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菲尼克斯卻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開口說道:“別急呀,我還沒吃早飯呢,先吃過了再走也不遲。人呢?早飯呢?我說姓朱的,你的手下真是一點眼力界都沒有啊。”

對於菲尼克斯的指責,朱堅強只是苦笑了一聲,揮手讓人送來早飯滿足了一下來蹭飯的菲尼克斯。只是菲尼克斯就算是嘴裏吃着東西,那張嘴還是不見消停。朱堅強忽然間明白了菲尼克斯爲什麼在金獅子海盜團里人緣不好了。想想一天到晚有個嘴不閒着的傢伙在你耳邊叨叨個沒完,你動手還打不過他,估計最後的應對辦法也就只有惹不起躲得起了。

在承受了菲尼克斯一番噪音轟炸過後,把朱堅強的早飯給批得體無完膚的菲尼克斯心滿意足的伸手拍了拍朱堅強的肩膀說道:“不錯啊朱堅強,你比別的海盜要能忍多了。一般海盜在聽到一半的時候,早就掀桌子了。”

“其實我早就想掀桌子了,可一想到這桌子是我的,我又忍耐了下來。”朱堅強苦笑一聲答道。

聽了朱堅強的話,菲尼克斯嗤笑一聲,鄙視着對朱堅強說道:“小氣,一張桌子而已,那麼心疼做什麼?”

“沒辦法,我們小門小戶的人家,比不上你這種大門大戶的。”

“哈哈……走吧,差不多人已經到齊了。”菲尼克斯轉移話題道。

朱堅強有些意外的看着菲尼克斯說道:“我還以爲你在聽了我的話後會慷慨的送我一些桌子呢。”

“……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菲尼克斯緩緩的答道。

朱堅強:“……”

……

隨着菲尼克斯再次來到流星,比昨天來的人更加多了。看着以前自己只能站在遠處觀瞧的那些海盜中的名人濟濟一堂,朱堅強不由得有點心情激動。一旁的菲尼克斯見狀低聲說道:“鎮定點,不要讓這些傢伙小瞧了。”

聽到菲尼克斯的提醒,朱堅強猛然一驚,穩定了一下心神後小聲向菲尼克斯道謝道。見朱堅強跟菲尼克斯這個有名的碎嘴交頭接耳,原本還打算過來結識一下的幾個海盜頭目頓時停住了腳步。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羣分,能夠跟碎嘴菲尼克斯做朋友的,除了瓊斯那種悶葫蘆,估計又是一個碎嘴。聽說這個叫朱堅強很受金獅子的看重,還是不要自找麻煩的。

見那幾個海盜頭目打起了退堂鼓,菲尼克斯惡作劇似的從那幾個海盜頭目齜牙一笑。而那幾個海盜頭目則是動作一致的低頭、看地,反正就是不跟菲尼克斯對視。菲尼克斯見狀就想要湊過去,但卻被瓊斯給攔住了。

“別胡鬧,老大要你過去呢。”瓊斯低聲對菲尼克斯說道。菲尼克斯聞言點點頭,將朱堅強交給瓊斯帶着,自己向金獅子走去。對於瓊斯這個人,朱堅強的瞭解並不是很多。倒不是朱堅強不想了解,實在是瓊斯這個人屬於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類似。你問他十句,他說不定就回答你一句,有什麼更是一個字都不出。讓人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瘋子似的,跟一尊石像在說話。也唯有菲尼克斯不在意瓊斯的沉默,菲尼克斯需要的只是聽衆,瓊斯正好滿足這個條件。

不過今天的瓊斯到跟以往不同,竟然主動跟朱堅強攀談了起來,這讓朱堅強不免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

正跟瓊斯隨便聊了一點打發時間之後,有海盜過來通知瓊斯跟朱堅強,金獅子現在要見朱堅強。

“去吧,老大要見你了,你不用緊張,有什麼事,都有老大替你撐腰。”瓊斯低聲提醒朱堅強道。朱堅強聞言點點頭,隨着來帶路的海盜走上了流星的上層甲板。

在上層甲板上,金獅子坐在主位上,兩邊分別坐着海盜團裏各個大型海盜團的團長,以往朱堅強哪有機會跟這些大人物面對面呀,走到上層甲板的中央,朱堅強動作有點僵硬的向金獅子行了禮。

