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聞。」

「這是什麼中藥?」

楊順送到自己嘴邊,抿了一小口:「奶茶。」

啊?

一群人都傻眼,奶茶?怎麼可能是奶茶?

2號床的快嘴家屬愣住,突然醒悟過來:「你昨天杯子里裝的絕對不是這個!」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家都回過神來,頗有些惱怒。

「小夥子,你在騙我們?」

「你這麼做不厚道啊,騙人很好玩嗎?」

四季長情 「你是真滴賴皮!」

面對眾人的指責,楊順哭笑不得:「其實我昨天帶來的也是奶茶,還是哇哈哈AD鈣奶味道。唉唉,我來看望病人,帶什麼東西,還需要跟你們每個人都報備一下?搞笑吧!」

小夥子說的好有道理呀,眾人全都無言以對。

楊順懶得玩了:「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我真不是什麼神醫,也沒有神葯。行了行了,大家讓讓,我要關帘子了。」

「關帘子肯定有鬼!你包里藏著葯!」

有人叫出來,楊順站住,乾脆地取下包,隨手扔到汪卉手裡,盯著那哥們兒:「可以了吧?」

又有個小嫂子喊出來:「肯定在你口袋裡藏著!」

楊順為難道:「包可以取下來,但是褲子不能脫啊!」

小嫂子的臉唰地變紅,旁邊這些人都吭哧笑了。

有個哥們兒起鬨道:「你藏在短褲里!」

「過分了老鐵,這種玩笑也開?」

楊順臉都黑了,他任由這哥們兒檢查,摸了摸他的前後口袋,所有里兜全都外翻出來,一無所獲。

「還有沒有人懷疑的?是不是我衣服縫裡縫著?鞋底踩著?咯吱窩底下夾著?」

楊順剛剛說完,還有一個死硬派的家屬不死心,在人群后嚷嚷道:「那你為什麼關帘子?你是不是在做見不得人的事?」

楊順真是無語,抱怨道:「唉你這人是不是無聊呀?年輕人談個戀愛你也要盯著看?你在家睡覺不拉窗帘啊?真是過分!」

婚內有詭 哈哈哈哈!

病房裡終於爆發出大笑聲,汪芸也鬧了個大紅臉,但各種可疑事情都被解釋清楚,笑過之後,留給眾人的還是無盡的失望和傷心。

就像一首歌唱的那樣,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他們等了一天,等到楊順,但沒等到代表希望的空礦泉水瓶子,沒有神葯,沒有神醫,什麼都沒有。

「不對,小夥子,你在忽悠我們!」

一個老爺子率先清醒過來:「她的血檢報告怎麼回事?你總得給我一個解釋!」

剛剛失望走出病房的人又醒悟過來,立刻轉身,重新擠到身邊。

楊順都準備拉帘子了,哭笑不得:「醫院也有可能看錯病了,這個解釋合理嗎?或者說,醫生昨天用藥特別有效,把她治好了,行不行?你們有問題去問醫生呀,老糾纏我幹嘛?」

呲啦!

楊順拉上帘子,汪卉提著他的包,示意爸媽把病人家屬們請出去,14房終於安靜下來。

「今天不是哇哈哈AD鈣奶了,我改成香草味,保證是你從來沒有喝過的最純的香草奶茶。」

楊順端著杯蓋,送到汪芸嘴邊,低聲耳語道:「是香草中藥,我騙他們的。」

汪芸接過來沒喝,有點尷尬,小聲道:「那你也別瞎說呀,你讓卉卉怎麼想?」

楊順呵呵一笑:「所以你要快點喝葯,不給她遐想的時間。嗯,下次要喝什麼口味,先告訴我,我提前準備。」

「紅豆味的~~」

汪芸心情極好,幾口就喝乾香草味的奶茶,2分鐘又睡著了。

這次能量傳遞的速度更快,楊順迅速動起來,不到30秒就完事。

呲啦!

楊順拉開帘子,嚇了一跳。

還真有人不死心,耳朵貼著布帘子,偷聽牆角根呢!

「卧……」

楊順差點罵出來,這幫人嚇得連忙後退,尷尬地笑著,眼神漂移,不敢看他。

「好聽嗎?好玩嗎?」

果然,偷窺鄰居家的窗帘,是正常人的天性,走哪裡都改不了!

