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路相逢啊這是,但鬼頭就在後面,一群人壓了敵意,正要衝出洞口。

「我怎麼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們。」顧曳微微皺眉:「難道是…..」

李大雄剛要捂住顧曳嘴巴,那巨大的山壁之中顯露了一張巨大鬼臉。

是鬼頭伏姜。

「他是守株待兔,就等著我們送上門!」眾人臉色大變,可鬼頭伏姜已經衝出,直接用強大實力碾壓眾人,五個上人合力抗傷害,顧曳等小的在底下划水打游擊。

但顧曳很快看到了一個熟面孔。

風流霜?對方看到她也沒說什麼,只是略一頷首,然後各自廝殺伏姜駕馭的小鬼頭。

有些慘烈,很快有人死了。

是一個四卦的降修,李大雄覺得自己如果不小心,很有可能是下一個死掉的人。

不過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手握靈劍的他實力也到了四卦的水平,能以一敵兩個鬼頭。

不過他一回頭看到一個人虎虎生風乾掉十幾隻鬼頭的顧曳,又有種複雜感——還是追不上,又要被欺負,可真的好自豪怎麼辦?

被顧曳實力震驚的還有風流霜,他怎麼也想不到顧曳進步會這麼大,才過了多久。

雖然顧曳跟李大雄屬於黑馬,可總體來說打伏姜還得靠五個上人,但這五個上人聯手也是被壓著打的,局勢越來越兇險,尤其是趙光忽然被鬼頭一口鬼氣噴中。

「不好!」

趙光飛出去,被緊急趕到的顧曳接住直接拋給趕來的李大雄,她再側身,右手紅顏橫轉,轟!鬼火噴在紅顏之上,李大雄看到前頭擋著的顧曳身體一顫,幾乎要被打飛出去,他急忙衝上去用那把刀….

鏗!靈刀跟紅顏交叉,兩把靈器交叉之後,先是那把刀,氣息太強太強了,以至於紅顏都被壓了。

顧曳內心在吐槽:咦,大熊這把刀很牛叉啊,逼格很高,看來紅顏是弱了些,我要不要去弄一把更強的呢,感覺紅顏已經跟不上我的格調了。

她也就這麼一瞬間的念頭,紅顏暴怒,

.嗡!!紅光大方!

差點把主人顧曳都給燒焦了,嚇得她都想把紅顏扔了。

妖朽啊!

兩把強大靈器金光紅光交叉,靈力暴漲,幾乎堪比一個上人。

「一二三,你大爺的,走你!」

兩個奎山的人一起催發降力,齊聲含著,硬生生將鬼火壓了回去。

在場五個上人:「!!!!」

他們手裡人手都有靈器,但誰的也沒有顧曳跟李大雄手裡的厲害。

心頭不是不複雜的,但還好也算是對局面有力。

趙光重傷,顧曳跟李大雄替補上,勉強能跟伏姜鬥上幾個回合,乘著這個時候,風流霜等人要往那個出口移動。

伏姜哪裡願意,直接咆哮,小鬼頭忽然放棄對付他們,轉而朝牆壁那邊……撞擊!

「他們要撞牆壁開法洞,把其他鬼妖引來!快攔下他們!」顧曳大喊,可小輩裡面哪有幾個人能像她跟李大雄一樣強力的,根本攔不住!

於是….法洞開了。

各種鬼妖張牙舞爪爬出來。

顧曳:「…..」

完了,連朱貞等人都覺得局面嚴酷到了極致,葉飛劍跟白塵上人對視一眼,忽然虛晃一招,拿清微上人當了盾牌,轉身逃了!

