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社長不用擔心,我想也應該是您相信弟子們的時候了。最近安紹熙的推特跟『idolworld』小窩上的留言我也有關注,情況很不錯。」

在紅燈前輕敲著方向盤,聽著藍牙中朴振榮的話,林蔚然笑著說:「總是護在羽翼下的雛鳥又怎麼能飛的高?我明白您的心情,如果我也在場,看到幾個女孩子哭的話一定會很不好受。」

身在美國的朴振榮說:「她們能從這件事中學到什麼就好。但是林代表。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問您。」

「您請說。」

「s.m的這個計劃,有沒有你的參與?」

紅燈變了,林蔚然一邊啟動賓士一邊反問:「如果我說沒有朴社長會相信嗎?肯定是半信半疑吧?」

「waytogo的事情我還不是很清楚,但你和s.m的合作我還是收到了風聲,如果知道s.m會這樣推出少女時代,美國計劃是不可能現在實行的。」

林蔚然笑著說:「朴社長。我們現在應該向前看,您覺得呢?」

電話那頭沉吟了會兒。 冷少來勢兇猛 問:「如何向前看?」

賓士轉了彎,駛入全新的道路:「2pm三月就會登陸虛擬偶像。美漫的畫風效果如何還有待市場檢驗,但會打出2pm標新立異的新形象,到時候肯定會有話題產生,而如何利用這個話題,還是要看粉絲導向。」

目的地到了,林蔚然把車停在路邊,繼續說:「一千個粉絲聚集起來的威力就能席捲所有搜索排行,讓一個視頻點擊在一天內超過六十萬,宣傳效果比上幾次脫口秀說故事都要好。因為這裡的情感是可以讓人感覺得到,並讓人想要加入進去。但是,jyp的粉絲事業部完全不能負擔這樣的責任,所以不如讓我們幫幫忙。」

「和金光洙一樣同意把偶像團體的官方fc建立在虛擬偶像上?」

朴振榮果然消息靈通,jyp能被稱為韓國三大經紀公司也絕不是鬧著玩的。林蔚然索性承認:「對,建立在虛擬偶像上,我們可以更加方便合作跟管理。一個特殊劇情在三天內便可以影響到輿論風向,再加上粉絲活動甚至能讓一部分人改觀,如果完全交給我來處理,我有把握感動更多人。」

朴振榮沉默下來,他也應該沉默。做為韓國三大經紀公司之一,jyp也是韓娛圈的風向標,林蔚然說出計劃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這個年輕人的胃口之大,居然想要把整個粉絲市場獨吞下來。

現在說是合作,但當他把這個計劃完成,他對歌謠界的影響力絕對會幾何級的增長。到了那時候,合作關係難道不會變成甲乙關係嗎?

但是,朴振榮現在不能拒絕,他只能說,考慮。

「我要考慮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林蔚然無所謂的回應:「希望朴社長慎重考慮。」

摘掉藍牙,林蔚然走下賓士點燃一顆煙,他能料到朴振榮的想法,也知道這件事不會一蹴而成。就算是搞定了jyp,還有更加難搞的s.m,想把韓國人氣團體的fc全部合併到虛擬偶像上來,他要走的路還很遠。

他深吸一口煙,並沒想到團結起來的wonderful能在此次事件中起到的更多作用。wonderful們糾集起來,同樣是借用網路這個平台,通過撥打新聞投訴電話,和網路管理投訴的方式肅清了一大批有關安紹熙的惡意留言,他們甚至紛紛打電話到電視台,要求他們說明歌手需要假唱的原因,以及把所謂的實力歌手和偶像歌手一視同仁。

世界上沒有從不假唱的歌手,除了那些歌劇演員。他們以自己的力量宣揚著這些言論,帶動了更多在此次事件中受到傷害的偶像團體粉絲加入進來。面對anti們的冷嘲熱諷,並沒有選用激進的方式進行還擊,而是統一的回復,『wesinging!』

因為假唱,只靠長得好的歌手不是沒有,但不全都是。在當下這樣的聲音還很小,但它會有變大的那一天。林蔚然完全低估了被虛擬偶像做輿論引導后的粉絲們,那種旺盛的精力使他們積極的修復著心愛偶像的形象,即便他們對修復的方法毫無頭緒。

