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神掌!」林正恩身上再次嗡的一聲,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金芒,肥胖的右手此刻高高揚起,一道更為巨大的虛幻掌影出現在上空。

「喝!」一聲大喝,金色掌影猛然砸下,轟的一聲,再次將變得怪異的四眼魔猴砸下去。

「哈哈,原來我這麼強!」林正恩顯然也是有些吃驚,這時才想起來自己不過初階三段,頓時警惕的盯著那頭黑色的巨大猴子,心生涼意。

「這頭四眼魔猴,實力正在暴退。」歐陽尹疑惑的看著魔猴,聽著魔猴的嘶吼聲,道。

陰辰聞言,心中一喜,歐陽尹的馭獸天賦想必不會有錯,加上看四眼魔猴的痛苦,以及林正恩一掌便是將其印在地上,或許正是如此。

只是不知為何罷了。

「嗷嗚!」猛地,一聲狼嚎,接著一聲轟隆巨響,樹木炸飛而出,粉塵於空中洋洋洒洒。

只見一頭背生雙翅銀色魔獸,仰頭高鳴,腳踏虛空便是呼嘯而出,狼嘴一張,一道更為粗大的白色光柱應聲而起,轟的一聲,再次狠狠的砸在了四眼魔猴的身上。

四眼魔猴不知為何暴退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擋三個初階三段高手的圍攻,那掉落在地的火木劍,早已穩穩的落在了陰辰的手中。

只是心中詫異的陰辰,依舊警惕的將靈魂飛刀取出,以備不時之需。

背後中了一擊的四眼魔猴,再次仰頭咆哮,聲音已經不似之前那般洪亮,額頭的紅色雙眼,竟是隱約間有閉合之勢。

而再看魔猴,粗壯有力的雙手不斷的撓著胸口的晶石,低聲咆哮,雙眼痛苦的盯著這塊黑色的晶石,巨爪不斷的扣著。

黑色晶石像是生長在其體內了一般,無法被撼動分毫。

「辰哥哥……它快死了……好可憐。」歐陽尹面露同情之色,閉上美麗的雙眸,不忍再看。

陰辰疑惑一聲,繼續觀望著,似乎那塊暗屬性的晶石,才是這次四眼魔猴實力暴退的主因。

已經化身成幽夢晶獸的小狼在空中飛舞,時不時的打下一道道白色光柱。

而林正恩,也是一掌接著一掌的印下去。

四眼魔猴放任這些攻擊不管,冒著背後血肉琳琳的劇痛,也要將胸口的晶石取下,由此可見這枚晶石給它帶來的巨大疼痛。

「吼!」終究,在最後一聲怒吼中,四眼魔猴的紅色雙眼緊緊閉合,消失在了黑色的額頭之上。

實力……也是退回到了初階三段。

「殺!」陰辰雙眼一橫,早已等候多時的他便是身形一瞬,此時已然用不到靈魂飛刀了,火木劍呼嘯而出,一劍揚起,一劍下落。

鮮血噴涌而出,滾熱的溫度濺了林正恩一身,魔猴的頭顱則是拋起,而後滾落大地,落到了被自己打出來的裂縫中去。

巨大的身軀,轟的一聲,倒塌在地,地面也是隨之一震。


歐陽尹的雙眸,有些異樣,更多的則是同情,呢喃一聲,道:「辰哥哥……這頭小猴子,它解脫了……」

陰辰抬頭看了眼歐陽尹,接著疑惑的看著這巨大的猴屍,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到了四眼魔猴的胸口。

「肯定有鬼。」陰辰皺著眉頭,並沒有著急將它取下,而是湊了過去,仔仔細細的觀察著。

能讓一頭正在發瘋的四眼魔猴消散實力,絕對不是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

器師屆倒也不是沒有將魔獸煉化成兵器的例子,陰辰本身就將一頭魔獸煉化過,只是將晶石鑲嵌到魔獸體內,這在器師屆絕無僅有。

或許,這枚晶石,只是出於某種奇怪的陣法,為了引出什麼生物或是某種古老的力量?

