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讓林凡沒想到的便是,這寶靈竟然跟九霄宗的寶靈是兄弟,這倒是讓人有些無奈了。

「寶靈,讓他拿一半寶貝。」這時候一道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來。

「宗主……。」寶靈一聽,頓時不舍喊著,可是此刻的宗主,內心比他還要痛,哪裡有時間理睬他。

「不……。」寶靈仰頭狂噴,怒火攻心,一件件寶貝從寶靈的嘴裡飛灑而出。

「我去,隱藏了這麼多……。」林凡一看,也是一愣,原本以為寶庫中的寶貝已經夠多了,可是看寶靈這噴洒的節奏,還不止這些啊。

「你真要拿我寶貝不成?」噴夠的寶靈,怒視著林凡,雙手捏的咯吱作響。

「對,沒錯。」林凡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莫非這寶靈要跟自己干架不成?

「好,你可以拿,我會在一旁看著你。」寶靈氣喘呼呼的說道。

林凡搖了搖頭,媽的智障……,還以為要干架呢。

隨後林凡開始在裡面閑逛著,挑選一些看起來特別的寶貝。

這時,林凡被一顆透明的圓球給吸引了,這圓球內部有一團紫色的光芒在流轉著。

林凡將這圓球拿在手中。

「這個東西不好,是這寶庫里最垃圾的東西了,旁邊這個不錯。」寶靈一看到這個傢伙拿起了圓球,頓時心裡一痛。

林凡看著漂浮在身邊,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寶靈,也是微微露出一絲笑容,「哎,你這寶靈也不錯,我也不能專門拿好的,既然這個最垃圾,那就收下了,也讓你不要太心疼。」

要是沒有系統鑒別,還真能被這寶靈給騙了。

紫氣元丹,這麼好的東西,竟然說是廢物,還真能想的出這麼好的辦法。

「噗……。」

這一刻,寶靈再次的狂噴了起來,他發現,自從成型以來,從未有過今天這樣的痛心,甚至連心肝痛的都快噴出來了。

此刻寶靈發現這可惡的傢伙,又拿起一個東西,也是立馬說道,「這個好啊,這個可是寶庫里最珍貴的東西了,你要是拿了,我會很心痛的。」

林凡微微一愣,隨後笑了笑,最終嘆息一聲。

這寶靈腦子是啥做的,有點陰險啊。

手中這玩意,雖然也是個寶貝,但是有著要求性,也不是什麼好的寶貝,如今任是被這傢伙說成逆天寶貝,倒也是個人才。

寶靈如今自認摸透了對方的心態,現在自己說是好寶貝,就不信你不拿。

鑒別天下寶貝誰能還比自己拿手,就你這傢伙,還能跟我寶靈大人,拼眼見嗎?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好,既然這樣,那這就不拿了,總不能讓你心痛啊。」林凡笑著說道。

「啊……其實你可以拿的,我心雖痛,但只要你開心就好。」寶靈一愣,有些懵比。

「算了,寶貝如此之多,也沒必要拿這個,我看這一個還行。」這時,林凡又看向了旁邊的一個寶貝。

寶靈一看,頓時一驚,「這個是好東西,是……。」

還沒等寶靈說完,林凡便將這東西給收了起來。

寶靈傻傻的漂浮在虛空中,隨後再也忍受不住的狂噴起來,那一個個散發著寶氣的寶貝,凌空飛舞。

而林凡也不想在看了,直接一揮手,一半寶貝收入背包之中。

林凡自然是有分寸,說一半就一半,絕對不會多拿一個。

隨後林凡也不看在那虛空中仰天狂噴的寶靈,直接走了出去。

「寶靈,注意休息,你這噴的有些頻繁了。」

聖宗幾個地方,在這一刻,也是響起了一陣沉悶的聲音。

「噗……。」

在這一刻,不止寶靈噴了,聖宗幾座山峰上,也是有人相約而噴。

PS:休息好了,開始新一輪的吊打之路,準備揚帆起航……訂閱一波吧。(未完待續。)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

