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顯然接受不了我能控制月華劍的事實。

「阿骨,我要走了,沒什麼想對我說的嗎?」我受不了詭異的沉默。

阿骨頓了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含笑帶悲,「大概沒什麼好說的吧。銀羅說得對,感情真的勉強不了。」

我本以為他會說好好保重啦,一路順風啦,沒想到這貨說的是這個,而且銀羅當時說感情勉強不了並不是他的真心話,怎麼看他這麼說的原因都是我手裡的月華劍……

林靜怡盯著我,彷彿為阿骨抱打不平。

我淡淡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忘了我吧。你有你新的人生,和以前不一樣的人生。現在的你沒有憎恨,沒有哀怨,有朋友,有叔叔,一切都比以前好很多。現在的你不用一個人面對那些。你應該笑啊。」

林靜怡也勸道:「是啊,不就是個人嘛,在你漫長的生命中,她轉眼就死了。感情越來越深厚的話,最後分離也會越來越痛苦的,就像擔生,書生死了,它變成那種怪物,那麼痛苦絕望的活著,一點也不好,還不如從來就沒遇到呢。」

你在我面前說我轉眼就死了,真的好么?!

我淡淡笑了,總有人會領略世界滿滿的惡意,我也領略過……

然後,一路又是沉默。

我現在已經不覺得沉默的氣氛比較尷尬了……

過了很久,我們才上岸。

阿骨輕輕對我們點了點頭,又上了小船離開。

小船走了很久,我回頭的時候剛好看到他也微微回過頭看著我,淡淡的面容,恍如第一次見他時那般。

我們相視一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我們越走越遠。 我叫顏漠,是個普通計算機系的學生,若說有什麼特別之處,那就是我的眼睛比較特殊,它能看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大部分這種有陰陽眼的人都會從事一些驅魔行業,比如街邊那位神婆,再比如城郊那家全家一起跳大神的林家……

也有部分有這種陰陽眼的人會從事一些見不得光的產業,比如養小鬼開賭場,有這種常人看不見的東西幫忙,他們進賭場那肯定是穩穩地贏……

所以一般有陰陽眼的人都是上天的寵兒,財富、美女、地位樣樣不缺的人生贏家。……除了我。

而我,現在是在讀學生,將來會成為一個碼農,估計與玄學無緣,林家的人好幾次想要拉我入伙,讓我給他們打工,都被我拒絕了,倒不是因為我胸無大志,我只是不太喜歡麻煩而已。

就算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我也會假裝看不到。

一般人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早就尖叫了,而我無論見到多麼可怕的東西都不會尖叫。

某天夜晚,夜涼如水,冷風陣陣,不一會兒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夜雨。

這種雨天很少有人像我一樣出來打醬油,沒有傘只能頂著雨回去。

「姐姐!」有一個稍微稚嫩的聲音叫住我。

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站在夜雨里甜甜的看著我。

好萌的小正太啊!

我頓時有一股上去捏捏他的臉的衝動,但左思右想之後,我還是維持著一張面癱臉問:「你是誰?」

小正太笑眯眯的說:「姐姐,我是誰不重要,我問你一個問題,魔術在古代叫什麼?」

我去!

魔術在古代叫什麼跟你有啥關係啊!

小弟弟你雨天叫住我居然只是為了問我這種問題?

小弟弟你看看,天在下雨啊!我在淋雨啊!

你能給把傘給我再問這種問題嗎?不對,小弟弟好像也沒傘……

而且在我的意識中,你是誰確實不重要,但魔術在古代的名字似乎比你是誰還要不重要的好么……

我淋著雨,面無表情道:「戲法、眩術或者幻術。」

小正太微笑道:「恭喜姐姐回答正確,諾,這是回答正確的獎品,姐姐趕緊把這獎品帶回家吧!」

我順著小正太的手看過去,那是一個包裝的很精緻的禮品盒。

當然這不是最令我驚訝的,令我最驚訝的是,這禮品盒居然是防水的……

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禮品盒裡到底是什麼呢?

我拆開禮品盒,一個骷髏頭安靜的躺在禮品盒裡。

我:「……」

怎麼看這種不詳的禮物都不應該帶回家吧!

小正太你到底是有多遲鈍才會覺得正常人會把一個骷髏帶回家……

哦,不對,到底是哪個神奇的人居然吧一個骷髏當做有獎問答的獎品?!

你確定是獎品不是懲罰嗎?你確定這是有獎問答而不是惡作劇嗎?

太乙 謝謝,你死開!

我把禮品盒連同骷髏頭直接扔進垃圾桶里,高冷的扭頭走開!

「什麼! 錯嫁豪門闊少 居然毫不猶豫就把禮品盒扔了!還是當著我的面!你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小正太嚷嚷道。

我:「嗯,沒有踩一腳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

我有點後悔,應該踩一腳再扔到垃圾桶里的。

「不要啊!善良的姐姐,大雨天很冷,你就把它帶回家吧。」小正太可憐兮兮的攔在我面前。

沒猜錯的話,這個小正太不是人,而那骷髏頭才是小正太的本體。

你丫的就老實說一句請把我帶回家會怎樣啊!!

我從垃圾桶里掏出骷髏頭,問:「這是你?」

小正太臉色一變,連忙道:「不是!」

我面無表情的說:「那我踩一腳了。」

「不要!!」小正太激動地說。

真是神煩,每次外出打醬油,都會遇到這種奇怪的東西,這些東西還特別喜歡纏著我們這種人。

哎。

我拿著骷髏頭,冷淡的問:「不是你,你現在激動什麼?幹嘛不承認?」

小弟弟,天還在下雨啊,能不能放我早點回去啊!

