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霸,我的話你現在都不聽了嗎?”李天虎衝李天霸大聲地叫道。

這是夏東強第一次看到李天虎發表,沒想到這小子有的時候還是挺有霸氣的啊,之前一直以爲這個李天虎是個慫蛋,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

這李天虎畢竟比李天霸年長,因此當李天虎對李天霸發出脾氣之後,李天霸再怎麼不情願這個兄長的話還是要聽的。

“夏東強,算你有種,咱們之後走着瞧。”李天霸指着夏東強臉龐說道,接着邊轉身離去,當他走到李天虎身邊的時候,重重的哼了一聲,似乎是在對李天虎不滿。

“夏東強,你給我聽着,先前我們的承諾會兌現的,但是這件事情咱們沒玩。”李天虎雙眼瞪着夏東強說道,這又讓夏東強大吃一驚,這天晚上的兩句話真是讓夏東強對李天虎大吃一驚啊。

這李天虎李天霸來到他們開來的那輛車錢,李天霸掏出鑰匙正要開門,“站住,按照先前的諾言,那輛車已經屬於我們的了,所以,請你們把鑰匙留下。”夏東強十分自豪的說道。

李天霸轉過身來,咬着牙齒滿臉憎恨的看着夏東強,這夏東強也太囂張了吧。“怎麼的?不願意啊?”夏東強高傲的問道。

“給你鑰匙。”李天霸用力將鑰匙向夏東強這邊扔了過來,力道十足。夏東強並沒有想接住鑰匙的意思,很快,鑰匙就消失在暮色之中,“無情,去,找一輛最破的車子,把鑰匙給他們,這兩孩子也挺可憐的,鑰匙沒有車的話肯定走不回去。”夏東強故意假惺惺的說道,引來後面青龍幫成員一陣鬨堂大笑。

無情拿着一把鑰匙走了上去,幫李天霸將車門打開,又將鑰匙交在李天霸手中。“哼,夏東強你給我聽着,這件事情咱兩每晚,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青龍幫生不如死。”上車之前李天霸憤怒的喊道。


“恩,回去之後好好練練,下次跟我交手的時候把吃奶的勁都給我使上。”夏東強這番話引得下面一陣大笑,夏東強轉過身,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興奮的喜悅中。由於這次大戰謀略運動得當,因此吞併taizi党進行的很順利,除了少數幾個兄弟受了點皮肉傷之外大部分人都安然無恙。

當看到這樣的情況後,夏東強滿意的笑了。 現場的所有的人都表現的異常興奮,夏東強心裏明白,這青龍幫以前是一個小的幫派,步履維艱,這場勝利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這場戰役又一次提升了青龍幫的戰鬥力,這爲青龍幫以後一統黑道打下了基礎。

不過這戰役是取得最後的勝利了,但是接下的問題又來了,首先是這taizi黨一百多號人的安頓問題,一下子再次擴招一百多號人肯定是不現實的,所以這部分人夏東強只能選擇性的留下。其次就是今天晚上大戰產生的病號問題,經過這次激戰,這taizi黨傷了不少人,加上自己青龍幫也有這麼多的人受傷,這些人你都是要幫他們治病的吧,這治病的產生的相關費用肯定是青龍幫來承擔,這麼多人的醫藥費用,估計沒有個百八十萬是不能夠解決的。

不過好就好在李天霸當時在賭注裏面添加了一跳,那就是輸家必須拿出所有的幫會資產給贏家,這taizi黨在幫會裏面除了不動產之外因該還有不少資產吧?這樣算下來,夏東強還是最後的贏家。

不錯不錯,這一仗總算是沒白打,自己最後還是賺的,想到這邊夏東強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夏東強取得了勝利,其實最高興地並不只是夏東強極其那幫弟兄們,還有比夏東強更加高興地,那就是坐在車裏的子怡。見夏東強獲勝,那邊子怡就迫不及待的衝夏東強跑了過來,子怡緊緊的摟住夏東強的脖子。