虛擬,正在影響現實,即便是緩慢的。

這影響的始作俑者此時剛剛抽完一根煙,對超出他預計的未來毫無準備,不過,那卻是對他有益的未來。

林蔚然往小區內走去,進入小區不久便看到了在公告牌旁等著她的鄭恩娜,見林蔚然過來,她打過招呼,直入正題。

「唯依姐說要我帶你看看就好。」 一吻封緘,老公太危險 鄭恩娜欲言又止,因為韓唯依的原話是雖然弄點什麼糊弄一下那混蛋就行了。

林蔚然能看得出鄭恩娜的難處,也不多問,直接跟著她進了一幢公寓樓。

「上一期的收視率怎麼樣?」電梯上,林蔚然問道。

鄭恩娜老實回答:「降低了百分之零點二。」

林蔚然蹙了蹙眉間,問:「我聽說mbc那邊要削減我們結婚了的製作費用?」

錯惹豪門冷少 「恩,電視台那邊給出的報價只能讓我們勉強保本,唯依姐想讓姜弓pd重新回來,但情況好像不那麼樂觀。」

做為第一季播出時獲得了成功的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如今正到了艱難的時候。自從第一季情侶接連下檔,收視率便一蹶不振,韓唯依為了讓收視率重新走高,甚至找來了演員李詩英、申成祿、李允智加盟。之後更是找來了強仁和金泰妍這樣s.m出品的偶像參與節目,製造話題。

但情況卻依舊沒有好轉,整個製作組彷彿迷失了方向一般,在低谷中來回打轉。

惡魔老公別囂張 韓唯依和林蔚然合作的製作公司以於前些時候正式併入新韓廣告,把新韓原來的製作部擴大了將近三倍。如今,新韓已經是一家擁有『家族誕生』和『我們結婚了』兩檔周末綜藝,並可以製作韓國任何舞台演出,同時又擁有『虛擬偶像』這種種子項目的大型廣告公司了。

既然是一家人,關心一下也沒什麼不可以。林蔚然如此想著,站在一道房門前問:「就是這裡?」

「恩,這裡就是老夫少妻的新房。」

林蔚然不得不承認,聽到這個片語,他心情有些微妙。 藍黛注意到坐在副駕上的趙國棟注視自己的目光,這讓她有些不安。

和趙國棟之間的關係似乎就這樣以一種難以確定的方式的默認下來,也許就像是影視作品里那種,女孩單戀男孩,但是男孩始終把女孩當做妹妹,不過藍黛並不認同這種關係,她覺得她和趙國棟之間關係應該更複雜更豐富更具有發展前景。

趙國棟的確在注視並觀察著身旁這個姿容雋雅的女孩子。

時光年輪似乎對藍黛影響很小,十多年前如此,十多年後似乎一是如此,從十七八歲的青澀女孩子搖身一變成為幹練優雅的時尚女性,氣度風姿更顯成熟,但是容貌本質上卻是變化不大,雖然比不上小鷗的面部那樣輪廓分明」但是高挺的鼻樑和豐潤的紅唇加上略略有些冷峻的面容,總容易讓人想奸型台上那些個面無表情姿態誇張的模持走秀。

趙國棟很容易回想起自己還在江口開發區管委會工作時第一次和古小鷗、藍黛以及喬珊、童郁四女吃飯的時候,青春飛揚的時光總是那樣令人回味,古小鷗的獨立特行,藍黛的冷峻質感,喬珊的甜美大方,童郁的嬌羞青澀,都能在那一晚烙在趙國棟腦海深處,就從那一刻起」四個女孩子都和自己的生活發生了交織,而身邊這個女孩子與自己的關係卻演變成眼下這種微妙複雜的關係,不能不說世界就有如此奇妙。

「國棟哥,你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讓我無法專心開車啊……」藍黛臉色自然平靜。

「是么?我總是在想,眼前這個女孩子就是十二年前那個藍黛么……」趙國棟有些感慨般的渭然嘆道。

藍黛把握方向盤的手明顯出現了一抖,汽車稍稍偏離了一下行進路線,嚇得趙國棟趕緊道:「藍黛,你小心點。」

「國棟哥,這可是你害的,不怨我……」藍黛冷靜了一下自己的心緒,嫣然笑道:「誰讓你這個時候提及這個話題呢……」

「得,是我錯,那我們說說別的。在安都市府辦幹得愉快么……」趙國棟連忙轉移話題,別真要在高速路上出點啥事兒,變成一對同命鴛鴦,那可真是死了都不清凈,不知道會有多少桃色故事給扣在自己頭上,自己雖然不是什麼柳下惠,但是至少和藍黛之間還沒有出格的關係。

