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女的太惡毒了,你把她倆抓起來吧!!!」

包尼爽顯然和這個中年公安認識,此刻連連大聲喊道。

而為首的中年公安看到鹿一凡的時候,卻是一陣臉色發白,雙目直直的看著鹿一凡,快步走上前去道:「您……您是鹿老爺子的孫女兒吧?」

「嗯?你是?」鹿一凡有點兒不太耐煩的問道。

最美不過我愛你 「哦哦,我是小李啊!您不認識我太正常了!前些天我在鹿老爺子的生日宴上,在門口當門衛來著。

最後散場的時候有幸目睹到了鹿小姐的芳容。」李警官滿臉堆笑,似乎看到鹿一凡一場的親切和高興。

而包尼爽和吃瓜群眾看到這一幕卻是驚呆了!

尼瑪!

江東大學城分區的治安隊隊長怎麼會對一個女大學生如此的諂媚,甚至有一種晚輩見長輩的卑微!!!

要知道李大國好歹是個隊長,級別不低,歲數也要大鹿一凡20多啊!

「卧槽!!!李叔叔,您在做什麼?

你沒看到她們兩個把我打成這樣嗎?

她們還訛走了我200萬,我手機上還有轉賬記錄!!!

你快把她們兩個抓起來啊!!!」包尼爽憤怒的對著李大國吼道。

然而李大國卻冷冷的給了包尼爽一個白眼,然後趕緊對鹿一凡道:「鹿小姐,你沒受傷吧?

這傢伙沒對您和您的朋友怎樣吧?

要不要我幫您把他抓起來?」

沃日!!!!

包尼爽聽到李大國竟然反問鹿一凡有沒有受傷,甚至還要把自己抓起來,差點沒氣的背過氣去!

(本章完) 尼瑪!

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了!

老子都已經被打的斷手斷腳了啊喂!!!

老子還被訛了200萬啊喂!!!

受傷的是老子,被騙錢的還是老子!是老子!是老子!!!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啊喂!!!

包尼爽幾乎不敢相信,鹿一凡一副普通女生的打扮,怎麼就能讓一個治安隊隊長如此巴結討好,甚至為了她不分黑白直接就要逮捕自己。

以他對李大國的了解,這貨不是一個為了美色能出賣一切的主兒啊!

鹿一凡卻是對李大國的態度習以為常,只是擺擺手道:「這傢伙欠了我同學一筆錢,我老收債而已。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既然他已經還錢了,就不用逮捕他了。

哎,我特么真是仁慈啊,這年頭像我這麼仁慈滴人,是不是不多了啊,李警官?」

李大國低頭看了一眼被打的斷手斷腳的包尼爽,只能虛與委蛇道:「沒錯,鹿小姐真是太仁慈了!」

然而聽到鹿一凡說自己「仁慈」的時候,包尼爽只感覺自己的喉頭一甜,差點吐血!

我去你大爺的!

你把我打成這樣,還訛了老子200萬,你這叫仁慈?

特么嘿色會都沒你這麼黑的吧?

將包尼爽教給李大國處理之後,鹿一凡拉著丁建國的手,要了她的卡號,將200萬全部轉給了她。

丁建國看著自己卡里的餘額,趕緊急道:「尼美姐,你怎麼把錢全給我了?這錢我不能要啊!

明明是你要回來的,憑什麼給我啊!!!」

「嗨,姐缺你這百八十萬的零花錢嗎?

不是跟你吹,姐現在的錢,光是利息一天都好幾千萬。」鹿一凡淡笑道。

「哎喲,尼美姐,我沒跟你開玩笑!這錢我只要五萬,剩下的我全還給你!」丁建國道。

「我也沒跟你開玩笑啊,我真的賊雞兒有錢!

整個江東都是我的!

甚至整個江海省,我看上哪裡,都能買得起!」鹿一凡道。

「是是是,整個華夏都是你的,連天上的神仙都得給你跪舔,行了吧?」丁建國無語道。

「咦,你咋知道我認識天上的神仙的?」

「啊!!!我受夠了!!!別再吹牛逼了尼美姐!!!」

最終鹿一凡實在拗不過這個小妞兒,拿了她190萬,這還是他好說歹說,才讓她多拿了5萬塊的。

處理完這件事後,鹿一凡讓丁建國先回宿舍,自己則去見了江東醫科大的校長關月山。

關月山一見到鹿一凡,嘖嘖稱奇道:「鹿家人的基因真是強大啊!鹿小姐你跟凡爺長的是一模一樣啊!

要不是你是女的,我甚至以為是凡爺男扮女裝來了呢!哈哈哈哈!」

特么老子就是鹿一凡!

「先甭管這個了。關老爺子,我想跟你們學校一個名叫『丁建國』的女生住一個宿舍,能辦得到嗎?

我大概住半個月就走了。」鹿一凡說道,因為玉帝的詛咒大概要半個月才能解除。

「嗨,鹿小姐想住哪兒就住哪兒,還需要跟我打報告?

我這就安排您的住所!」

鹿一凡點點頭,滿意的笑了。

離開校長辦公室,來到女生宿舍樓的時候。

鹿一凡的心情是無比激動的!

傳說中的女生宿舍樓啊!

在大學里可是男生們禁地中的禁地!

許多男生上了四年大學,連女生宿舍長啥樣都不知道。

鹿一凡如今卻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走進去了!

