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錢寶兒好奇的問了一句:「都進來了,幹嘛不好好參觀一下?」

「我剛剛說了,這棟別墅,太小了點,不符合我的心理要求,所以無論樓上裝修的再豪華,我都沒啥興趣。」李凡搖搖頭,說道。

「走,我們出去逛逛吧。」李凡轉過頭,對著林青青說道。

話落,李凡和林青青就出了別墅的門。

「太能裝逼了,我長那麼大,頭一次見這麼能裝逼的。」趙小刀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這可是兩千多萬,四百多平的別墅,李凡竟然還嫌小?!

「嫌棄這嫌棄那的,就跟自己能買得起一樣。」趙小刀有些生氣的說道。

「原本美好的心情,全都被這混蛋給破壞掉了。」

錢寶兒倒是十分的無所謂:「一種米養百種人,這個社會,什麼樣的人沒有啊?我說趙小刀,你的心胸也太狹隘了點吧?他只不過說這棟別墅有點小而已,就把你氣成這樣?」

「一個大男人,你有點心胸行不行啊!」錢寶兒對著趙小刀訓斥道。

「錢寶兒,我才是你未婚夫,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別胳膊肘子往外拐,拐著我說我啊!」

趙小刀終於忍不住了:「他李凡那麼能吹牛,你竟然說他有吸引力?」

「呵呵,吹牛也叫吸引力?就他那種窮鬼,就連省城最普通的房子,都夠嗆買得起吧,他竟然張口就要買一千兩百平的一號別墅。」

「那我豈不是要買飛機大炮,買下整個省城?」趙小刀爆發了,將對李凡的不滿,一下子傾訴而出。

「他是挺愛吹牛的,不過,他吹起牛來,就好像真的一樣。」錢寶兒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腦海里又閃過李凡一本正經『吹牛』的畫面。

說著,便到了二樓。

無論是視野,還是裝修布局,都讓錢寶兒十分滿意。

錢寶兒點了下頭:「就這棟吧。」

「錢大小姐,您的意思是?」婷婷聽到這話,忍不住追問道。

「買了。」錢寶兒深吸一口氣,說道:「鳥語花香,視野遼闊,沒事兒在樓上看看書,喝喝咖啡,真的很不錯。」

「等我下,我給我爸打個電話。」趙小刀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

出門前,趙小刀的父親趙匡說過,選房的時候,最好不要超過一千萬。

現在一下子超出了兩千萬,預算都翻倍了。

趙小刀得給趙匡合計一下,沒有父親趙匡的同意,趙小刀哪有錢買這麼貴的房子?

幾分鐘過去了。

趙小刀臉色有些難堪的回到錢寶兒的跟前:「寶兒,我爸說買房是大事兒,讓我們多看看,如果沒有更中意的,咱們再回來買這套。」

「看房太累了,而且我不喜歡挑來挑去,我回去跟我爸說一聲,這套房子,我們錢家會出一千萬。」

錢寶兒說道:「放心,房產證上,只寫你一個人的名字。」

錢寶兒心知肚明,趙小刀的父親讓多看看,無非是嫌棄這棟別墅的價格太高。

所以,錢寶兒直接承擔了一半的費用。

趙小刀有些驚愕的看著錢寶兒,這錢家,就那麼有錢嗎?

「那我再問問我爸哈。」趙小刀又跑到一旁,給父親趙匡打電話去了。

錢寶兒搖了搖頭,對趙小刀有些失望了。

啥事兒都要問下家裡,一點主見和決定權都沒有,自己以後,真要嫁給這樣一個廢物嗎?

想想,錢寶兒的心情,又一片霧霾。

可惜,錢寶兒的爺爺,錢多多已經默許了這段婚事兒,她也很難違背。

趙小刀回來后,臉上多了幾分喜悅。

「寶兒,我爸同意了。」

趙小刀說道:「一會兒,他會給半山別墅的開發商打電話,讓開發商給我們個折扣。」

錢寶兒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臉上並沒有什麼喜悅的表情。

婷婷倒是在一旁高興壞了,這棟房子,就這麼賣出去了,這麼說來,自己幾十萬的傭金,豈不是就要到手了嗎?