「挺好,菲姐挺關照我,據說下一步她可能要到市委當副秘書長……」藍黛恢復了平靜。

「是不是要兼任市委辦主任……」趙國棟知道嚴立民的能量,要幫宋如菲奔到一個副廳位置上,這並不是什麼做不到的事情。

「這就不清楚了,菲姐沒說過,但是市裡邊有這個傳言,都說菲姐可能要一步登天……」藍黛眉頭微蹙,顯然是在擔心宋如菲離開市府辦這邊,她的處境就未必有那麼好了,她這麼年輕擔任市府辦里中干,自然也有人眼紅,加上人漂亮卻又獨身,就更有人看不慣了。

「一步登天?一步登天未必是好事兒啊……」趙國棟搖搖頭似乎有所感悟的道。

「國棟哥,也有人說你這一次也是一步登天啊,難道也不是好事……」藍黛眨眨眼睛。

「哦?你們安都市裡邊除了你」難道也有人關心我……」趙國棟隨。道,並沒有注意自己話語中的語病。

藍黛臉微微一燙,見趙國棟語氣自然」知道他也是順口說道,定了定神道:「安原省關注你的人多了去,咱們安都市裡邊自然也不缺。

「別是你的那位菲姐吧?那我可真有點受寵若驚了……」趙國練打趣的道。

「哥,你別說,菲姐也提起過你,不過她只是說你運氣好,說你每一次都能踩到點子上」一下子就能從滇南那旮旯里蹦到國家發改委里,簡直就是奇迹……」藍黛臉上浮起一抹驕傲的笑意,宋如菲談到趙國棟的時候嘴角眉梢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艷羨嫉妒。

趙國棟卻是笑笑不語,宋如菲當然不會對自己感興趣,如果沒有其他因素,只怕自己從滇南到國家發改委這一變化她都未必知曉,感興趣的大概是她的情人嚴立民吧。

嚴立民這一次還在為安都市長這個位置苦苦拼搏,可自己早已經跨越了副省級台階,甚至已經在發生級幹部這個位置上轉戰了三個位置了,想必嚴立民心中也是苦澀加感慨,才會在宋如菲面前這般評點自己吧。

「藍黛,那你覺得我是不是運氣好的緣故呢……」趙國棟若有所思的道。

「菲姐這話有失偏頗,寧陵這幾年的經濟發展飛快,據說今年都要逼近安都了,關書堊記每次在大會小會上都要提到寧陵的發展,要求全市幹部振作精神,向寧陵學習,這也是大家公認的。藍黛穩穩的駕駛著汽車,一邊道:「據說鍾躍軍也有可能來安都當市長呢。」

「你們安都市長這個位置現在都還沒有見分曉?」

趙國棟這才想起安都市長到現在依然沒有塵埃落定,足見對這個位置上的爭奪激烈程度,凌正躍這是在待價而沽,打磨大家的耐性,趙國棟已經從戈靜那裡獲知,中堊央基本上確定了這個市長人選將會由安原省委推薦產生,也許凌正躍現在還在觀察,或者就是在穩定常委會的控制力,畢竟他去安原的時日尚短,要控制常委會節奏也還要一個過程。

「現在傳言滿天飛,一天一個動靜,今天說是鍾躍軍來,明天就說是楊少鵬,後天就變成了嚴書堊記,在等兩天就變成譚立峰了,還有啥庄權和貝鐵林,省裡邊凡是能沾上邊可能的,都成了候選人,大家脖子都伸長了,可都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藍黛笑著道:「哥,稱說咱們這安都市長誰會來?」

「你哥可不是中組部長,反正不是你哥來就行了。」趙國棟搖搖頭,這個人選可不好確定,現在還不確定凌正躍究竟瞅准了誰,有沒有其他有力人士向凌正躍推薦。

不過鍾躍軍可能性很小,秦浩然在凌正躍就任安原省委書堊記之後聽說表現很低調,如果是應東流繼續擔任安原省委書堊記,那鍾躍軍倒是有可能,現在應東流走了,秦浩然顯然不願意在這個人選上和凌正躍較勁兒,而且鍾躍軍與秦浩然的關係這兩年也未見更深一步的趨勢,甚至還有點淡化的感覺」所以趙國棟知道鍾躍軍基本無望,但是浮立峰和貝鐵林以及楊少鵬都很有競爭力。

