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惠去處理了,之前進入會場的時候我就一股噁心的感覺,果然,是魔方陣的原因啊……」

五條悟聽到讓伏黑惠去處理了,五條悟的表情也變得輕鬆:

「所以惠沒有和你一起來啊。」

不遠處的幾人隱隱聽到了個人名,惠?是伏黑惠么?

確實,剛剛朽葉茶茶出現的時候,那個少年並沒有出現,但是讓他去解決魔方陣的話,那麼是朽葉茶茶失策了。

「現在讓我們走,你們還來得及去救那名少年,伏黑惠。」

「什麼意思?」

「魔方陣的四個魔方石上都有妖混鎮守,其中一名妖混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光是一個剛剛接觸咒術的小鬼,怎麼可能打得過。」

即使是簡單的一句話,但是裡面的信息卻可以解讀出很多。

咒術界的黑市出現了魔方陣和妖混,高層和里會聯手了。

稱惠是個剛剛接觸咒術的小鬼,所以,他們一直在監視惠么?

「……不要小看惠啊……」

茶茶這次再次用施術的手指對準幾人。

「放棄吧,朽葉茶茶,魔方石的力量,你是最清楚的,不可能……」

「結!!!」

「叮!」

這一次,完整形成的結界發出清脆的響聲,雖然還有些不穩定的樣子,但是朽葉茶茶的結界確確實實的形成了。

「怎麼可能!!!」

有魔方石鎮壓的魔方陣是完全可以削弱結界師的存在,除非破壞魔方石,但是現在的魔方石的四個妖混鎮守著魔方石,朽葉茶茶無論如何都不該能使用結界術了,為什麼,她可以用!

「為什麼?」

「因為……」

朽葉茶茶又使用了一次結界術,這一次朽葉茶茶確定了:

「啊,惠應該和妖混們對上了吧。」

她能使用結界術了,那麼說明,魔方陣的四個角已經不完整了,伏黑惠毀掉了其中一個了。

『唔,看來,那招挺好用的。』

朽葉茶茶拜託伏黑惠一個人去解決魔方陣,如果解決不掉的話,朽葉茶茶想了想,應該沒被發現吧,她在伏黑惠身上做了一些手腳……

※※※※※※※※※※※※※※※※※※※※

啊,這篇文寫的很糟糕嘛,評論好少啊QAQ

以及我發現,我大概更擅長寫日常,但是咒術有什麼日常啊!豈可修!

我一定是lsp,非常自然的寫出了,茶茶習慣了五條悟的身體【咳咳咳】

但是不得不說,我之後要打開車庫的一角了

嗚啊,我想要評論,我想要寫下去的動力,否則我要懷疑自己了哇啊 第一百五十六章李馨怡的心思

李馨怡的俏臉突然變得有些蒼白,當聽到雲逸凡要離開大元帝國之時,她的心臟猛地一抽,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目光死死地盯著雲逸凡,她的神情變了又變,卻是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公主殿下,你這是………」

眼看著李馨怡突面色古怪地盯著自己,雲逸凡的臉皮抖了抖,趕忙關切地詢問道。

他沒想到,自己要離開大元帝國的消息,竟然讓李馨怡有這麼大的反應,這一刻,他的心下難免有些疑惑。

「小賊,你………你真的要離開大元帝國?!」

聽到雲逸凡開口,李馨怡神情一震,這才終於緩過神來,咬著下唇詢問道。

雲逸凡點了點頭:「不瞞公主殿下,我已經在雲頂商會預定了船票,十天之後就要隨雲頂商會的雲船前往天命宗了,原本,我是打算要離開之時再跟公主殿下辭行的,不過既然今日說到這兒了,我也就沒什麼可隱瞞的了。」

他早就想過,等到離開之前,肯定是要跟李馨怡說一聲的,畢竟,來到大都城之後,他認識的朋友本就沒幾個,而李馨怡,肯定算是他的朋友的。

李馨怡身軀一顫:「你……大元帝國難道不好么?幹嘛非要去天命宗啊?你可知道天命宗是什麼地方?你一個孤家寡人去了天命宗,不被那些人欺負死才怪呢!」

她對天命宗還是有所了解的,那可是整個天命域最強大、最神聖的宗門,其中天才無數,高手遍地,到了那裡,隨便站出來一個人,都能把他們這些所謂的權貴給踩死,至於雲逸凡這樣的孤家寡人,去了那裡豈不是自尋死路?