修仙之人生贏家 楊順提著保溫杯走出來,又扯上帘子,從汪卉手裡接過包:「我先回去了,明天趕緊辦出院,這裡太吵了,病人還怎麼休息?」

汪卉從他眼中看到鼓勵,她更加有信心了:「我知道的,明天一定出院。」

老汪沒好意思露面,汪母挽留起來:「多坐一會兒吧。」

「不了,我那邊很忙。」

楊順好不容易走出房間,走廊上又被幾個不死心的人攔住,還全盯著他手裡的保溫杯。

「小兄弟,來來,抽支煙。」

「哥們兒,別急著走嘛,咱們去旁邊聊聊吧。」

「對對,就隨便聊一聊,我們都是病人家屬,真沒惡意。」

看到他們懇求的目光,楊順嘆著氣:「好吧,去電梯那裡。」

電梯間是個幾十平的休息區和抽煙區,還有幾排椅子。

楊順被人眾星拱月,婉拒了幾人遞來的煙,主動說道:「我知道,你們還是懷疑這杯葯。」

一個額頭全是皺紋的中年人嘆著氣,搖頭感嘆道:「小兄弟,真不是故意為難你,只是我們被白血病折磨的實在受不了,化療不起作用,還有病人化療扛不住,直接死了,我們到處尋醫問葯,只想求個心理安慰……」

化療了那身體免疫系統都崩潰了,楊順就算想幫,也幫不上忙呀。

他擺擺手:「你們知道什麼叫安慰劑嗎?」

其他人搖頭,楊順舉起保溫杯:「安慰劑就是什麼效果都沒有葯,這杯本質上只是混有安眠藥的奶茶,她喝下去后就睡著了,其實對她的病情一點作用都沒有。」

「我相信你們肯定都聽醫生說過,化療之後要讓病人對生活充滿信心,這樣對病情恢復有幫助。」

楊順重重嘆一口氣:「可你們這麼多人一起來,把我逼的走投無路,剛剛當著她的面,逼著我說出這是奶茶的事實,呵呵,以後我就騙不到她了,她肯定會重新回到絕望狀態中。對不起,我很理解你們的心情,但我真的幫不了你們。」

家屬們的表情很不自然,他們剛剛親手摧毀了一個女孩子活下去的信念,他們有罪。

可他們自己也有病人親屬,權衡之下,還是死道友不死貧道吧……

楊順站了起來:「要是仍然不信,你們幾個把剩下的奶茶喝了吧,大概幾分鐘就會睡過去。」

還真有人不死心,願意喝,甚至還有人想偷偷留一點,給自家病人喝。

旁邊有人提醒:「別隨便給病人喝,小心醫生知道病人亂喝葯了,又不給你們治。」

說的也是,兩個壯著膽子喝下去的家屬,砸吧砸吧嘴:「還真是奶茶味道,香草的味道好濃。」

「味道還真不錯,茶味也很濃。」

「外面奶茶店15塊錢一杯呢,當然濃了。」楊順笑起來:「女孩子就喜歡這個味道,她下次想喝紅豆味的,我還不是要做。」

幾分鐘后,這兩個家屬的眼皮子開始打架,果然睜不開,必須拚命揉眼睛,呵欠不斷,一個強撐著回病房睡覺,另一個直接歪倒在條凳上,呼呼大睡起來。

這下誰還懷疑?

散了吧,全是誤會,眾人終於死心,失望而歸。

看熱鬧的人群中,其實還混著穿變裝的張醫生。

他故意沒穿白大褂,全程暗中觀察,但也沒發現破綻,只是心裡還是有些疑惑。

一夜之後,又到白天,早上醫生會診,張醫生主動開了張血檢單。

「張醫生,我們不想驗血了,麻煩你辦理出院吧。」

「不不不,出什麼院呢?你現在出院很危險,小心病情複發。」

「沒關係的,免責書我們簽,醫藥費一分錢都不會少……」

「黃主任不在,沒有黃主任簽字,你們出不了院。先做血檢吧,說不定今天惡化了呢?看看今天的結果再說,好吧?」

就在兩邊僵持下,過來探望的楊順趁機回收能量,汪家實在推辭不了,還是驗了血。

汪芸的血被當成重點保護對象,優先送到血檢中心,血液科的黃主任,還有腫瘤科的王主任,幾個專家特意等著看血檢結果。

血檢一做完,結果就立即從內網調出來,專家們面面相覷。

和前一天相比,白血病細胞含量又減少了!

