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是龍十兒呢?咳咳,先回顧一下。

早上,龍十兒一行人的棲息之地……

龍十兒不知從哪兒找來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穿上,袖子啊,大腿了,小腹啊等等全是洞。

一身穿戴整齊的阿雷和鴿子還有徐容容,就不解的看著龍十兒,問道。

「馬上就要進入小虎村了,你怎麼這麼打扮?」

「哦,我這麼打扮才能更吸引人注意啊!」

龍十兒嬉笑著,聞了聞那看上去髒兮兮的袖子。


幾人看到那是一陣噁心,無語的看著龍十兒。

「就算是吸引人注意你也不用這麼著吧?」

「我就要這麼著,怎麼滴?」

龍十兒肯定的說到,估計是衣服有點兒臭了,還特意找來徐容容用的香水噴了幾下。

頓時,一種噁心的味道散發出來,幾人立馬跑去了房間。

一群人出來好遠,客棧老闆罵道。

「真是群害蟲啊,我的房子啊,以後再也不收留乞丐了。」

於是呢,才出現現在的場景,龍十兒看著大家說道。

「我呢,這次來就是來保護大家的,大家把佟生死的事情一點兒不漏的告訴我吧!」

於是,村民們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隨後,一幫子人把一個年輕人推了出來。

「小兔子,快,快告訴大人你知道什麼?」

「小兔子?」

鴿子小雷徐容容龍十兒一幫子運城來的守衛詫異的看著那名男子。

不是男子,是男孩,他提醒瘦小,刀削臉,臉上的皮膚純純的小麥色,而且看上去很光滑,看著這人,大家無疑都想到一種動物:老鼠!

被稱作小兔子的人朝村民們抱怨兩句。

「靠,你們不也知道的嘛,怎麼就偏偏要我來告訴他!」

小兔子極不情願的走到龍十兒身邊,還沒走過來就捏住鼻子停在原地。

「那個,大人啊,你是不是想要我告訴你關於佟生的事情?」

「恩,對啊!」

龍十兒點頭,既然人家不過來,那自己就主動點兒,龍十兒朝小兔子走去。

龍十兒走到哪兒,哪兒的人就立馬跑開,成為了真空地帶,龍十兒心想著。

「我早料到你們這麼歡迎我們了,還好我早有打算,哈哈~」

小兔子看龍十兒走過來,趕緊後退著說道。

「大人啊,你身上的味道太太太太太特別了,小的受不了了,我先走了。」

小兔子轉身就要往人群外跑去,可是村民們哪裡捨得讓他走啊,趕緊把他拉了回來,並說道。

「大人,小兔子是孤兒,先在就交給你了,有什麼需要你告訴他,我們就先走了。」

村民們紛紛離去,走得比跑還快,一對母子的談話進入幾人耳中。

孩子:「媽媽,為什麼我們要跑啊?」

媽媽:「孩子,其實媽媽也不想跑啊,但是媽媽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待會兒啊,就要有狼來了。」

孩子:「媽媽,你別嚇我,嗚嗚嗚~」

於是那孩子拉著媽媽就跑,比他媽媽還跑得快!

龍十兒看著那兩人的背影,額頭的冷汗冒了出來,有醬紫的父母嘛?唉!

「好了,多的不說,小兔崽子,你先找個地兒讓我們安頓一下,晚上我再來了解佟生的事兒。」

「大人,我叫小兔子,你們跟我來!」

小兔子爭辯了一下,遠遠的帶著龍十兒他們朝一家離開了的大院走去,一邊走一邊還在前邊大聲的說道。

「大人,昨天剛好有戶大戶人家逃走了,你們就先住那裡屈就一下。」

夜晚,龍十兒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件乾淨的衣服穿上,開心的爬出水桶。

「好爽啊!那什麼破衣服,難受死了。」

隨後,他有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

「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上當!」

晚上,一幫子人在一個破舊的大廳中,小兔子正說著那天發生的事兒。

「那天晚上,大家很平時一樣,累了也就休息了,半夜的時候,我們就聽到佟生家裡傳來一個恐怖的叫聲,第二天就發現了佟生身子發白,兩眼發直,盯著前方,好恐怖啊!」

小兔子越說越激動,尤其後邊的那幾句話,嚇得徐容容趕緊靠近龍十兒。

龍十兒聽了小兔子的訴說,和自己了解的差不多。

「那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呢?」

「這個倒沒有,第二天大家報了官,官兵就把屍體抬走了。」

「那現在佟生的家人在哪?」

「他的家人啊,被官兵帶走了,說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

「那好,你現在帶我們去佟生的家裡看看。」

在小兔子的帶領下,一幫子人朝佟生家走去,黑漆漆的大道,寂靜的氣氛倒是嚇壞了徐容容。

龍十兒一隻手握住徐容容的手。

「看吧,叫你別來你不信。」


徐容容白了龍十兒一眼之後,就警惕的看著四周,小聲嘀咕著。

「嘴上這麼說,還抓我抓那麼緊,口是心非的傢伙!」

不巧就被龍十兒給聽到了,一把放開他的手,快速朝前走去。 徐容容站在原地,看著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不時有兩聲啄木鳥的聲音,徐容容趕緊跟了上去。

