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林笑會有大麻煩的。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為什麼我的仙道金丹,無法將你煉化!」

這個時候,金烈日的聲音在他的身體當中回蕩起來。

下一刻,金烈日的身體之內,一道道暗綠色的光華,另一個金烈日,在他的體內出現了。

金烈日看著林笑,冷冷的說道,「我感覺到,你的身體當中,也有著一個與我同根同源的存在。」

「林笑……銀槍王,你該死了。」

嗡——

下一刻,一股讓林笑感到絕望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現而出。

此刻,林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金烈日已經成為了天尊。

他並未修鍊仙道!

剛剛那股仙道氣息,只是一種假象。

甚至此刻的金烈日,身上的魔氣,也是一種假象!

根本就不存在!

金烈日,是天尊。

在這空域秘境當中,金烈日得到了無窮無盡的知識,關於仙道的,魔道的……他自然知道成仙成魔。

但是他卻無法經受住成為天尊的誘.惑。

天尊可是這一方時空的最強者,至於仙道……在金烈日看來,成為了天尊,也一樣會成仙的。

滾滾的天尊氣息,好似一個完整的維度一樣,壓迫在林笑的心頭,讓他喘不過氣來。

這個時候,金烈日甚至都沒有動用仙道金丹的力量,只是以天尊的力量,來壓迫林笑。

「林笑,你的身上有東西,可以剋制我的仙道金丹……但是我現在已經將仙道金丹完美的隱藏起來……以單純的實力來壓你!」

「天尊之下,哪怕是天君也是螻蟻!」

金烈日的身上,一道道綠色的光華閃爍。

他看著林笑,臉上流露出一抹森然。

天尊的氣息,越來越重。

這一刻,他甚至都沒有動手,就要將林笑徹底的壓死。

「你說……」

突然間,林笑抬起頭來,他的嘴角,流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這裡……是一位仙人的眼球?」

「嗯?」

金烈日微微的一怔。

這裡的一切,金烈日早已經弄清楚了。

這空域秘境,確實是一位遠古仙人的眼球。

而且這位遠古仙人,還是後天反先天的先天至聖!

不過金烈日卻還沒有得到這裡的最核心秘密,就被軒轅絕心等人打斷了。

唰!

陡然間,林笑的手中,一道刺目的黑色光華閃過。

沒錯,就是刺目的黑色光華。

黑的耀眼,黑的炫目!

金烈日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

當他恢復視覺的時候,林笑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面漆黑如墨的戰旗。

戰旗出現的剎那間,林笑的身上,竟然出現了天君的氣息。

一道一道天君的氣息,似乎組成了某種陣法,凝聚在林笑的身體當中。

大時代1977 一顆又一顆璀璨的星辰,繚繞在林笑的身體周圍。

此刻,林笑的身上,好似沐浴了一層星辰的光華一樣。

原本,那種讓林笑厭惡到極點的氣息,已經消散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他無比依戀的力量。

林笑的頭髮,都變得如同行管一樣,在他的腦後飄舞。

「金烈日,你死定了。」

趁著金烈日分身的那一刻,林笑拿出了星空戰旗。

現在,因為這裡的仙道力量,輪迴已經被封印,無論是輪迴天盤,還是輪迴之門,都無法使用。

現在林笑唯一的手段,就是剛剛煉化的星空戰旗了。

原本,林笑是無法動用星空戰旗的真正力量的……

但是現在,林笑已經真正的踏足仙路。

不僅僅是仙道金丹,更是仙道法則的運轉。

這種仙道法則,徹底的激發了星空戰旗,將它的力量釋放了出來。

三百六十五尊天君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林笑的身體當中,匯聚在他的金丹之內。

這一刻,林笑的身體,就好似一座汪洋大海一樣,容納了三百六十五尊天君的力量!