“東強哥,你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嗎?剛剛你打架的那個姿勢好酷,子怡宣佈,從見天開始,東強哥就是子怡的偶像。”子怡興奮的說道。

咦?偶像?我可以邪惡的理解爲是求偶的對象麼?想到這邊,夏東強的臉上就情不自禁的流出了yin蕩的笑容。

“東強哥,你在笑什麼呢?”站在一旁的子怡並不知道夏東強又在無邊界的yy了。

“沒沒什麼,”夏東強趕緊雙手搖擺着掩飾道,“各位兄弟,各位兄弟,今天我們大獲全勝,本該是個慶祝的日子,但是今天晚上的這次戰鬥,我們也有不少兄弟受了點傷,本來我是想在今天晚上給大家辦一個慶功宴的,但是我覺得等我們所有的兄弟都從醫院裏面出來之後我們再辦酒宴?不知各位兄弟意下如何?”夏東強提高了音量大聲地叫道。

衆人聽到夏東強這句話都齊聲拍手叫好。接下來的時間內,夏東強根據事先的安排,有龍少負責將受傷的那些兄弟送到醫院去救治,而無情則留下來負責清點現場的財務,也就是taizi黨開過來的汽車了。

夏東強走到無情身邊,“無情,有些事情在這邊當大哥的需要哥你說一下。”夏東強低聲地對無情說道。

無情停下手中的活,轉過身來對夏東強說道,“大哥您有什麼事情就儘管吩咐吧,我無情一定會竭盡全力的去辦好。”在青龍幫裏面,無情算是對夏東強最忠誠的一個了,按理說夏東強奪了無情的青龍幫,無情應該記恨纔對,但是無情不僅沒有記恨,反而留在夏東強的身邊,幫助夏東強打理青龍幫的業務,做事勤勤懇懇。無情這樣夏東強也不計前嫌,將無情留了下來,可以說現在青龍幫出了夏東強無情就是管事的了。

“第一件事就是taizi黨成員的去留問題,這麼多人我們一下子接收不了,你這幾天對taizi成員進行一些篩選,一百多號人我最多隻會留五十人左右,我們青龍幫只會留下250名精英,多了我不會要的。對於那些被淘汰的人每個人發一筆轉業費,讓他們另謀生路吧;

第二點就是taizi黨的資產問題,這個問題最難辦,這件事情需要你跟龍少一起去辦,龍少以前畢竟是taizi黨的骨幹,財務上面的事情他知道的應該比較多,有了龍少的協助,你辦事起來應該會方便很多;

第三點就是我估計未來幾天黑手黨估計會有一些行動,這幾天我們一定要多加小心,既要防止黑手黨成員冒充taizi黨混進來,又要防止下面的兄弟被黑手黨收買,我們必須要確保門德斯先生成員的安全。

就這三件事情,這三件事情你一定要去幫我辦好,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能夠有差錯。”夏東強對無情吩咐道。

“好的,大哥您就放心好吧,我一定最做好這三件事情,您剛剛說到門德斯先生,我正好有件事情要跟您講,是關係到門德斯先生的。今天早晨門德斯先生將他在國外銀行的賬號告訴了我,是一千萬美金,他說他現在去取會有生命危險,讓我們自己去取,這筆錢就送給我們,第二個是過兩天門德斯先生的一些舊部將會陸續趕來,門德斯要求這些人直接聽命於他,並且要求我們支付他們的相關費用。”無情對夏東強說道。

“行,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你跟龍少來處理吧,這些天我事情也比較多,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你電話跟我聯繫就可以了。我那邊還有事情,就先走了。”夏東強指着路邊自己的轎車對無情說道。

