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到石像,不由微微一愣,他想起人類的傳說,有關巨人的傳說,不覺搖搖頭,集中精神,他準備通過石像群。

他剛進入了石像的感應範圍,石像動了,一個巨大的巴掌向格萊沃爾扇了過來,格萊沃爾冷哼了一聲,眼睛一翻,身邊火環出現,帶著爆炸就轟了過去,兩個石像轟的一聲,斷成兩截。

格萊沃爾腳下並沒有停下,拳頭一翻,一拳轟出,拳頭上面,一條火柱形成,不單是火柱,其中更蘊含了一股爆炸力,直衝另一具石像,那具石像並沒有動,而格萊沃爾就凌空一拳。

火柱浩浩蕩蕩,石像一下子活了,靈光閃現,也是一拳迎了上來,轟的一聲,火柱前端猛然爆炸,巨大的衝擊一下子把石像粉碎,格萊沃爾不由身子向後兩步,臉上一紅,他大吼一聲,空中一陣波動,流星火雨。

無數火球從天而降,爆炸聲不絕於耳,過了一會,塵埃落定,現場一片狼籍,石像都倒在地上,有的頭滾開了,有的胳膊不見,總之,沒有一具是完整的,格萊沃爾這才施施然的走了過去。

王啟年感受著他的魔法之中韻味,大多數魔法他是以力破巧,看來,他自身無比深厚的能量反而成為他的障礙,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算得上半神,可是境界並不高,勉強能算一個傳奇魔法師。

王啟年不再關心他,自己還要過第三個石像集群,當下加快步伐,不到第三個集群面前,在這個集群面前,他驚異的發現,不僅有人,而且騎著一條條的巨龍,整齊肅穆,龍槍指著王啟年他們。


王啟年沒有別的辦法,剛要闖入其中,突然,他的戒指動了,兩個影子從戒指中出來,往中間一合,化為阿芙娜女神,她的形像王啟年和小雙很熟悉,但緹娜卻是第一次看到。

身著淡綠色長裙,裸著雙肩,手持生命權杖,腦後閃爍著靈光,頭戴長春樹藤所織成的王冠,上面一顆綠色的寶石,像一顆綠色的果實,卻是赤腳,光潔圓潤,右手一根金色的權杖,在杖首卻生出兩片葉子,青翠欲滴。眼中無數的位面在生死中輪迴。

「女神,你醒了,怎麼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小雙一見,立刻飛了上去。

「巫妖,我們又見面了,今天是我三魂合一的時候,天魂地魂你都已找到,人魂就在這裡面,不過正在地獄的烈焰中,當年的因果到今日難滿。」阿芙娜明顯有些惆悵。

「什麼,裡面有地獄的烈焰?」王啟年驚訝地說到。

「不要驚訝,是煉獄的火焰,三百年前,信奉混亂魔神莎比娜的一個女死徒進入到裡面,被內蘊的神光一衝,死於非命,而混亂魔神莎比娜以投影的形式附於她身上,布煉獄的火焰,想來煉製我的靈魂成為靈魂寶石,這一煉就是三百年,這算是我的劫難,也是我的因果,現在可以說,因果還清了,我可以脫身了。」阿芙娜女神說到。

王啟年不由感嘆神的強大,一個已經殞落的神,都這樣強悍,如果是創主又如何強大,他這個想法地冒上心頭,阿芙娜笑了:「你不用在心底感慨,你已經走上這條路,你是將來的賢者。」

「當然,只有這樣的巫妖才能配得上小雙的跟隨,不然,小雙是要被同伴們笑話的。」小雙洋洋得意地說到。

阿芙娜一笑,手一揮,那些龍騎士都活了過來,畢恭畢敬一個個低下頭,讓開了道路。阿芙娜說:「走吧!」

王啟年一行人順利通過了第三個集群,而此刻格萊沃爾已到了第二集群,他臉帶冷笑,直接發動了流星火雨,誰知流星火雨剛下,一個個石人不但靈光霍霍,而且連成一片,手中兵刃向上一舉,無數靈光匯聚,轟的一聲,形成了一道光幕。