雖然……三百六十五尊天君,無法抗衡一個天尊。

但是林笑的身體當中,卻擁有終結法則。

轉化為仙道級別的終結法則,在三百六十五尊天君的力量激發之下,已經釋放出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

天左刀已經被林笑收起。

他開啟了武祖之境。

這一刻,這片天地,都成為林笑掌中的玩物。 「這就是天君的力量?」

林笑發現,這個時候,他體內的仙道法則依舊存在,並未轉化為天君法則,依舊是仙道法則。

此刻,林笑的全身上下,都被一股股無比強大的力量貫穿,天地一體的境界,也從未這樣強大過。

「武祖!?」

金烈日見到此刻林笑的狀態,忍不住失聲開口。

武祖的境界,雖然金烈日從來都沒見過……但是武祖……無論是在哪個時空,哪個維度,都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似乎是某種烙印在靈魂當中的印記。

林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星空戰旗,被他插在自己的背後之上,獵獵作響。

縱使此刻的金烈日是天尊,但是林笑也依舊不懼。

金烈日也只是一個半吊子天尊,不說是比起羽落,就算是比上熒惑,也是遠遠的不如。

林笑不是天尊,但是他卻是武祖!

……

「金烈日,你死定了。」

林笑站在金烈日的金丹旁,冷笑著看著金烈日,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

「就算是武祖又能這樣……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真神而已!而我,卻是天尊!」

金烈日不打算再和林笑廢話了。

他一拳,朝著林笑轟殺而來。

這一拳,似乎包含了萬道。

不僅僅是天尊的力量,其中竟然蘊含著仙道與魔道種種的法則在內。

很顯然,金烈日成為天尊之後,他並未放棄修鍊仙道……只是他的仙道,只是流於表面,已經徹底絕了仙路。

現在金烈日的情況,與之前的林笑,恰恰相反。

在遇到軒轅絕心之前的力量,已經踏入仙道。

但是他的手段,卻依舊是神道的手段。

而現在的金烈日,是真真正正的神道。

但是他的手段,卻是包含了仙道……與魔道。

這一拳朝著林笑轟來,就讓林笑有一種混亂到極點的感覺。

「哼。」

林笑冷哼一聲。

他的身軀飄然而退。

隨後,林笑猛地向前踏了一步,同樣也是一拳轟了出來。

嗡——

林笑的拳頭之上,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

下一刻,這片天地,開始旋轉。

似乎形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磨盤。

隨後,這個巨大的磨盤開始滾滾的轉動,開始不斷的碾壓金烈日的身軀。

「這是什麼武道!」

金烈日的一拳,被這一座大磨盤直接粉碎,甚至他的身軀,都被那龐大的天地之力撕扯在其中,他的肉身,他的神魂,都開始被那狂暴的天地力量撕扯。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聲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從面八方傳來。

這一刻,不僅僅是那個微型的金烈日,就連同外面的這個金烈日的身體,都被這整個天地碾壓。

林笑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冷酷。

「若是你沒有其他什麼底牌,那麼就等死吧。」

此刻,林笑體內的三界通天樹本源,已經將金烈日的三界通天樹金丹死死的剋制,林笑用天地大磨盤將金烈日磨死,那麼他就真的死了,無法復生。

「啊啊啊啊啊——」

金烈日口中發出一聲聲的慘叫。

此刻,他的思維已經回到了本體,那種被天地碾壓的感覺,簡直痛苦到了極點。

就算是金烈日成為了天尊,他也無法城守這樣的痛苦。

「給我死,死,死!!」

陡然間,金烈日大吼一聲。

他的身體當中,又一次的出現了一個金烈日。

這個金烈日的手中,持著一柄古怪的兵器。

這桿兵器,長約一丈,前端有三叉刀形,刀身兩面有刃,看上去寒光閃閃。

而且林笑敏銳的發現,他體內的天左刀,在感應到這桿詭異的兵器的時候,竟然散發出一陣陣恐懼的波動!

天左刀在怕!

「天左刀當中,融合了剎那之刃,剎那之刃可是先天靈寶級別的神器!這桿怪異的刀,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讓天左刀在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