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房間里出來的病人拿著藥方就去了二樓最西頭的房間,看來那裡就是抓藥的地方。

剛剛李沐沐他們是由門童引著直接上了二樓,這會兒她順著欄杆往一樓瞧去,才發現有一個大夫坐在大廳的中央,每個進來的病人都要先找這個大夫看過,確定了是那個方面的問題之後,大夫會給他一個牌子,然後交代他到相應的大夫那裡去看診。

呦呵!這不就相當於導診台嘛!

對於這個發現,李沐沐顯得有些驚喜,不會是有跟自己一樣穿越的同道中人在這裡吧!

「下一個!」從郭大夫房間出來的葯童送走了上一個病人,對著李沐沐他們說道。


「大小姐,在叫我們了!我們進去吧!」白芷聽見去叫李沐沐。

「好!」李沐沐抬手,讓白芷把自己扶了起來。

李沐沐走進房間才發現屋內的布局跟現代的診室也一模一樣,房子的東邊擺放著一張小書桌,書桌的兩邊擺放著兩把椅子,而房子的西邊則是跟東邊用一個帘子隔著,西邊擺放著一張小床,想來是用來檢查用的。

看完了屋裡的布局,李沐沐才扭頭去看坐在桌子北邊的郭大夫。

讓李沐沐沒有想到的是,郭大夫居然是個女人,不過想想也是,在這個時代,一個擅長婦科的大夫如果是個男人,恐怕根本沒有人敢找她看診吧!


這位郭大夫看起來也就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她不會就是自己穿越的同僚吧!

李沐沐按下心中的激動,坐到了郭大夫的對面。

「郭大夫你好!」 郭初夏看著自己對面的小婦人眼生的很,她可以非常的肯定這是自己第一次給她看診。

可她在見到自己是名女大夫的時候,除了有一絲絲驚訝外,並沒有其他人第一次見到自己時那種質疑的眼神。

要知道有些人因為自己是女人,甚至直接拂袖而去,根本不相信自己的醫術。

而那些留下的病人多半是因為自己的病情跟男大夫實在是難以啟齒。

「夫人身體哪裡不適?」郭初夏示意李沐沐把手放到脈枕上,一邊提她把脈,一邊詢問。

「我是來請平安脈的!我叫李沐沐!」

李沐沐並沒有直接自報家門,而是說了自己的名字!

既然她爹早就打點過了,李沐沐相信郭初夏肯定知道自己是誰。

果然,「原來是大小姐!真不好意思,剛剛有病人在,怠慢了大小姐!」

郭初夏嘴上說著抱歉,但是並沒有起身,依然把手搭在李沐沐的手上給她把脈。

「沒關係!」

在李沐沐眼裡,這些都是小事,此時她更關注的是自己那位穿越過來的同僚到底在哪。

又把了一會兒,郭初夏收回了手,「大小姐之前可是受過什麼傷或者是中過毒?」


看來這郭初夏還是有些真本事的,李沐沐點點頭,「五個月前中過蠱毒!不過已經解了!」

郭初夏把出李沐沐的身體虧損的厲害,料定她不是受過重傷就是中過毒,只是沒想到居然是蠱毒。

但是李沐沐為什麼會中蠱毒不在郭初夏的考慮範圍之內,她只是陳述著李沐沐現在的身體狀況。

「大小姐的身子虧損的厲害,雖然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滋養著,但身子還是很虛弱!所以大小姐平日里一定要多多注意才行!」

「那孩子有沒有事?」李沐沐有些擔憂。

自己的身體不如之前,李沐沐自己也有感覺,但是她現在關心的是肚子里的孩子。

李沐沐五個月前中過蠱毒,這肚子里的孩子也就五個月有餘,也就是說李沐沐懷孕的時候已經中蠱了!