夏東強回到車上,坦克正在看着車上的報紙,夏東強知道坦克這小子剛剛一定是手癢癢了。“是不是手癢癢了?”夏東強對坦克問道。

“唉,剛剛一直都有衝上去廝殺的願望,但是無奈強哥您交給我的任務,我只能憋在車裏面了。”坦克有些不悅地對夏東強知道。

夏東強微微一笑,“就知道你小子想打架,下次,下次有機會的時候一定會讓你出手,這次對方人也不是很多,就算是讓你上你也不怎麼過癮啊。”夏東強微笑着對坦克說道。

“那些個垃圾確實是不過癮,不過那個李天霸武功倒是挺高的,在某些方面並不遜色於強哥你的。強哥你今後可要小心了,我聽你說這李天霸的父親可是這裏的副市長,你惹了他的兒子當心他找你算賬。”坦克對夏東強提醒道。

“我正經經營,還能抓到我什麼把柄,他要是想找茬就儘管找吧,我不怕。”夏東強滿不在乎的對坦克說道。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接下來強哥您就把我送到市區吧,我車還停在你們樓下的廣場呢,今晚我得要回去了。”坦克將手上的報紙收了起來,對夏東強說道。

“怎麼了?你今天就要走啊?你這纔來了幾天的時間啊,再過幾天就走唄。”夏東強挽留道。

“對呀,你就再過幾天再走吧,你在的這幾天子怡可對你教的那些功夫感興趣了,你現在走子怡肯定是第一個不同意,對吧,子怡?”雪妮也跟着夏東強後面挽留道。

“就是就是,坦克大哥,你是東強哥的兄弟,我跟東強哥也是兄弟,那我們兩個也是兄弟,兄弟之間就不要客氣了,您就在這邊多呆幾天吧。”當子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夏東強簡直是無語了,這還是一個清純的小女生說的話嘛?說我跟子怡是兄弟,我真是受不了了,這要是說夫妻還能夠勉強接受,竟然是兄弟,唉。

“我可沒有這麼孃的兄弟。”夏東強緊接着子怡後面打趣的說道。弄得一車人都笑了起來。

“我也想在這邊多住幾天,但是昨天晚上我義父給我佈置了新的任務,我今天晚上必須得走了。咱們下次吧,下次吧,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一定會在這邊多住幾天。”坦克憨厚的說道。

夏東強發動了轎車,一個小時過後,三人來到夏東強家的樓下。“好了,這次跟你們在一起我很開心,咱們下次見,拜拜。”坦克進行了短暫的告別之後打開車門離去。

看着坦克離去的背影,夏東強打了一個呵欠。


“不好了,不好了。”子怡忽然在車裏大叫道。

“怎麼了?”看到子怡那麼焦急的模樣,夏東強迅速打起了十二點的精神,“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夏東強急切的問道

“這幾天關顧着東強哥這邊的事情了,最後把自己的事情給忘記了,東強哥,我們明天班上要秋遊,你就跟我一起去唄。”子怡壞壞的笑道。

“OMG,”夏東強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自言自語的說道,本來還想着忙完今天的事情明天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最後竟然竹籃打水一場空,秋遊,秋你妹啊。那麼早就起牀,還要跟那些有代溝的孩子一起玩,真心受不了。


夏東強假裝剛剛沒有聽到子怡的話,一下就躺在了沙發上裝睡,還不時的打着呼嚕。

“東強哥,好不好嘛?上次你都答應過我的,要是你不答應我的話雪妮姐也不去了。”子怡請求道,夏東強依然沒有反應,繼續自己的裝睡,“東強哥,你倒是說話啊,到底好不好嗎,你這樣我都急死了。你要是再不說話的我就讓你做不了男人。”見夏東強還是不理自己,自已實在是沒轍了,隨手拿起車前的一把剪刀,向夏東強的襠部伸去。