婷婷等人剛出別墅,李凡就對著婷婷問道:「能帶我去一號別墅參觀一下嗎?」

「呵呵,你知道一號別墅多少錢嗎?」

婷婷白了一眼李凡:「一號別墅的房價,可是普通別墅的三倍,每平要十八萬八。」

「一千兩百平,一平十八萬八,總價要兩個多億。」

「這兩個多億的房子,也是你說參觀就參觀的嗎?」婷婷狠狠剜了李凡一眼。

李凡聽完,只是淡淡的奧了一聲,回道:「兩個多億,也不是很貴啊。」

「只不過我的手裡,沒那麼多現金,請問一下,這裡的別墅,能首付嗎?」李凡看著婷婷,再次問道。

「呵呵,兩億多的房子,首付至少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四千多萬。」

「另外,你要貸一個多億,可是要拿出抵押的,你的名下,有什麼產業可以抵押嗎?」婷婷不屑的冷笑。

「有啊,我有一間酒吧,價值二十多億,還有….」李凡剛要說度假村和遊樂城的產業時,突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要是說出來,豈不是把自己身份公布了嗎?

婷婷不禁皺起了眉頭:「我可從來沒聽說過省城有那家酒吧,價值超過了二十多億。」 別說是售樓小姐婷婷,就是趙小刀,也沒聽過那家酒吧價值超過了二十億。

省城又不是京都上海,誰敢花二十億投資一間酒吧啊?

錢寶兒也是不敢相信,她只感覺李凡太能吹了。

「喂,我問你,你是怎麼做到的啊?」錢寶兒噗嗤一笑,忍不住對著李凡問道。

「什麼怎麼做到的?」李凡不明白錢寶兒的意思,便追問道。

「吹牛啊!你吹牛的時候,表情一本正經,要不是你說的話越來越誇張,我都差點相信你了。」錢寶兒笑道。

「因為我沒有吹牛,我說的都是真的。」李凡淡淡的說道。

李凡知道自己說的話,根本沒人會相信。

但哪有怎麼樣?

早晚有一天,他們會知道自己的身份。

到那一天,他們會徹底的傻眼。

「趙公子,錢大小姐,天黑了,我送你們下山吧。」婷婷無視了李凡的請求,對著趙小刀和錢寶兒說道。

路過李凡的時候,婷婷小聲的說了一句:「真是一個神經病。」

從業多年,婷婷也算第一次遇到李凡這號人物。

簡直是一個極品。

錢寶兒笑了笑,說道:「反正一號別墅挨著也不遠,不如我們就上去瞧上一眼吧。」

「說實話,我也想見識一下半山別墅的一號房。」

說著,錢寶兒轉過了頭,看著婷婷,問道:「可以嗎?」

「錢大小姐想看的話,自然可以,正好,我手裡剛好拿著一號別墅的鑰匙呢。」婷婷笑著說道。

雖然婷婷也知道,錢寶兒只是一號別墅看一眼,並不會買。

這一趟,說白了就是白跑。

但要是拒絕的話,那豈不是會得罪錢寶兒?

畢竟,八號別墅的訂金還沒交呢,萬一惹得錢寶兒不高興了,房子不買了,那自己幾十萬的傭金,豈不是也泡湯了嗎?

「寶兒,這天都黑了,我看我們還是快點下山吧。」這個時候,趙小刀說道。

其實,趙小刀也想去看看一號別墅。

這個售價兩億之高的天價別墅,裡面到底有著多麼奢華的裝潢。

可錢寶兒說想看一號別墅,總有點偏向李凡的意思,這讓趙小刀有點接受不了。

這李凡想看,你也想看,你倆倒是挺心心相惜的啊!

