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揮手,李修布下一個小結界,足以防止他人進入。

楚長念冷著臉正欲上前,安常無聲制止。

【沒事。】

那是個口型,楚長念看懂了。

結界內。

安常朗聲道,「我剛剛那般無禮,也未見李小將軍動怒,看來李小將軍也不是個心胸狹隘之人。」

「若輪起身份,尤小公子可比我金貴……」

李修沒說話,看她時終於帶了幾分認真。

「你明明清楚,尤吾推你乃是意外,甚至可能是有人在其中佈局。」

李修沉默了兩秒,隨即冷嘲熱諷道,「這位公子莫不是犯了癔症了,說的話也奇怪。」

安常輕笑,「李小將軍不也是個瘋子?為了什麼,不惜去得罪東蒼國大將軍?世人可都清楚尤大將軍愛子如命。」

李修忽然道:「那你又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

明明他是魔宮的人,和東蒼國的尤吾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關係。

因為是朋友嗎?可那樣的情誼真的存在嗎?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我高興。」

應該高興,所以幫人?

……真蠢。

李修看她,「你以為他們會信你說的話?」

他們?

他們是誰?

尤吾,蘇富貴,楚長念?還是那日看熱鬧的那群人?

安常搖頭,「所以我沒說。」

李修幾不可察的鬆了口氣。

楚長念離結界僅一步之遙,只要他願意,下一秒他就可以進去。

……他看着結界內的兩人,目光沉了下去。 唐禾用最快的速度去了Li,只是好巧不巧的碰到路上出車禍在半道上卡了一會兒,超時了幾分鐘。

薛邵一早就聽厲硯南的吩咐在電梯口候著,見到唐禾后一臉為難將她請進了一旁的休息室內。

「唐小姐,我們厲總幾分鐘前進會議室開會去了,還麻煩您在這兒稍等片刻。」

女人挑眉,摘下墨鏡,滿臉透著不耐煩的怨氣。

「不是他叫我來的,居然還放我鴿子。」

「可是唐小姐,我們厲總也說了,他只等您半個小時,這不是,已經超時了。」

薛邵說的極其為難,他也不想耽誤這位姑奶奶的時間,他也知道這位姑奶奶得罪不起。

可是沒辦法,誰叫他只是個傳話的。

那罪魁禍首也是厲總,不是他,別來找他的麻煩就好。

「唐小姐,您先坐會兒,我先出去忙了,有什麼事兒您喊一聲就是了。」

唐禾也並沒有真的想要為難他,畢竟在時間這方面確實是她的錯,她無可辯駁。

等就等,以前又不是沒有等過。

她繞過茶几,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拿出手機繼續刷微博。

經過席晗的花錢找人幫忙后,關於她的消息確實有所收斂,跳出了熱搜榜十名開外。

但是關於她的熱度卻依然不減,她的微博還有店鋪微博底下早已經罵聲一片。

那些自稱是厲硯南老婆的腦殘粉們跟像是被人請來的水軍似得,一個勁兒的刷評論。

放眼看去,大致的內容都是讓她滾出厲硯南的身邊。

不然就是說她連給厲硯南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等等一系列特別難聽的話。

唐禾冷笑一聲。

她不配?

難不成網路上這些噴子們配么?

好歹怎麼說她也是正兒八經唐家大小姐,但凡這些腦殘粉們去好好扒一扒資料都能知道她的家世如何,畢竟這種事情她從沒有想藏著掖著過。

偏這些人不查,就是咬定她是靠男人上位不知廉恥的小三網紅。

唐禾氣。

厲硯南的會議一開就是一上午,中午十二點多,唐禾依舊沒有看見那男人的身影出來。

早上沒吃東西,昨晚又熬了一整個通宵,這會兒胃裡火燒火燎的難受,讓她的臉色看起來都有些蒼白難看。

她起身走到屋外,秘書室里的人都已經到飯點去吃飯了,就連遠處那間會議室里的每位主管面前都發了一份盒飯。

唐禾暗暗握緊了拳頭。

厲硯南,你都記得你的員工要吃飯了,卻偏偏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兒,連杯水都沒給。

你今天叫我來究竟是來給我解決辦法賠不是的,還是把我叫過來羞辱的。

手裡的手機響起鈴聲,她下意識舉起手機掃了一眼,接起放到耳邊。

「唐禾小姐您好,我這裡是豐州市第一醫院,您上周的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了,您的身體出了些問題,醫生交代讓您親自到醫院詳談,並且再做一遍局部身體檢查。請問您現在有空么?」

電話那頭護士的聲音略顯機械化,唐禾握著手機的那隻手默默收緊了幾分。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來。」 叮鈴鈴……