金獅子微微點了點頭,開口說道:“諸位,這就是被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襲擊了海盜團的團長。我們金獅子海盜團一向是團結的,現如今自己的同伴被人欺負了,你們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話音剛落,就聽坐在金獅子兩邊的海盜團長紛紛開口,大致意思歸納起來就是一個,報復回去,殺一儆百,看誰還敢來捻金獅子海盜團的虎鬚。金獅子對於這些海盜團長的發言很是滿意,點頭笑道:“好,不愧是我金獅子海盜團的成員。既然大家都認爲要報復回去,那朱堅強,你就把襲擊你們海盜團的那些人的情況告訴大家吧。”

“是。”朱堅強答應一聲,開始向衆人講述有關韓宇那夥人的情報。對於韓宇那夥人的情報,朱堅強其實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是知道韓宇那夥人的成員不超過十人,但駕駛的星船卻極爲先進,而且星船上的武器威力巨大,除此之外,也就只是知道韓宇是火焰系的能力者,寧平是個劍士,有個廚子的腿法不錯,還有一個控制怪模怪樣機械的人槍法挺準。

對於朱堅強這點有限的情報,海盜團長自然是有點不滿,不過一想到那夥人的人數,那點不滿也就煙消雲散了。一看朱堅強就知道眼前這個朱堅強的海盜團只是一個三流的附庸海盜團,對付不了那些人還是挺情有可原的。但自己這些人就不同了,不說別的,就是光人數,那就是韓宇那點人的幾十倍,就算是用人海戰術,自己這邊也是穩操勝券。

當然最讓這些海盜動心的還是那些三眼族的下落。朱堅強知道三眼族的價值,可這些海盜團長卻比朱堅強更加清楚三眼族的價值。只要能夠抓住那些人類,想必三眼族的下落也就有着落了。

“老大,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大白鯊海盜團吧,我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帶給您一份滿意的禮物。”大白鯊海盜團的團長站起身對金獅子請戰道。而大白鯊一開口,剩下的海盜團團長當即也不猶豫,終究是僧多粥少,萬一說完了,說不定這件事就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了。收拾那幾個膽敢挑戰金獅子威嚴的人不重要,但弄清楚三眼族的下落卻是很關鍵。

金獅子冷眼看着向自己請戰的手下,這些人心裏打着什麼算盤,金獅子可以說是心知肚明。不過金獅子沒有戳穿這些人的心思,因爲眼下這種情況也是金獅子想要看到的。在這些擺出一副求戰心切的海盜團長面前來回看了看,金獅子最終一指求戰最積極的黑鯨海盜團的團長說道:“這一次的報復戰,就交給你這頭黑鯨好了。”

“多謝老大看重。”黑鯨海盜團的團長藍正大聲叫道。

看着藍正離去的背影,衆海盜團長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嫉妒羨慕恨的眼神。金獅子將這些眼神盡收眼底,心裏不住的冷笑。

將這些海盜團長放下了船,金獅子看着沒有離開的朱堅強說道:“你對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我有選擇的資格嗎?”朱堅強看着金獅子反問道。

金獅子聞言一笑,點頭說道:“你果然是個聰明人,雖然這腦子還是有點迂腐,但卻可以很快的認清楚現實,從而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我給你的安排是,李冠峯留下的那些都由你來繼承,而你要做的,就是帶人去把那些襲擊了你們的人的人頭給我帶回來。”

“……不是已經派黑鯨海盜團負責這件事了嗎?”朱堅強不解的問道。

“哼!你真以爲就憑黑鯨海盜團可以收拾了那些襲擊了你的人?”金獅子冷笑一聲問道。

朱堅強聽到這話不由一愣,疑惑的看着金獅子等待答案,而金獅子很顯然現在的心情不錯,見朱堅強一臉不解的樣子,便緩緩的說道:“有句老話叫初生牛犢不怕虎,金獅子海盜團的名聲雖然不佳,但卻沒有誰敢輕易招惹。但那些人就憑那麼幾個人就敢惹了。爲什麼?除了說明他們是白癡外,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着絕對的自信。你看着吧,黑鯨海盜團會吃個大虧的。”

“……那要不要去提醒一下?”朱堅強試探的問道。

“提醒什麼?!”金獅子兩眼一瞪,低聲喝道:“你以爲跟李冠峯那傢伙暗中結夥的是誰?如果只是小魚小蝦,我會那樣生氣嗎?”

