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各位的表現是真的很可惜。

朱子仁甚至可以說她們根本就不知道Reaction視頻該怎麼做。

「專業的東西還是要專業的人去做啊,綜藝人們真是辛苦了。不過也可能跟現在的少女時代還沒有完全轟掉有關,目前不能要求她們太高。反正東西是可以用的這就夠了,畢竟她們吐槽隊友也挺狠的。」

「那麼該怎麼處理呢?」

朱子仁捏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按正規《全知干預視角》那樣去做的話受眾會更廣,也能給大眾看到他的專業性;按小團綜來做的話一定能收到很多來自少女時代粉絲們的好評,這能幫助朱子仁更好的吸粉。

「噗~吸粉,哈哈哈哈。」

想到那裏的時候朱子仁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我吸那些飯圈粉幹嘛啊?嫌自己太安寧了?!」

動工動工!

有之前看過的畫面記在心裏再加上他對這些操作越來越熟練,朱子仁的工程進度迅速向前推進。

五天時間!直到全部完成,中間都沒有任何小插曲…不對,有一個。

金泫雅非吵著要來看貓被朱子仁狠狠地給拒絕了。

這貓可不能輕易看吶,很危險的,不信你問劉仁娜。

劉仁娜則是因為進了劇組這段時間一直聯繫不上,還怪想她的。

把做完的視頻發回給傻帽公司,朱子仁鬆了口氣的同時隱隱約約也有些期待。

「不知道我做的視頻經過傻帽公司的宣傳到底能達到哪個程度?會不會爆炸呢?還是說跟不經運作直接發佈的視頻差不多?這樣傻帽公司豈不是很丟臉?」

「不管了,先休息吧。這幾天可給我累慘了。」

「不對!」

朱子仁猛然睜大了眼睛,他大概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眼神中甚至出現了些許驚恐。

「我還得去學做炸雞!」

「我還得搞定新視頻的一系列提前準備。」

「說不定我還要接別的《全知干預視角》的單子!」

「我滴天吶,我怎麼這麼命苦呀!」

……因為下雨的緣故,晚飯在一個空樓房的屋檐下做的。

下午都沒怎麼幹活,做的東西也相應少了,放幾片鹹魚,加上竹筍,即使是這,阿夏和趙華也沒有嫌棄的意思,吃得乾乾淨淨,連湯都不剩。

雨一直在下,由開始的暴雨稍微減弱,依然是大雨,門前的水聚起來朝著鎮子外流去。

趙華編好了一個

《黎明之劫》第30章:還有一個 眼前的顧玖已不再是從前的模樣,他的樣子變得甚至比顧西樓初見他時還要兇狠了幾分。

「師傅,你騙得我好苦。」顧玖朝顧西樓走去,「你抹去我的記憶,騙了我這麼久,將我像個小丑一樣的戲耍。是否也該補償徒兒些什麼?」

顧西樓沒有言語,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來的會是他。

「師傅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顧玖道。

「那就請師傅和我們走一趟吧。」

……

顧玖的眼神裡帶著狠厲,已經不再是之前的模樣,顯然已經恢復了記憶。他如今又重新為瞿長夜做事,想必他的記憶也已經恢復了。瞿長夜可真是無孔不入,她都已經將顧玖藏起來了,他竟還是找到了他。

原本她並不打算理會游召的,如今也只能為了顧玖跟著一起走。

他們帶她來的這也算是一個老地方了——明諦山。

她和瞿長夜再次相見的時候就是在這裡,如今故地重遊,或許他們也終將會在這裡了結。

「刺蝟呢?」顧西樓問顧玖。

「你說那個噁心的傢伙,我清醒后就把他給扔了。」

「你說什麼?」

顧玖做出一幅假意安慰的模樣,語調里卻儘是戲謔。

「不過是一個無用的畜生而已,師傅何必動怒,我能照顧他那麼久已是他的福分。況且,他能化形成男身!師傅」他半是陰翳半是玩笑道「我可不能老是把一個男人抱在懷裡。太噁心了……」

顧西樓的臉色變幻了下,那刺蝟的心事被他知道了?

