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傾月的臉色微微蒼白,有事?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語氣,讓她心中一顫。

「有。」夏傾月咬了咬牙,輕道。

「說吧。」林塵。

「我只想問你一句,你喜歡我么?」

夏傾月袖子里的拳頭微攥,心中很緊張。

「有點好感,談不上喜歡。」林塵。

「你那天說喜歡我的!」

夏傾月臉色蒼白了幾分,輕咬紅唇,隱隱將唇間,咬出了一絲鮮紅的血。

總裁大人不要啊 「以後你會明白的。」林塵輕道。

有些事,他沒法說。

前世之事,如今只有他跟柳青璇知道,不能再讓別人知道了。

夏傾月黯然退出了房間。

該問的都問了。

沒什麼可說的了。

沒過多久。

林溪興沖沖的跑進了院子,她望著柳青璇,疑惑道:「青璇姐,你要送我跟傾月姐離開?」

「嗯,送你們到武道昌盛之地,難道,你不想變的更強么?」柳青璇優雅的坐在那兒,輕飲著小酒。

林溪皺著柳葉眉,搖頭道:「我不想跟哥分開。」

「長大了,該獨當一面了。」柳青璇沉吟了一會兒,輕道:「等送走你們,我也該走了。」

「那豈不是就剩哥哥一個人在這裡了?」林溪柳葉眉皺的更深。

「嗯。」柳青璇輕點了點頭。

林溪不語。

第二日,清晨。

柳青璇帶著夏傾月跟林溪離開了靈品地域,前往了人品地域。

此時。

造化宮裡。

火炎殿主跟戰神殿主大怒,他們的徒弟,竟然都被打傷了!

「走!跟為師去冰雪殿討個說法!」

火炎殿主與戰神殿主,幾乎在同一時間,向著冰雪殿的主殿掠去。

而在冰雪殿的九十六號院子里。

林塵剛從修鍊中退了出來。

「煩心的人都走了,我也該,好好修鍊了!」林塵目光微微咪著。

異風!道石!他要儘快得到。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林塵走出了院子,向著冰雪殿的主閣走去,現在他想儘快的領悟各殿的道石。

那麼。

唯有請冰雪殿殿主水芙蓉幫忙了。

雖然水芙蓉跟他的關係並不大,但…他可以用尊級功法作為交換。

林塵剛入了主殿,就見東方雪正皺著眉頭,憂心忡忡的站在那裡。

「林塵,你打傷了金越寒?林溪打傷了蕭火?」東方雪見林塵了,不禁問道。

林塵輕點了點頭,說道:「怎麼了?」

「戰神殿主跟火炎殿主正在主閣里跟師父鬧著,說要一個滿意的交代。」東方雪道。

林塵眉頭一挑,交代?

他倒是想要看看,要什麼交代!

「走!」林塵走向主閣內,推開門,就看到戰神殿主跟火炎殿主正對水芙蓉大聲說著些什麼。

林塵出現時。

戰神殿主冷眸望著林塵,冷道:「你來的正好,你打傷金越寒,此罪你可認?」

「認?我為何要認?」林塵走了進去,望著微皺黛眉的水芙蓉說道:「當日我前往戰神殿,看到金越寒借著指點的名義針對楚天狼,楚天狼與我都是從東荒走出,我見到這種事情,自然很不爽,然後便跟金越寒武道切磋,他以五星武王敗給了我這個九星武將,那是他實力不濟,怪的了誰?」

水芙蓉璀璨的瞳孔縮了縮,她只聽到林塵說了九星武將。

前些天的論道戰,林塵不是才一星武將么?這才過去幾天,就已經是九星武將了?

「你的修為怎麼突破這麼快?」水芙蓉注視著林塵,她怕林塵是走了什麼捷徑。

但,武道一途,達到了武將之境,想要突破就不僅僅需要靈氣了,還要靠對屬性一道的領悟。

所以,從武將開始,就沒有捷徑可走!

「之前參悟了冰石、火石、金石,讓我有所頓悟,再加上我本身就有一些靈液,我就閉關,這些天衝到了九星武將境界。」

林塵說道。

水芙蓉心中暗自震驚,這領悟力未免太高了吧。

一旁的戰神殿主跟火炎殿主心中也很震驚,但震驚歸震驚,他們還沒忘記自己來這裡到底是來幹嘛的。

「林塵!你肯定是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才打傷了金越寒,不然,即便你是九星武將,又怎麼可能與武王抗衡?」

戰神殿主冷眸凝望著林塵,冷聲道:「除非,你與諸武王戰一場,且要打敗他們,不然,本殿主就認定你是用了卑鄙手段!」

「好啊…」林塵望著他,淡淡笑著:「只不過,光是比武一點意思也沒有,不如來點彩頭,只要我能打敗諸殿的武王,諸殿就將各自的道石讓我參悟一天!」

戰神殿主與火炎殿主聽到這話,眼神深處閃過了一道冷銳光芒,林塵這話,是認為諸殿的武王必輸無疑嗎!

