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心源就懸浮在兩人的中間,殷紅如血,快速轉動,釋放著永恆不朽的氣息。

「以本源精血祭獻給朱雀心源,嘗試著讓它接受你。」朱雀女帝睜開清澈漂亮的藍色雙瞳,突然開口道。

許小蘭聞言割開了自己的手腕,讓本源精血流向朱雀心源。

鮮血彷彿一條細小的水流,融入赤色的珠子之中。

珠子隨即發出妖異的紅芒,不停閃爍著,色澤也變得愈發的純凈。

許小蘭悶哼一聲,臉上變得有些蒼白起來,就連氣息也變得孱弱了一些,這時候,她手腕的傷口沒有癒合,體內的本源精血,仍被不停吸取著……

安林微微看到這一幕,微微皺眉,有些心疼了:「吸收本源精血,不是幾滴就可以了嗎?怎麼要吸收那麼多?」

似乎是為了打消安林的顧慮,朱雀女帝神情專註,卻快速解釋道:「煉化朱雀心源,本來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過程,需要用本源精血餵飽朱雀心源,讓朱雀心源擁有了煉化者大部分的氣息,這樣才能形成雙方不分彼此的契合度,因此所需要的精血,會非常的多!」

安林聽到這話,緊張沒有停止,他看著許小蘭,發現對方的狀態很不好,而且本能地有些害怕,有些退縮了。

「小蘭,你沒事吧?還撐得住不?」安林急聲問道。

許小蘭眉頭緊鎖,俏麗的臉蛋愈發的蒼白:「我……我還可以……」

安林心中擔憂,聖位什麼的都是其次,許小蘭的安危最重要,一念及此,他的雙瞳漸漸變得雪白。

神鑒術!

安林看向許小蘭的狀態,發現許小蘭的狀態很古怪,不僅僅是本源精血不停離體,就連身上的某股氣息,也都跟著離體,融入朱雀心源之中。

從許小蘭身體流失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用神鑒術看不出來。

安林又將目光轉向朱雀女帝,發現朱雀女帝的身上被一層薄膜籠罩,完全讓人蔘不透。

呵呵……參不透?

不好意思,現在關乎到許小蘭的生命安全,無論是什麼,我安林都會將它看得明明白白!!

安林不敢冒然打斷聖位交接,但這並不代表,他就要接受這種一無所知的狀態,他必須搞清楚許小蘭真實的狀態。

安林的雙瞳變得清澈透明,倒映著天地萬物,同時湧現無數信息在他眼前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出現,一切的奧秘都被雙眼看透。

神衍術!!

安林的神魂之力被快速消耗著。

他也終於看透了許小蘭此刻的狀態,也看到了朱雀女帝身上的狀態。

他先是愕然,彷彿難以相信此刻發生的一切。

但下一瞬,他立即勃然大怒起來!

轟隆!!

無窮的怒火,彷彿要衝破整個天地。

安林的聲音更是衝破雲霄:「小蘭!快停下!!」 安林用神衍術看到了,許小蘭流失的不僅僅是本源精血,還有她冥冥之中的氣運以及命魂!!

至於朱雀女帝,她與朱雀心源的聯繫依舊十分的緊密,根本就沒有切斷剝離朱雀心源的意思。許小蘭的精血就算釋放得再多,也不可能煉化朱雀心源。

這個時候,朱雀心源正以一種極其隱秘的方式,吸收許小蘭的本源精血,氣運,以及命魂,然後在反哺在朱雀女帝身上。

這哪裡是在繼承聖位,這是在要許小蘭的命啊!!

安林的一聲大吼,驚到了正在進行聖位交接的兩人。

「安林?」許小蘭神色一怔,不明白為何安林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喊她停下,但她還是無條件地相信了安林的話,停止了本源精血的灌輸,並且遠離朱雀心源的範圍。

朱雀女帝見狀臉色大變,大聲道:「你瘋了?千萬別停止!你這樣做,會讓我們兩人都遭受朱雀心源的反噬,嚴重會形神俱滅!!」

許小蘭不管不顧,身子快速朝後方掠開。

她從安林的表情中讀出了很多東西,這個聖位交接儀式,很有可能不是她想象的那個樣子!

果然,許小蘭一遠離朱雀心源,心頭某種不舒服的感覺就消散了許多,連帶著那種極度虛弱和痛苦的感覺,也開始減輕。

「噗……!!」朱雀女帝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嗯,的確會受到反噬,但好像只有朱雀女帝受到了反噬……

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真正掌控朱雀心源以及整個神秘儀式的,依舊是朱雀女帝,這樣儀式中斷,她才會受到最強烈的反噬。

如果真是許小蘭在煉化朱雀心源,許小蘭不可能完好無損,這更像是許小蘭離開了對方的刀口。

「朱雀女帝,好手段啊……竟敢吸收小蘭的本源精血,吸收她的氣運和命魂……」安林處於前所未有的憤怒階段,恐怖的氣息朝四周狂卷,一股不亞於創世級別的氣勢,開始籠罩天地。

朱雀女帝面露驚色,似乎沒料到對方竟然能夠看透她的秘法。

但很快,她就面露狠決之色,單手對著逃離的許小蘭虛空一握。

咔嚓!!