「若真是哥你能來那就太好了,就算是咱們市裡這些幹部原來談到寧陵都是不屑一顧,總覺得寧陵是偏遠山區,但是現在卻沒有幾個人敢這樣說了,尤其是寧陵現在的g。口據說今年就要趕上咱們安都,這讓市裡邊領導都是顏面無光,有一段時間都是言必稱寧陵,直到有一次據說是省委新來的凌書堊記發火了,說安都市幹部隊伍缺乏自信心,缺乏戰鬥力,就不敢提出來走有安都特色的道路,就不敢提出甩開寧陵追趕成都、南京的口號,關書堊記據說也挨了批評,就那以後市裡邊開會提寧陵的時候才少了。」

藍黛一邊打開汽車大燈,一邊有些好奇的道:「哥,我覺得這話好像很有點針對寧陵的味道,你說這凌書堊記他是省委書堊記,這話裡邊就有點一碗水沒端平的感覺啊。現在大家說起寧陵,都不可避免的要提到你,那都是一片嘖嘖讚歎呢。

趙國棟哂笑著不語,只怕不是凌正躍對寧陵有什麼偏見,而是對自己起家之地很有些說不出的複雜情緒才會有這樣的言論吧,只是這其中的微妙原因卻不足為外人道,也只有趙國棟這種個中人大概才能隱隱約約覺察到其中的酸澀味兒。

安原又迎來了屬於凌正躍的時代,且看凌正躍能在應東流打下的基礎之上有什麼新的動作,應該說現在安原很有些看點,安都經濟出現復甦,而像寧陵、懷慶、唐江、賓州乃至通城都出現了高速增長的態勢,可以說基礎已經打好,就看凌正躍能不能凝聚人心彙集民智,讓安原再迎來一個發展的黃金時期了。

趙國棟回到家中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六點半,八個半小時的睡眠,已經有點超過了他平時的睡眠時間,一般說來晚上這一覺七個小時對於他來說就足夠了,不過今天他顯然很享受這樣無拘無束的睡眠。

回安都的安排就要輕鬆許多,沒有京城裡那麼多繁雜事兒,也沒有在委裡邊那麼沉悶壓抑的氣氛,這兒時候可以自由自在的甩掉一切煩心事兒,一切都等到星期一上班才來面對。

趙國棟想象得到自己後天回到委裡邊可能要面對的種種波瀾,曾權軍在自己請假時就有點欲言又止的味道,只不過是聽到自己要回安都休息,估計自己也是承受了不小的壓力,所以才沒有提及,但是星期一,嘿嘿,可能就是雨驟風狂了。 鄭恩娜打開房門,站在一邊把林蔚然讓了進去。

「其實叫我回去彙報一下就好了,這裡也沒什麼可看的。」

她進了門,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房間的燈,繼續介紹:「這種房子的月租倒是不貴,一個月也就兩百的程度?也就是攝製組一天的伙食費加交通費。更明細的賬目需要回公司才能報給您,還有很多額外花銷。」

瞧她這麼緊張,林蔚然笑著安慰:「別擔心,我不是來查賬的。」

鄭恩娜嘆了口氣,相比『家族誕生』,『我們結婚了』在收視率上真的不能比。雖然她並不是這邊的固定製作組成員,但對這檔綜藝節目她真的是很感興趣。最關鍵的便是收視率低迷的原因到現在都沒找到,整個製作組的士氣也有些下降。

「我知道,唯依姐說沒人能查她的賬。」鄭恩娜開了個玩笑,然後繼續帶著林蔚然一間一間的查看房間布置。

首先就是遊戲房,小型撞球桌、抽籤機,甚至有自製棉花糖的機器,整個房間都是鮮艷卻不刺眼的色調,被燈光一照,好像暖烘烘、毛茸茸的。

鄭恩娜微笑著說:「鄭型敦前輩真的很努力,布置這裡的時候說以後有女兒的話肯定要這麼弄。」

林蔚然揪出一個名詞:「女兒?」

鄭恩娜點了點頭:「年紀差距太大了,弄的我們現在私下裡都叫他們老丈夫和小新娘,要不然氣氛起不來,拍攝冷場倒還尷尬。」

聽了這些,林蔚然的心情介於舒服和不舒服之間,看過了衛生間,他自己推開一扇房門,這裡應該是卧室。

『啪』地一聲,是鄭恩娜在林蔚然身後拍了手,林蔚然還沒等回過頭,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就突然掉在他眼前。這讓他整個人都被驚了一下,後退一步方才站穩。

