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他就是莫醫仙要收的徒弟!」

「命真好啊……」

「不只命好,桃花運更好,你看他身邊的那些美女!」

「唉,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我怎麼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

「……」

頂著羨慕的目光和議論聲,林躍一行人走到了清虛谷的中心。

偌大的廣場上,建了一座高台。

高台大概有半個藍球場那麼大,在最中間,擺了一張名貴的紅木桌椅!

桌椅上已經泡好了清茶,在桌椅的後面,站了一排清虛谷的道士,個個都昂首挺胸,筆直的站著,臉上的神情十分的嚴肅。

圍著高台擺了一圈的椅子,每個椅子上,都坐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

其中空聞大師,妙音娘子等人赫然在例!

在高台的下面,站了一大片清虛谷的道士,個個頭戴高冠,定定的站著,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細一數,怕是有三千眾之多。

而在那高台椅子的前輩們身後,還站滿了穿著各色衣服的人群,林躍並不認得。

不得不說,這拜師大會場面弄得有點浩大,這清虛谷的谷主怕是下了不小功夫。

不過細細一想,聲勢如果不大,也配不起自己師父醫仙之名。

一切準備就緒,林躍從人群中帶著自己的隊伍緩緩的踏上了高台的階梯!

他一出現,所有人的目光就緊鎖在他的身上,再無法移開了。

而在這些目光中,有慈祥的,如空聞大師等人,有仇恨的,如昨天見過一面的羅君行等人,也有看熱鬧的……那就太多了!

林躍沒有把這些目光放在心上,即便羅君行的眼光快要把他射穿了,他也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有小道士上來把他們帶到一旁坐下,陳小仙等人就站在他的身後,倒也頗有陳勢!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一道人影從遠處疾掠而來,眾人看到那條人影都發出了興高采烈的驚呼聲。

莫聲谷施施然的從天而降,緩緩的落在椅子前,一彈衣襟,坐了下去。

仙風道骨,莫過於此!

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熱烈的躁動聲。

說實話,醫仙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像這樣看見大活人,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清靈子站了出來,朝著眾人虛抬了抬手,眾人立刻安靜了下去。

「承蒙醫仙不棄,在我清虛谷舉行拜師大典,在我清虛谷百年來的榮幸,貧道在此歡迎大家前來參加醫仙的拜師大典……」

也許是上了年紀的人都顯得羅嗦,清靈子這開場白說了以後,又開始介紹起清虛谷的由來,然後又怕別人不知道似的,介紹了莫聲谷的平生,詳詳洒洒下來,半個小時還沒講完,讓林躍直有點小學生在操場聽校長講話的不耐感。

無聊之際,他的眼光轉來轉去,開始打量了在場的人來。

在看了一圈之後,他的眼光落在了一個地方,同時,嘴角不由得扯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只見那個地方坐著一男一女,男的是個壯漢,即便坐著也如同一座小山一樣,目測身高最起碼有一米九以上。

而那女的……

林躍心中一笑,嘿嘿,那女孩子就是他昨晚看光了人家全身,還在幫人家穿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摸了人家一把的那個女孩子。

她穿著一件青綠色的衣服坐在那裡,長發在腦後扎了個馬尾,看起來倒是清爽漂亮。

林躍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驚艷,昨晚沒看清,倒沒想到這女孩子這麼漂亮。

女孩子也正在看著他,咬著唇,紅著張臉,一臉尷尬的模樣,似乎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但同時讓她驚訝的是,沒想到昨晚偷看了自己身體的人竟然是莫醫仙即將收的高徒,這可真是丟死人了。

林躍壞壞的看著女孩子不轉眼,昨晚那壯漢也沒看清他的樣子,所以不知道他就是昨晚偷看了妹妹的人,見林躍望過來,竟還衝林躍傻兮兮的露出牙齒笑了一笑。

本書源自看書網

… 林躍倒也沒有看女孩子太久,因為清靈子很快就把話講完。

「下面請徒弟向師父敬茶!」

好歹主角也是莫聲谷和林躍,清靈子介紹完了以後,便把全部的空間留給了兩人,自己退到了一邊。

林躍在來之前就聽莫聲谷說過,這個拜師大典並不簡單,其中麻煩必定不少。

果然,在清靈子的話落之後,就有一個漢子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聲音宏亮的道:「我聽說莫醫仙的徒弟身手不凡,我想討教一番,怎麼樣?」

他人長得粗魯,說話也粗魯,這意思,明擺著不想讓林躍敬茶。

林躍敬了茶,就是莫聲谷的徒弟,不敬茶,他還是外人!