眼看這那把剪刀就要靠近夏東強的那玩意,就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夏東強忽然從方向盤上醒來,“喲,這麼快就回到家了。真是困死了,回房接着睡覺去。”夏東強好像沒有看到雪妮跟子怡似的,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雪妮跟子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尼瑪裝的也太假了吧。不行,得趕緊找東強哥商量去。子怡趕緊打開車門,拿着剪刀從後面追了上來,要是東強哥真的拒絕的話,那自己就會毫不猶豫的將東強哥的那玩意給剪下來,看他還肯不肯答應我。子怡賭氣的想到。

在樓梯口,子怡終於追上了夏東強。“東強哥,子怡明天就要秋遊了,你就陪子怡去好不好,好的好的嘛。”子怡雙手搭在夏東強的肩上撒嬌的說道。

“撒嬌也要有個撒嬌的樣,你要是撒嬌的話我就可以好好的考慮考慮的。”夏東強實在是不願意去啊,但是又找不到一個好的理由來拒絕,沒有辦法,夏東強只能隨口編造了這個理由。


子怡一聽夏東強終於談條件了,只要談了條件一切都好辦,子怡雙手不然握住夏東強的頭顱,狠狠地吻了兩下,“東強哥,人家都這樣了,你就答應我好不好?好不好了的啦,東強哥哥。”子怡的眼睛幾乎要跟夏東強的眼睛貼在一起,在說話的同時,子怡還不停的衝夏東強眨巴這眼睛,看的夏東強眼花繚亂啊。

遠處響起了腳步聲,聽這腳步聲,夏東強就知道這是雪妮的腳步聲,“好了,不要鬧了,你雪妮姐就要過來了,要是被你雪妮姐看到這些的話是很不好的。”夏東強低聲的對子怡說道。

“就不就不,東強哥不答應我我就不放開。”子怡知道夏東強怕雪妮,要是現在把夏東強放了的話再讓夏東強答應就很難了,不過要是趁着這個機會‘勒索’的話,機會還是很大的。因此子怡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逼迫夏東強答應。

“東強哥,你答不答應哦,你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要當着雪妮姐姐的面吻你咯。”子怡嗲嗲的說道。

這下可點到夏東強的死穴了,“好了好了,我投降我投降好吧,你趕緊放手,這件事情我答應你好了。”無奈之下,夏東強只能答應子怡的要求,‘勒索’成功,子怡興奮的站在原地跳着歡呼道。

夏東強這邊就糾結了,現在的他已經記不清上一次好好地睡覺是什麼時候了,“唉。本來想明天早晨好好地睡一覺的,誰想到現在卻…”夏東強無奈的嘆氣道。 “我說你們兩個在幹嘛呢,大老遠的就聽到你們兩個吵吵吵,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們在做什麼壞事呢。”雪妮走到夏東強身邊,也不停下,就這麼往二樓走。

夏東強衝雪妮做了一個鬼臉,“你看看,差點就要出事了。”夏東強輕聲的對子怡說道。

“能出什麼事呀,雪妮姐看到就看到了唄,反正我到時候就說是東強哥你對我圖謀不軌好了。”子怡對夏東強yin笑道。

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自己遲早會有一天會栽在這小妮子手裏,跟單身的女性在一起就是傷不起啊,尤其是像子怡這種有的時候喜歡壞壞的女孩。

“我說你們兩個在幹嘛呢,傻愣着站在那邊幹嘛,趕緊過來給我開門啊,我今天出來比較匆忙,沒有帶鑰匙。”雪妮走到二樓轉過身來對夏東強他們說道。

夏東強對子怡使了個顏色,兩個人來到了二樓,夏東強拔出鑰匙將門打了開來。

“我說二位小姐,今天晚飯吃的有點早,還需要我爲你們做點東西或者去買點宵夜嗎?”夏東強溫柔的對雪妮跟子怡說道。

夏東強儘量將這兩個小妮子照顧的無微不至,這可不是幫別人養什麼小媳婦什麼的,夏東強這是爲自己,畢竟在夏東強的計劃中,這兩個小妮子已經是自己的大老婆跟二老婆,所以必須要把這兩人照顧的好好地。