暗紅色的能量從四面八方出現,將許小蘭禁錮在了虛空之中。

這是屬於朱雀的至高源力,對許小蘭擁有絕對的壓製作用。

「她的命,本來就是我給的,我現在拿回屬於我的一切有什麼不對?!」朱雀女帝笑容陰冷,身形快速掠向許小蘭,身前的朱雀心源再次爆發刺眼的光芒,勾動著前方女子體內的血脈。

「啊……!!」許小蘭痛呼一聲,手腕傷口處再次飆射出鮮血。

朱雀心源貪婪吸扯著許小蘭的血液,這一次是明目張胆地吸取了,速度極快,不單單吞**血,還瘋狂吸收著她的氣運,她的神魂,她的生命,並且開始剝離她的血脈。

「找死!!!」

一聲怒喝宛如天神震怒。

安林瞬間動用了五行戰體,金色輪盤瘋狂催動能量,撕裂虛空,瞬息衝到了朱雀女帝的身旁,一拳落下!!

朱雀女帝伸出素手,輕飄飄地擋在安林拳頭進擊的方向,神情高冷淡漠:「真以為制服了朱雀六子,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你根本就不明白何為真正的力……」

「嘭咔!」

骨頭蹦碎的聲音響起。

朱雀女帝睜大了眼睛,看到自己的手掌已經被錘得扭曲爆裂。

轟隆!!

拳勁爆裂間。

朱雀法壇被拳頭餘波震得四分五裂。

朱雀女帝的身子,更是被直接轟飛了幾萬米。

「小蘭,你沒事吧?」 重生之任意幸福 安林收拳看向許小蘭。

許小蘭趁著朱雀女帝被創的瞬間,快速掙脫了束縛,化作一道雷光拉遠跟朱雀心源的距離。

朱雀心源的力量,對她體內的力量擁有絕對的壓制力,彷彿是低等級的存在面對高一個層次的存在,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一世寵溺:雙面首席清純妻 「我沒事,安林你小心!」許小蘭倒退間臉色蒼白至極,但仍是大聲喊道,同時她的雙手結印,釋放出足可毀滅神道的億萬聖火箭矢,朝遠處的朱雀女帝激射。

「你的一切都是我給的,你用的一切都是我的力量……你拿什麼跟我斗?」朱雀女帝身形止住,被錘爛的手已經復原,藍色雙瞳對著射來的聖火箭矢狠狠一瞪,漫天箭矢頓時被瞪得連形態都無法保持,原地爆開成一團團的火焰。

真正的朱雀,能完美壓制朱雀血脈擁有者!

哧啦!!

就在朱雀女帝應付許小蘭的一瞬間,巨大的撕裂聲響起。

朱雀女帝驚恐地發現,遠處漂浮著的朱雀心源,竟然被安林趁機用勝邪劍斬成了兩半!!

濃郁的暗紅色朱雀之力,宛如洪水般朝四周擴散。

「不!!!」朱雀女帝再次失態,「這怎麼可能,朱雀心源是由至高朱雀法則凝聚的本源唯一之物,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被斬斷!?」

安林笑了,至高朱雀法則?不好意思,他的勝邪劍本來就擁有斬斷規則的力量,配合道劍使用,難道會斬不裂不受保護的朱雀心源?

朱雀女帝立即使出所有的力量召回朱雀心源,遭到朱雀心源破裂反噬的她,再次受到了重創,身子出現一道道血痕,不停流著鮮血。

安林和許小蘭哪裡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現在已經徹底撕破臉皮,唯一能做的就是弄死對方,同時撲向不遠處的朱雀女帝。

朱雀女帝將重新粘好的朱雀心源吞入腹中,再次融為一體,氣勢轟然暴漲,一個龐大又偉岸的鳳凰虛影,出現在她的身後,聖潔高貴的氣息彷彿要將整個蒼穹都踩在腳下,睥睨無雙,俯瞰眾生。

許小蘭還未出劍,就感受到了一股讓她幾乎窒息的威勢。她明明在朱雀一道已經登峰造極,但朱雀女帝施放的威壓,還是把她體內的血脈力量鎮壓得死死的。

「跪下!」朱雀女帝看向許小蘭,清喝一聲。

許小蘭感覺面前有至高無上的神靈出現,要她臣服,而她的血脈已經不由自主地朝對方臣服,同時雙腿開始不停使喚,就要跪下。

「你先跪!!」安林雙瞳變成純金之色,無上神威轟擊在朱雀女帝上。這是超神威之術,能釋放瞬間讓朱雀六子同時趴下的神威。

朱雀女帝不愧是最高傲最強大的存在,即使被超神威之術轟中,也僅僅是雙腿發軟,依舊能夠保持站立。

但一雙大手已經按在了她的雙肩上,狠狠往下一壓!!