像無數炮彈落下,地動山搖,爆炸聲連成一片,等爆炸過後,格萊沃爾才發現,居然沒有撼動這群石人。

他火了,一聲厲嘯,手指上出現一條明亮的光線,灼熱射線,直向飛空而起的石人射去,石人此時,紛紛一振背後的羽翼,飛在空中,手中刀劍也靈光大作,向格萊沃爾兜頭蓋臉的劈去。

灼熱射線一閃,一個飛空石人陡然墜落下去,還未到地面,已經碎開,但其後的刀劍蜂擁而至,格萊沃爾大吼一聲,以他為中心,火環爆出,轟鳴聲大作,周圍飛舞的石人像下餃子一樣往下掉,他身外為之一清。

外圍還是三個石人,飛舞在天空,手中拿著大棒,向格萊沃爾敲來,棍頭上電光閃爍,長長的閃電迎頭劈下。

格萊沃爾伸出右手,凌空一抓,電光似乎閃亮的繩索一樣,被他一把抓住,王啟年這時已進入那座生命神殿,沒有看到這一幕,不能對他就要另眼相看,他已經理解了能量,他並不是走的規則這一條路,而是走出一條新路,和規則完全不同,這也是一個地精的探索。

一切運動現象都伴隨著能量的變化,掌握能量的轉換,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當然有所局限,在於他自身能夠在一個極小的時間中,轉換能量是有上限的,只要不超過上限,他就是無敵,一個自身爆發出的能量達到半神級,可以說,世間能算得上他的對手的,屈指可數。

隨著他的手抓住了閃電,閃電變成了火鞭,反而被他所控制,轟的一聲,火鞭抽了過去,正中石人,在接觸的一瞬間,突然轉換成爆炸,將這個石人炸飛了出去,化成碎塊落下,火鞭並沒有消失,而是繼續向另外兩個石人抽去。

又是兩聲爆炸,石人發出的攻擊中的能量陡然消逝,化為兩團火焰,接著墜落下去,格萊沃爾大踏步向第三個集群趕去。

王啟年在阿芙娜帶領下,終於踏足生命神殿,雖然一路上遇到好多石制的怪獸,但在阿芙娜的神威下,一個個俯首稱服,王啟年一行並未受到阻止。

大殿之中,黑紅的火焰伴隨著濃烈的硫磺的氣息,在燃燒一團光芒,在光芒中,一個女神閉著眼睛,坐在一片綠葉上,浮在半空,膝頭上放著一根金色的權杖,金色的權杖之上,放射幽幽的金光,護著阿芙娜,而金光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在地面上,王啟年看到一個女子。身材嬌小,看背影很是秀麗,坐在地上,手指朝天,指端上放出一道黑紅的光芒,騰起足有三肘之高,化為黑紅色的煉獄之火,轟然作響,幾乎布滿整個空間,她的身邊,空間很亂,似乎一張畫布,卻被小孩亂畫一通。

裡面的阿芙娜在他們一進入,陡然睜開了眼睛。(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abcd」和「歲月海萌」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緊接著,不受王啟年控制,他的戒指中一隻玉瓶和一隻金蘋果陡然躍出,玉瓶一現,瓶口傾斜,一股泉水噴涌而出,而金色的蘋果化作一棵蘋果樹,亭亭如蓋,綠光如焰,泉水到處,紅黑色的火焰立刻熄滅,綠光卻構成一個傘狀光華,轉眼之間,便將兩個阿芙娜罩在其中。

