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這一掌,能讓馬世燕忌憚,從這裡滾出去。

跟執法堂作對,柳無邪倒是不懼,以後肯定還有很多麻煩。

他不怕麻煩,會耽誤他修鍊。

「……%*%……¥(*&@」

祝盛站起來之後,開口說話,卻一個字吐不出來,說的話誰也聽不懂。

只剩下一半嘴巴,說什麼都說不清楚。

反倒是惹來周圍的人一陣大笑,祝盛這些年沒少欺負那些弱小的弟子,從他們身上搜刮資源。

如今落到這個下場,很多低級弟子一副大快人心的表情,恨不能上去踩他幾腳。

「柳無邪,你死定了,敢出手打傷執法堂弟子,按照宗規,我可以直接將你斬殺!」

馬世燕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突然一聲厲喝,跟另外一名青年,手持長劍朝柳無邪逼過來。

「你們想清楚了,當你們出手的那一刻,就沒有回頭路了!」

柳無邪還是提醒他們一句,天罡九重而已,就算是巔峰天罡境來了,他也不懼。

憑靠寒冰指,太古星辰拳,奪命刀法,靈魂之矛四大巔峰武技,足以橫掃一切對手。

面對柳無邪善意的提醒,他們不僅無動於衷,反而認為柳無邪害怕了。

「哼,給我死吧!」

馬世燕手中長劍凌空斬下,刺骨的寒芒,逼向柳無邪的脖子。

都是心狠手辣之輩,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勢。

另外一名青年亦是如此,兩人都是用劍高手。

長劍斬下的那一刻,風雲色變,四周空間傳來陣陣轟動。

地面上的草坪不斷炸開,承受不住兩人的氣浪。

柳無邪還是第一次面對天罡九重,雖然不懼,還是要小心行事。

長劍落下的那一刻,柳無邪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並未還擊。

「轟轟……」

兩人長劍斬在地面上,形成兩道長長的溝壑,朝四周無盡的延伸。

一擊不成,兩人繼續出手,配合的天衣無縫。

他們常年合作,早就鍛鍊出來一套合擊之法,取長補短,能最短的時間之內,將對手斬殺。

躲避之後,邪刃出現在柳無邪手中,突然斜切出去。

刁鑽無比,馬世燕臉上一驚,低估了柳無邪的戰鬥力。

天罡四重之勢反震回去,兩人所有的攻擊,全部消失。

「好可怕的真氣,他應該是煉化了五陽長老的純元丹。」

四周那些弟子小聲議論,柳無邪的真氣純度非常的可怕,境界不如馬世燕兩人,真氣的純度,卻要高出很多。

加上他又有越級挑戰的能力,這一戰,誰能笑到最後,還是未知數。

刀來劍往,三人斗的難解難分。

柳無邪也不著急,正好有人配合他磨礪一番武技,何樂而不為。

修鍊寒冰指還未真正運用到實戰當中去,今天就拿他們兩個開刀。

奪命刀法怒斬而下,兩人的劍氣遭到無情撕裂,身體急速後退。

就在這個時候,食指跟無名指同時出手。

「嗤嗤!」

兩道寒冰之氣瀰漫蒼穹,馬世燕兩人定格在原地,他們的身體被一層寒冰凍住,身體無法動彈。

這一幕讓在場百來人面色驟變,這是道法。

「怎麼可能,他不過小小天罡境,怎麼可能領悟道法!」

一名巔峰天罡境弟子像是見了鬼一樣,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幕。

他說的沒錯,寒冰指不是一般的武技,而是道法的演變,沒有固定的軌跡,也沒有固定的招式。

隨著領悟的越深,寒冰指的威力也會越大。

每個人看向柳無邪的時候,充滿著驚懼。

「他不是人!」

很多人怒罵一句,認為柳無邪不是人,他年紀不大,境界不高,卻能做到常人無法做到的事情。

更加可怕,他還是從世俗界上來,更是不可思議。

「咔嚓!」

馬世燕兩人掙脫了寒冰束縛,凍得瑟瑟發抖,兩人看向柳無邪的時候,帶著一絲凝重。

剛才施展的寒冰指,柳無邪並未調動全部寒冰之氣,只用了三分之一左右。

如果全力施展,他們兩人早就被凍死了,不可能掙脫寒冰的束縛。

這一次,兩人攻擊明顯小心很多。

事已至此,他們沒有後退的餘地。

這時候離開,不僅顏面無存,執法堂地位也會遭損。