陰辰想了想,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輕輕的在這頭魔猴胸口處摸了摸,一股極其陰寒的感覺頓時從手指上傳來,使得陰辰的手稍微一縮。

「純正的暗屬性晶石……沒什麼不妥。」陰辰凝重的摩擦著手指,便是有了新的猜測。

定是晶石鑲嵌的過程或是鑲嵌之後產生的反應,使得這頭四眼魔猴才慘敗而死,只是不知,這是何人所為,又是處於何種目的,現在看來,是不是器師屆的同仁乾的,都是未知。

陰辰嘆了口氣,也不願再想那麼多,雖然詭異,但再想下去也沒有任何結果,伸手從地上拿起火木劍。

眉頭一挑,陰辰回頭看去,歐陽尹笑笑,便是轉過身去。

而後,陰辰右手一挖,從魔猴胸口處將暗屬性晶石挖了出來,一道道的血絲滑落而下,一陣黑色的霧氣呼呼的從血洞中冒出。

「閃開!」猛地,陰辰臉色也是一變,沒想到魔猴身上竟然有這種黑氣,尚不知深淺,急忙喝令眾人離開。

林正恩看似肥胖的身形,也是在陰辰話音剛落之後,暴退而出。小狼則是發出一聲怪叫,盤旋而起。

待得黑霧散盡,陰辰若有所思的拿著暗屬性晶石,看著那團黑氣……

「竟同我的魔氣,有七八分相似。」陰辰心中驚道。

將手中的暗屬性晶石微微握了下,血液早就順著晶石滑落,如今的晶石看起來黑到極致,濃郁異常,更是一股極其陰寒的氣息。

只不過,對於常人來說或許是這樣,對於陰辰,只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將暗屬性晶石收在懷中之後,陰辰拿起劍,道:「走,此地不宜久留,回去。」

「就這麼走了?」林正恩看著猴屍,思忖著猴腦是不是能賣點錢,換點酒。

「你不走就留在這,嘿嘿。」陰辰拿到暗屬性晶石,心情不錯,便是取笑道。

「好好,行,我走行了吧!」林正恩嘟囔著:「反正你有錢,賴著你也不錯。」


就在眾人離開之後,兩個黑衣人從地上的裂縫中冒出頭來,而後,身形也是站穩了。

「又是一件失敗的作品。」一個黑衣人嘆了口氣,道。

「沒事,魔獸那麼多。只是,那名少年的身上,我卻隱約有種詭異的感覺,還有,竟然出現一頭幽夢晶獸!」另一個黑衣人道。

「……估計是魔族,莫不是九魔宗的人?」另一名講道。

「不一定……晶獸什麼的,跟我們的目的也無關,不管了,先回去再說。」

兩道人影,便是再次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陰辰等人回去的時候,夕陽只露出半邊臉,一抹猩紅猩紅的光,穿透昏暗的青山,略過單薄的雲層,灑向大地。

陰辰取出懷中的暗屬性晶石,面有喜色的在手上顛了顛,清澈的雙眸看向如天使一般美麗的歐陽尹,而後再看向扣著鼻子的林正恩。

「這枚晶石,將會是目前為止我打造的最強兵器!」陰辰摸著有些陰寒的暗屬性晶石,雙眼閃著狂熱的目光,道。

雖然靈魂飛刀是利用五個完全不同屬性的晶石融合而成,足以完全秒殺高出一個段位的高手,只是靈魂飛刀再強大,也只能分出五把,用完,便是沒了。

況且,若是再凝練出靈魂飛刀的話,若是沒有死地之內三具骷髏的幫助,陰辰想要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修鍊出來,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那萱兒的禮物咋辦?」林正恩彈了一下手指,想了想,道。

陰辰看了看已近黑暗的天色,略微思忖一下,抬眼看了看手中的黑色晶石,隨即搖了搖頭,似有些不舍,卻又遲疑。

畢竟,萱兒替自己擋過刀,這份人情,他陰辰,不能不還,只是這枚暗屬性晶石,是眾人用生命換來的,更是以小狼重傷的代價,若不是那頭四眼魔猴突然暴斃,陰辰等人能否安全回來還是未知。