那個女子事出意外,回頭一望,剎那間,王啟年也好,緹娜也好,甚至小雙都吃了一驚,女子半邊臉秀麗無比,而另外半邊,卻是一片焦黑,說不出的一種詭異。

兩個阿芙娜相視一笑,合為一體,剎那間,身上迸發出靈光,天空似有天花在散落,阿芙娜回過頭,看著那個女子:「莎比娜,你三百年來想將我煉成靈魂寶石,今天可有什麼話說。」

那個女子冷笑到:「你不過是已經殞落,還要興風作浪。」

「神的世界你根本不知,雖然你的本體是半神,你卻不知道真神的世界,半神不過是假神,真神的玄妙你如何得知,幾千年來,卻始終在門外徘徊,可笑!」阿芙娜笑到。

「廢話少說,你以為你是真神,大言不愧。」莎比娜也笑了,一笑之下,半邊臉笑靨如花,半邊臉卻絲毫沒有表情,眼睛直直盯著阿芙娜,像一隻死魚眼,強烈的對比衝擊著人的視線,手一揮。卻是半邊焦黑的身軀,手完全是一隻鬼爪,但身邊空間一動,似染缸被打翻,說不出的混亂,接著混成一色,給人以朦朧之感。

「混亂領域!你不知道真神的領域已轉變成國度。」阿芙娜笑了,手一揮,一派四時美景從虛空中誕生,完全契合自然。正是她的國度。

王啟年卻明顯感覺到。阿芙娜的國度明顯虛弱了,其中祈並者也沒有多少,這也難怪,按理說。她殞落了這麼多年。應該沒有祈並者了。

莎比娜身外猛然一漲。大地出現了震動,臉上露出了猙獰:「你上當了!」說完之後,轟的一聲。王啟年腳下的一虛,岩漿從地下噴涌而上,無數紅黑色火焰裹著濃煙而起,直向幾人襲來,島開始崩潰。

原來,這三百多年來,她一邊煉製著阿芙娜的人魂,一邊卻在溝通地下的熔融,利用她的煉獄火焰,將地層攻破,神殿以下的岩石早已千瘡百孔,雖然看上去沒有暴發,這是莎比娜壓制的原因。

王啟年身邊黑紅一閃,領域出現,將緹娜和小雙包裹在其內,對於阿芙娜,他不擔心,虛弱的神國不管怎樣都遠遠超過自己的領域。

可一剎那出了亂子,不是阿芙娜出了亂子,而是緹娜,緹娜不自覺地放出魔法,聖潔的光華一起,王啟年的領域最初由惡魔的本命珠而來,雖然沒有了惡魔的習性,但在本性上和聖光犯沖,但領域就是領域,在性質上被緹娜的護體靈光強得不知里許。

緹娜哎喲一聲,身上聖光剛亮起,領域已經受激發生了變化,紅黑火焰頓時就要生成,王啟年嚇得魂飛魄散,還是阿芙娜快,看了緹娜一眼,火焰陡然熄滅。

就這樣,緹娜還是受了傷,小雙卻一點事也沒有,王啟年趕緊撤了領域,心中一動,黎明王冠從頭頂升起,這回沒有什麼事了,蛋青色的光輝罩住三人,


見王啟年升起了黎明王冠,阿芙娜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這是黎明女神借出去的王冠,後來就失蹤了,聽說給創主教所繳獲。

王啟年心正地緹娜身上,忙不迭掏出了煉金藥水,問到:「你沒有事嗎?我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

「沒有事,你也是好意。」緹娜微笑著說,接過了王啟年遞過來的藥水。

莎比娜卻格格的嬌笑:「想不到一個巫妖居然和一個身懷聖光的小姑娘在一起,巫妖,你是不是誘拐了這個小姑娘,不如你投靠我,我可以不追究你以前冒犯我,和什麼殞落的女神在一起,阿芙娜,你的口味真獨特,看來你的殞落也使你口味大變,居然喜歡上巫妖。」

