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更是在二十億以上,這還是在幽州人口算少的,本來黃巾之亂以前,遼西郡人口衆多,至少有五十億以上,但是等到戰事結束,少了一大半。

後來董卓之戰,公孫瓚與劉虞的戰爭,袁術討伐戰,所有的城池都是加緊增兵,不管強弱,統統擴軍數倍,已抵禦其他人的進攻。

而遼西郡被公孫瓚送給了李易,有因爲李易是異人,其他的城主都是不服,尤其是原本的遼西郡郡守丘力居,更是不屑一股,要不是害怕公孫瓚的攻伐,早就殺了李易,自己佔領遼西郡,成爲一方霸主。

就在李易出兵的時候,丘力居就得到了消息,然後火速召集了二十四城城主,一同商議對策。

不多時二十四城主都是到齊,他們坐在一起,商議如何對付李易。

“要我說,直接殺了那異人,然後滅了他的無天城,反正公孫瓚那逆賊也是無暇他顧,咱們正好趁着這個機會,拿下遼西郡,等到公孫瓚和袁紹大戰,投靠袁紹,你們看如何?”王頎環顧四周,直接說出了他的想法。

不過其他人都不是傻子,你王頎暗中投靠袁紹,我們都是知道,但是我們可是不想死,那公孫瓚在幽州的影響力無人可以匹敵,在加上強大的軍隊,在他的地盤動手,那可是壽星老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哼,要說我,咱們乾脆投靠李易,反正都是老鄉,又是公孫瓚大人的手下,不會爲難咱們。”鄧茂開口道。

“滾,你個黃巾餘孽,我等羞於你與爲伍,速速離開。”丘力居直接喝到。

把鄧茂嚇了一跳,在看看其他衆人的表情,一氣之下,直接走了。

不過走的時候,沒有回到自己的住所,而是去找趙雲的大軍,如今他已經得知管亥和周倉在那裏,他要去投靠他們。

自從黃巾起義失敗後,他就隱姓埋名,通過數年的發展,成爲了二十四城的城主,但是他的身份不知被誰泄漏,其他城主對他很是不屑,甚至要上報劉虞,要治他的罪,但是沒等上報劉虞就被公孫瓚殺了。

等到公孫瓚統一幽州,有沒有管遼西郡,讓其他城主都是心生野心,認爲自己的機會來了,所以鄧茂就安定了下來。

但是隻要他做出有損衆人的決定時,就會被趕出去,一點臉面都是不給。

“哈哈,你們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的出身,但是不要忘了,我黃巾教還有人存在,並且是李易手下的大將,你們等着後悔吧。”說完,就直奔趙雲大軍而去。

。。。


不提鄧茂的離去,丘力居二十三人,密謀了一下午,然後得到的一個決定,那就是先和李易戰上一場,然後看李易的實力,要是強大,就認同李易,要是弱小,就取而代之。

至於以後是投靠公孫瓚還是袁紹,就要看他們分出勝負再說,只要一方勝了,他們就投靠勝利的那人。

他們對李易那是十分看不起,甚至連鄧茂都是比不上,不管怎麼說鄧茂也是原住民,而李易是異人,是弱小的異人,不管他怎麼攀上公孫瓚的高枝,他們終究是看不上。

哪怕李易曾經打敗劉虞帳下大將,甚至那軍隊都是幽州鐵騎,但是他們仍舊看不上,認爲是公孫瓚出手幫助的李易,不然異人怎麼可能打敗原住民。 石屑碎裂落下的那一瞬間,那塊狗尿皮地原石的體型已經只剩下常人的拳頭大小,但就在那塊石屑落下的那一刻,順著那缺口處,卻是突然有璀璨奪目的光華暴射而出!

那光華璀璨奪目,恍若天上的驕陽一般奪目,但卻不像驕陽那樣刺目!而且在這光華出現的一瞬間,一股澎湃到了極致的靈氣更是倏然而生,就像是一股春風般,席捲場內,叫所有人都覺得就像是泡進了溫泉中一樣,全身所有的毛孔,在這氣息下,都覺得酥麻舒爽!