聖宗恢復到了以往的安寧,聖宗弟子們則是埋頭修鍊。

此次一戰之中,許多天才絕艷的弟子,在宗門危機的那一刻,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從雜役弟子升上來的魯炎,雖說自身的修為不算太高,但是那神秘的戰鬥方式,所爆發出來的威力,卻讓眾人刮目相看。

而孟浩,劍無敵等人,爆發出來的戰力,卻絲毫不比內門弟子差多少,甚至比起宗恨天,也要強大很多。

而如今聖宗第一高手是誰?

那麼非林凡莫屬了,這是聖宗弟子公認的。那驚天一戰,他們可都是看在眼裡。

宗主與太上長老們節節敗退,險些喪命,最終林師叔力挽狂瀾,翻手之間,將所有人鎮壓,這等實力也是恐怖如斯啊。

在聖宗里,林凡的威望也是如日中天,無數弟子心中膜拜的神人。

……。

無名峰。

滅窮奇已經閉關一月,對於滅窮奇來說,兩條規則之鏈,讓其受益很大,按照境界來說,滅窮奇的修為已經是無名峰最高的了。

《不死不滅》這門神秘功法,也徹底的帶領滅窮奇走上了巔峰之路。

林凡自從內天地有了梧桐神樹,每時每刻不在增長著經驗。

如今一個月的時間過去,林凡的實力也突破到了小天位大圓滿境界。

對林凡來說,這就是躺著也能升級,同時也不用多長時間,便能徹底的進入那大天位境界。

那時候便能感悟規則之力,凝練規則之鏈。

這時雞仔從外面跑了進來,芷喬則是跟隨在後面,笑聲輕吟,很是開心。

「師傅,雞仔怎麼老是欺負小白啊,每一次都將小白壓在地上。」芷喬懷裡抱著小白,來到林凡面前打小報告。

「喔喔喔……。」

雞仔則是跳到林凡的肩膀上,縮著身子,雞頭不斷的甩動著,彷彿是在抗議這說法的不真實。

林凡此刻正在喝著茶,一聽此話,頓時一口噴了出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雞仔,面部表情也是微微一變,那眼神中充滿了鄙夷之色,心中大呼。

「畜生啊……這麼小都不放過?」

雪王獅雖然是雌性,但是還特么的沒有發育全啊,雞仔這傢伙竟然……竟然。

哎……。

林凡撇了一眼雞仔,隨後無奈的說道「芷喬啊,這沒有欺負,他們是在友好的交流著。」

到如今還能讓林凡怎麼說,也只能這般說了,不過說的也沒問題啊,雞仔與雪王獅的確是在友好的交流。

只是這交流的方式,有些不雅……。

「哦……。」芷喬哪裡明白這些,最後也就點了點頭。

而被芷喬抱在懷裡的雪王獅卻是蜷縮在那裡,瑟瑟發抖,那雙眼睛看向雞仔的時候,也是充滿了害怕。

林凡看著雪王獅那受了驚嚇的眼神,也是嘆息一聲,這是多麼的畜生啊,看看把人家嚇成這樣。

此刻雞仔看到林凡的眼神,也是一甩頭,將目光凝向一旁,隨後從林凡的肩膀上跳了下來,拔起爪子,就往外面跑去。

「師傅,我想出去跟小白玩了。」芷喬看到雞仔跑掉了,也就準備去找宮冰夜玩去。

「恩。」林凡點了點頭,如今一個月過去,是時候啟程去九霄宗,他已經收到了薪風傳來的消息,準備正式成為九霄宗新任宗主,這等事情在林凡看來自然就是大事了,而且厚禮也已經準備好。。