游召他們不知什麼時候給她在此處山洞準備了房間,如今房間里只有顧西樓和顧玖兩人。

洞里不比外面,裡面的空氣並不甚流通,光亮也需得藉助燈火。在這燈火的映襯下顧西樓的臉色越來越黑,空氣也越來越沉悶。

顧玖瞧出了顧西樓的不悅,他也不想再繼續多談。

「那師傅就先休息吧,我也不打擾了。」說著顧玖就退了出去。

房間只剩下顧西樓一個人後,她便開始分析起現在的情形來。

瞿長夜的野心依然不改,如今他還按兵不動,沒有大打出手只是因為他那把搶受到了侵蝕,他為此幾次三番的尋找天地孕育的寶物,如今又專門找人來把她引走,極有可能是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仙魔兩界的大動亂很可能再次爆發。

這明諦山與外界隔絕,往好了看外界的動亂傷不到裡面來,但若是往別處想,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怎麼看也怎麼像一個籠子,而當籠子的門鎖好后裡面的人會輕易出不去,瞿長夜想困住他。

他真是好打算,知道她不會棄顧玖不管,就專門去喚醒了顧玖用他來威脅自己來到這來。

為何不會放棄顧玖呢,顧西樓此念也不過是為了報未宋當年的恩情罷了。當初她於絕望之中是被傀儡師所救,那個傀儡師臨走時希望「吾道長留且康」,所以他的這個希望她便想幫他留住。顧玖在傀儡術一道上確實掌握得不錯,若是他真的能改邪歸正繼續發揚傀儡術,也算是全了未宋的心愿了。

顧西樓枯坐了很久,想了很多事情。當四周暗下來的時候,就連過去的那些回憶都開始不可抑制的從她的腦袋裡跑出來了。那些記憶里或快樂,或悲傷,或平靜,或瘋狂的東西撕扯著她,讓她最後還是無法忍受在那處坐著。

她現在要對瞿長夜靜觀其變,可那個時刻到底什麼時候來呢?

顧西樓從洞中走了出去,洞外圍了一圈的魔兵。

哪裡像什麼保護,分明像極了圈禁。

「殿下不再休息下嗎?」顧西樓一出來游召就立刻叫住顧西樓。

「我四處走走,你們尋的地方太悶了。」

顧西樓並不看游召,直接忽略掉一旁的魔兵,隨意選了個方向往前走。

「殿下?」

那些人作勢就要跟過來。

「不要跟著我。」顧西樓喝道,「你們已經找好了我的把柄,我也隨你們來了這裡,難道還能跑了?」

顧西樓對他們說話語氣十分的不善,她無法對他們友善起來。

「我提醒你們不要跟過來,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我不會殺了跟過來的人。」

游召帶顧西樓來這也是早就考慮好了顧西樓的想法的,她會為了顧玖過來這裡,那麼他們只要保證顧玖還在,也就不用擔心顧西樓會走掉。

這位昔日的公主太重感情。

顧西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游召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凡事過猶不及。他不能做得太過分了。

「那殿下在山中行走時請務必小心,照看好自己。」

顧西樓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腳下的步子就沒有停過,這會游召叮囑她她也依然頭也不回,客套話也沒興趣說。

她已是生生死死許多次的人,有什麼危險是她會怕的。

她其實倒還希望真的能有什麼危險,足夠強大到將她帶走,也讓她徹底擺脫這無止境的縹緲與苦痛。

在山中胡亂的走著,顧西樓以前只匆匆看過一眼這裡的地圖,如今隔的時間有些久,她已不太記得地圖的模樣,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去了。

顧西樓走到一座山前,腳下是茂盛的草地,綠油油的,都是青草的味道。草地里有一道鵝卵石鋪就的小路,不太寬,也並不太窄,能容納兩個人並排而行。小路的盡頭就連接著這一處比較高大的山。雖然比較高大,但山上光禿禿的,除了泥土和石頭外再沒有別的東西。

顧西樓看著這光禿禿的山竟忽然生出了一種凄涼感,它上面太荒涼了,除了石頭外再無一出生機,就連山腳茂盛的綠草到了它那也是戛然而止。

小路到達山底的時候咔的戛然而止,就像一幅美麗的畫突然就在中間被人一道劃成兩半,只那一半的美麗東西留在了人間。

顧西樓踏上了那條小道,草地中唯一的小道行走在上面總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就像一樣的紅塵踏著不一樣的人生。

顧西樓走上小道才注意到,小道周圍的植物竟和其他的草並不相同,他們被掩蓋在高高的雜草之中。

想必將那些雜草好好修剪后,就能看到這些植物的本來樣貌了。顧西樓想到這裡,手中便也出手這樣做了。雜草忽的被剪成了矮矮的一片,而那些在小道周圍的植物也露出了它的真容。