林正恩畢竟不是常人,一雙賊眼滴溜溜轉著,便是知道了陰辰的尷尬。

「你也別想太多了,我倒是有個辦法。」林正恩嘿嘿笑道。

陰辰抬頭,一陣風吹來,吹起額前髮絲,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眸。

「猴腦,我聽說猴腦都是很補的。」林正恩還是念念不忘四眼魔猴的腦子。

「……」這次,陰辰沒有笑了,反思過來,林正恩的話也是有一定道理。

猴腦在大陸之上,一般都是上等的補品,特別是用法陣保養起來之後,給孕婦吃的話更能安神養胎,若是四眼魔猴的猴腦到手,倒也是一見拿得上來的禮物。

只是,陰辰抬頭一望的時候,天色已近全黑,若是此時進入蒼茫古林之中,定是兇險萬分。

「太晚了,這個時候去,保不準都回不來了。」陰辰無奈的苦笑一下。

「嗷嗚。」早已恢復成狼身的小狼,興奮的在陰辰面前跳來跳去。

歐陽尹黛眉微皺,隨即說道:「辰哥哥,小狼說它可以去。」

陰辰看著小狼,眼神之中滿是兇狠和希望,想必是被四眼魔猴打了一下,魔獸特有的報復心理吧。

「有把握嗎?」陰辰低頭問道。

如今的小狼,已經能通過語言和神色猜測一些意思了,此刻也是狼頭猛點,興奮的伸出猩紅色的舌頭,發出了呼哧聲。

「那就去吧!」陰辰笑笑,道。

關鍵時刻,還是有小狼啊。

只見小狼高興的發出一聲高亢的狼嚎,被四眼魔猴重傷之後的身子也是恢復了不少,幽夢晶獸的血脈果然足夠強橫。

「砰!」的一聲,一道白色的光芒耀眼的閃起,在昏暗之中顯的尤為發亮,而後,銀色的毛髮之上,突然生長而出兩隻銀色的羽翅,伴隨著陣陣斑駁的光點,甚是聖潔和神奇。

幽夢晶獸狼嘴一閉,尖銳的兩顆獠牙抵在銀色羽毛之上,小傢伙的身影便是迅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看到幽夢晶獸進去之後,陰辰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突兀的神情,便是轉過頭來,沖著林正恩道:「你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

陰辰想起,在同四眼魔猴戰鬥之中,林正恩發出的陣陣金色光芒,竟然隱約中足以感受到一絲神聖的氣息,特別是那金色的掌影,一擊之下竟將初階四段的魔猴印在地上。

心中疑惑異常,林正恩在陰辰從一開始認識到現在,沒有經過任何的修鍊,實力卻在不知不覺間進階,若真是輪天賦而言,陰辰恐怕還沒林正恩來的高。

被陰辰的雙眼緊盯著,林正恩的臉色也是有些複雜,苦笑道:「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肯定是某種功法,正恩。你是不是失憶過?或者,被人強行輸入功法?」陰辰疑惑的問道。

林正恩搖搖頭,同樣也是疑惑的說道:「不會,我自小在南少林出生,後來跟隨炎珠大師四處雲遊,師傅同一頭獨眼巨魔戰鬥的時候失蹤了,我便獨自一人流浪,後來來到鬥武學院,在這裡長大了。」