在芷喬離開后,滅窮奇從外面走來。

「宗主,弟子修為停滯不前,想要出去歷練一番。」滅窮奇說道。

林凡細細打量著滅窮奇,倒也是感嘆著,果真是人才啊。

如今雖是大天位初階境界,但是渾身暗藏的氣息,卻渾厚無比,恐怕在大天位初階境界里也是無敵的存在了。

就是那兩條規則之鏈,恐怕也比別人要強大許多啊。

對於滅窮奇出去歷練,林凡自然沒有拒絕,在林凡看來,今後聖魔宗最高戰力,除了自己,那就是滅窮奇了。

翌日。

滅窮奇比林凡先行一步離開了,林凡則是去宗主那裡,要了一個戰舟。

在燕鴻宇看到林凡的時候,那原本很是美好的心情,突然變的不好了,尤其是聽到林凡跟自己要戰舟的時候,更是呼吸急促了起來,彷彿一口氣提不上,要暈死了過去一般。

將寶庫里的寶貝拿走一半,現在竟然還跟自己要戰舟。

燕鴻宇自然說沒有,但是最終在林凡的軟磨硬泡一下,還是將心愛戰舟交了出來。

在拿出戰舟的時候,燕鴻宇的內心,異樣的疼痛,很是不舍。

「給你可以,不過你一定要記得還我。」

……。

林凡想到從燕宗主手裡拿走戰舟的時候,燕宗主那一臉的痛惜之色,也是笑了起來。

此時。

聖宗弟子們,突然發現天空暗了下來,也都抬頭望去,頓時一個個驚呼一聲。

那是宗主的戰舟。

林凡站在戰舟之上,對於這戰舟很是滿意,通體白銀,在耀眼的照耀下,散發著異樣的光芒。

而且這戰舟的速度,比起那些太上長老們的戰舟,要快很多。

各峰的太上長老,看到那一艘戰舟的時候,也是一愣,隨後來到宗主峰。

而他們此刻看到宗主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那眼神之中,也充滿了憂慮之色,好像很是悲傷一般。

「宗主,你將戰舟給那小子了?」無涯急忙問道。

他可是知道,這戰舟可是宗主最心愛的東西啊。

燕鴻宇深吸一口氣,「不是給,是借。」

無涯太上長老們,面面相覷,他們感覺宗主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那數千丈的戰舟,靜靜的漂浮在虛空之中,上面只有林凡一人,倒是顯的有些怪異了。

林凡俯視著下方,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有沒有人跟著本師叔去外面闖蕩一番。」林凡說道。

聖宗弟子們面面相覷,隨後一個個興奮的覺著手,「林師叔,我去。」

「林師叔,帶上我,我會做飯。」

「我會暖床……。」

……。

林凡看著下面興奮的人群,隨後大笑一聲,「帶你們玩的,走咯……。」

此刻戰舟上符文閃爍,轟鳴一聲,徹底的消失在天邊。

那些興奮的弟子,頓時目瞪口呆的看著天空。

「大騙子!!!!!!」

PS:全身無力,腦子空白,昨晚喝酒,喝醉了,現在整個人精神都不好,今晚可能只能更兩張,不然寫出來的東西,我自己也不會滿意,腦子模糊了。(未完待續。) 「哈哈……。」

在那無盡的虛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戰舟快速的前行著。

林凡站在哪裡,俯視著整個大地,狂笑著。

「外面才是小爺的世界啊。」

從宗門出來之後,林凡發現自己是那麼的興奮,而且還將宗主的戰舟給弄過來了。

這一次去九霄宗解決事情之後,林凡就準備開著戰舟到處亂跑。

這戰舟的速度在林凡看來已經很快了,比以前所乘坐的那些戰舟都要快上很多,一眨眼,就是十里之外。

只是不知道這戰舟的原理是什麼,要是能夠知道原理的話,林凡倒是不介意自己建造一艘房船。

林凡目光凝視前方,等去過九霄宗后,就去尋找至尊令牌碎片,還有七聖那老狗的禁地。

……。

九霄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