「呵,這是驚喜。」

聽了鄭恩娜的解釋。林蔚然方才看清那隻絨毛蜘蛛,不說驚魂未定,心跳也有些加速的他訕訕的說了句。

「可真是會玩。」

「肯定要有些設計的,不然只是看房子。多無趣。」鄭恩娜經過林蔚然身側走進房內,打開了房間里的燈。

軟軟的,這就是林蔚然對這房間的第一印象,各式各樣的卡通公仔遍布在房間的各個角落,其中有隻綠色的大鱷魚差不多有金泰妍大小。

林蔚然看著抱起那隻鱷魚的鄭恩娜問:「女孩子都喜歡這個?」

鄭恩娜用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那當然。」

林蔚然不解:「為什麼?僅僅是毛茸茸的?」

「和你說了也沒用。男人不懂。」這鱷魚是鄭恩娜親自挑的,很明顯是她喜歡的風格。

兩室一廳,半開放的廚房,加上獨立衛浴,如果不是因為地點問題,怎麼都要不上三百萬這個數字。客廳的布置同樣以溫馨為主,做到沙發上,林蔚然還聽著鄭恩娜的嘮叨。

「三組情侶。需要投資的地方就多了些。作家的劇情設計比起第一季來說已經簡潔很多了,alex和申愛那種別墅,我們是真的租不起了。」鄭恩娜一邊說著一邊斷了兩杯速溶咖啡從廚房走出來。

林蔚然拿起咖啡在手上,說:「只要能找到穩定的贏利點,投資可以跟公司申請。」

「唯依姐說你肯定會這麼建議。」

鄭恩娜在林蔚然對面席地而坐,接著道:「但是投資問題無法解決。這一開始是唯依姐獨立投資的項目,賺了還是虧了都是她一個人。併入新韓不等於把這些項目也帶過去。」

林蔚然何等聰明,這些話出了韓唯依的口。通過鄭恩娜再傳遞給自己,要求協商的訊號已經很明顯了。到了韓唯依這個級別,平日里的花銷一定不小,逐漸被套牢的投資極有可能影響她在『家族誕生』上的盈利,資金捉襟見肘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他知會道:「這些事情我和她說就好。」

又聽鄭恩娜說了些製作組的趣聞,一杯咖啡也就喝完了。就在起身離開的時候,鄭恩娜突然拍著額頭說:「還有重點忘了給你看。」

她一邊說著一邊跑到窗戶旁,一點點拉上窗帘:「我的點子,因為這個鄭型敦前輩還要請我吃飯來著。」

窗帘慢慢合上,林蔚然看著身著婚紗的金泰妍還有她身旁的鄭型敦,情緒已經不再微妙了。

「恩,不錯。」他輕描淡寫的說了句,然後便直接出了門。

送鄭恩娜回了家,林蔚然就坐在車裡發起了簡訊,而且第一條便極具曖昧氣氛。

『我想見你。』

簡單、露骨,而且直接。

『ok。』

金泰妍回復的很快,這讓林蔚然有些詫異,他問:『你在哪?』

『曼谷。』

果然。林蔚然如此想著,複雜的情緒也沒了一半。

『我看過你的新房了。』

『兩室一廳,獨立衛浴,半開放式廚房,月租三百,有精心布置,看著還不錯。』

『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結婚的新房。』

打開車窗,林蔚然點燃一支煙。

新簡訊里了:『你去看了?為什麼?』

『這節目的外包製作現在是新韓了。』

她問:『什麼意思?』

林蔚然沉吟了下,直接撥打了金泰妍的號碼。

手機接通后先被按掉一次,林蔚然耐心等待,片刻后打了回來。

林蔚然的開場白很直接:「意思是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聽筒里傳來金泰妍的一聲乾笑,她說:「在女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的不一定是白馬王子,也可能是那種表面善良的壞傢伙。」

「我承認,對你,我連表面的善良都不想維持了。」

他頓了頓,說:「我想見你。」

電話那頭沉默下來,半晌之後,她說:「其實我不喜歡煙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