雲逸凡扯了扯嘴角:「公主殿下言重了,我去天命宗是去潛心修鍊強大的武學的,又不是去惹是生非的,怎麼會有人無緣無故地欺辱我呢?」

在他心裡,天命宗雖然會有很激烈的競爭,但只要他時刻保持低調,不去惹是生非,想來應該能夠過得比較安穩。

再者說,他對自己的實力和天賦比較有信心,如果真的有人主動招惹他的話,他還是有著一定的自保之力的。

「你……你這樣的想法簡直太天真了!」

聽到雲逸凡之言,李馨怡面色一急,繼續道,「小賊,天命宗真的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我勸你還是趁早放棄加入天命宗的念頭,這樣好了,我去跟師尊說,讓你改投師尊門下,讓師尊把他的煉丹技藝傳授於你,你就乖乖地呆在大元帝國好不好?」

「這………」聞言,雲逸凡的眼皮抖了抖,隨後苦笑著搖了搖頭,「公主殿下的好意,我真的心領了,只是,加入天命宗乃是我現階段最大的心愿,無論如何,我都要去那裡試一試,我希望公主殿下能夠全力支持我的決定。」

「你………」

聽到雲逸凡之言,李馨怡氣得面色漲紅,眼神里幾乎要噴出火來,她沒想到,自己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雲逸凡竟然還是『執迷不悟』!

她真的不希望雲逸凡有事,想當初在丹盟初次相見,雲逸凡狠揍了她的屁股,那時的她真的恨不得把雲逸凡生吞活剝了。

可後來,在得知雲逸凡竟然救了自己皇叔的性命之後,她對雲逸凡已經絲毫恨不起來,反倒是充滿了感激,也無形中多了一絲好感,那時再去回想初次相見的場景,反倒給她一種特殊的感覺。

再後來,她跟雲逸凡進了落霞山,那一次,雲逸凡為了救她,居然不顧個人的生死,隻身引開了靈力境的妖獸,那一刻,雲逸凡在她心中的形象,簡直高過任何人,也正是那一刻,雲逸凡的身影徹底刻入了她的腦海,讓她一輩子都沒辦法忘記!

她不知道自己對雲逸凡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情,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她希望自己能夠時刻都能跟雲逸凡見面,也希望雲逸凡一輩子都平平安安的!

此刻聽到雲逸凡要去天命宗,她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從未有過的慌張,她既怕再也見不到雲逸凡,又怕雲逸凡在天命宗出事,總之,她就是不希望雲逸凡離開。

雲逸凡並不知道李馨怡想了這麼多,眼看著對方如此憤怒地瞪著自己,他這時不禁露出一絲討好的笑容。

「公主殿下,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的安危,不過公主殿下放心,我這個人做事還算有分寸,就算到了天命宗,我也一定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等我在天命宗安頓好,屆時還可以抽空回來看你,雲頂商會的雲船,還是很方便的。」

他能夠感受到,李馨怡明顯是真的在擔心他,這讓他不禁十分的感動。

在他想來,雖然他的確救過對方的性命,不過他也沒少給皇室添亂,甚至還廢掉了對方的一位兄長,如此情況之下,對方還能這般關心他,要說不感動肯定是假的。

「你這傢伙,你讓我說些什麼好啊?」

聽到雲逸凡之言,李馨怡的面色變了又變,隨後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她知道,雲逸凡既然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那麼不管她說什麼,恐怕都很難改變雲逸凡的心思了。

「既然你執意要去天命宗,那不如這樣好了,我去問問師尊有沒有天命宗的朋友,若是有的話,還能讓其照顧你一下。」

她的師父好歹也是一個煉丹宗師,要說認識天命宗之人,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有的話,屆時對雲逸凡照拂一二,她還能多少安心一些。

雲逸凡搖了搖頭:「公主殿下就不要為我費心了,我的事情,就讓我自己來解決,我總不能讓人照顧一輩子吧?」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公主殿下如果真想幫我,那就跟我說說哪裡能買到丹爐,這才是我眼下最需要得到幫助的地方。」

見到李馨怡還要多說,雲逸凡擺了擺手,直接將對方打斷,一臉堅定地道。

「哎,罷了罷了,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做,我不說了便是。」

長長地嘆息一聲,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已經沒用,為今之計,她只能像是雲逸凡所說的那樣,全力支持對方的決定,而不是給對方拖後腿!

「你想要購買丹爐的話,怕是只能去雲頂商會問問了,其它小商會,肯定是沒有丹爐出售的,對了,你要是能夠達到煉丹大師的級別的話,倒是可以跟丹盟申請一架低級丹爐,對於煉丹大師,丹盟一直都是免費發放低級丹爐的。」

丹爐這東西並不是什麼人都能賣的,整個天命域,按道理來說只有丹盟所轄的八荒商會才有資格出售丹爐,就算是雲頂商會,也只能是偷著賣,絕對不敢大張旗鼓。

「雲頂商會?他們有丹爐賣?」

聽到李馨怡之言,雲逸凡眼神一亮,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把雲頂商會給忘了,雲頂商會那麼大,說不定真的會有丹爐出售呢!