小正太言辭鑿鑿的說:「因為承認了你就知道我的弱點了。」

我:「……」

你已經承認了……

我已經知道你弱點了……

不過稍微有點奇怪,普通的幽靈並不在乎自己的遺骸,而這個小正太似乎很在乎自己的這個骷髏頭。

我看了看手裡的骷髏頭,又淡定的看了一眼小正太,脫下外套,用外套幫這骷髏頭擋雨。

小孩子是祖國的花朵嘛!需要我們用心呵護,額,不過這小孩子好像已經死了……那還要不要呵護呢?

小正太感激的看著我,「太謝謝你了,不用被雨淋,我舒服多了。」

你舒服多了,本姑娘很不舒服,淋著雨也就算了,外套還給你的骷髏頭擋雨!

於是,我便和這小正太一起回去。

小正太說他的名字是冬冬,他還說他以前的主人說他是髑髏神。

他說前幾日,他的主人搬家,他就被他的主人一不小心遺失了。

我心裡有點慌……

似乎這傢伙是有主之物啊!

冬冬的主人肯定是個能人異士啊,能養一隻髑髏神的傢伙怎麼可能是一隻普通的人類啊!

我似乎開啟了高能劇情,後面肯定會因為冬冬有很多麻煩事的,後面冬冬的主人會為了冬冬的所有權與我交手,說不定還會惹到某一個邪惡組織,發現什麼驚天大陰謀啥的,然後順帶著拯救世界啥的……

不能再往下想了,再往下想我就能寫出一部靈異小說了……

可是過了幾天,我的生活還是很平靜,冬冬的主人也沒有來找我復仇啥的……

而冬冬似乎有一個能力,那就是能預知凶吉等。

所以冬冬和我在一起的那幾天,我像是一個先知一樣,能夠藉助冬冬感應到未來發生的事。

我們學校有一社團叫做靈異研究社,她們這幾天拉來一個大讚助,是某個手機公司,手機公司提供資金,要求社團搞活動宣傳他們的品牌。

於是那個那個社團上上下下都瘋了,激情澎湃的做策劃、搞活動、做宣傳…… 靈異研究社社團會在學校大禮堂舉行晚會,表演節目,在表演節目的時候會插入他們公司的品牌,俗稱植入廣告……這算是大手筆的為他們宣傳……

當然這些與我沒什麼關係……

哈哈哈哈哈!

你們忙你們的,跟我有個什麼關係……

我可是什麼社團都沒參加的……

就是在學校受到幾十張他們的傳單有點煩。

同學們,你們愛護一點樹木,少發一點傳單好么!

我一個上午都收到幾十張傳單了!

我不喜歡熱鬧,根本不會去看你們的節目好么!

別發傳單給我好么!

再說了我也有手機了,根本不會買那個品牌的手機的!

下午,我乖乖的為那個社團辦事去了……

原因是這樣的,丁青是這個社團的部長,林靜怡是這個社團的副部長。

她們人手不夠,於是抓壯丁,所以抓我……

我:……

我不想當壯丁好么!

有沒有人權啊!

林靜怡是林家驅魔人,她們林家有祖訓,那就是不為官者服務。

丁青是司令女兒,好像是大官女兒……

林靜怡你家祖訓被你吃了嗎?

還有丁青,你家那麼發達為毛要在意這點贊助費啊!!

你請你哥哥或者你爸爸說幾句,人家肯定會乖乖付出贊助費,你們也不用搞活動了,那不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嗎?

丁青憤怒而義正言辭道:「我要鍛煉自己啊!我不想認命!」

我:……

鍛煉個毛線啊!你的身份幾乎可以和封建時代的公主們差不多尊貴了!這還鍛煉個毛線啊!趕緊吃吃喝喝享享福吧!

還有,你含著金湯匙出生,這麼好的命幹嘛不認啊!難道你不想認公主的命,想要認丫鬟的命……可你就是公主的命好么,別抗爭了!!思想覺悟好高啊!

等等,你身上這股突如其來的正直風是怎麼回事啊?

還有林靜怡,你好歹也是白富美,那點贊助費你完全可以叫你哥哥叫你家出啊,幹嘛要搞活動從手機公司那邊拿啊!多麻煩,還要幫手機公司宣傳人家才給你!

你不如直接叫你家那位妹控哥哥給你好了!

你一開口林晉楓那死妹控肯定給啊!

林靜怡同樣怒道:「我要依靠自己啊!一直以來,我其實都籠罩在哥哥的光環下,哥哥太優秀了,所以我自暴自棄了,高中時休學三年搞研究,參加高考只考上哈弗,於是我更自暴自棄了,就來這所大學讀了。 絕代天師 讀大學期間,我依舊很自暴自棄,每天都隨意揮霍,現在我的卡里只剩兩百萬了。」

林靜怡感嘆道:「我現在又窮又頹廢,但我想振作起來!與哥哥一較高下,不,望其項背……」

我:……

我也想這樣自暴自棄,我也想自暴自棄的不上高中就考上哈弗,我也想自暴自棄的揮霍,然後卡里只剩兩百萬啊!

我真的想窮的只剩兩百萬啊!

好想擁有林靜怡式的自暴自棄又窮又頹廢啊!

你已經夠振作了,你還想振作到哪兒去啊!!

我才是真的頹廢好么,卡里的錢少的讓我想去死……

不過,稍微有點奇怪,林晉楓那傢伙哪兒優秀了?

我咋沒看出來呢!

兩位姑娘,你們想鍛煉自己想振作起來,我沒意見,因為不關我的事。可是為啥我要為你們跑腿啊!!

我委婉的說:「我似乎不是你們社團的成員。」

所以啊,跑腿這種事別叫我來啊!

你們愛找誰找誰,別找我!

林靜怡:「你可以現在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