麻衣門一師一徒,一旦這茶敬了,莫聲谷就不可能再收旁人做徒弟,所以在敬茶之前,必有人阻止。

林躍抬眼掃了一下,這跳出來的大漢身高一米八左右,起碼有兩百多斤,說話間肥肉抖動著。

他的實力在內勁後期,看那樣子,也差不多要到後天境界了。

看到這大漢跳出來,眾人都是一幅看好戲的神情。

「快看哪,有人出去挑戰了。」

「嘿嘿,居然是個內勁後期的實力,這下子姓林的那小子死定了。」

「可不是嘛,看他年紀輕輕的樣子,最多也不過內勁中期,一出手肯定就要被這胖子給打死!」

「嘿嘿,也算他倒霉,在這拜師大典他要是不敢站出來,那他就沒資格當莫醫仙的徒弟,可要是站出來,嘖嘖……」

那人說著,還砸了砸嘴,一幅可惜了的模樣。

議論聲中,全都是不看好林躍的。

畢竟林躍的年紀擺在那裡,實力再高也高不到哪裡去。

誰叫林躍這麼壞,老是用秘法把自己的實力隱藏起來呢?

只有空聞大師幾人不動聲色,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羅君行坐在下面,臉上閃過一抹冷笑。

昨天他和林躍起衝突,已經知道林躍不是等閑之輩,只不過實力究竟達到什麼程度,他還不是很清楚。

以他所想,林躍已經邁進了後天境界,不過後天什麼程度,他就拿不準了。

但他並不擔心,因為他自己是後天後期的實力,就算林躍實力再高,只要不超出後天,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林躍……明顯就沒踏入先天!

林躍看了看莫聲谷,見他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微笑的看著場中,知道自己是躲不過,便瀟洒的站了起來,朝著場中走了過去。

「看哪,他下場了!」

「完了,這才剛一開始就要被打殘了!」

「可惜了……」

「……」

議論聲傳入場中,那大漢的臉上閃過了驕傲的表情,彷彿他已經贏定了!

「別說我欺負你,有些規距我還是要跟你說明白的。」看林躍站在自己面前,大漢仰著鼻孔叉著腰說道:「既然是比試,那就難免會受傷,俗話說拳腳無眼,就算我打死了你,你也不能怪我,知道不?」

他說話倒是真的直接,一點也不虛偽,生怕林躍不知道是的。

林躍倒是真的不知道,他正一臉懵懂的站在那裡,因為他真的不知道比試可以打死人而且不用負責。

大漢說完以後,又看了看莫聲谷,大聲道:「莫醫仙,你說是吧?」

眾人終於明白,原來他說這麼半天,是說給莫聲谷聽的。

看來他倒是聰明,怕自己打死了林躍,莫聲谷會找自己麻煩,所以先說明一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算以後莫聲谷要找自己麻煩,那他也拉不下那張老臉吧?

莫聲谷倒是沒說話,只是呵呵一笑,點了點頭。

大漢鬆了口氣。


「那我們就開始吧!」

他拉開了架勢。

「完了,要開打了!」

「想不到這小子拜師不成,竟然就要這麼被打死了!」

眾人搖了搖頭,做好了看一幅血肉模糊畫面的準備。

「砰!」

「哇!」

「唔……」

只不過他們的話聲還沒落,場中的比試就已經結束了。

林躍一腳踢在了大漢的胸膛上,把大漢踢得倒飛出去五六米,然後重重的落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大漢痛苦的捂著胸口,卻是怎麼也爬不起來了。

這還是林躍腳下留情的緣故。

只是一招,只是一腳,林躍就把大漢解決了,在場的眾人愣住了。

所謂一腳定乾坤,說的就是這樣的場景吧?


「哼!」林躍冷哼一聲,渾身一抖,後天大圓滿境界的實力猛地散發出來,壓在了人們的心頭。


「後天境界!」

「天哪,他竟然是後天境界的!」

「後天大圓滿……」

有同是後天境界的人看出了林躍的實力,頓時驚呼了出來。

一聽到這話,全場都躁動了。

難怪他可以一腳將內勁期實力的大漢踹翻,原來他竟然是後天境界!



小小年紀,竟然已經到了這樣的境界!

在場的人都張大了嘴巴,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羅君行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想自己從小得到身為十大門派掌門的父親的教導,又吃了多少靈丹妙藥,從小就泡在靈藥浴里,才會在二十多歲的年紀里達到後天境界,可想不到這姓林的小子居然也達到了這樣的境界?

而且看這樣子,境界跟自己還差不多!

他不由得咬了咬牙,眼中泛出了陰毒的神色。

「難怪莫醫仙要收他為徒,天賦居然這麼高……」

「是啊,小小年紀就後天境界。」

「……」

現場的議論完全巔倒,再沒人看不起林躍,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驚艷!

一種對絕世之才的驚艷!

而林躍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既然這個拜師大典註定波折重重,那就索性把實力展現出來,免得什麼阿貓阿狗都上來找自己麻煩,累也要把自己累死。

果然,他的實力一展露,那些先天想要出來找麻煩的人縮了一大半回去,不敢再作聲。

要知道,並不是個個都能練到這麼高境界的。

看了看現場的反應,莫聲谷微微笑了下,心中頗為滿意!

之所以讓林躍在拜師大典前把實力提高,就是為了營造這樣的效果,如今看來,效果非常不錯。

「怎麼樣?我這個徒兒還不錯吧?」他淡笑著道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