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歐尼說什麼呢,剛剛沒注意聽。」李知恩這才回過神來,鎖上手機轉頭對劉仁娜道。

「這是在和誰聊天呢,聊得這麼投入,連我的話都聽不進去了呢。」

劉仁娜的表情很是幽怨,李知恩像這樣把自己晾在一旁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過呢。

「呃,這個嘛,公司的一個後輩而已,真的沒什麼啦,哈哈。」

李知恩坐起身來,撓了撓頭搪塞道,只不過說的話怎麼聽怎麼都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

「後輩?男生還是女生?」

劉仁娜睜大了眼睛,自然而然關心起這位年下好妹妹來。在劉仁娜看來,李知恩這個狀態,說不好是感情方面有情況發生。

「問這個幹嘛…對了,歐尼剛剛說什麼來着。」李知恩直接岔開了話題。

見李知恩不好意思回答,劉仁娜心底已經差不多有了答案,但也沒有繼續追問。

雖然李知恩和劉仁娜是關係最親近的閨蜜,但也會很注意給彼此留出個人的時間和空間。

再好的朋友也需要尊重彼此的生活,這也是維持感情的一個很好的方式,不然兩個人早就乾脆搬到一起住了。

「我說晚上吃什麼呢,你有什麼想法嗎?好多天沒見了,要不出去吃吧,正好最近有人給我推薦了清潭洞的一家餐廳,看起來還不錯,你覺得怎麼樣?」

劉仁娜看了看時間,接着道:「如果要去的話,也差不多該出發了,那家店離這也還有點距離,人氣也很火爆,去晚了可能沒位置了。」

「出去吃嗎,算了吧,懶得動了哎歐尼,要不還是你下廚吧,我給你打打下手。」

李知恩自然是不會答應的,不想多花力氣出門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那位可愛的年下男正在過來的路上呢,自己要是現在出門吃飯了,豈不是要和他錯過了?

這可不行!好不容易讓徐然又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還是在自己的家裏,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放過。

「那好吧,真是個小懶鬼。」

劉仁娜又捏了一把李知恩明顯肉起來的小臉:「你還是吃點蔬菜水果算了,看你這最近肉了一圈了都,等新專輯發佈了Uaena該認不出你了。」

「沒事啦,就算我說自己長胖了,粉絲也不承認的,甚至還會教訓我呢!」李知恩擺擺手渾不在意。

不過粉絲不在意,那位可愛的後輩會在意嗎?

李知恩想起在民宿的這兩天,徐然曾不止一次提過自己吃的太多了的事情,讓自己這個大明星注意管理身材。

還真是讓人頭疼呢…吃的也想要,年下男的調教也不能半途而廢啊。

「正好前兩天你不在家的時候我購物買了不少食材,等我一下,我回去拿過來。」劉仁娜說着,起身準備出門。

「內,麻煩歐尼啦!」李知恩甜甜一笑,接着似是想起了什麼有補充了一句,「對了歐尼,能多拿一人份的食材嗎?」

「莫?幹嘛要拿那麼多?」劉仁娜不解道。

「呃,因為今天感覺很餓,又很久沒吃到歐尼的手藝了,所以預感會大吃特吃呢!」

李知恩沒辦法,只好犧牲一下自己的形象,心裏卻在盤算到時候要自己下廚做兩個菜,然後想辦法把徐然留下來吃個晚飯了。

「真是,剛才說了讓你少吃點。」劉仁娜吐槽了一句,也拿這個可愛妹妹沒什麼辦法。

見劉仁娜信以為真走出屋門,李知恩一下子從沙發上蹦了起來,用手機接着編輯起了訊息。

「還有多久才能到啊,等不及了kkk,那個可是我最喜歡的水杯呢!對了,你有沒有什麼喜歡吃的韓國菜肴啊,我只是隨口一問,別想太多!」

「真是,催了好幾次了,再喜歡這個杯子也沒必要這麼緊急吧?剛剛不是說了還有十幾分鐘就到了。而且這突然問自己喜歡吃什麼是搞哪出嘛…」

看到李知恩再度發來的訊息,徐然無語地搖搖頭,自己為了趕時間都破費打車了,一定要讓這個可愛富婆補償才行!

