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不可能壓制住他的山嶺巨人。

「到底怎麼回事……」

一時間。

羅寒有種做夢一樣的荒誕感。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而這個時候,四周觀戰的人群也漸漸反應了過來。

「不對啊,林澤的寵獸明明只有四階,是怎麼施展出暴風雪這種威力強大的範圍型技能的?」

「就是說啊,而且看山嶺巨人的模樣,分明被壓制住了,只憑四階寵獸怎麼可能做的到?」

「該不會林澤那頭寵獸其實是五階層次的吧?」

「嘶!不是吧?」

「不然還有其他解釋嗎?」

「可是今早在虛擬對戰的時候,林澤的寵獸明明還只有四階!」

「還用想嗎,肯定是林澤隱藏了實力!」

「我去!太猛了吧!」

人群中頓時響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氣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澤,滿臉難以置信和震驚的神情。

一個新生擁有四階寵獸,就已經是令人十分吃驚的事了。

林澤此前就因此成了寧江學院聲名鵲起的風雲人物。

就連校外也有許多人聽聞他的事迹。

結果現在卻突然告訴他們,林澤其實還擁有五階寵獸。

這不亞於一記重磅炸彈,瞬間將他們炸得七葷八素,久久沒能回過神來。

一時間。

觀戰人群都陷入強烈的震撼中,神色獃滯的坐在原地,半晌說不出話來。

諾大的決鬥場頓時間只剩下暴風雪的呼嘯聲。

靠近擂台的某個位置。

關寧瞪大眼眸看着林澤的背影,小嘴幾乎張成了O型,模樣煞是可愛。

她怎麼也沒想到,林澤居然還藏着這麼一張王牌。

那可是五階寵獸啊!

就算在二年級生中,也只有排名前十的精英學員才擁有五階寵獸。

而林澤一個剛入學不久的新生,竟然也有五階寵獸。

這要傳揚開去,不知得跌碎多少人的下巴。

「哥……好厲害!」

關寧喃喃低語,眼睛閃閃發亮,幾乎快變成星星眼。

看向林澤的目光已充滿了傾慕。

擂台上。

面對四面八方投來的震驚和駭然的視線,林澤仍舊老神在在。

他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戰鬥。

暴風雪籠罩下的擂台,已完全變成一片冰天雪地。

除了可以削弱敵人的戰鬥力外,更重要的是製造出了適合冰屬系寵獸戰鬥的環境。

在暴風雪中,小雪施展的任何技能都會得到強化。

咔嚓!

沉悶的狂風呼嘯聲中,陡然響起一片清脆聲響。

無數尖銳鋒利的冰刃在山嶺巨人頭頂上空突兀凝結。

刀尖向下。

冷光閃閃的刃尖散發着悸人的鋒銳之意。

下一秒。

密密麻麻的冰刃猛然一動,如瀑流般傾泄而下,朝着山嶺巨人當頭砸落。

冰瀑!

山嶺巨人見勢不妙想要躲開。

然而遭受寒意侵襲的身體早已變得僵硬無比,倉促之間根本無法閃躲。

只是眨眼功夫。

山嶺巨人就被無數冰刃淹沒。

嗤!

嗤嗤!

冰刃割破血肉的聲響不絕於耳。

縱使山嶺巨人皮糙肉厚,在接連不斷的冰刃切割下,身上也很快多出無數觸目驚心的傷口。

鮮血還沒流出,就被刺骨的寒氣凍結。

轉眼間。

山嶺巨人就受了不輕的傷。

凍徹骨髓的寒意更是讓它忍不住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看着這一幕,四周觀戰的眾人不約而同張大嘴巴,滿臉驚駭。

完全被小雪這一記威力可怕異常的技能驚呆住了。

要知道山嶺巨人可是以防禦強橫著稱的土屬系寵獸。

卻被剛才那一記技能打成這副慘樣。

技能的威力之強可想而知。

「太厲害了!」

「好強悍的技能!」

「傳聞看來是真的,林澤這頭冰屬系寵獸掌握了許多強悍的技能!」

「好強,這寵獸至少有五階二段的等級!」

四周驚嘆聲接連響起。

林澤聞言卻只是平靜的笑了笑。

對這副局面儼然早有預料。

要知道小雪等級本就不比山嶺巨人低。

論戰鬥力恐怕還要比後者強上一籌。

再加上暴風雪對技能的強化,冰瀑擁有如此威力不足為奇。

對面不遠處。

羅寒臉色鐵青。

一開始的得意與勝券在握已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驚怒。

打破他的腦袋,也想不到事態會是如此發展。

「該死的傢伙!」

羅寒目光死死盯着林澤,心中又是惱恨又是駭然。

到了這會,他哪還不明白自己被林澤擺了一道。

這傢伙絕對是隱藏了實力!

難怪剛才有膽子接下賭鬥。

察覺到羅寒的目光,林澤哂然一笑。

「怎麼,你不是要讓我見識下真正的力量嗎?」

「難不成這就是了?那還真是讓我長見識了。」

林澤似笑非笑的神情立刻激怒了羅寒。

他的臉龐瞬間漲紅,咬牙切齒的說道:

「只不過一頭五階寵獸而已,別太得意忘形了!」

「我的實力可不止這麼一點!」

伴隨着話音落下,羅寒身旁光芒閃現。

又是兩頭寵獸憑空出現。

一頭暗屬系的魔穴蛛。

一頭土屬系的石化蜥蜴。

兩者俱都氣息強悍,明顯達到了四階後期。

「卧槽,又多了兩頭寵獸!」

「大驚小怪,羅寒是青銅御獸師,擁有三頭寵獸不是很正常嗎。」

「嘖,林澤這下麻煩了,羅寒的魔穴蛛和石化蜥蜴可是都達到了四階九段。」

「怕什麼,林澤不也有第二頭寵獸!」

「那也還差了一頭。」

「林澤要糟糕了!」

人群一陣騷動。

別看林澤那頭冰屬系寵獸暫時壓制住了山嶺巨人。

可雙方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實力差距。

如果這時候再加入一個四階九段的對手。

那最終勝負的走向就變得撲朔迷離了。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羅寒臉上浮現一抹冷笑。

林澤的表現的確出乎他的意料,甚至讓他狠狠吃驚了一把。

不過沒關係。

他的寵獸數量比林澤還要多出一頭。

這點優勢就足以成為取勝的契機。

「無論你資質再怎麼出色,現在這個時候,仍舊不是我的對手!」

羅寒惡狠狠的揮了揮手。

身前的魔穴蛛和石化蜥蜴當即嘶鳴一聲,頂着暴風雪向林澤衝殺過去。

出乎意料。

即便在這種情況下,林澤神色依然從容淡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