「怎麼,你怕黑?」錢寶兒轉過頭,白了趙小刀一眼。

「你要是怕黑的話,就先下山好了。」錢寶兒一臉不爽的說道。

聽到這話,趙小刀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這自己的未婚妻,怎麼三番兩次跟自己作對?

趙小刀長長吐了口濁氣,強忍了下來。

現在,趙小刀連錢寶兒的手都沒有牽過,更別提上床了。

趙小刀心想:等到啥時候結了婚,洞了房,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看你還敢不敢跟我叫囂!

趙小刀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說道:「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會怕黑呢?開什麼玩笑。」

「我們走著上去吧,就不坐觀光車了,也能沿路欣賞一下山上的美景。」錢寶兒說道。

錢寶兒說這句話的時候,婷婷和趙小刀,走已經坐上了觀光車。

這趙小刀的臉,又是一沉。

婷婷看了一眼趙小刀,眼神有些鄙夷,但稍縱即逝。

別說婷婷了,就連李凡和林青青都有點想笑了。

自己一個大男人,被自己的未婚妻頻頻打臉,這也太沒點尊嚴了吧?

如果是李凡,早就發飆了。

不過趙小刀,卻不敢發半點脾氣。

錢寶兒也小聲的感嘆了一聲,她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趙小刀對著干,其實也是想試試趙小刀,到底有沒有脾氣!

現在看來,這趙小刀,真是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啊。

嫁給這樣的男人,和嫁給一個懦夫,有啥區別?

以後萬一出了啥事兒,這個男人,會站在自己的前面,為自己擋風遮雨嗎?

錢寶兒的心裡,都產生悔婚的念頭了。

眾人走著,往山頂走去。

路上的時候,趙小刀忍不住對李凡發出了疑問:「李凡,你爸媽一年能賺多少錢啊?」

「你問這個幹嗎?」李凡白了趙小刀一眼。

至於李大康的年收入,李凡一點也不了解。

不過李凡知道,自己老爹李大康,根本不差錢。

拿一千七百多萬給自己買個教訓,拿著價值五六千萬的帝王綠,隨手送人。

這樣的主兒,一年起碼也要賺個幾十億吧?

這麼說來的話,自己花兩億買個房子,又算的了啥呢?

「我就是覺得,大家相識就是緣分,你爸媽在農村種地,應該賺不了多少錢吧?」趙小刀呵呵笑了起來。

「剛才啊,我跟我爸打過電話了,我們已經把八號別墅給訂下來了,但平日里,我和寶兒也沒時間來住。」

「不如這樣,叫你爸過來給我當個保安,給我看看門,叫你媽呢,過來當個保姆,平時給我打掃一下房間,如何?」

趙小刀一臉戲謔的看著李凡。

聽到這話,李凡的眉頭,立馬皺了起來。

李凡又不傻,趙小刀,明顯是在侮辱自己的父母呢。

李凡知道,趙小刀身手不賴,邵帥不在自己的身邊,要是動手的話,結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林青青也聽不下去了,她剛要跟趙小刀動手,就被李凡給攔住了。

「姐,別動手,他可是一個跆拳道高手。」李凡壓低聲音,對著林青青說道。

李凡看了一眼趙小刀,他的眼神十分陰險。

很明顯,他剛才這些話,是在故意激怒李凡。

他想讓李凡先動手,然後他再反擊,將李凡狠狠揍一頓。

剛剛李凡和林青青差點沒忍住,就中了趙小刀的圈套里。

李凡平息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平靜的問道:「不知道趙公子能給我爸媽開多少錢?」

「我估摸著,你爸媽種地一年也就三萬塊,不如這樣,我給他們一年五萬,怎麼樣?」趙小刀挑了挑眉毛。

一年五萬,兩個人,一個人平均一個月才兩千多,這趙小刀,可真夠摳的。

李凡呵呵一笑:「要不這樣,等我買下了一號別墅,你叫你爸媽給我來當保安,保姆,我一年給他們一百萬,怎麼樣?」

「你,你敢侮辱我父母?」趙小刀可沒李凡那麼能忍,當即他就攥起拳頭,撲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