而且這股靈氣氣息之強烈,甚至都在此前顧太虛拿出來的那塊中品靈石之上。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不僅如此,這靈石的靈氣,可此前各個靈石的氣息也不同,有著一股靈動活潑之意,宛若活物。

高品靈石,這切出來的一塊絕對是高品靈石!望著這一幕,場內無數人心中都已是波濤萬丈,震顫莫名的驚呼出聲,雙眸貪婪無比的望著鐵元手中,正散發著奪目光彩的原石。

這木道友的氣運真是逆天啊,皮地表現如此之差的原石,竟然能切出來高品靈石,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簡直就是一個神跡!貪婪的望著那塊原石,場內諸人望向林白的眼神,已然從此前的鄙夷,悄無聲息的改換成了如今的艷羨和嫉妒。

他絕對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就在這高品靈石的邊角出現的那一剎那,顧太虛愈發覺得,林白絕對是早就知道這塊狗尿皮地原石中究竟是存著何物,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如此淡定!

到底是觀靈之術,還是什麼?他究竟是用了什麼法子看出這塊原石內里的,還是真是運氣使然?!望著眼中雖有狂喜之意,但神情卻沒有太多震驚的林白,顧太虛只覺得疑惑無比。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驚呼出聲后,江陵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獃滯了,死死的望著那塊原石,死鴨子嘴硬道:「現在說輸贏還為時太早,現在只是切出來了這麼一丁點,鬼知道是不是這裡面就只有這麼指甲蓋的一片,這大小根本比不過我的那塊靈石!」

但話說出口,江陵才驚愕的發現,自己那塊下品靈石已經在他剛才的極度震驚下,脫手落地,化作了無數細碎的碎片,和地面的靈砂混在一起,再難分出彼此。


他這話音剛一落下,場內頓時響起一片嗤笑之聲,那些隱世宗門之人望向江陵的目光,更是猶如望向一個傻子一般!且不說眼下這塊原石還沒有切割完畢,也不說江陵手裡的那塊靈石沒有摔碎。就算它還是完好無缺的,就算這塊原石切出來的高品靈石只有指甲蓋這麼大一片,但兩者之間的高下也絕對是有著天壤之別!

試想一下,就算是再大塊的黃土坷垃,又怎麼可能跟色澤極其相近的黃金相提並論?

這位木道友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這一切,所以才會有如此之強的信念?!向著手裡正在散發出強大靈氣的原石掃了眼后,鐵元不自禁的向著林白望去,但卻發現林白眼眸中平靜一片,除卻了一些淡淡的喜意之外,根本無法知曉他心中究竟是做何想。

而且一想到自己剛才說要直接把這塊原石一分兩半,鐵元心裡邊就更是一陣后怕。他不敢想象,假如自己真那麼做了的話,該怎樣的追悔莫及!

苦笑著搖了搖頭后,鐵元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神,手中解玉刀向著原石輕輕落下!隨著刀鋒的滑落,場內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緊緊的盯著這一幕,生怕錯過一眼。

沙拉,沙拉!石屑點滴而下,而原石中潛藏著的靈石也漸漸的終於綻放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塊幾乎有小孩拳頭大的一塊靈石,而且順著靈石更是有璀璨的光華生出,那光華連接成一片,就像是氤氳成了霧氣一般,彷彿整塊原石都是氣體凝固而成的!

而且在靈石完全暴露出來的那一剎那,場內所有人都覺得強大無匹的靈氣,幾乎都要把他們的身軀給吞沒了,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有一種飄飄欲仙之感。

所有人都可以篤定,單就是這一塊靈石所孕有的靈氣,要比之前解出來的全部靈石加在一起,都還要更為濃烈,更不用說,這靈氣中的那靈動之意。

「極品靈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極品靈石?!」望著那塊靈石,已經沒有任何人在意什麼賭局,只想貪婪的多看幾眼,把那靈石的絕代風華留在眼底,銘記於心,甚至有不少人望著那流光溢彩,熠熠生輝,光彩叫人迷醉的靈石,都以為這是一塊極品靈石。

即便是林白,在這一刻都是有些驚嘆。雖然早就知道這塊原石之中藏有的靈石極其驚人,但他也著實沒有想到,這塊靈石的靈氣竟然強大到了這樣匪夷所思的地步!