阿芙娜神國擴展,但大部分精力正在對付那暴發的火山,一時顧不上莎比娜,不過,就是這樣,莎比娜的領域也是不到三尺,在苦苦支持。

聽到莎比娜的話,阿芙娜威嚴地看了她一眼,神國的綠光暴閃,祈並者的祈禱聲大作,大殿在火山之上,被一團綠光,不是綠光這麼簡單,而是生機勃勃的國度,開放著鮮花,流淌著牛奶和蜜的國度所包容,在它的下方,卻是滾滾的岩漿。

但也奇怪,岩漿雖然伴隨著黑紅的火焰,而且黑色滾滾,卻沒有向下流去,再細看,一種極淡的綠色,岩漿都被一層淡綠色所籠罩。

在海邊上,兩條船上的上陡然看到一幅影像。遠處山頂上陡然升起黑煙,接著傳來雷鳴般的聲音,但奇怪的是,山色依然蒼翠。

格萊沃爾正在對付第三集群,雖然第三集團是巨龍騎士,衝天的靈光覆蓋了那一片區域,要是對付格萊沃爾卻不足,格萊沃爾身在火紅的光焰籠罩在,每一拳每一腳所發出巨大的威力,不斷有石像被打爆。

山頂之上,發生的景象使他眼睛一抽,他從自己的理解知道,這是一種極其高明的能量轉換方式,用能量來束縛能量,還不停地轉換,精妙之處,他所不能達到,甚至是他所不能理解。

他一聲厲嘯,一拳擊出,在他面前形成一條真空通路,這一瞬間,空氣都被排開,空氣之中出現了炸裂聲,而他的能量卻狂涌而出。

在他面前,有兩個巨龍騎士,身上冒然閃現出濃厚的靈光,卻像紙糊的一樣,龍和龍騎士胸前開了一個天窗,當即墜地。

而格萊沃爾卻身影一幻,已經過了第三集群,向山頂急馳而去。

山頂的岩漿陡然冷卻下來,紅色變成了黑色,阿芙娜已經將地下岩漿給固化了,換句話,火山爆發給她以大的神通給消除了。

莎比娜卻一聲尖叫,好似夜梟進宅,口中急速地詛咒著,一種詭異波動向在場的幾人襲了過來。

王啟年臉色一變,默默加大的防護的力度,但詛咒不比其他的東西,還是往裡滲,阿芙娜冷冷說:「行詛咒邪術者,吾說,皆湮滅之!」這是律令術,一種言出法隨的神術。

言語一出,莎比娜立刻臉色變了,同時,身外領域崩潰,黑紅色火焰從身體中升起,她大叫一聲,身體陡然飛了出去,像一團烈焰,沿著溪流,只向山下投去。

格萊沃爾正往上飛掠,見到一團人形烈焰從山上飛馳而下,不由一愣,見她只直接向自己撞來,就是一拳,一要火柱起,轟的一聲,火柱打在莎比娜身上,莎比娜笑了,身體一瞬間化為飛灰,莎比娜的影子陡然出現,望了格萊沃爾一眼,眼中露出一股驚喜,格萊沃爾感到身體一陣發寒,好像中了詛咒。莎比娜詭異地說了一句:「我還會回來。」影子便投入另一重空間之中。

格萊沃爾停了下來,細細查看自己的身體,卻沒有發現異常,身體的寒意已經消失,格萊沃爾心中有點不好的感覺。

他的感覺沒有錯,莎比娜不過是一個投影,借用她的信徒的身體,信徒無意中趕往其間,遇到阿芙娜,阿芙娜感覺她渾身一股魔鬼的氣息,神威不覺一盪,可憐,她已經送命,半邊臉都被神光燒焦,莎比娜就趁機附在她的身上,一見是阿芙娜,她知道西倫諸神已經殞滅,生命女神卻逃過了一縷殘魂,她並不知道,這是後土事先叫阿芙娜布置。

但她知道,雖然生命女神是一縷殘魂,但她所掌握了真理應該有一部分在其中,如果自己得到,那麼自己就是不能成神,也會打開神域的大門上,好的話,甚至能夠藉助阿芙娜的神國成就自己的神國,而不是半神的神域。