林正恩努力的回憶著,那些過往的記憶,卻都是零零碎碎,縱使是最為親近的炎珠大師,也是有些迷惘。

陰辰恍然大悟的點頭,道:「怪不得……原來是南少林,南少林是大陸上第一佛教吧。」

萬年前,南少林就已經開始嶄露頭角了,當年參與仙魔大戰的,便是有那南少林。

況且,看林正恩身上散發出來的,陰辰估摸著是佛家技能金鐘罩同達摩掌。

「正恩,再打一掌看看,打我身上。」陰辰笑笑,一雙黑眸,古井無波,甚是深邃和自信。

「……你開玩笑的吧,我從來不對兄弟下手的。」林正恩擠著眉笑著說道。

「辰哥哥……」歐陽尹一聽,臉色一變,她可也是親眼看到林正恩一掌將四眼魔猴拍下去,只是初階三段的陰辰,根本就抵擋不住。

陰辰哈哈一笑,黑袍在夜空之中獵獵作響,他緩緩的將暗屬性晶石小心翼翼的交給歐陽尹,而後背後的火木劍更是將其插在遠處的洞壁之上。

「來!」陰辰一聲低喝,清秀的小臉隨之緊繃著。

林正恩眉頭皺著,胖臉微微抽動,右手緩緩的抬出,遲疑的看著自己的手掌,他生怕陰辰擋不住自己一招,忙道:「陰辰小兄弟,我現在可是進階了。」

「我知道。」

「你不怕我一掌拍死你?」林正恩雖然平時膽子不小,孤身一人前往和盛堂援救黃衫都不在話下,這次卻是有些慫了。

「我不怕。」

「用不用我讓你一些,只輸出七分?」林正恩抬起胖臉,看著已經站在不遠處的那個少年,挺拔的站著。

像是天塌了,也是由他撐著一般,不知為何,心內卻是受到一陣感染,林正恩感到自己突然變得充滿霸氣。

「那你可得小心了!」林正恩猛地揚起手,大聲喝道。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陰辰臉上,劃過的是一絲不羈的笑容!

淡然,豪邁,勇猛,睿智,都在這名少年身上,一一展現了出來!

「轟!」一聲巨響,緊接著金色光芒從林正恩肥胖的身子上乍現而出,像是一層金色的光罩一般,將林正恩肥胖的身子包裹的嚴嚴實實。

「金鐘罩……」陰辰心內呢喃一聲,眉頭卻是緊皺,他對自己的實力,並非自負,而是自信。

「小心了!」林正恩的面色突然一變,右手轟的一聲,再次爆發出更為耀眼的金色光芒,一道金色的虛幻掌影,忽的一聲出現在林正恩右手上空。

「大魔天法!」陰辰低吼一聲,雙手迅速的交叉手勢,陣陣濃郁的黑氣,瞬間從陰辰身上散發出來。

黑氣,黑到極致,縱使在陰暗的地方,更是隱約間能看得見濃郁的黑氣。

金色的虛幻掌影,應聲而下,夾雜著壓碎任何一切敵人的霸氣和魄力,呼嘯而來。

巨大的掌影之下,那少年的黑色身影,顯的那麼的弱小,那麼孤獨與無助。

只是,那一雙永遠不知退縮的眼眸,卻依然是奕奕有神的睜開,身子更是挺拔的站著,雙眼直視那氣勢洶洶的金色掌影。

「沒錯,真是達摩掌!」陰辰眉頭一喜,卻是突然感覺氣流猛地增強,黑髮隨風快速的舞動,黑袍甚至將陰辰的身子勾勒出來。

金色掌影,轟的一聲,沒有任何懸念的壓下!

直是揚起一陣土塵,淡淡黑氣,金色光芒也是隨之散去,煙塵瀰漫。

林正恩瞪著煙塵之中,突然發出一聲怪叫,而後便是臉色著急的沖了進去。

「陰辰,你沒事吧!」林正恩一進去,便是被泥土嗆得咳嗽不止。

「辰哥哥?」歐陽尹心中著急,跟著趕過去。

塵霧之中,一股氣流突然涌動而起,緊接著,一名身穿破落黑袍的挺拔少年,信步走出,雖然臉色蒼白,嘴角依然有著血跡,但是臉上洋溢的,是那一抹由衷的喜悅,和淡淡的自信。

「正恩,金鐘罩和達摩掌,都是佛門真傳,為何你能學的了?」受了達摩掌一掌,陰辰體內氣血全部紊亂,故而有些虛弱的說道。

「你……沒事?」林正恩看著陰辰的模樣,有些擔心道。


「沒事……」陰辰點點頭。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掌,只是自然而然就使出來了。」林正恩想起自己命名的胖子神掌,不禁有些咋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