「好!」戰神殿主冷眸注視著林塵,冷道:「不過,拳腳無眼,若你被重創,或者被打死,那就怪不得誰!」

「這是自然。」林塵淡淡一聲。

「明日就戰,本殿主會通知其它殿主,告辭!」戰神殿主與火炎殿主離開了這裡。

水芙蓉微皺黛眉,望著林塵,說道:「若你不敵,我會及時制止,不讓你受重傷。」

「多謝殿主。」林塵望著水芙蓉,心中湧進了一絲暖流,他跟水芙蓉接觸的並不多,然而水芙蓉能做到這些,足以說明水芙蓉的為人很不錯,也是個好殿主。

「應該的。」水芙蓉輕輕一笑,她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情罷了,她也不希望這樣一個天驕受重傷。

「對了殿主,傾月跟我妹妹已經離開了造化宮,去往了別處。」林塵說道。

這事早晚會被知道,索性現在就先告知水芙蓉。

「什麼!」水芙蓉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眼眸凝望著林塵,沉聲道:「夏傾月跟林溪的天賦很高,只要熬過了這兩個月,定會被造化宮大力培養,現在就這麼消失了,會引來很多的後果!」

「我知道,所以還望殿主能出面干預。」

林塵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早就準備的一本尊級功法遞給了水芙蓉。

「這是縹緲冰仙訣,乃是尊級功法。」

水芙蓉原本還很不滿,她只是林塵的殿主,又不是林塵的娘,什麼事都推給她干,讓她心裡生出了一股怒意。

然後她就愣了。

豪門錯愛 林塵遞給了她一本功法,說是尊級功法?縹緲冰仙訣?

她第一反應就是不信的。

林塵來自東荒,又怎麼可能有尊級功法?

尊級功法連造化宮都是沒有的,甚至是,在整個靈品地域,能有尊級功法的勢力又能有幾個?

「若殿主不信,可以立即翻看一下縹緲冰仙訣,等今夜之後,殿主就會知道此功法是否是尊級的。」林塵說罷,轉身離開。

只要水芙蓉立即開始修鍊縹緲冰仙訣,那麼,在今天傍晚時分,差不多就能知道這縹緲冰仙訣就是尊級功法了。

水芙蓉望著林塵的離去的背景,美眸閃爍著一道異色。

論道榜一戰,來自東荒之人,都展露了能跨多個小境界無敵的實力。

而,為什麼東荒地域之人能跨多個小境界打敗本土地域的新弟子?

她猜測過,除非功法、武技,武道天賦都強於本土地域之人。

「難道?這真的是尊級功法?」

水芙蓉翻看著縹緲冰仙訣,這功法專門為水屬性天賦打造,正適合她。

另一邊。

戰神殿主正與火炎殿主通知其它殿的殿主,得知林塵竟然狂妄的要憑藉九星武將之境打敗諸殿的武王天驕。

這讓諸殿的殿主都很憤怒!

「好一個林塵,真以為論道戰時打敗了諸多新弟子,就以為能打敗所有人了嗎?還想憑藉武將打敗武王,簡直痴人說夢!」

「呵呵!那就讓林塵知道,什麼叫武王,武將面對武王,猶如螻蟻!」

很快,林塵要挑戰諸殿武王的消息被傳了出去。

這直接引起了整個造化宮的一陣浪潮,無數弟子都在議論紛紛。

新人榜第四第五第六的君應天跟冷烽、郭銘,得知此事後。

臉上不禁流露著一抹戲謔的笑容。

「武將戰武王?這是找死!」郭銘玩味一笑。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上次我們敗了,這次,就碾壓他,一洗之前的恥辱!」冷烽冷聲道。

君應天輕點了點頭,眼神里微微顯露了鋒芒。

武將之戰,他敗了!

如今他已突破武王,自然不會再敗!

……

遙遠地域,這裡的靈氣更加濃郁,武道更加昌盛。

柳青璇帶著夏傾月、林溪,降臨至了一座宮殿之中。

當出現在宮殿里時,宮殿里有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神色大凝,目光如炬的凝視著柳青璇三人。

他已是武尊,乃是人品地域的巨頭之一,然而,卻有人能悄然無息的出現在這裡,容不得他心下不警惕。

當看到柳青璇三人的樣貌時,他如炬的眼神里流露著一抹疑惑。

如此年輕美麗的女子,怎麼做到悄然無息的出現在這裡的?

他的目光主要凝望著柳青璇,他一眼便看出夏傾月跟林溪僅僅只是武將,這樣的境界,在他眼裡宛如螻蟻。

唯一讓他看不透的便是柳青璇。

飛行女醫生:雲巔之上 「你們是什麼人!」老者聲音低沉。

轟!

當老者話音落下時,他陡然感受到了一股宛如洪荒猛獸一般的駭人威壓,這股威壓讓他堂堂武尊都感受到了窒息,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忽然。

有一股恐怖的魔道精神力量宛如無物不破的魔劍,硬生生的刺進了他的識海,要刺向他的靈魂。

老者想反擊,但,調動身之力去反擊,也根本撼動不了這充滿魔息的精神力量!

「尊駕…饒命…老…老朽沒得罪你啊…」老者嚇的渾身冷汗直冒,眼神里儘是恐懼之色。

鐺!

魔息之劍在距離老者靈魂僅僅只有一根髮絲的位置停了下來。

老者心中微微一松,還好沒有要殺他。

柳青璇冷眸望著老者,悠悠道:「我將旁邊的兩人交給你,照顧好她們,若有一點閃失,我要你的命!」

語愛動人 「是是是…老朽一定照顧好。」老者嚇的渾身打顫,柳青璇這一出手,讓他感到自己在柳青璇的面前宛如螻蟻。

只要柳青璇動動念頭,就能殺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