這才不是吃軟飯呢,只是幫公司辦事自己墊付的錢申請報銷而已,嗯,就是這樣。徐然在心裏說服了自己。

「啊,那好吧,我現在下去,老師您稍等…」

拎着袋子剛回到李知恩家裏的劉仁娜卻見李知恩又在通話,而且和剛剛喜悅的表情不同,現在李知恩臉上寫滿了苦惱和無奈。

「知恩吶,這會又是誰?」

劉仁娜把東西放進廚房,回來見李知恩已經放下手機,便出聲問道。

既然是前輩,那肯定不是之前李知恩聯繫的那個人了,而且看李知恩並不好的臉色,劉仁娜擔心李知恩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陸南辛說著,手指立刻在電腦上翻飛起來。

躲過了幾重防火牆,加之陸南巡寫的程序,很容易的侵入了海川市的交通系統。

陸南辛看著屏幕上的分屏幕畫面。

肯定言道,「沒有發現車禍,應該不是這個路段!」

陸南辛對於沈安安的推斷不疑有他,一步步的擴大範圍搜索。

這時,冬兒的手機響起,是餘威打來的電話。

沈安安拿過手機,問道,「你那邊什麼情況?」

「大小姐,我已經到了集團,沈先生並沒有來過,集團一切井然有序,沒有異常!」

沈安安反倒心下一沉。

這找不到人,更可怕。

沈安安忍不住揉了揉額頭,「南辛,你把鏡頭調到沈家大宅,追蹤海A34647的車,應該能找到。」

「好,不過需要些時間。」

「明白!」

沈安安知道,這已經是最快能找到沈長山的方法了。

轉頭又吩咐,「冬兒,報警,在網站發布懸賞消息,動靜弄的越大越好。」

「是!」

冬兒立刻在手機上操作起來。

沈安安又給白月梅撥打了電話,那邊接起電話時,有些驚訝。

畢竟,沈安安主動打電話可是頭一遭。

白月梅語氣不耐中帶著警覺,「你找我有事?」

「我爸去哪兒了?」沈安安開門見山的問。

白月梅語氣一頓,氣的撂了臉子。

旁邊都是一起喝下午茶的夫人們,讓她的臉怎麼掛得住?

「這是你應該跟我說話的態度嗎?我好歹也是你的繼母,你的長輩,沈安安,你別太囂張了,別以為得了你爺爺的寵……」

「別廢話!」沈安安硬生生打斷了白月梅的話,「我爸有可能出事了,我需要知道他去了哪裡!」

白月梅半信半疑,「什麼?山哥出什麼事了?」

「我不會拿爸爸的生命開玩笑!快說!」

白月梅一下子傻眼。

「山哥去了清水灣工地。」

「清水灣的項目擱置了,資金也在調查中,怎麼忽然去了那裡?」

「項目出了一些問題,目前的狀態還在合同期內,你爸又怕程家……總之是去了。」

清水灣項目在東郊附近,依靠著海川月駝山,但是上山的盤山公路上有一處崎嶇,如果不注意,會很危險。

沈安安心裡沉了又沉。

如果沈長坤是挑那個地方下手,那後果不堪設想。

「清水灣的工人還都是沈氏的吧?」

「是,還沒完全撤出來。」白月梅也老實了,收起了趾高氣昂。

「你現在就通知他們,順著盤山路找,尤其鷹咀溝!」

白月梅倒吸一口冷氣,「你是說山哥有可能……有可能已經……」

「沒有什麼可不可能!盡人事,聽天命!」沈安安說完,掛斷電話。

聽著白月梅剛剛六神無主的聲音,沈安安自然是不放心,隨後又吩咐了餘威趕過去,這才稍稍放心。

「嫂子,咱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我打給鍾誠,全城搜索?」

沈安安搖頭,「不必,南辛順著監控找,已經是最快的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找到沈長坤,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既然他設了這個局,今天一定會出現!」冬兒思維敏銳。

冬兒說的正是沈安安想的。

眸色一凜,言道,「沒錯!我們進去看看!」

。 青雲十六州,

青州北部,天狼山脈,開啟了一次百年未有之壯大獸潮!

天色剛剛黑下,天狼,劍虎,鮫蛇等群獸四處驚竄,響聲震天若山崩,吵的附近村落的村民驚慌失措。

孩童們三五成群,跑出自家院落,滿臉好奇的望向天狼山脈。

十里開外,瀘江城內,所有修行者的目光,在這一刻不約而同的看向一處,

—天狼山脈!

「如此壯觀的獸潮,百年難得一遇,想必是有不得了的寶物出世了。」

柳家,大堂之上,一身材魁梧高大,氣勢生猛的中年男子,目光如炬似有精光溢出,對着眾人吩咐道:

「天狼山脈,必有異寶出世,柳天長老,你帶些弟子去查探一番。」

「是!」

柳天上前幾步,親自挑選了家族中,天賦不錯的幾名弟子,轉身離去。

瀘江城內,燈火通明,喜悅、興奮、激動,

—人群沸騰。

「哈哈,異寶出世,若有機緣得到,必能一飛衝天,成為瀘江城數一數二的人物。」

「天狼山脈的異寶,我侯雲天志在必得。」

「誰敢和老子搶,我就一鎚子掄死他。」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