而且T細胞的數量又又漲了!

黃主任差點抓狂,從10月1日開始,到今天10月10日,他們只給汪芸保守治療,絕對沒有用過任何葯,這免疫系統怎麼就突然變聰明,爆發起義了呢?

這不科學啊! 在顯微鏡和人工分析下,檢驗科專家發現,淋巴細胞以及嗜鹼性細胞等等,數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超出正常範圍一大截。

這意味著免疫系統被激活,攻擊型細胞開始大範圍擴軍了。

「患者以前的血檢單呢?」

「以前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患者,血常規誰關心這些呀?」

「可惜了,沒對照物,很難找到原因。」

「發燒沒?」

「功能性低燒38℃,大量炎症。」

「難道用了多柔比星,奧沙利鉑這些化療葯?我記得文獻上有說過,低劑量的化療藥物也能激活免疫系統。」

「他們就是普通人,應該不可能拿到化療葯。」

「那這麼說,PD1抑製劑也不可能了。」

專家們推算了好幾種可能,可都說不通,一頭霧水。

看來只能另闢蹊徑,黃主任轉過身,問旁邊的張醫生:「患者昨天晚上繼續喝中藥沒?」

張醫生猶豫道:「我看到她喝了一杯東西,感覺像是加了安眠藥成分的奶茶。」

腫瘤科王主任搖頭嘆氣:「人家騙你說奶茶,你就相信?你呀,還是太年輕!」

我也有10年工作經驗好不好,張醫生有點不高興:「幾個病人家屬也喝了,都說是奶茶口感,我親眼看到他們5分鐘就睡著了。要不要驗他們的血?」

黃主任沉吟著,說道:「當然要驗,盡量讓家屬配合一下。」

靠抽病人家屬的血來尋找秘密?這完全像是在撞大運,比2元中彩票更渺茫,眾人其實都沒指望。

不會真的是這個什麼中藥的功效吧?

想來想去,也就這一個缺口沒辦法補上,病人在西醫的大本營,被中藥治好,真是諷刺,他們一醫血液科的臉還往哪裡擱?

但既然是中藥,同時也意味著無窮的可能性,腫瘤科的王主任裝作無意說道:「老黃,如果你覺得很麻煩,就把病人轉到我們腫瘤科來吧。」

黃主任警覺起來:「我的病人為什麼要給你?」

王主任攤攤手,笑眯眯道:「你又找不到原因。」

黃主任急了,大聲抗議:「誰說找不到原因?我們只是之前不重視而已,以後,這個病人我親自管,韋院長,我這幾天就把材料準備好,向醫院申請科研項目,研究這例白血病!」

「喲喲,老黃的態度耐人尋味呀!」

「哈哈哈,老黃坐不住了,內心有股衝勁兒。」

「嘖嘖,老黃,李時珍,李時珍,當代李時珍。」

同事們都在開玩笑,副院長也是莞爾。

黃主任老臉微紅,但顧不上了,他就想著趁熱打鐵趕緊批下來,等拿到錢,坐實名頭了,別人就不可能再搶。

黃主任慶幸,幸虧汪芸是白血病,血液科拿走這個科研項目名正言順,而腫瘤科王主任只能暗自搖頭嘆氣,嘀咕著為什麼不是腦瘤。

六跡之夢魘宮 回到血液科,黃主任帶著張醫生等人來到14房,卻見到正在打包行李的汪家人。

眾人心中一沉,難道病人打算強行走?

怎麼辦?

黃主任不愧是老江湖,臨危不亂,開口就來:「先等一下,你有病!」

對於這個突然殺出來的陌生老頭兒,一房間的人都無語,這不廢話嗎,誰沒病會來醫院住著?

黃主任走過來,對汪芸嚴肅說道:「我是黃主任,剛剛查過你的血,發現了一些比較嚴重的問題。你的免疫系統確實活躍不少,但這並不是好事,很有可能對你的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