這個孩子能留下了也真是命大。

「孩子發育的很好,沒有什麼問題!倒是大小姐你的身子,可得好好保養才是!不然等到生產的時候,恐怕你的身體會跟不上的。」

李沐沐送了口氣,孩子沒有問題就好,「那就有勞郭大夫了,麻煩郭大夫給我開個方子,讓我調理一下!」

雖然不喜歡喝這苦苦的中藥湯子,但是李沐沐也不希望自己一個不小心死在了產床上。

看完了自己的身體,李沐沐趁著郭大夫寫藥方的功夫,又跟她問道:「郭大夫,這醫館是誰負責的?」

「我!怎麼了?大小姐可是發現了什麼問題?」郭初夏停筆抬頭去看李沐沐。

「沒有沒有!我就是隨便問問!」李沐沐趕緊搖頭,沒想到她爹還真敢把這麼大一個店鋪交給一個女人打理!

難怪自己隨便一求,爹就同意給自己一件鋪子了。

「那這醫館的經營模式也是你想出來的?」

李沐沐假裝隨意的問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內心有多麼的忐忑。

「是啊!」郭初夏回答著,繼續寫著藥方。

李沐沐『砰』的一聲,雙手拍在桌子上,猛地站了起來,可把屋子裡除了她以外的三人全部都嚇壞了。

「大…大小姐?」白芷盯著李沐沐的肚子,剛剛那麼大的動作,沒有撞到大小姐的肚子吧。

郭初夏則被嚇得一筆畫出去老長,整張快要寫完的藥方都作廢了,「大小姐,你怎麼了?」

李沐沐一點都不在意,她興奮的看著郭初夏,語氣急切的問著,「你是從哪過來的?因為什麼事情穿過來的?」

郭初夏卻以為李沐沐問的是另外的意思,「我五年前來的百草廬,因為家道中落,承蒙李老闆賞識,才把百草廬交給我來打理。」

知道郭初夏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李沐沐乾脆換一個方式,「青霉素,阿司匹林,嗯?是不是覺得很耳熟?我跟你是一個地方來的,這麼說你聽懂了嘛?」

沒有預想當中跟自己一樣的激動,郭初夏一臉懵的看著李沐沐,「大小姐,你在說什麼,你…沒事吧?」

要不是東家的小姐,郭初夏都要把她給趕出去了。

李沐沐彷彿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激動的雙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嗎?」

「請恕我才疏學淺,真的不明白大小姐再說什麼!」

郭初夏是真的不知道李沐沐說的那些個青霉素,阿司…匹林什麼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李沐沐失望的坐下,還以為就算回不去,至少可以找到一個跟自己同樣來自異世界的人呢。

「沒事,你就當我發神經好了!」李沐沐有些喪氣。

郭初夏詢問的看向白芷,白芷默默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她們大小姐突然發什麼神經,在家的時候還從來沒有這個樣子過。

見李沐沐突然意志消沉,郭初夏也沒有再說什麼,她重新寫了一份藥方交給白芷,並且把平時需要注意的一些情況也都交代了一下。

知道李沐沐現在沒有心情聽,她就詳細的把一條條都說給了白芷聽。

事關李沐沐的身體和肚子里的寶寶,白芷也全都細細的記了下來。

雖然時間還早,但也許是還沉浸在沒有找到同伴的失意當中,李沐沐出了百草廬就吩咐車夫直接回家,也沒有再去別處逛一逛的心情了。

芍藥跟大小姐一樣對於這第一次出門充滿了期待,原想著大小姐把完平安脈之後可以去鬧市那邊去逛一逛,沒想到大小姐直接吩咐回府了。

芍藥剛想跟李沐沐建議一下,卻被白芷一把拉住了,「你沒看到大小姐這會兒心情不好啊!你還上前去給大小姐添堵!」

芍藥委屈的癟癟嘴,「好不容易出來一回,我也想跟著大小姐一起去逛逛嘛!」

白芷沒好氣的拿手戳了芍藥的腦袋一下,「你呀!以後大小姐每三天出來請一次平安脈,你回去伺候大小姐多用點心,下次大小姐再出來的時候你就去央她再帶你出來不就好了!」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還是白芷姐姐聰明!我回去一定好好伺候小姐,把她哄高興了,讓她下次還帶我出來!」 李沐沐平時對待她們也比較寬厚,所以芍藥她們也就不那麼拘謹了。

白芷和芍藥在馬車的一角嘀嘀咕咕的,李沐沐早就聽見了!