佟生家境貧寒,家中也就一座院子,加上兩間小房子,來到門口,守衛一腳就把門給踹了開。

看護衛們凶神惡煞的,小兔子的眼神變得有些懼怕「穿得道貌岸然的,怎麼看樣子比怪物還可怕?」

龍十兒可沒管這些,反正又不是他乾的,要賴就賴那守衛去,自己也沒下令讓他踢門。

進了門,龍十兒下令道。

「大家分頭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是!」

一群人立馬散開,朝各處走去,小雷和鴿子也被龍十兒叫散開了。

小兔子還有徐容容跟在龍十兒身邊,小兔子指了指前邊的一道門。

「那就是佟生的房間了,你們自己進去看吧!」

「你不和我們一起進去?」

徐容容疑惑的盯著小兔子。

小兔子看著徐容容的面容,忍不住咽了兩口口水,但是一想到佟生的屍體,他什麼想法都沒了,一個勁兒的搖頭。

「最討厭膽子比我小的人了。」

徐容容鄙視的轉身,卻看到龍十兒身體發抖,一臉可憐的看著她。

「你怎麼了?」

「老婆,那裡邊是佟生死的地方,我…我不敢進去!」

「你!」

徐容容一下子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過,也不容他多說,就感覺龍十兒拉著她的手一用力,直接闖進了屋子,可是,剛進了屋子,門就「砰」的一聲給關上。

徐容容嚇得嘴巴長得老大,眼看著就要叫出來,龍十兒趕緊伸手捂住她的嘴巴。

「噓!噓!」

看著龍十兒一臉的嚴肅,一換剛才還嬉皮笑臉的表情,徐容容驚訝的看著他。

龍十兒把她拉到窗戶邊上,悄悄的看著窗戶外邊。

「老婆,你說,我請你看一場好戲你給我什麼獎勵?」

「那要看你的好戲到底有多好了。」

徐容容跟著龍十兒開玩笑,反而有些不懼怕這房間了。

龍十兒微微笑了一下,沒說什麼,但是,在徐容容看來是那麼的意味深長。

兩人在屋子裡呆了一會兒,龍十兒大神朝外邊叫道。

「大家快過來!」

徐容容疑惑的看著他,實在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接著,就看到一群人快速朝屋子趕來,大家進來后,發現龍十兒正指著自己的鼻子。

「噓!」

於是,小雷鴿子以及一干守衛都疑惑的看著龍十兒。

小雷來到龍十兒身邊,傳音給龍十兒。

「怎麼了?」

「你們看窗外!」

一群人朝窗戶圍了過來,龍十兒鬱悶的看著他們。


「我說,能少過來兩人不,你看把我媳婦兒擠成啥樣了?」

大家往龍十兒懷裡的徐容容看去,徐容容彎著身子,就看到一個頭在龍十兒腋下,小雷鴿子撓撓頭往後退了兩步。

這時,窗戶外邊出現了一個身影,他穿著黑色斗篷,大家看不清他的面容,他進了門后,悄悄的朝窗戶走來。


看著他走過來的腳步,徐容容離窗戶最近,不由自主的往後邊挪動。

龍十兒環手抱著她,用一個相信我的眼神看了一眼徐容容,徐容容心神這才慢慢放鬆下來。

龍十兒朝後邊大聲說道。

「你們看這是什麼?」

於是,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皆是一臉疑惑,龍十兒一個勁兒的朝他們擠眼睛。

還好,鴿子比較聰明,立刻會神的說道。

「我看,這東西不像是人的。」

「那你覺得像是什麼的呢?」

龍十兒說完就把頭轉向窗戶,密切關注那個人的舉動。

「他身上應該有…」

鴿子離龍十兒有些距離,可以直接看著窗戶,發現那人就躲在旁邊,心神細膩的他一眼看到一撮毛髮在窗戶處閃了一下,大聲說道。

「毛,他的身上有毛!」

龍十兒朝守衛們指了指門口,然後做了個「殺」的手勢,然後繼續說道。

「那他不是人咯?我有辦法對付他了。」

龍十兒看大家打開門已經潛到了門外,把鴿子叫了過來,指了指徐容容,意思很明確,就是讓他保護容容。

鴿子點頭會意,龍十兒又指了小雷一下,然他待會兒和自己從窗戶突然跳出去抓住窗戶旁邊這東西。

隨後,龍十兒眼神轉到徐容容身上,這妮子辦事衝動,待會兒出了什麼岔子就不得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