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嘯又說了一句,

「不僅師傅師娘死了,柳師兄的父母也死了,我的父母也死了,」

柳隨風:「@#¥%」

陳蓉:「@#¥%」

「四年前,就在我進入大學的當天晚上,我們的地球遭遇了一場浩劫,等我從廢墟中醒來的時候,地球上六十億人口,剩下不到億,

倖存下來的都是年齡在18歲到22歲左右的年輕人,那些中老年人,還有孩子兒童,全部在一夜之間死去,到處都是屍體。」

陳蓉和柳隨風兩人身體不停顫抖,

「怎麼,怎麼會這樣?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楊嘯,你,你怎麼會來到巫星的?你快說啊!」

楊嘯嘆息一聲,簡單地吧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大龍帝國控制了地球,為了培育基因進化的奴隸,不惜殺死地球上幾十億人口,然後讓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進入了基因進化的過程中,

現在的地球,到處都是妖獸怪物,人類的活動空間大大縮小了,倖存的人都只能聚集到城市裡面,勉強對抗妖獸的圍攻。」

陳蓉聽楊嘯述說了大致的經過,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以及其他的親人朋友,傷心月覺,幾度哭的暈厥過去。

柳隨風也很傷心,不過,他畢竟是男人,還能勉強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至於崩潰到陳蓉的地步。

楊嘯看了兩人一眼,低聲說道:

「師姐,柳師兄,現在不是痛哭的時候,我來這裡就是告訴你們家裡發生的一切,現在有兩條路給你們選擇,一條路,馬上跟我離開龍城,我帶你們去紫源星,我相信大龍帝王不敢追殺到紫源星,」

「另外一條路呢?」柳隨風沉聲問道。

「你們繼續留在此地,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切不可魯莽行事,以你們現在的能力,你們是無法報仇的。」

陳蓉傷心之中,對柳隨風說道:

「師兄,你拿注意吧。」

柳隨風猶豫片刻,語氣堅定地說道:

「楊嘯,我們繼續留在這裡,希望你帶領的紫源星能夠早日強大起來,早一天打敗大龍帝國,給我們地球上死去的幾十億人報仇,給師傅師娘報仇,

我和師妹暫時留在這裡,一來不會激發大龍帝王和你的矛盾,二來,我們可以做你的內應,日後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辦的話,我們可以協助你,

大龍帝王已經答應我了,只要我願意宣誓效忠於他,他可以破例將我吸入進入帝國金牌衛隊,修鍊基因進化功法的最後一個階段洗髓,

我原本是不屑於去修鍊這個洗髓功法的,現在看來,為了日後報仇,我應該去修鍊洗髓功法,讓自己強大起來。」

楊嘯點點頭,說道:

「一切尊重你們的意見,只不過你們一定要牢記,忘了今天的事情,就當我沒有來過。」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嘯和柳隨風、陳蓉兩人聊了一會兒,楊嘯和陳蓉如姐弟一般,很親切,和柳隨風也是極為投緣。

楊嘯再三邀請兩人去紫源星,

「如果你們不願意待在這裡,可以去紫源星,那裡還有來自地球的五六百同胞,而且,我現在在紫源星建立一座學院,你們倆去了之後,正好可以教大家修鍊精神力。」

柳隨風說道:

「楊兄弟,我和蓉妹在大龍帝國不會待太長時間,目前大龍帝王很信任我們,也很依賴我們,我們暫時留在這裡沒有危險,而且,未來或許對你有些幫助的。」

楊嘯不再勉強,說道:

「柳師兄和師姐多保重,遇到危險的時候,直接去飛豹帝國都城找完顏何大王子,或者去飛豹學院找院長星海,他們都會給你們提供幫助的。」

「好。」

楊嘯起身告辭。

柳隨風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本書遞給楊嘯。

楊嘯一愣,「這是?」

「這是我來巫星之後,修鍊精神力和圍棋的心得體會,我想你日後也許用得著,我拿著也沒有用,反正我都記在心裡了。」

楊嘯聽了,很是高興,鄭重地接過來,說道:

「那我就不和柳兄客氣了,多謝。」

「楊兄弟,聽你介紹了地球目前面臨的情況,我想,地球的未來恐怕要依靠你了。」

「我們都是地球的子民,有責任和義務保護我們的家園,等時機成熟了,我會帶你們倆返回地球的,

柳兄,師姐,你們倆多保重!」

「保重!」

楊嘯離開大龍帝國棋院。

陳蓉看著楊嘯離去的背影,想起自己父母親人,淚水再次流了下來。

柳隨風抱著陳蓉,強壓這內心的悲痛,說道:

「師妹,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目前,楊嘯已經在拯救地球的道路上邁開了一大步,我想,我們也應該幫助楊嘯,和他並肩作戰。」

「師兄,你說的沒錯,我聽你的。」

「我決定向大龍帝王宣誓效忠,加入大龍帝國王朝的金牌侍衛隊,作為條件,你日後將會成為人質,不得允許,不能離開棋院半步。」

陳蓉沉聲說道:

「這算什麼,只要你能夠突破基因進化的帝級高級境界,甚至皇級境界,我受點委屈算什麼?再說了,我已經習慣了待在棋院,這幾年也很少外出。」

「好!」

柳隨風和陳蓉相互擁抱著,溫暖這對方,鼓勵這對方。

在今天之前,他們一直都是孤獨的,以為只有他們倆離開了地球,在這陌生的星球生存,

今天遇到了楊嘯,他們孤獨的心突然感受到了溫暖和激勵。

儘管地球遭遇的大災難遠遠超越了他們的想象,可是,楊嘯已經開闢出了一條道路,這讓他們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

第二天上午,參加本次圍棋比賽的選手陸續來到了大龍帝國棋院,等候大龍帝王親自頒布獲獎者名單。

按照比賽日程安排,中午還有一場招待宴會,大龍帝王會親自出席,招待來自各個帝國的參賽者,一盡地主之誼。

大龍帝國雖然最近有些衰落了,可是,能夠親自參與大龍帝王的招待宴會,這是一種難得的榮耀。

大家吃過早飯,陸續來到了棋院。

令大家有些驚訝的是,棋院外圍今天出現了眾多的侍衛,棋院裡面的侍衛也明顯增加了,而且。

「今天怎麼這麼多侍衛?好緊張的感覺。」

「很正常啊,今天大龍帝王要親自過來頒獎,自然要加強警戒了。」

「嗯,這樣說也對。」

「可是,我還是感覺有些乖乖的,大龍帝王乃是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他本人就是無敵的象徵,誰吃多了想死,挑釁大龍帝王?」

「唉,別管那麼多了,我們先進去棋院等待頒獎典禮吧。」

……

上午九點正,參加圍棋比賽的一百多個選手,還有幾十位嘉賓,聚集在棋院大殿內,在主席台上,不僅有傳說中的第一宗師陳蓉,還有另外一位氣質高雅脫俗的英俊男子,柳隨風。

除了兩人之外,主席台上還有龍傲天和龍靜。

龍靜和陳蓉兩個絕世美女坐在一起,彼此輕聲交談著什麼。

柳隨風全場冷慕,坐在身邊的龍傲天幾次找他聊天,他也只是簡單地敷衍兩句。

異世醫 完顏何發現,今天大殿內站了幾十個全副武裝的侍衛,其中還有四位金甲侍衛。

「大龍帝王出來,需要這麼隆重的安排嗎?這可是在龍城。」

完顏洪笑道:

「大龍帝國最近霉運不斷,小心點也很正常。」

龍航剛剛從大廳裡面的一個間房間內走了出來,走到主席台,激動地大聲說道:

「各位,下面,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大龍帝王來到現場。」

「嘩啦啦…..」

全場掌聲雷動。

掌聲中,只見一個白須老者,精神矍鑠,從旁邊的一間房間內走了出來,四名高級侍衛貼身跟隨著。

主席台的正中央留了一個空位,正是留給大龍帝王的。

看到大龍帝王出場,眾人內心激動,掌聲熱烈,經久不息。

大龍帝王面帶微笑,站到了主席台中央,對著眾人揮揮手。

現場安靜下來。

大龍帝王先是說了幾句歡迎的客套話,然後宣佈道:

「經過數天激烈的比賽,本屆圍棋交流賽圓滿結束,現在,我宣布,本次圍棋交流賽的第三名是,

白象帝國,白鳴!」

白鳴坐在下面,聽到自己的名字,內心很是興奮。

原本以為自己是沒有希望的,沒有想到楊嘯昨天殺死了蘇蕭,讓出了一個名額。

雖然昨天就推測自己可能是第三名,但是現在從大龍帝王口中宣布出來,他還是很激動。

白鳴站起來,對大龍帝王鞠躬,又想全場鼓掌的人鞠躬示意。

「第二名,飛豹帝國,完顏鴻!」

完顏鴻也立即站起來,向大龍帝王鞠躬,向周圍的人鞠躬。

眾人屏息,靜待宣布第一名。

雖然大家內心都知道是楊嘯,但是還是很期待官方的宣布。

「第一名,飛豹帝國,楊嘯。」

楊嘯是以飛豹帝國國師的身份參賽的,所以對外宣稱的身份還是飛豹帝國的人。

全場掌聲雷動。

龍傲天卻內心緊張,按照昨天商議的決定,今天父王要當場出手,抓捕楊嘯,永絕後患。

然後,大家都驚訝地發現,楊嘯並沒有站起來。

所有人都望向了完顏鴻和完顏何兩人坐的地方,可是,大家卻沒有看到楊嘯的身影。

全場的掌聲停止,大家低聲議論著。

「咦,楊嘯呢?」

「楊嘯去哪兒了?」

……

站在主席台上的大龍帝王目光如炬,掃了一眼全場。

主持人龍航大聲問道:

「楊嘯人呢?楊嘯在哪裡,請來主席台,我們大龍帝王有一份特殊的獎品給他。」

全場一片寂靜,並沒有楊嘯的身影。

完顏鴻微微一笑,說道:

「帝王陛下,楊嘯臨時有事,昨天已經返回了飛豹帝國了,他吩咐我向帝王致謝,並且表示歉意,

如果有什麼獎品的話,我帶他領取好了。」

「什麼?他走了?」

大龍帝王難以掩飾失望的心情。

坐在主席台上的龍傲天內心更是一沉,

「靠,這小子,逃得這麼快?」

大龍帝王扭頭望了一眼身邊的龍傲天,兩父子四目相對,滿眼的失望和憤怒。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產生流通?」

張亮瞳孔猛地一縮,這一借一還之間,自古以來便有因為友誼,親情什麼的借錢關係,那麼還錢者既然是承了情誼,就要多給一些錢幣,或者其他的代價

這其中不就是貨幣的流動嗎,可這流動對於這兩人……

「借還者之間的流通是有了,可臣不明白,這對於您所說的有何增益?又是如何成為大唐主要經濟來源?」

張亮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已經說出了重點,我也不過是一個含糊的想法,需要你我一起將其完善,目前所說看似只有借還者之間流通了,可若是我用借來的錢,買了一個寶物,賺了一大筆錢,那麼,算不算是你的原本不流動的十枚金幣,因為借貸的原因,帶動了這一大筆錢財的流動?」

賀翎緩緩說道,這是個複雜的結構流通,對自己來說是複雜的,可能自己對於經濟流通並不敏感和專精吧

張亮就不一樣了,敏感的很,尤其是沾了錢的事情,腦子早就掛上了五檔衝上高速了

「微臣明白了,原本存在我這的十枚金幣,是一個不會創造任何價值和流通的物品,可若是暫時交給有用之人,那麼可能就會帶動許多的交易事情,產生更多的價值!」

果然,一點就通,張亮這管理財產的功夫,怕是比較橙品內政名士都不逞多讓了

賀翎點點頭

張亮說完這句話,就陷入了沉思,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既然借錢者利用這筆錢解決了燃眉之急,又能夠賺到或帶動不少錢財,這對於被借者來說是不公平的,自己沒有利用這筆錢賺到更多的錢,眼看著別人賺了大錢,心裡怎麼都過不去

這樣會導致大家都不願意去借錢,陷入新的死灘之中,所以想要推動借錢關係,必須要建立雙方受益的狀態,而且因為借錢多少產生的效益未知,所以這種受益最好是提前聲明……」

聽著口中念念有詞的張亮,賀翎下巴都驚呆了,這才說了幾句,大概的借貸關係就給理的清清楚楚了,若是張亮在現代,隨便放到一個經濟學院,怕都是個天才,他可沒接觸過這方面的知識,居然都能想通這些……

不過,幾千年的知識代溝和看法,實在是太大了,張亮是不可能自己就把銀行的模式給想的清清楚楚,借貸這方面的漏洞,規則,也是十分縝密和複雜的

賀翎時不時的給他旁敲側擊兩下,引導他不斷的完善借貸關係,古代人的思想還是太保守了,又或是賀翎知道銀行的可行性,所以能夠放開手做,而張亮還有些猶豫

不知為何,賀翎突然想起了歷史課本上的那個想法獨特,腦洞大開又促進了當代歷史各方面發展的皇帝—王莽,堪稱穿越者的存在

王莽的思想就開放也先進多了,居然實行土地國有制,廢除奴隸制,知道得人心者得天下就不說了,他還發明了遊標卡尺,簡直跟現代的尺子刻度差不多,又重視發明創造~

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位距離現代兩千多年前的一個封建社會中的帝王,能夠想到的想法~

不提這些,自己還是要幫張亮大開他的想法和眼界,把這種借貸關係從兩人,擴展到多人,再擴展到整個學院和天下!

再初步給他確定銀行的想法,這個借貸關係,必須要用銀行的方式集中管理,才不會出現失控的信任危機,而且目前的大唐在學院中實行這種借貸還是有實力能夠做到的,富家子弟,什麼名門望族的,只要賀翎對付不了的存在,都不給貸款就是了

能夠對付的,簽了字條,按照他的資產,潛力,或者是家族其他各方面的因素,決定能夠貸款的額度和歸還時間

時光如梭,尤其是探討問題的時候,更是流落的飛快

經過數日的商量之後,賀翎總算和張亮確認了大唐借貸銀行的初步實行,為了得到朝廷支持,賀翎還需要寫一篇為了天下玩家和寒門學子大義凜然的控訴書,然後直接在學院進行試點,到時候利用盧植老先生和蔡邕老先生的震懾力,通知那些學子,共同呼籲呼籲,這可就十有八九落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