「這不是極品靈石,而是一塊極其接近極品靈石的上品靈石,如果能夠給與它足夠的時間積累,也許會有化作極品靈石的可能也未可知。」聽到這話,感受了一下那靈石的氣息后,鐵元面上雖然有欣喜,但還是露出了一絲失落。

能夠解出來一塊極品靈石,可說是他畢生的心愿!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他也是無比興奮的認為,這塊靈石就是極品靈石,但在仔細感受后,他卻是發現這靈石並沒有記中極品靈石的那些特性,而只是符合上品靈石的一些記。

如果是極品靈石的話,那該多好,自己豈不是就得償所願了!就在這一瞬間,鐵元和林白兩人心中,卻是沒有來由的突然生出了一個相同的念頭。

不過鐵元所想的達成自己畢生的夙願;而林白所想的,則是藉助極品靈石打造出一處洞天福地之所,讓自己的家人們可以在其中頤養天年,好能夠陪自己在人生路上走得更久。

不過這念頭剛在兩人心中出現一瞬間,就被他們迅速打消,都是覺得自己有些貪心了。對於鐵元而言,能夠切出上品靈石,實際上就已是當世無數切靈師的心愿,自己能夠達成這一目標,已經算是天賜,又何須苛求那麼多;而對林白而言,雖然這塊靈石不是極品靈石,但能夠獲得,也是不勝之喜,而且前途漫漫,誰知道以後會不會有意外收穫。

「木道友,靈石給你。我用石皮將其封鎖了,可以避免其中的靈氣溢出。」將靈石在手中握了許久后,鐵元突然運刀如飛,用地上的石皮做出了一個石盒,將靈石裝入其中,封印了靈氣的溢出后,面露不舍之色,緩緩將其遞向林白。

這便是切靈師的夙命,他們可以見證靈石的誕生,但這些靈石卻不會屬於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出去。」

洛夢櫻只能帶著他們一起去了,這裡的中轉站,現在所有人都轉向了下面。

這裡人都是熟悉的面孔看到了他們幾個人陌生人,他們怎麼可能不緊張呢?

就算是外人闖進來也不可能進到這裡。

「我們可以進來會是陌生人嗎? 反轉人生(快穿) !」優莎娜看了這裡,如果不知道的會認為這裡是漂亮的地下城呢?

這裡很大,不是在表面而是建在地下。

「想要見我們的管理者,也要看看你有沒有能耐呢?」外人或者是新人都不會那麼輕易被放過的。

「那你想要怎麼樣才能進去。」挑戰他們嗎?可以那就放馬過來吧!

男子指了不遠處的打鬥台說:「你們隨意挑,不管什麼規則,不管什麼手段,只要你們贏了,我可以幫你找找看。」

「我和你打,我隨意,你請便,不管我贏了,你馬上去給我叫人。」司亦琛把優莎娜拉了回來,讓她去打架,那他這個男人說出去那怎麼混呀!


找找看,到時候不認賬,他們不是白白浪費時間。

洛夢櫻輕輕拍了一下優莎娜,這個時間不要和司亦琛吵,他們可以在這裡囂張,能力也差不到哪裡去,還不如讓司亦琛去試探一二,輸了沒有關係,贏了也可以立威。

「好狂妄的小子,等一下不把你打趴下,哭著叫爺爺,我跟你姓。」他在這裡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個人敢這樣挑戰自己。

在這裡的聽到了,男人要打架,都熱血沸騰起來了。

想不到還有人敢挑戰邦哥,他們不好好看那就是錯過機會了。

「亦琛哥哥,你小心點,輸贏都沒有關係。」邦哥難道是他嗎?洛夢櫻看了資料,邦他來這裡之後對付過很多人,他從來沒有輸過,所以這裡的人知道他要和人比武,都開始興奮。

還有人馬上買了飲料找好位置等著了。

「我知道了,幽幽不要擔心,先找一個位置休息一下,你們兩個人照顧好幽幽。」司亦琛看了她們一下,他才不會輸,自己代表的就是幽幽,怎麼可以讓幽幽丟臉呢?