“我今天已經吃的夠多的了,晚飯我就不吃了,喝點酸奶就可以了,你還是問子怡要不要吃點吧。”雪妮將皮包往沙發上一放,一股腦的坐了下來。

“我也不吃了,東強哥你還是早點休息吧,明天早晨我們七點半就要集合,然後去古林公園玩cf吃燒烤。”子怡故意將七點重重地說了一下。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七點鐘就要集合?這不是坑人嗎?我靠,合着秋遊比上課的時間還要早啊,“子怡,你們這個春遊集合能不能遲到一點,或者說我們到時候可不可以直接去古林公園那邊等他們,你這麼早去的話我怎麼能夠起得來呢,你也知道的,你的東強哥這幾天都是很累的,要是在得不到充足的休息的話你東強哥很有可能就要gameover的。”夏東強裝作可憐巴巴的說道。

“東強哥,這是不可以的呢,我們的班長說了,介個是不可以的,俺們班長說這次秋遊是一個團體活動,一切行動都要聽指揮,包括這些個帶家長的,任何人都沒有特權的,所以說東強哥,你就辛苦一下吧,這麼算下來的話你就比平時少睡半個小時,不礙事的。”子怡拉着夏東強的胳膊撒嬌道。

夏東強真的是受不鳥了,經科學研究表明,男人要是睡眠不足的話對身體是很不好的,尤其是性生活方便,經常熬夜的男人在xing功能上面普遍不理想。“你就讓我少睡吧,你就讓我少睡吧,到時候我不行你可別怪我。”夏東強輕聲的對子怡說道。

“東強哥,你可別不行啊,你行的,你一定可以的,子怡相信你。”子怡緊緊的握着夏東強的手說道。

夏東強冒出一身冷汗,自己剛纔說的那些這小妮子能夠聽得懂麼?“你知道我剛剛指的是什麼嗎?”夏東強輕輕地問子怡道。

“子怡當然知道了,東強哥你不就是說的那個東西嘛。”子怡表現出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內心一陣竊喜,難道這小妮子真的知道剛剛說的是那些東西?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的啊,爲了確保自己沒有理解錯誤,夏東強需要做一個最終的確認。

“我說子怡,那你就說說我剛剛說的是哪個東西。”夏東強對子怡問道。

子怡嘴脣微微的張開,臉漸漸泛紅,夏東強緊緊盯着子怡紅紅的臉蛋,就在子怡想要回答夏東強的時候,雪妮卻不合時宜的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你們兩個再聊什麼呢?說給我聽聽。”雪妮插嘴說道。

當夏東強看到雪妮的那一剎那起,夏東強那個蛋疼啊,這個雪妮怎麼老是喜歡在關鍵的時刻攪局呢,每次都壞了自己的好事。

“我們正在商量明天子怡秋遊的事情,雪妮啊,明天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我一個人去了就沒有意思了。”爲了防止子怡說漏嘴,因此夏東強搶在子怡的面前說道。

“我暈,夏東強你一個人不就好了,你跟子怡兩個人正好可以好好的玩玩,我就不必了吧。”雪妮有點婉拒道。

“別介啊,要是沒有了你的話我跟子怡玩的都沒有意思的,別忘了咱們三個人是一個整體的呢,我們是不會丟下你的。對吧,子怡。”夏東強將一旁正在玩手機的子怡也拖入了聊天中來。

“對對對,東強哥說的很對,我說雪妮姐,明天你就一起過來吧,沒有你的話我跟東強哥會覺得很無聊的。”子怡跟着夏東強附和道。

“聽到了吧,我跟子怡都是離不開你的,好了,這件事情我就自作主張啦,明天子怡班級組織的秋遊我跟雪妮都參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房間休息去了,本來睡眠就不夠,要是再不早點睡覺的話,那就真的要死人了。”夏東強說完打着呵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雪妮姐,我看我們今晚就不要再玩遊戲了吧,時間已經不早了,明天還要提前半個小時去學校集合呢,我們早點睡覺吧。”子怡對雪妮說道。