這時,龍天宇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龍天宇當即接通了電話。

「額……找我有什麼事嗎,一條桑?」接起電話,龍天宇略微有些尷尬的問道。

「那個……是你們乾的吧,奧多摩町的爆破事件。」一條桑直截了當的開口問道。

「是的。葛集團的古朗基已經不是憑藉劍技就能夠輕鬆對付的存在了。以後在對付出現的未確認生命體時最好將它們引到偏僻的地方。」

「就連歐米茄流無遺劍也不行嗎?」一條桑皺着眉頭問道,在他看來只要被無遺劍砍中不管是什麼存在都不能擋下才對,除非對方也會歐米茄流無遺劍。

「歐米茄流無遺劍是以極大攻擊極小的招式,理論上可以達到原子級甚至更加細微級別的攻擊,可以說是無物不斬。但是葛集團的古朗基他們的恢復力已經超越了普通生物的程度,就算是腦袋被砍了也不會立刻死亡,除非在一瞬間將他們的肉體大部分消滅又或者毀掉他們的腰帶。但是毀滅腰帶的話……」

龍天宇開口說明。葛集團的古朗基其生命力已經超越常理,基本上只要體內靈石沒事就不會真正死亡,漫畫里被學姐了的螳螂妹在靈石的刺激下依然活動了起來,殺死了研究所的人員。

當然如果有什麼能夠破壞掉它們與靈石鏈接的神經的話,應該也能幹掉他們,就比如神經斷裂彈之類的直接在目標體內產生多重爆破的武器。

「會爆炸……嗎?」一條桑遲疑了一下,開口說出了龍天宇沒有說完的話。

「沒錯。歐米茄流無遺劍會將能量極度凝聚在劍刃上,在斬斷古朗基腰帶時,基博隆靈石很有可能順帶引爆劍刃上的能量。」

「是這樣啊。我會將這些轉告給五代還有對策組的大家的。也許……也是時候讓G1裝甲真正參與戰鬥了。」一條桑如是說道,隨即在和龍天宇道了聲別後便掛掉了電話。

看着電視中報道的奧多摩町荒郊的慘狀,龍天宇顯得有些沉悶。如果每一次與葛集團古朗基戰鬥都會造成這樣的破壞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會將其他人卷進來造成不必要的傷亡,這並不是龍天宇想要看見的。

菲莉斯見此使用遙控器轉換了電視台,她握住龍天宇那已經緊握成拳的右手,開口安慰道:「不要給自己太大的負擔了,天宇。」

「可是……這種破壞規模……」

「其實昨天晚上我就想到解決辦法了,你不用這麼糾結。」對着龍天宇輕笑了一聲,隨即菲莉斯拿出了一個物品。

那是一個紫色與綠色為主的眼魂!

「是嗎……還有這個方法……我倒是傻了,明明還有這東西的存在,咋就沒想起來呢。」看見菲莉斯拿出的物品,龍天宇當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菲莉斯手中的眼魂是假面騎士Ex-aid的傳說騎士眼魂。龍天宇自然同樣擁有EA的力量,而EA系列有一個基礎能力——遊戲領域!

如果是在遊戲領域中的話,不管造成多大的破壞應該都沒關係,因為遊戲領域中造成的破壞一般來說是不會影響現實的。

想通這些,龍天宇心情大好。他大笑着親了一下少女那櫻色的嘴唇,隨即便繼續吃起了早餐。

「真是的,一大早的……」菲莉斯臉頰變得紅潤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的捶了捶龍天宇的胸口。

【最近東京各大發電廠接連發生電力泄露事件,請各位不要輕易接近這些地方,警方以開始着手調查此事……】

「電力泄露?是將軍嗎……」龍天宇稍稍在意了一下新聞內容,隨即便繼續享用起菲莉斯製作的早餐。

……

2000年8月21日,東京,文京區內,POREPORE,09:.

未確認生命體已經三周沒有出現,五代雄介也再次進入了在咖喱店打工的日常生活。

「來嘗一嘗吧,小幸。」一邊哼著小曲兒,五代雄介舀出一勺咖喱,遞給在一旁幫忙的小幸品嘗。

輕輕的嘗了一口,小幸輕笑着說道,「嗯,很好吃哦。」

叮鈴鈴……

「好熱啊……五代麻煩來兩杯冰咖啡。」店門推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兩人十分熟練的坐到椅子上開口說道。

「啊,龍桑和菲莉斯醬,真是你好你好,堂本光!」

【註:日文『你好』(讀音為doumo)與『堂本光』(讀音doumoto)讀音相近。】

一見到老熟人,飾玉三郎老爹便高興的講起了冷笑話。他就坐在龍天宇做的位子的旁邊,桌上則是放着一本筆記本,上門貼滿了空我的剪報。

「是4號、Kuuga還有AgitΩ的剪報啊,老爹對這東西還真上心。」龍天宇輕笑着說道。

「嘿嘿,除了他們三個,現在還加入了白色4號和26號的剪報哦。話說4號和26號好像是一對,然後Kuuga和AgitΩ也是一對啊。」玉三郎老爹看着剪報感慨著。

「嘛……這不是挺好的嗎。」將兩杯冰咖啡遞給龍天宇和菲莉斯,五代和小幸對視了一下不由得笑了出來。

「正因為有『愛』,他們才會是假面騎士。」

「假面騎士,哦對,官方好像給了他們區別於未確認的稱呼了。他們果然是好人啊。

之前他們還展現除了金色的力量,真的好厲害呢。所以我決定下個月為他們出一款新菜品,就叫金閃閃咖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