轟隆!!

朱雀女帝跪下了!

在許小蘭雙膝落地的前一瞬跪下了!

然後,許小蘭的雙膝才落地,徹底跪在地上。

兩個女子就這樣互相跪著。

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之中。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許小蘭是愕然居多,然後還有一些暖心的感動。

她沒有想到,安林為了照顧她的尊嚴,竟然會做出讓朱雀女帝先下跪這等驚天動地的事情。

朱雀女帝經過短暫大腦空白后,渾身都在顫抖著。

她跪過別人嗎?朱雀六子合道巔峰,創世之下最強者,看見朱雀女帝就跟舔狗一樣,還有誰能讓她跪?

是的,身為星域最強的四聖之一,擁有永恆唯一聖位的她,全世界最聖潔,最驕傲,最高貴的她,怎麼可能會跪別人?

但是,現在她卻對著一個雜血人類跪下了……

這對朱雀女帝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創傷,這點連安林都不知道。

「噗……」朱雀女帝氣急攻心,吐出一口鮮血,渾身上下的血痕裂開,血液像不要錢般飆濺出來,每一滴鮮血的價值都堪比神物。

她的道心已經出現明顯的裂痕。

驕傲至極的朱雀女帝,竟然向別人下跪,這打擊不亞於殺了她一次。

「我要你死!!」朱雀女帝怒吼一聲,渾身白金色火焰轟然爆開,帶著焚滅萬物之威,狂湧向身後的安林。

「在我面前玩火?」安林身形急退,頭上赤色神環突然出現,帶著絕對的法則力量,籠罩了襲來的火焰。

狂涌的白金色聖火,彷彿受到了絕對指令,停滯在虛空。

朱雀女帝嬌軀輕顫,眼前似有凈化一切的火焰生滅。

「我……朱雀……才是執掌火焰的至高!!」她突然爆發出人類不能發出的尖嘯聲,空靈縹緲,超脫一方世界。

安林突然感覺到自己能夠執掌一切的火焰的感覺,突然間消失了,多了一個極其超脫的存在,在跟他強奪著掌控權,那個存在,同樣擁有極其本源的至高權柄。

一雙艷麗無雙的羽翼,從朱雀女帝的身後展開。

她赤裸著雙足,走向安林,步步生蓮,每一朵蓮花竟然都擁有一個世界生滅的力量。它們像火焰一樣怒放著,釋放著極其驚世的威能。

「吾生於宇宙混沌,永世不滅,司長天地之火,號令億萬之羽……就算天崩地滅,吾亦能庇佑南界,讓聖威永存……你拿什麼跟我爭?!」

朱雀女帝的額頭浮現朱雀模樣的聖痕,對著安林虛空一握,被安林控制的聖火,再次動了起來,繼續咆哮著撲向安林!

這是安林第一次動用屬性權柄力量,結果失去了控制權。

他臉色大變,抽出勝邪劍就是一斬。

聖火被劈成了兩半,然後又迅速融合在一起,威能沒有絲毫減弱,繼續帶著焚滅一切的聖威,朝安林撲去。

這火焰不僅蘊含朱雀源力,還蘊含了聖位的永恆不滅的特性!

安林第一次感到了棘手,明明自己是火天神,是執掌火之一道的至高,卻對眼前的火焰完全束手無策。

「死吧!」朱雀女帝對於安林的恨意,讓她的面容都變得微微有些扭曲,雙掌一拍,不滅聖火從四面八方包圍了安林,轟然爆開。

轟隆!!

大地震蕩,白色火團宛如不停膨脹的大日,吞滅了周圍的一切。

什麼耐高溫植物,實力強大的炎獸,以及火焰地形,都在這一擊下灰飛煙滅,無一倖存。

然而,在聖火大日的中心,突然有風雪為刀,狠狠撕開了一個通道。

萬象權柄!

一念掌萬千氣象。

既然無法控制火焰,那他就用其他力量跟朱雀女帝拼,反正除了一個火之權柄,安林還有六個其他權柄力量可以用。

風雪開路。

安林身化金虛雷霆,以極為恐怖的速度逼近朱雀女帝,同時拳頭蘊含澎湃無盡的五行之力,一拳朝朱雀女帝的臉上轟去。

權柄雷電的速度,神體大成的力量,兩者疊加起來引動的威能,足以超越尋常創世神靈的攻擊威能!

「竟然能夠破開我的聖火?」朱雀女帝面露狠色,白皙的拳頭彷彿沒有任何威勢一樣平平擊出,頓時天地一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