聽到這裏,朱堅強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言語了。金獅子見朱堅強不再廢話,放緩語氣說道:“你不用太着急,回頭我會派菲尼克斯跟瓊斯去替你坐陣,幫着你收攏李冠峯的那些手下,你只要做到殺伐果斷就可以了。”

“是,那個,我能問個問題嗎?”朱堅強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什麼事?”

“那個,你爲什麼要這樣對待我?我聽菲尼克斯說,老大你還是頭一次對人那麼好。”

金獅子聞言微微一愣,隨即咬牙切齒的暗罵道:“……那個大嘴的菲尼克斯,他遲早要吃虧在那張大嘴上。”不過看着朱堅強疑惑的眼神,金獅子放緩了語氣,溫和的說道:“你不要多想,看重你是因爲我覺得你身上有值得我去看重的地方。做好你應該做的事,不要讓我失望就算是不負我對你的看重了。”

“是,我會盡力的。還有,能不能別讓菲尼克斯來幫忙,您的身邊不能缺人,就讓瓊斯幫我一點忙就可以了。”朱堅強小聲的請求道。不料金獅子卻一語道破了朱堅強的小心思,擺手說道:“你讓我耳根清淨兩天。”

聽到這話,朱堅強就知道讓菲尼克斯留在金獅子身邊的打算沒戲了,自己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估計都要生活在菲尼克斯的碎嘴下。看着朱堅強皺眉苦臉的樣子,金獅子忍不住笑着說道:“年紀輕輕,不要成天皺眉苦臉的。菲尼克斯那小子也就是嘴碎了一點而已,忍忍也就過去了。”

朱堅強聞言腹誹道:“嘴碎一點?你說話還真是就撿好聽的說。那是一點嗎?這幾天從早到晚,我反正就沒見菲尼克斯有嘴巴閒着的時候。就算是吃飯,也沒見菲尼克斯停過說話。”

或許是朱堅強的眼神讓金獅子有點不舒服,當即下逐客令道:“好啦,也沒什麼要對你說的啦,你回去做準備吧。記住,黑鯨海盜團失敗的時候,就是你們豪豬海盜團出擊的時候。”

“那個,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朱堅強見狀急忙叫道。

“還有什麼問題?”

朱堅強小聲的說道:“按照實力來說,黑鯨海盜團要比我手裏的人強上不知道多少倍,他們要是都輸了,那我的豪豬海盜團又怎麼可能會是對手?”

“放心,我既然讓你去做這件事,自然會把一切必要的準備都給你安排好。你忘了嗎?菲尼克斯還有瓊斯,這兩個人我可是已經借調給你了。”金獅子緩緩的對朱堅強說道。

聽到這話,朱堅強總算是可以放心了。 按照預先制定的計劃,韓宇等人在將三眼族安置在一顆不起眼的小行星上以後,便拖着繳獲來的五艘海盜船前往其他星球,目的自然就是爲了故佈疑陣,讓肯定會來報復的金獅子海盜團找不到三眼族的所在。在這種目的之下,當然是走得越遠越好。只有走得越遠,三眼族才能越安全。韓宇等人已經不打算再去三眼族現在棲息的星球了,這也是爲了三眼族的完全着想。

拖着海盜船一直航行了三天,最後韓宇等人選中了一顆星球,將五艘海盜船給扔在了那顆星球上,臨走之前一擊鐳射炮將五艘海盜船給毀掉,這樣就算金獅子海盜團找到了這裏,辨認這些海盜船的來歷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當然海盜船上有用的東西韓宇等人也就笑納了,反正都是不義之財,不取白不取。