可她的心情剛剛經過了大起大落,這會兒精神上確實有些疲憊了,不過她也不忍心看芍藥失望。

畢竟她們平時服侍自己也都算是盡心儘力。

所以在路過鬧市的時候,李沐沐還是叫車夫停了下車,給了芍藥些碎銀,讓她下車去給她倆還有家裡的佩蘭和玉竹買點零嘴,算是她賞她們的。

芍藥拿著錢歡喜的不得了,歡呼著跳下馬車去買了好多的零嘴,兩個手都快拎不下了才回到馬車上來。

白芷在她們四人當中年齡是最長的,所以做事也最穩重,芍藥下車耽擱了這麼長時間,白芷怕李沐沐不高興,一上車就訓斥著芍藥。

「你看你,買這麼多東西!因著你的貪嘴,還得讓小姐等著你!」

芍藥吐了吐舌頭,坐在一邊,把零嘴都放在身前,低著頭不敢說話。

「說她作甚,反正時間還早!也沒耽誤多大會兒子功夫。」

李沐沐一直低頭想自己的事情,也沒覺得等了多長的時間。

聽到李沐沐沒有生氣,還幫著自己說話,芍藥又跟打了雞血一樣。

她從一堆零嘴中翻出了一個用紙抱著的吃食,獻寶一樣的碰到了李沐沐的跟前。

「大小姐,你快嘗嘗這個!」

「這是什麼?」李沐沐好笑的看著芍藥。

「這是酸梅!我剛剛在買別的零嘴的時候,有個懷孕的婦人也去買這個酸梅了,她說她懷著孕辛苦,嘴裡總覺得沒味,吃些這個酸梅最是開胃了!我想著大小姐最近用飯用得不香,所以就買了些回來讓大小姐嘗嘗。」

芍藥邊說邊打開了油紙,「大小姐快嘗嘗,看看喜不喜歡!」


其實李沐沐是不愛吃零嘴的,她原本也不打算吃,可當芍藥把酸梅捧到自己跟前,自己的嘴裡倒是忍不住分泌了些口水。

她捻起一個晶瑩剔透的酸梅放入口中,酸酸甜甜的感覺果然讓她舒暢了許多。

「怎麼樣怎麼樣?好吃嗎大小姐?」

看到李沐沐吃了自己買的酸梅,芍藥一雙眼睛緊盯著李沐沐。

芍藥這眼神就像一個等著要骨頭的小狗一樣,李沐沐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面會突然出現這個畫面。

李沐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手在芍藥的腦袋上彈了一個腦瓜崩。

「好吃!算你這個小丫頭還有點良心,記得惦記著給我帶好吃的!總算沒有白等著!」

芍藥吃痛的捂著腦門,不過看到大小姐又有精神了,她就覺得很開心。

李沐沐又從芍藥的手裡拿了一個酸梅放到嘴裡,慢慢噙著味道,果然很開胃,讓她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好了,酸梅放到這兒吧!你快坐回去吧!省的你一會兒口水都要落下來了!」

芍藥捧著酸梅一直蹲在李沐沐跟前,這在馬車上是很累的,再說被芍藥這個饞貓一直用渴望的眼神盯著,李沐沐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哎!」得了命令的芍藥把酸梅放到李沐沐旁邊的小桌上,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包零嘴吃了起來。

「白芷姐姐,你怎麼不吃!」芍藥一邊吃還不忘一邊叫上白芷。

「我現在不想吃,回去了以後再說!」

開玩笑,她們兩個都坐在這裡吃零嘴,一會大小姐需要人服侍,誰去幹活!

李沐沐當然知道白芷怎麼想的,但是她也沒有說讓白芷跟她們一塊兒吃東西。

她雖然善待這些下人,但是不會嬌慣她們,恃寵而驕只會讓她們忘了規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