甚至他從今晚開始,還能跟美女一起睡一個宿舍!

「哇咔咔咔,太爽了,太期待了!女生宿舍樓里該不會有一群只穿著內衣的女神走來走去吧?

讓哥進去探索一番!

正大光明的進去!!!」

一進女生宿舍樓,鹿一凡便聞到了一股股香水和洗髮水的問道。

完全不同於男生宿舍樓那一股股汗臭味,這女生宿舍樓清新的香味讓鹿一凡感覺心曠神怡!

在路經過走廊的時候,鹿一凡的眼睛左右瞅著,能看到宿舍里女生們洗好曬在陽台上的內衣,還有一個個露了點的小姐姐們,正坐在電腦前,或是追劇,或是看直播。

而當他來到了413宿舍,推門而進的那一刻,鹿一凡直接驚呆了!

天堂!

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丁建國和另外兩個只穿著睡衣,裡面沒戴罩罩的美女,正好奇的沖著他眨著眼睛!

以鹿一凡的身高,低頭一看,能將她們睡衣內的風景一覽無餘!

哎喲我去,小丁丁的身材真是尼瑪爆炸啊!!!!

好大!!!

鹿一凡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是尼美學姐對吧?我們輔導員跟我們說了,以後你就住建國下鋪,認識一下吧,我叫楊穎兒。」

「胸好平啊……」

「嗯?什麼?」

「啊不是,我是說,穎兒姐,你好美啊!」

楊穎兒哈哈一笑道:「尼美學姐你嘴真甜,誰不知道咱們尼美學姐來的第一天,就轟動了整個江東醫科大!

現在大家都說你才是咱們學校第一校花呢!」

「呵呵,這個名號我真是一點兒也不想要……」鹿一凡無奈道。

這個楊穎兒雖然胸平,可顏值差不多也能有八分左右。

另外兩個室友,一個叫文美美,一個叫趙佳慧。

顏值也都有七分左右。

跟這麼三個美女在一起住,鹿一凡感覺真滴是爽翻了!

尤其是她們換衣服的時候,毫不避諱在自己面前脫衣服,鹿一凡恨不得都掏出手機給丫咔嚓咔嚓照幾張照片留個念了。

太刺激了有木有!

你們當我是姐妹,我卻雞兒邦邦硬!

晚上,熄燈之前,鹿一凡好奇的問道:「建國,咱們女生宿舍都是這麼乾淨整潔的嗎?」

丁建國還沒說話,趙佳慧卻鄙夷的說道:「拉倒吧,尼美姐,一看你就沒怎麼住過宿舍。

那些外表光鮮亮麗,實則邋遢不衛生的女生多了去了!

就對面宿舍那個,號稱追她的人從東門排到西門的校花馬友蓉可特么邋遢了。

她床上從來沒整理過,罩罩的帶子都是黢黑黢黑的,床單上全是頭髮,被罩和枕套都是焦黃黢黑的顏色。

那床被子從來沒疊過,硬是被她睡的都硬了!

每天晚上睡覺都直接從上邊鑽進去,跟老鼠鑽地洞似的。」 鹿一凡聽的都驚呆了!

尼瑪,所謂的女神有這麼邋遢的嗎?

「所以啊,尼美姐,你不要看咱們宿舍乾淨,就覺得其他宿舍也這樣。

女生要是邋遢起來,比男生還噁心!

心有不 什麼褲褲上沾著屎晒晒就穿了,什麼就臉上和頭髮乾淨,裡面全是臟泥,個把月不洗澡的女生,甚至是男生們眼中的女神都比比皆是!

對面那個馬友蓉不就是例子嗎?

看起來多白凈啊!

實際上髒的,邋遢的嚇人,可惜那群腦殘男生還把人當女神捧著。

誰讓人家會把臉給打扮漂亮呢!」

經過趙佳慧這麼一吐槽,鹿一凡也沒了去那些宿舍再看的心思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中午,白鶴大酒店,江東醫科大周圍最好的一家酒店。

酒店內一處豪華包廂內,鹿一凡四個宿舍的人齊齊坐下。

將飯菜點好之後,幾個人便熱火聊天了起來。

「我說尼美姐,你咋天天抱著建國的胸不放呢?要不是看你胸也那麼老大,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個拉拉了。」楊穎兒開玩笑道。

鹿一凡也不放手,只是調皮的嘻嘻一笑道:「雖然我自己也有,但是建國的摸著更舒服!

你看,它多大多軟多滑呀!手感超棒的!」

鹿一凡一邊說著,一邊陶醉的上下其手,表情十分迷戀……還有點兒猥瑣!

然而此時他是女生的樣子,丁建國三女只當鹿一凡是在開玩笑,紛紛咯咯的大笑了起來。

「哎呦呦,咱們的鹿大美女原來還有這癖好啊!

來來來,姐的也讓你摸摸!」

「我的雖然平,但是盈盈一握的手感也超棒喲!要不要試試?」

說著,另外兩女也都半開玩笑的掀開了自己的上衣。

鹿一凡直接鼻血全都噴了出來!

天堂!

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做女人的感覺真尼瑪好!

幾人吃吃喝喝,插科打諢,飯至半晌,趙佳慧去了一趟洗手間,只是當她回來的時候,面色卻異常的難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