原本按照韓宇等人的打算,處理了五艘海盜船以後他們差不多也就要離開了。可偏偏事情就出在了勇氣號開炮毀船所弄出來的動靜頗大,驚動了這顆星球上的原住民。

要是人類,韓宇等人倒是不在乎,可偏偏這顆星球的原住民卻不是人類,而是與宇宙怪獸一樣令人類頭疼的異獸。

在浩瀚的宇宙中,除了人類以及已知的各種生物以外,還生存着大量爲人類所不知的生物,人類將其分爲怪獸、魔獸、異獸、幻獸、珍獸……等等等等。其中怪獸、魔獸是最危險的,這類生物會主動攻擊人類,並且強大的力量基本不是人類可以抵擋,在死亡星域與聯盟勢力邊境建造的要塞,主要就是防範這類生物。幻獸與珍獸則是最讓人難以捉摸,這類生物並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但人類要是試圖靠近,它們有時會露出獠牙,有時卻會跟人類親近,但總得來說,爲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不建議去接近這些隨時可以要人小命的生物。至於異獸就有點不好判斷了,到目前爲止,異獸是唯一可以認定擁有高等智慧的生物,它們可以與人類進行交流,不過人類卻並不是很喜歡跟異獸打交道。關鍵還是異獸的智慧與人類相近,有的甚至比人類還要高,再加上異獸的自身實力也比人類要高出一大截。人類從異獸的身上並不能佔到太多的便宜,有的時候甚至還要吃虧,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極少數的人類會跟異獸打交道外,大多數人類對異獸還是敬而遠之的。但要真是遇上了,躲是躲不過去的。

“人類,這裏不是你們的垃圾場!”一隻體型巨大的異獸攔住了勇氣號的去路,瞪着上了勇氣號頂層的韓宇喝道。

被抓了現行的韓宇倒是沒有抵賴,痛快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並且請求異獸的原諒。這樣一來反倒讓異獸感到有點爲難了。在自己的印象中,人類能夠主動認錯的時候極少,尤其是在不同種族之間,用人類中流行的一句話來解釋就是死要面子。可像眼前這人一上來就直接認錯的,異獸還是頭回遇上。原本異獸還憋着趁這機會幹掉這些人類,可現在這些人類把姿態放得那麼低,自己反倒有點不好下手了。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異獸將頭疼的問題推給了韓宇一方。

韓宇一聽這話立刻答道:“錯在我們,你先劃下道道來,然後我們再商量。”

“……你等着!”異獸聞言愣了楞,左思右想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乾脆叮囑韓宇一聲,自己回去請教高人去了。

韓夢馨不解的看着回到控制室的韓宇問道:“哥,你怎麼會主動認錯呢?這跟你以前的風格不一樣啊。”

韓宇聞言笑了笑,開口說道:“在只有我跟寧平兩個的時候,曾經遇到過一隻異獸,那隻異獸幫助過我們,而那隻異獸的種類跟我們現在遇到的這只是一個種類。”

“是嗎?”韓夢馨看向寧平求證。就見寧平點頭答道:“沒錯,那隻鬼面狐名叫梅蒂,也不知道現在她有沒有找到自己的族人。對了韓宇,你說那個梅蒂會不會就在這顆星球上?”

“這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情?”韓宇笑着說道。

鬼面狐的住處

或許是受人類的影響,鬼面狐一族在待在家中的時候,一般並不會維持本相,而是幻化成人類的形態,一來睡在牀上比趴在地上要舒服,二來這樣也可以節省空間,讓更多的族人可以居住在一起增進彼此的感情。

無法對韓宇等人做出處罰決定的鬼面狐在到達住處邊緣的時候幻化成了人形,一個看上去十二三歲的少年形象,當然說是人類形象,跟人類還是有些區別的,比如腦袋上的兩隻尖尖的耳朵,屁股後面拖着的一條狐狸尾巴。

一般來說,鬼面狐在成年以後都會被派出去前往人類世界進行歷練,而跟韓宇有所接觸的這隻鬼面狐,很顯然還沒有到出外歷練的年紀,而他要找的,就是曾經外出歷練又返回族中的前輩,相信從他那裏可以知道應對那些人類的方法。

來到一處住宅前,少年用力的拍打着房門,等了好半晌,門才緩緩打開,一個睡眼朦朧的女子打着哈欠,衣衫不整的站在半打開的門前,左右張望了一下之後嘴裏嘟噥道:“誰那麼討厭?沒事敲人家的門。”說着女子就打算關門,少年見狀急忙叫道:“別關門啊,是我找你。”

聽到聲音,女子低頭定睛一瞧,頓時沒好氣的說道:“你找我呀,什麼事呀?這大早上的。”

少年聞言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日上三竿的太陽,無語的看着女子。就見女子頗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什麼事呀?趕緊說,說完了我還要再睡一會呢。”

“梅蒂姐姐,我發現人類了。”少年趕忙說道。

“哦,人類啊,那些傢伙沒有……你剛纔說什麼?你看到人類了?在哪?”被喚作梅蒂的女子話說到一半,突然醒悟過來,睡意頓時沒有了,兩手抓着少年的肩膀問道。因爲動作幅度有點大,身上穿的衣服有很少,梅蒂的春光頓時有點外泄。少年雖說年紀不是很大,但對於男女的事情也並不是一無所知,頓時就被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給吸引了目光。

梅蒂順着少年的目光看去,頓時沒好氣的伸手給了少年一個板栗,口中輕喝道:“往哪看呢?不學好!”