。「是嗎?」賈敬反問一聲,淡然的臉色漸漸嚴肅起來。

就在這一刻,賈蓉甚至感覺到昏暗凈室里的溫度都降了幾分,他看這賈敬的眼睛。那是一種如鷹眼般犀利的眼神,鋒利、尖銳,像是一柄刀。

他只聽着賈敬略帶沙啞的聲音傳來。

「這不挺好的嗎?」

賈蓉微眯着眼睛,迎上這銳利的

《紅樓蓉大爺》第246章:得多吃補品? 皎月韶華,繁星璀璨。

微風清徐,古樹殘影搖曳,天地徹底陷入死寂之中。

拂曉時分。

隋陽軍營內。

沈光,玉真子已將亡靈真靈丹,亡靈鎧甲全部發放結束,三十萬大軍無一例外。

一時間。

軍營內,陷入突破狂潮之中,天地真氣都在不斷向軍營匯聚而來。

從拂曉直至正午時分,三十萬亡靈鐵軍盡數突破,他們改頭換面,身披玄鐵幽靈鎧,頭盔之下,只露出攝人心魂的雙目。

楊廣自大帳內走出,風采飛揚,氣貫長虹,背後緊隨蕭媚娘,她俏臉紅暈,雙目含春,顯然一夜風流,讓她如神如仙,直到此刻依舊神魂顛倒。

「稟陛下,三十萬亡靈鐵軍已集結完畢,隨時可收復泰興城池!」

「高熲,慕容霸,鄧羌,張蚝,達奚長儒聽令,命爾等四人帶領三十萬亡靈鐵軍,即刻出發,攻打泰興城。」

「記住,城池是朕的,楚國戰將的首級亦是朕的,全部屠戮,一個不留!」

一聲令下。

殺氣滔天。

高熲四將領命離開,四路大軍快速集結,楊廣側目向一旁張須陀看去,細長的眸子里浮現滿意之色。

「張將軍果然沒讓朕失望,噬天鎧已和將軍合為一體,現在將軍已刀槍不入,萬軍叢中可取敵將首級。」

「楊素拂曉帶領十萬幽冥鬼卒前來,眼下他們全部由你調遣,至於前往哪裡,都在這封詔令內。」

「朕要親自前往泰興城,看著楚將一個個死於馬下!」

楊廣抬手將一封詔令遞給張須陀,起身躍上一匹戰豹後背上,一人一騎,絕塵而去。

蕭媚娘,楊素,沈光,玉真子緊隨其後,隋陽軍營內只剩張須陀一人,打開楊廣留下的詔令,凝神而視,瞳眸大睜,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少時。

張須陀將詔令收入衣袖,大步流星上前,飛身躍上馬背,聲如巨雷,回蕩虛空。

「出發!」

沒有人知道張須陀帶領十萬幽冥鬼卒前往那裡,他們好似來自地獄,萬丈煙塵直衝雲霄,不到一炷香時間,十萬幽冥鬼卒消失在荒野盡頭。

…………..

三個時辰后。

泰興城內,張良,白起,李靖等人接到斥候消息,得知三十萬隋陽敵軍到來,馬上將兵臨城下。

「你說隋陽大軍改頭換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稟軍師,一夜之間,隋陽敵軍裝備和氣息完全改變,他們殺氣滔滔,氣貫長虹,和昨日敵軍雲泥有別。」

「裝備和氣息改變,昨日突兀撤軍,果然另有玄機!」

話音落。

張良同諸將一起離開將軍府,縱馬前來城池之巔,想要一探究竟,看看隋陽敵軍到底有何變化。

諸將皆知今日,泰興城下必是一場惡戰!,三十萬隋陽敵軍捲土重來,他們豈會善罷甘休,顯然是有備而來。

少時。

泰興城上,張良,白起,李靖等人到來,負責鎮守城池的姜松,狄青見禮之後,眾人視線全部向城外眺望看去。

煙塵滾滾,戰馬嘶鳴。

獵獵旌旗作響,隋陽大軍黑甲遮身,氣焰震天,似一股黑潮奔涌而來。

「這是………….」

張良詫異的說不出話來,一夜之間,三十萬隋陽敵兵脫胎換骨,宛若重生而至,死亡之氣恐怖如斯,整支軍團似惡魔降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