他們兩人速度多快啊,有心拋下所有人逃走,那真是拍馬也攔不住的。

「他大爺的!」趙光爆了一句顧曳的口頭禪怒罵。

他們兩人一跑,伏姜力壓,根本不是顧曳他們能擋住的,何況那些鬼妖咆哮而來,將他們包圍得徹徹底底。

又有人死了!被一頭虎妖直接撕裂生吞。

也是引怪體再起作用,那些鬼妖有好些朝著顧曳來。

這還真是……

顧曳直到此刻只有一個手段可以解決危機——無聲木魚跟那舍利子。

只要拿出空明的舍利子祭入木魚之中,以強大的佛力驅使,別說這些鬼妖,就是伏姜都可以滅。

但這也意味著她要暴露舍利子,要拱手讓人。

寶物太多也不好,都見不得人,揣著跟燙手山芋似的,但保命要緊。

顧曳剛想拿出舍利子,忽見佛光普照。

咦?她還沒拿出舍利子呢,這佛光是?她看到了出口那邊好幾個光頭沐浴著佛光……

吾恆戒魔都在,帶著好些小明寺的和尚祭出佛光,跟開掛似的,讓這些鬼妖一個個驚恐慘叫起來。

葉焚香跟韓以楓在人群中見到顧曳跟李大雄,當下緊繃的表情就鬆了。

也是運氣,這兩人都好好的沒死,果然禍害遺千年啊。

相見歡喜,也得專心殺怪,葉焚香祭出瑰鏡,後面封妖葫蘆也出來了,傅紅凌在後面輔助,竟配合不錯。

好吧,論術法配合,這兩個優質培養的精英才是人才。

強大的助力不單單是吾恆等人,還有路上遇到然後不得不回來的葉飛劍跟白塵上人。

顧曳等人一看到這兩個上人內心就想笑了——讓你逃!還不是得乖乖回來。

聯手之下,顧曳等人的壓力大減,也能悉數往出口退出,一路退著打的,很快就到了這個法洞邊沿,只要等到一季佛風來,他們就能出去,並且離開這裡。

伏姜察覺到了他們的意圖,搶先飛到了法洞洞口邊沿,下面是真真的法洞底部,在以往,是上人也不敢踏極的地方,小明寺之前也早早說過決不能到底部。

所以顧曳他們只能往上爬。

許是這個法洞動靜太大,畢竟是上人跟鬼將的群體廝殺。

其他法洞探索的修鍊者都被驚動了,紛紛到法洞口觀看。其中也有薛凜骨這些後來進來的人。

「是鬼將!」

「好多上人!」

——————

法洞前,眾人內心是奔潰的。

「這鬼頭瘋了!為什麼非要殺死我們?」

「以往的鬼妖不會這樣的….」

小明寺的人也納悶,畢竟法洞是封禁的,殺了他們,這個鬼將也沒法逃出去啊。

顧曳卻有些心虛,這個鬼將肯定是篤定這些人裡面有一個是奪走了令牌的人,所以才拼了老命攻擊。

她倒是想把令牌扔出去,可她碰不了那令牌啊,之前情急之下忘記取下夜灼的手套了。

真尷尬了。

顧曳內心是大寫的尷尬,但她還可以把那腰帶也一起扔給他。

但也怕這伏姜趕盡殺絕。

說到底,她陷入兩難。

「佛風來了!快!」

下面佛風恢弘而來,佛風之下,伏姜實力大弱,被眾人合力大腿撞擊在牆上,接著許多人紛紛衝出洞口,想要借著佛風一舉離開這佛洞。

顧曳也是其中之一,當她跳入佛風之中,佛光沐浴,那感覺十分舒坦。

伏姜眼看著奪走令牌的人就在這些人裡面要逃之夭夭,他痛苦,絕望,竟戾聲咆哮。

「王!!!」又是地動山搖似的震動,鬼洞之中,那具屍身瞬間消失,又出現在鬼頭之下,融合!

吾恆臉都綠了,「不好,他要上本體拚命了!」

也只是一瞬,鬼頭粉碎,化作鬼魂進入屍體之中,那種呼嘯的鬼壓讓整個法洞鬼妖都為之顫慄,也為之驚恐,更為之沉浮。

強行入體不是鬼王,甚至會傷根基乃至修為大減,可他就是拚命了。

鬼體形成,伏姜衝出法洞,一掌就將吾恆身上的佛光拍碎,人被拍入牆壁之中,炸出五六米深的凹洞,手掌一伸,鬼爪子撓了兩下,陰戾鬼風就把人撕飛了。

眨眼就敗了三個上人?他在佛風之中大肆殺戮,從下往上瘋狂殺戮。

還攀爬在石壁上的顧曳整個人都不好了,這鬼將也太兇猛了,那令牌是他….王?什麼王?鬼王的?

顧曳現在恨不得錘死夜灼,這種鬼東西給她有毛用,不過也是怪她貪心,白招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猴子,別看了,快跑!」李大雄看顧曳往下看,可著急了,生怕她又倒霉招惹了麻煩。

可他這話剛說,那伏姜忽然直直朝顧曳看來,他的鼻子動了動,他感覺到了,其中有幾個人身上是沒有人氣的,拿走令牌的人人氣被遮掩了,肯定有特殊手段,也定是這幾個人裡面一個。

他的目光鎖定了顧曳,李大雄,趙光跟清微上人。

但幾乎是一秒鐘,他鎖定了顧曳,只因顧曳剛剛看他的眼神——心虛。

「吼!」他快速攀爬上去,幾乎是鬼魅一般



「啊啊啊!他上來了!!猴子猴子猴子!」

「顧曳!」

葉焚香等人根本不用懷疑——肯定是找顧曳的。

果然,下一秒顧曳就感覺到了。

那鬼手照著顧曳後腦勺一拍。

刷!顧曳鬆開手,扔往下掉,往上爬比往下掉慢多了,於是她往下掉,啪,手掌再抓住牆壁。

伏姜回頭往她抓來。

葉飛劍等人脫困,根本就不會再救顧曳,但小明寺的人齊齊祭出佛法….

佛光再來,引動了底下的佛風,忽然,佛光再震動,從地下來了相當強大的一波。

彷彿是因為感覺到了伏姜的強大鬼氣所以才有了這樣強大的佛風。

伏姜身上的鬼氣被佛風洗滌掉了一大半,他虛弱了。

眾人大喜,顧曳也歡喜,這傢伙死定了!竟挑戰法洞裡面的規則,現在惹得法洞自身要滅他了吧。

但忽然…..顧曳看到了伏姜撲下來。

撲,沒錯,就是撲!

完完全全的撲,將她整個人從石壁上撲下來,從上往下迎著強大佛風….

同歸於盡嗎?

你大爺!我把那腰帶給你給你給你!一波三折再三折,最終還是她最倒霉….

只需一秒鐘,顧曳就被伏姜撲墜到最底部。

李大雄:「……」

我的猴子啊~~咱能不折騰嗎? ?————————

跟顧曳熟悉的人都很容易就了解到一種套路——遇到危險到時候,跟顧曳分開,危險會離你而去,若是跟顧曳一起,沒關係,危險最終會先找顧曳,總而言之,你會安全的。

李大雄就有這種感覺,顧曳每次果然也身體力行得詮釋了什麼叫做引怪一把手。

不過雖然套路如此,李大雄還是想衝下去救人,只是被葉焚香直接打暈了。

「以楓,你帶他上去,我下去…..」葉焚香要將李大雄交給韓以楓,卻見這人第一次拒絕。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跳了下去。

葉焚香沉默,看著韓以楓身體消失在佛風的最後一道風中。

「快走,再往後就是妖風鬼風了。」

趙光等人雖然無奈,可也沒有法子,彼時他們都重傷了,群體下去最底下找顧曳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不現實。

就是吾恆等人都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