“這能怪我嗎?這是不可抗力。”少年捂着腦袋辯解道。

“少廢話,等我一會,我去換身衣服。”

“早就該換了。”

……

五分鐘後,梅蒂換了一身衣服,站在少年的面前問道:“說吧,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前因後果不要有一點的遺漏。”

“哦。”少年點點頭,將自己如何偷溜出去玩,如何發現了人類,在擋住了那些人類指責他們不負責任的行爲之後那些人類又是如何回答他的,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聽完了少年的講述,梅蒂瞪着少年冷笑道:“好啊你,竟然敢翹課跑出去玩,我一定會告訴你父母的。”

少年聞言鬱悶的說道:“姐,咱們要注意的應該不是這個吧,再說了,我的父母不就是你的父母嗎?”

“哼,少給我提這個,要不然小心我揍你。”梅蒂衝少年晃了晃拳頭威脅道。

少年估計被揍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見梅蒂衝自己晃拳頭,緊張的縮了縮脖子,轉移話題的說道:“姐,那現在怎麼辦?就那樣放過那些人類?我還讓人家等在那裏呢。”

“你呀,就是沒事找事。”梅蒂沒好氣的白了少年一眼,起身說道:“帶我去看看,就你這腦子,估計就是去了也是被人類賣了還幫人家數錢的命。”

“是是是,小弟自然沒有姐姐見多識廣。”少年一聽梅蒂要親自去,連忙拍馬屁道。

……

事事難預料,當梅蒂跟少年來到勇氣號附近,見到韓宇的時候,梅蒂不由愣住了。滿臉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韓宇,而韓宇對這個跟鬼面狐來到這的另一隻鬼面狐也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你是……”韓宇跟梅蒂異口同聲的對對方說道。不過話說到一半,韓宇住口了,示意梅蒂先說。而少年則是一臉納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不知道姐姐幹嘛要跟眼前這個人類攀交情。

“韓宇?”梅蒂試探的問道。

韓宇愣了愣,也試探的問道:“梅蒂?”

“寧平那小子呢?”梅蒂又問道。

聽梅蒂提起寧平,韓宇心裏原本還有的一點疑惑頓時全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此刻以人類形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梅蒂,韓宇忍不住問道:“你上哪整容了?大夫的技術不錯啊。”

“嘁~瞎說什麼呢?姑奶奶我天生麗質,還需要做那種自欺欺人的事情嗎?”梅蒂聞言不屑的說道。

“呵呵……”韓宇笑了笑,說道:“相逢即是有緣,能夠在這裏碰上你這麼個熟人,說實話,我還真是很意外。走走走,來了就進來坐坐吧,我介紹我的同伴給你認識。”

“好啊。”梅蒂笑着應了一聲,回頭招呼處以鬼面狐形態的少年說道:“古斯特,你也一起來吧。”

“他是你的孩子?”韓宇好奇的問道。

“去你的,胡說八道,我能有這麼大的孩子嗎?這是我的弟弟。嗯咳……同父異母的弟弟。”梅蒂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後補充的說道。

“哦。”韓宇應了一聲,沒有再繼續問下去,熱情的招待梅蒂跟她的弟弟古斯特來到了勇氣號內。對於梅蒂跟古斯特的到來,勇氣號內的衆人給予了很熱情的歡迎。當然歡迎是其次的,更多的是對鬼面狐這種異獸的好奇。

梅蒂很快就跟林珂、韓夢馨、喬嫣兒三個女孩聊到了一起,寧平跟韓宇這兩個正主反而被撂倒了一邊,至於古斯特,已經被石八方的美食跟菲爾德隨手拿出來的機械玩具給征服了。

說來說去,話題說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上。梅蒂大度的對韓宇說道:“不知者不怪,你們也不是故意的。不過韓宇,你以前可沒有這麼敗家呀,這回怎麼這麼浪費了?”