“那也行,那我們就早點休息吧。”雪妮說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原本還算比較熱鬧的客廳一下子又平靜了下來。

夏東強回房之後洗漱完畢,覺得有點口乾舌燥,又回到了客廳,“嚯,今天她們兩個倒是挺正常的嘛,沒有熬夜玩遊戲。”夏東強自言自語的說道,從冰箱裏面拿了一瓶可樂,正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這時候自已的房門忽然打了開來,夏東強朝子怡的房間看去,嚯,差點沒讓自己流鼻血。

擦,我可以邪惡一點麼。或許是要洗澡的緣故,這子怡就渾身上下就穿着小內,上面甚至有一根帶子都要掉下來了。嘖嘖嘖,這是在幹嘛呢?這是在**裸的誘惑我嗎?夏東強憋不住了,藏在深山中的大炮已經慢慢地**,炮彈已經上膛,大有一觸即發的衝動啊。

這子怡一開門突然看到一個外面有個男人正在盯着自己看,嚇得叫了起來。夏東強趕緊做了一個噓聲的姿勢。子怡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子怡妹妹,你怎麼了?”雪妮在自己的房間裏面問道。


“沒,沒什麼,剛剛在客廳裏面看到一隻大蟲子,把我嚇了一跳,我已經把它給打死了,雪妮姐,您早點休息吧。”子怡對雪妮說道。

夏東強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要是讓雪妮看到自己跟子怡就這樣的話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啊,雖然雪妮對自己比較有意思,但是雪妮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跟別人公用一個老公的,儘管子怡跟自己就像是親姐妹一樣,雪妮也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看到夏東強正站在客廳盯着自己看,子怡看看自己的着裝,想想還是回自己的房間吧。但就在這時,夏東強發話了,“子怡妹妹,這麼晚了你也口渴啊?”夏東強對子怡說道。

沒有辦法,子怡只有硬着頭皮走了上來,紅着臉蛋,雙手護胸,子怡微微的點了點頭,今天晚上實在是太累了,想喝點水在睡覺。

“這麼巧,我也是口渴呢,你想要喝什麼飲料呢?我來給你拿,”夏東強賴在冰箱那邊不肯走,這明擺着就是想多揩點子怡的油嘛。

“不用了,我自己來拿好了,”子怡紅着臉,走到了夏東強跟冰箱的中間。

也不知道爲什麼,夏東強這時候腦子裏有着一種無與倫比的衝動,儘管他再三的剋制自己,告誡自己,現在還不是對子怡這樣的時候,但是夏東強已經無法阻止他那蠢蠢欲動的雙手了。夏東強將自己的飲料放在了桌子上,從子怡身後忽然緊緊的抱住了子怡。

那雙不安分的雙手在子怡誘人的雙峯處不停的遊弋着,似乎在尋找機會打算直搗黃龍。

子怡輕輕的掙扎着,力量不是很大,渾身漸漸發熱,“不要,不要。”子怡輕輕地喘着氣,夏東強管不了那麼多了,嘴脣開始貼上了子怡的香背,狂亂地在上面吻了起來,而先前不停遊戈的雙手已經衝出了子怡雙手的封鎖,突破了最後的內衣防線,順利的來到了山峯上。下面的大炮已經挺了起來,夏東強不停的在子怡的身上磨蹭着,看來子怡今天是逃不掉了。

就在夏東強準備進一步往下發展的時候,“子怡,你還在客廳嗎?你要是在的話幫我拿一瓶酸奶吧,我剛剛忘記拿了。”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夏東強想死的心都有了,這雪妮也是的,每次都這麼壞自己的好事,看來不事先搞定雪妮是不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