王啟年也理解這些,因為他得到了阿芙娜曾經傳授,知道傳奇法師應該成就領域,而半神應該進一步,由領域轉化為神域,而成神則是神國,不過,王啟年卻是怪胎,他在精神海之中,偏偏藉助一朵他所命名的世界樹的花,成就了神國。

偏偏他的神國無法外現,而且絕大部分威能沒有,其中一大部分,他還不如小雙,要說成神,王啟年有足夠資格,但也是一個最可憐的神,連自己都不能控制的神。

莎比娜用詛咒,被阿芙娜的律令術一擊,反噬自身,恰逢格萊沃爾迎面一擊,她順勢**崩潰,在那一瞬間,詛咒轉移到格萊沃爾身上,其中還雜了阿芙娜律令術,格萊沃爾境界更是奇特,走得完全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神,對這方面相對遲頓。


莎比娜雖然走了,但格萊沃爾卻沒有想到,自己已經被莎比娜看上,並且動了手腳。

在大殿內,一切火焰與黑煙都褪去,阿芙娜回過頭來:「有勞了,將來在神國之中,再與你相見!」

說完之後,三般寶物呈三角形,盛放青春泉水的玉瓶、金蘋果和生命權杖將她圍在當中,迅速縮小,飛入王啟年的戒指之中。(未完待續。。) 王啟年頭上的黎明王冠又回到他的精神海之中,他對領域的運用還是處於初級階段,而且領域也是從惡魔的本命珠中所得,但這一場戰鬥,莎比娜的混亂領域中包含了數十種規則,給他一種啟發。

他開始脫離領域珠(本命珠)的局限,自己成功掌握了黑暗規則和火的規則,還有水的規則,雖然很淺,現在領域之中,只體現了黑暗規則和火的規則,應該能融入水的規則,另外就是自己的黑暗規則和緹娜的聖光發生衝突,要不是阿芙娜手快,緹娜恐怕已受重傷。

自己控制領域還是不行,王啟年想起了太極圖,其中陰陽兩端,相生相剋,完美融合在一起,自己卻發生了衝突,應該考慮一下,怎麼才能圓融。

王啟年不覺想到了前世,雖然他沒有修行過,但太極圖還是看過,現在覺得很有道理,而不是像這個世界中水火不相容。

小雙卻飛了起來,神殿之中,阿芙娜的塑像早已毀壞,但塑像手中拿的權杖卻是一根上佳的木料上鑲嵌著紅藍寶石,小雙把這根權杖搶到手中,又把塑像的頭上王冠拿到手中,一看之下,苦了臉。

