著一隻細巧的酒杯,直接略過了場中所有人,徑直走到韓飛面前,淺淺一笑。

「韓公子,今天你力戰群雄,展現出過人的實力,一舉奪魁,當真讓小女子欽佩,我敬你!」

「不敢不敢!」韓飛舉杯還禮,一口就把烈酒喝下去,剛要抬頭,卻聞到一股迷人的馨香,那是從凌君若身上飄散出來的。

什麼時候走的那麼近?

他這才意識到,兩個人現在的只有一個拳頭距離,他的目光落在那白皙的胸口,再往下就是高高隆起的山峰了。

「好大……」這當然只是在韓飛心底的呼聲,絕對不會說出口的,他覺得,凌君若是那種不容隨意褻瀆的女子。

如果跟未婚妻江雪相比,明顯凌君若屬於那種蓮花般純潔的女子,而江雪則多了許多世故。

在所有在場青年羨慕而嫉恨的目光中,兩個人連喝了好幾杯酒,別人不知道的是,凌君若在平時是滴酒不沾的,因為那會影響心靈神通的發揮。

「諸位。」凌子虛站了起來,笑呵呵地道,「今天武鬥會,雖然遇到很多波折,也有強敵出手破壞,但是韓飛力挽狂瀾,以驚人的實力擊敗對手,連上一屆冠軍,李家天才少年李毅也敗在他手裡,今年的冠軍頭銜當然是歸韓飛了!」

「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