“唉~咱們惹上麻煩了。”韓宇聞言嘆了口氣說道。

梅蒂一聽這話頓時來了興趣,看着韓宇說道:“哦,是嗎?那你趕緊跟我說說,讓我也高興高興。”

韓宇聞言白了梅蒂一眼,緩緩的將三眼族的事情跟梅蒂說了一遍。梅蒂聽說韓宇這次招惹上的是金獅子海盜團的時候,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韓宇見狀問道:“怎麼了?難道那個金獅子那麼可怕,連你們這樣的異獸也要退避三舍?”

梅蒂聞言搖頭答道:“那都不至於。金獅子的確很強大,不過那是對人類而言的。對於異獸,金獅子還是不敢隨意招惹。雙方大部分時候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要真是起了衝突,那個金獅子也的確不是好惹的。韓宇,就像你所說的那樣,你們這回算是真的惹上大麻煩了。”

看着梅蒂有些擔心的樣子,韓宇咧嘴一笑,無所謂的說道:“惹上就惹上吧,反正我們是不會後悔當初的決定的。時間不早了,梅蒂你是不是該回去了?我們也要抓緊時間跑路了。”

見韓宇下了逐客令,梅蒂卻搖頭說道:“別急着趕人呀,我話還沒說完呢。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過兩天我們族裏會有一次慶典,咱們難得見上一面,好賴等看完了慶典再走呀。”

“算了吧,萬一給你們招來麻煩,那可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韓宇搖頭拒絕道。

梅蒂聞言笑道:“嗨~這算是什麼麻煩?金獅子雖然難對付,但卻不是不能對付。你們就算是在這裏被發現了,他們也不敢對你們動手的。除非那個金獅子想跟異獸發起全面戰爭。”

韓宇卻依然搖頭,堅持要離開。梅蒂見狀乾脆說道:“你不是要爲之前亂認海盜船負責嗎?那就留下來觀禮好了。”

“厄……”

不等韓宇說話,梅蒂又衝林珂三女說道:“留下來吧,我可以趁這機會教你們一點如何誘惑男人的手段。只要學了我交給你們的,保管以後把你們的男人給管教的服服帖帖,讓他坐着不敢站着,讓他跪着不敢趴着。”

原本韓宇以爲林珂三女不會因爲梅蒂的誘惑而選擇留下,可結果卻大大出乎韓宇的預料,三個倒黴娘們竟然一致同意留下來觀看鬼面狐族的慶典。而韓夢馨要留下,寧平立馬就變了節。韓宇獨木難支,只得同意留了下來。不過韓宇還是有點擔心的問道:“梅蒂,我們留下是沒問題,可你們鬼面狐一族能讓我們這些人類觀看屬於你們的慶典嗎?”

“放心,我們鬼面狐可沒有你們人類那麼小氣。只要你們別惹事,我的族人還是很寬容的。”梅蒂大咧咧的打包票道。

“那你可要把有關你們慶典需要注意的事情跟我們說清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一定要跟我們說清楚,我可不想到時候在無意中違反了規矩。”韓宇不放心的叮囑道。

“好啦,我知道了。古斯特,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那姐姐你要做什麼?”

“笨蛋,當然是去找族長說明這件事嘍。要不然肯定會引起騷動的。”

古斯特聞言看了看梅蒂,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姐姐,那個說事歸說事,你可不許趁機找母親的茬啊。”

“嘁~我有那麼無聊嗎?做好你的事。”梅蒂撇了撇嘴,起身離開了勇氣號,而古斯特則留在勇氣號上爲韓宇等人講解鬼面狐一族慶典的歷史。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要說起來,鬼面狐一族的慶典一開始並不是很複雜。無非就是大家挑出一個日子一起上街吃吃喝喝,在街頭遊玩鬧騰一宿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但隨着舉辦的次數多了,尤其是從人類世界歷練回來的鬼面狐精英這麼一摻和,鬼面狐一年一度的慶典活動就越辦越熱鬧了。不過總得來說,能夠引起韓宇等人興趣的還是夜市跟午夜時分的鬼面狐全族精英才能大展示。夜市有各種美食,而午夜時分的鬼面狐全族精英才能大展示則是很有看頭。在大展示中,鬼面狐精英各顯神通,展示自己拿手的技能,想想就知道一定很精彩。