「如果打不過,還是讓我打吧!我可不想看你丟臉。」優莎娜並不是真的想要和他爭,而是司亦琛這些年有沒有經過訓練,幽幽也擔心他會受傷,還不如讓她上。

「你還是好好坐在哪裡看著就好了,不要認為我比你差。」司亦琛說完,直接走上上去了。

周圍現在一直站滿了人,他們已經想到司亦琛這個小子會很慘的樣子。

「邦哥看著這樣的小白臉,好不好把他修理的很慘呀!」

「那知道什麼地方來的白痴才會想要挑戰他吧!」

「可以看到邦哥的修理人可是很難得的,我們還是不要錯過機會了。」

「比賽還沒有開始,輸贏還沒有確定,敢來這裡還接受挑戰的人,應該還是有點本事的,我們還是好好看著吧?」

邦哥在這裡確實名氣很大,可是也有一部分想要看到他被人教訓一下,免得他這樣目中無人。

南宮斌已經很高了,1.83米的身高,比墨昊靳低了一點, 黑暗血時代 .9米的身高,在他們看來,想要打贏他,還是有一點困難。

「你見過他輸嗎?每一次都是這些不知死活的人比修理。」

洛夢櫻在的位置,可以把這裡的聲音都聽得清楚。

洛夢櫻一直看著場地,如果有人傷害到司亦琛,她也不可能束手旁觀。

洛夢櫻不管怎麼樣都沉得住氣,她也相信司亦琛,如果他沒有想要的能力,也不可能擋在他們面前。

「幽幽,這個邦哥真的很厲害嗎?亦琛他已經很久沒有訓練過了吧!真的沒有問題嗎?」離玥也是很擔心,看著這樣的場面,也害怕。

「你不要亂想了,他都愛出風頭就讓他出一次嗎?如果輸了還有我。」優莎娜真的想要打人,可是司亦琛就和自己搶。

他們什麼時候變成外人了,這些人才是外人好不好,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隱姓埋名來這裡。

司亦琛把外套脫了下來,邦哥也準備好了。

兩個人的對戰已經一觸即發。

「小子你想要怎麼死,想好了嗎?」邦哥無視的看了他一眼說。

「這裡真的不成樣子了,我是不會死,你我就很難說了。」司亦琛他的位置可不是他們可以比的,可是這個時候他也想要教訓人。

蝕骨寵 好那就開始吧!」

洛夢櫻看著場面,邦哥可以被這裡的人稱讚,能力也真的不錯,一開場,邦哥佔上風,司亦琛被步步緊逼,想要還手的能力都沒有了。

優莎娜已經緊張的手,用力的捏著洛夢櫻,洛夢櫻也緊張的看著,可是沒有想到,被優莎娜這樣出力的捏著。

「娜娜姐姐,你就不能平靜一點嗎?」

「幽幽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怎麼不說呀!你的手都已經紅了。」優莎娜聽了洛夢櫻的話,才反應過來看了自己的手,她才知道自己的手在幹什麼,也看到了洛夢櫻的手已經紅了。

「好了,好好看著。」司亦琛也感到了壓迫感,可是他還沒有出手,他這段時間都是在觀察對手。

洛夢櫻看到這樣的場景,邦哥的力量很強,身上也很靈活。

司亦琛這樣根本沒有什麼優勢。

場下的人已經不用看了,都知道了結果一樣。

「你認不認輸,你就這樣的能力還敢挑戰我,我敬佩你的勇氣,只有你接受懲罰我就放過你。」邦哥也沒有鬥志了,局勢一邊倒。

司亦琛是被打得很慘,可是洛夢櫻感覺他還是可以反擊的。


這個時候,司亦琛笑著說:「你如果認輸我同意呀!,不過比賽還沒有結束,如果你不想打了,就去把我要找得人,找出來。」

邦哥聽了更加生氣了說:「不把你打死,真的對不起在場的所有人對我的期待了。」


司亦琛接下來都躲過了他的攻擊。還開始進行了反擊。 優莎娜已經不敢看了,司亦琛身上的傷,看著就感覺到痛。

離玥也準備隨時上去幫忙的樣子。

「亦琛哥哥,你還沒有用全力吧!」洛夢櫻看了,心裡告訴自己,這樣的能力不可能是他的實力。

司亦琛當年的能力也是很強的,洛夢櫻和他打起來,也是很難分出勝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