這是一頂紫銅的王冠,並不是黃金的,又順手拋下,只把權杖收入自己的儲物空間。

王啟年看到紫銅王冠,心中一動,順手一攝,王冠飛起,落入他的手中,細細地感應起來,小雙見到了這一切。立刻目光落在紫銅王冠之上。

「很純的銅,不是常規的紫銅,卻是很少見的紫霞銅,可以打造一些魔法物品,是一種魔法材料。」王啟年說到。

「值不值錢?」小雙立刻問到。

「很值錢,不下於黃金。」王啟年說到。

呼的一聲,王冠立刻被小雙搶到手中,嘴裡嘰咕到:「這麼值錢,早知道就不扔了。」

王啟年無奈地攤了攤手,緹娜卻在一旁笑著看著他們。正在這時。格萊沃爾進來了。王啟年目光望向了他:「格萊沃爾,我們又見面了,你怎麼來到這裡?」

格萊沃爾打量著眼前二個人和一個花仙子:「是你,當日你逃過了教皇的追殺?」

「教皇奈何不了我。」

「也是。如果當日不逃過教皇的追殺。 拯救世界的黑科技狂人 。看來我來遲了。」格萊沃爾說到,眼睛向四處打量,大殿之中。阿芙娜的像已經倒了,許多地方留有焦痕。


王啟年不知道他為什麼來這裡,但提防著他,同樣,格萊沃爾也在提防著王啟年,兩人一見對方,都感到是勁敵。

「你來遲了?你知道這是阿芙娜的神殿?」王啟年說到,身體微微一動,而格萊沃爾也是微微調整,兩人雖沒有明面上爭鬥,可是不自覺地都在試探對方。


「我知道,生命女神的神殿,這幾年來,我在蠻洲走了不少地方,也見識過一些神殿,冥神奧西,死神守護神奈芙蒂,混亂之神賽特的神殿我都去過,可惜只留下一些空蕩蕩的大殿,你們人類真有意思,雖然空了,但還是被我發現一些東西,牆上的壁畫,還有一些破損的神術陣,我聽說這裡是西倫神系中生命女神所在地,我便來看看,結果遇到了你。」格萊沃爾說著,不經意間腳往外一展,別人看來不經意,但王啟年和他氣機相應,立刻腳也微微向旁邊一側。

兩個人在說著話,小動作卻是不斷,在這期間,王啟年才發現,自己先前看錯了,他的境界並不弱於自己,但奇怪的是,他似乎走了另一條路,不經意間,他身上似乎能吸收能量,化為己用,王啟年卻沒有想到這一點。

格萊沃爾也很驚訝王啟年境界,他發現王啟年走的好像人類傳統的一路,卻好像又有所不同,他眼睛一掃周圍,並沒有什麼東西。

他踱到牆邊,抬頭向牆上的壁畫望去,牆上卻是生命的四季輪迴,他望了一眼,便不再望下去,這些壁畫所講的道理他都懂,沒有什麼新的東西。

他微微一笑,說:「再見,如果有機會,說不定我們會再見面。」

王啟年也微微一笑:「再會,我們還會遇到。」

他掉頭就走,王啟年鬆了一口氣,兩人雖然沒有真的動手,而且看起來也很和睦,但背地裡雙方都進行了試探,見沒有把握,雙方才這樣和睦。

等王啟年他們回到自己的船上,那條船早就走了,王啟年上船,什麼話也沒有說,下令開船,船順利地駛出了三島範圍,卻一路向東,王啟年以前答應過生命女神阿芙娜,要護送她的到東方。

王啟年不知道,有六條戰艦在西倫海正在尋找他,甚至用上了占星術,正在前方嚴陣以待,王啟年卻一無所知,揚帆東去。

經過一天一夜的航行,船已到達西倫海的蠍尾半島,不知不覺間過了蝦米半島,而且是在半夜之間,待天亮后,北方隱隱可見蠍尾半島,船隻來往,摩黛絲提號雖在海上航行,但並未在海中間,而是靠近泰西的一邊。

王啟年看看魔法地圖,到了蠍尾半島,他在考慮是否靠岸,卻發現前方出現了六條戰艦,直衝他們的船而來。

王啟年立刻加持了鷹眼術,他都沒有拿望遠鏡,立刻看清楚了,甚至在船頭上,一個黑衣執事都看得清清楚楚,王啟年心中突了一下,黑衣執事怎麼一身教士服,好像是創主教的,正站在船頭,另外有人爬上桅杆,在打旗語,王啟年對旗語雖不精通,但也知道,他畢竟在海上做海盜有半年左右時間,對一般旗語還是看得懂的。

通過旗語,他明白了,對方正在指揮六艘軍艦合圍上來,根本不想活捉,而是要擊沉,王啟年已看到六艘軍艦是普拉號、里德羅號、皇家方舟號、聖菲號、雪萊號和洛塔號,一艘船明顯大於其它五艘,那就是皇家方舟號,從升起的戰旗可知,皇家方舟號是旗艦,六條船呈半弧形包括過來,不過還沒有進入有效射程範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