※※※

返回了自己的住處,梅蒂原本打算先換件衣服再去找族長說明韓宇等人的情況。卻不料剛一進家門,擔任族長的母親卻早早的等在了家裏。嚴格來說,梅蒂現在的母親並不是她的生母,她的生母在她還在人類世界流浪的時候就因爲突發急病過世了。而當梅蒂興沖沖回到族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父親另娶了新歡,也就是現任的族長大人,還生了三個孩子,兩男一女,大的那個男的已經前往人類世界歷練,小的那個也就是古斯特還未成年,至於那個女的,現在剛剛學會說話,連路都走不穩。

雖然現任的母親對梅蒂很好,視如己出,但梅蒂卻不願意待在現在的家裏。寧願搬出來一個人住,也不想面對自己現在的那一大堆家人。好在現任的母親很縱容梅蒂,對於梅蒂這種有些任性的行爲沒有阻止,反而給予了支持,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親自來替梅蒂打掃一下屋子。梅蒂現在也習慣了,見現任母親駕到,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那個,正好有件事要向您報告一下。”梅蒂替現任母親倒了一杯水,放在對方的面前輕聲說道。

對於梅蒂這種主動倒茶的行爲,現任母親感到很驚訝,以往的經驗讓現任母親不由試探的問道:“你這回又闖什麼禍了?”

“瞧您說的,我有那麼愛惹禍嗎?”梅蒂聞言不滿的說道。

“這麼說你沒惹禍?那就好,那就好。眼看着慶典將近,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恐怕沒有時間照顧到你。對了梅蒂,這一次的慶典,你做好準備了嗎?”

“準備什麼?”梅蒂不解的問道。

“還準備什麼?梅蒂,你也老大不小了,該考慮個人問題了,你總不能一輩子就這樣一個人過吧。”現任母親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梅蒂就感到頭疼不已,不就是年紀大了一點嘛,幹嘛總是一個勁的勸自己找對象,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似的。

“母親大人哎,你就行行好,讓我耳根清淨兩天吧。”梅蒂做求饒狀的對現任母親叫道。

見梅蒂這樣,現任母親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輕聲問道:“好吧,我不說,那就你說吧,你剛纔說有事要向我報告一下,是什麼事?”

“厄……在說之前,你要跟我保證你不生氣。”梅蒂看着現任母親說道。

“……好,我不生氣,說吧。”

“唔……那個,這件事說起來是由古斯塔引起的,今天……”

“哼!那個臭小子,竟然敢翹課!你不說我還要找他算賬呢。那小子現在在哪?”現任母親輕哼一聲問道。

“……就在勇氣號上,那個母親大人,我想要請那些人類來觀看我們一族的慶典,不知道可不可以?”

現任母親白了梅蒂一眼說道:“……你都邀請人家了,我還能說不可以嗎?不過梅蒂,人類是很狡猾也很善變的,你可一定要看好那些人類。萬一要是出了岔子,我可不會因爲你是我的女兒就偏袒你的。”

見得到了現任母親的同意,梅蒂開心的說道:“母親大人放心,韓宇那些人都是聰明人,只要跟他們事先講清楚,他們是不會亂來的。更何況,母親大人,你覺得一羣可以無私幫助與他們毫不相干的三眼族的人,就算壞又能壞到哪去?”

“說到這個我也要跟你提前說明白,鬼面狐一族不會爲了你認識的那幾個人類就去跟金獅子作對,這點你可要記清楚。”現任母親聞言提醒道。

“……我記住了。”梅蒂聞言頓時有種小心思被看破的感覺,略帶尷尬的點頭說道。 雞窩裏鑽進一隻黃鼠狼,那雞窩裏的雞肯定會炸窩。而當鬼面狐一族裏突然出現幾個人類的時候,那引起的轟動雖說沒有雞窩的雞那樣反應激烈,但那場面還是挺壯觀的。反正韓宇等人是隻露了一面就堅決的要跟梅蒂告別了。

後來梅蒂好說歹說,總算是讓韓宇等人打消了立刻離開的念頭,但韓宇等人也不大願意再出去跟珍獸一樣被圍觀了。就躲在勇氣號裏,等到鬼面狐一族的慶典結束以後,就趕緊離開這裏。只是韓宇很顯然是低估了鬼面狐一族的好奇心。越是聰明的生物,那對待新鮮事物的好奇心就越強烈。韓宇這些人類躲了起來,反而引起了鬼面狐更加強烈的好奇心。每天閒暇的時候,勇氣號的附近就會出現鬼面狐在徘徊,希望可以看到韓宇這些人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