堂堂執法堂弟子,被嚇得逃走,同樣是觸犯宗規,宗門必定剝奪他們執法堂弟子身份。

第二波攻擊到了,柳無邪依舊是寒冰指。

這一次用的是中指跟小指。

馬世燕被定格在原地,另外一名青年,被一座冰牆形成的囚籠困住,在裡面左突右撞,無法沖開寒冰牆。

場面很是滑稽,馬世燕臉上的表情還未消散,被寒冰定格住,保持剛才怒吼的樣子。

「妖孽,他就是一個妖孽!」

越來越多的人朝這邊聚集,看著柳無邪貓戲耗子調戲執法堂弟子,很多人一臉無語之色。

執法堂弟子一直高高在上,誰見到他們不客客氣氣,今日倒好,在柳無邪這裡吃癟了。

「他好像在藉助馬世燕兩人修鍊這套指法,真要殺人,他們兩人早就是一具屍體。」

不泛很多明白人,已經看出門道,柳無邪這是在錘鍊武技。

等了約莫一分鐘左右,困住馬世燕身上的寒冰裂開,另外一名青年破開冰牆,這一次兩人誰也沒有出手。

他們又不是蠢材,豈能看不出來,柳無邪想要殺他們,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柳無邪,你……你……有本事換一種武技。」

馬世燕氣的說不出話來,凍得他牙齒都在打顫,說話口齒不清。

寒冰指是道法,令人防不勝防,他們兩人很難躲避。

尤其是柳無邪的無名指,沒有聲音,沒有軌跡,除非是天象境出手,才能發現其軌跡。

「好,只要你們能承受我一拳,可以從這裡滾!」

柳無邪化指為拳,讓馬世燕兩人臉上露出一絲喜意,沒想到柳無邪真的願意放棄寒冰指。

「笨蛋!」

百米外一名青年吐了一口唾液,辱罵馬世燕兩人是笨蛋。

「侯嘯師兄,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一群人圍在侯嘯身邊,出聲詢問道。

「你們以為這套指法就是柳無邪最強武技了嗎。」

侯嘯臉色陰沉的可怕,候夜的死,對侯家觸動很大,布局的很多計劃無法實施。

柳無邪太強了,除非侯越能突破天象境,才能誅殺此子。

眾人點頭,柳無邪除了刀法厲害,好像還修鍊一門拳法,也是厲害無比。

馬世燕兩人早就被仇恨懵逼了靈智,只要不施展寒冰指,他們就有機會將柳無邪擊殺。

長劍再一次來臨,這一次的速度要比之前還要快。

兩人祭出最強一招,不敢再藏拙。

恐怖的氣浪猶如暴雨一般,震得周邊那些修鍊室都在晃動。

恰好這時候剛到一個時辰,范臻打開石門,接受柳無邪的指點。

看到這一幕,奮不顧身衝上來,欲要替柳無邪抗下這一招,以為柳無邪不敵。 聽到黃眉大王說出了這句話,唐僧一陣的驚訝,沒想到這個糙漢子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錯,不錯。

「悟空,他們的愛情故事好感人啊!」紫霞靠在孫悟空的懷裏哭的稀里嘩啦的!

「紫霞,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離我而去的,而且你也是修鍊中人,咱們一定會一直在一起的!」孫悟空對紫霞說道。

「是嗎?」唐僧笑了笑。

聽到唐僧這麼一說,孫悟空心中就是一緊,怎麼滴?師傅還有下文啊!

「好羨慕啊!師傅,有沒有關於老熊我的?」熊大問。

「熊大,按照原本的軌跡,你現在已經被觀音帶上了緊箍咒,守在珞珈山當山神呢!」唐僧笑着對熊大說。

「什麼?」熊大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熊羆,堂堂妖王,竟然被觀音拿去當了看門的!

「事實就是這樣!」唐僧聳了聳肩說道。

「好吧!」熊大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窩在一旁不在說話了。

「黃眉,我可以收下你,但是關於蘇巧兒的事,你得自己去尋找,我給不了你任何幫助!」唐僧對黃眉大王說道。

「聖僧,在下只求聖僧庇佑!」黃眉跪在地上給唐僧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好!那我就收下你!」唐僧把黃眉扶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