細長的***立的莖,泛著淡黃色的葉脈……

是她未曾見過的植物,像是未知的古老生命。

這明諦山果然不愧是修仙界普遍承認的古老之地,不僅地勢特殊,靈寶強盛,還有著世人不解的秘密。

此處如此光景,看來也有些蹊蹺。

。 「姚窕,我希望是你贏!」公主當着六號選手的面這樣說道。

六號選手的叉子突然掉到地上,然後姚窕幫她撿起來。

六號選手的動靜讓氣氛冷了下來。

她自己也感到慌亂,但是公主並沒有解釋的意思:「等你跟我哥結婚,你就會知道,我哥的脾氣雖然是火爆了一點,但是有時間,就是個小哭包,他很多時候都孩子氣,希望你多包容他哦,他也會把最好的都給你的。就像我對勇士一樣。」

公主一臉溫和的看着姚窕說道,隨後將火熱的視線對準金唯的臉,但是得到的確是假裝溫暖的回應。

六號選手低着頭,像是若有所思。

姚窕已經看出來了六號心中的不平衡,公主這樣說,的確是欠考慮了,還是應該顧忌一下他人的感受。

更何況,姚窕看着之前嘰嘰喳喳的九號選手,還有八號選手,現在已經開始紛紛仇視着自己。

姚窕緊急回復著公主:「謝謝公主,不過明天比賽,說不定是六號做了您的嫂嫂,八號還有九號也非常有可能,大家都非常的有實力。」

「不。」公主斬釘截鐵的說道:「我認為是你,而且,哥哥喜歡的就是你,我也喜歡你,只喜歡你,其他人,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姚窕徹底沒有了什麼能再說的了。就這樣被八號,九號的視線洞穿!

回去的路上,六號選手跟姚窕一路沒有說話。

最終姚窕實在是綳不住了:「你不要聽那個公主的話,我感覺她沒有那麼簡單,誰知道她是不是想挑撥離間。」

「你說的對。」六號選手回復著姚窕。

「還是應該好好的準備明天的比賽,不應該想太多。」六號選手說着,但是卻像是根本就不走心的一句話。

第二天,已經開始準備比賽的階段,但是早飯的時候,竟然再次跟公主還有金唯這對新人偶遇……

姚窕抿著唇,實在是不想碰見他們兩個人。於是帶着六號就要抓緊時間換條路走。

誰知道臨時被追上。

這是在一個類似於皇家公園的景點,也是去往餐廳的必經之路——

「姚窕!姚窕!」公主用手在嘴巴旁邊弄著聲音,然後追上了姚窕:「姚窕你是在躲着我嗎?」

「沒有沒有,我沒有。」姚窕趕緊帶着六號選手緊急停下。

「你說,勇士他不願意跟我牽手怎麼辦?我看的出來你們兩個像是余情未了似的,但是既然你們已經決定分開,就應該給別人一個機會呀,為什麼不願意讓我牽手呢?」

姚窕頓時胸腔咳血,這種問題恐怕只要金唯自己知道,吃飯的時候,不是表現的很好嘛?

一副模範丈夫的模樣,私下裏,連手都不讓公主牽的……

“那是挺過分的。”姚窕微笑的看着公主殿下。

然後她看見公主一臉假笑的模樣:「你能不能教教我怎麼把勇士睡到手?」

眼神突然一抹暗。這種事情來問她幹嘛?仗着自己是公主,就這麼理直氣壯的問這種事?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問不出這樣的問題。還是問前女友!

「公主叫我什麼事?」金唯從高高的花叢中出現,然後一臉的煩躁,但是看見姚窕之後一臉的喜氣洋洋:「啊今天天氣真好。」

「你來了!」公主立刻轉過身去攬住金唯的手臂。

完全沒有拒絕的意思,這不是很正常?

姚窕瞥了一眼之後,攬住了六號的手臂然後帶着她去餐廳。

「姚窕!」公主上來抓住她:「咱們一起吃飯啊。」

姚窕的手臂被攥著,然後沉重的耷拉着眼皮,吃飯都不放過別人,也真是醉了,難道就不能讓別人喘息片刻?

於是就這樣,四個人又聚集在了同一家餐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