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靜的面紗已經掀飛,露出了絕美艷麗的容顏。

隨著降落的高度越來越近,

龍靜的容顏越來越清晰。

楊嘯突然身體一震,

內心一陣顫抖。

這個人影怎麼那麼熟悉?

她的面容?

難道她就是?

「靜靜?龍靜?」

楊嘯一瞬間懵了,

然後縱身飛起,在半空中攔腰抱著了龍靜。

看著龍靜那張蒼白艷麗而又熟悉的臉,楊嘯雙手顫抖著,

「你,你,你是靜靜?」

龍靜雙眼睜開這,看著楊嘯,

此刻楊嘯抱著她,兩人氣息相聞,彼此深情凝視著,

這一刻,分別三年的思戀猶如潮水一般湧現。

「龍靜,你是靜靜,對不對? 一品孤女 你還記得嗎?在地球,華夏國的魔都,環球金融大廈,我,我是楊嘯啊,你還記得我嗎?」

楊嘯急切地說道。

龍靜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目光溫柔深情地看著楊嘯,輕聲說道:

「我,我怎麼會忘記你了?」

龍靜說完,雙眼一閉,暈厥過去。

「靜靜,靜靜….」

楊嘯抱著龍靜,急切地呼喚這,降落地面,拿出了大血丹,放入了龍靜的嘴中。

「不好,龍靜受傷太重,星海兄,這局算我們輸了,趕緊打開防禦光幕,我要去救人。」

龍靜的生命可比什麼天龍神劍重要多了。

星海院長此刻也不敢耽誤,立即飛身而起,對遠處的鄧楠喊道:

「打開防禦光幕!」

遠處操控防禦光幕的個工作人員趕緊按下了按鈕。

「嗡」地一聲,

防禦光幕消失。

於是,所有人都聽到了楊嘯悲痛地呼喊聲,

「靜靜,靜靜,你醒醒,你醒醒,我是楊嘯啊,我是楊嘯啊….」

眼淚濕潤了楊嘯的眼睛,聲音哽咽了他的咽喉。

楊嘯從來沒有忘記過靜靜。

環球金融大廈的那一夜銷魂,靜靜已經刻在了他的骨髓之中。

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他曾經幾次去過魔都想要尋找靜靜,但是都沒能進入環球金融大廈。

楊嘯曾經以為,他和龍靜的緣分已經了斷了,今生再也見不到她了。

做夢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帶著面紗和自己戰鬥的女孩,居然就是曾經讓自己魂牽夢繞的靜靜。

他親手重傷了自己的心愛的女人,內心的悲痛可想而知。

全場觀眾看到楊嘯的反應,都是一片愕然。

如果說楊嘯處於同情救治龍靜,無可厚非。

可是,聽到楊嘯那悲痛傷心的呼喚,明顯的不對勁啊。

他們倆到底什麼關係?

楊嘯為什麼會如此痛苦流淚?

龍魁和袁導師,還有天龍學院的幾個導師一起飛到了競技場中央。

星海和鄧楠,雷導師等人也飛了過來。

龍魁一把從楊嘯懷中搶過龍靜,趕緊將一粒特製的丹藥放入龍靜的口中,然後伸手抹了一額頭,把了一下手腕脈搏。

片刻之後,長嘆一口氣,將龍靜遞給身邊的一位女導師,

「麻煩你帶龍靜會招待所休息。」

那名女導師抱著龍靜,閃身飛走。

龍魁站起身來,雙眼盯著楊嘯,冷冷地問道:

「怎麼,你認識龍靜?」

(感謝書友星雲飄雪打賞500起點幣,o絕o影o打賞500起點幣,多謝支持) 楊嘯愣了一下,看著龍魁,隨即點點頭。

重生之我是地主婆 「你們什麼關係?」

龍魁進一步追問道。

越愛越墮落 楊嘯正要回答,院長星海突然插嘴道:

「楊嘯,你剛才有沒受傷?嚴重不嚴重?」

楊嘯趕緊說道:

「有點傷,不嚴重。」

「哎喲,不可大意,我這兒有上好的治療內傷的精血丹,你吃一粒。」

星海說完,拿出了一粒硃紅色的丹藥遞給楊嘯。

相比大血丹,這種丹藥的效果更好。

楊嘯也不客氣,接過來放入口中,一股暖流瞬間沖入體內。

星海對楊嘯使了個眼神,說道:

「你剛才經歷了一場惡戰,身體很虛,趕緊回去休息,有什麼事情等休息好了再說,來日方長嘛,

天龍學院的師生在我們學院還要待幾天,後面還有帝級中級境界和高級境界的交流賽,有的是時間的。」

楊嘯知道星海給自己打圓場,在事情不明朗的情況下,少說為妙。

雖然星海也不知道楊嘯和龍靜到底是聲關係,但是,他卻明白,龍靜不在現場,有些話少說為妙。

楊嘯點點頭,

「謝謝院長關心。」

星海隨即對雷導師說道:

「雷導師,麻煩你親自送楊嘯回去休息一下。」

「好的,楊嘯,我們走。」

兩人隨即飛身而去。

龍魁張口想問什麼,看著楊嘯離去的背影,終究是沒有說出來。

強龍不壓地頭蛇,這裡是飛豹學院的地盤,他也不好強求讓楊嘯說清楚和龍靜的關係。

星海對龍魁說道:

「龍兄,這場比賽可是我們飛豹學院贏了,我們的賭約你可別忘記了。」

「哼,我是說話不算數的人嗎?」

「好,龍兄痛快人,那天龍神劍?」

「天龍神劍作為鎮院之寶,怎麼可能隨身攜帶,等比賽完了,你跟我回去天龍學院取吧。」

「一言為定,龍兄也累了,早點回去看看龍靜的傷病,如果有需要我們幫忙的,隨時告知,不要客氣。」

龍魁淡淡地說道:

「這點小事我們自己可以解決,謝謝星海兄好意了。」

說完,一臉黑線,轉身離去。

全場兩萬多飛豹學院的師生意猶未盡,站在看台上。

星海對主持人鄧楠說道:

「鄧副院長,你還沒有宣布比賽的結果吧?」

鄧楠一愣,隨即一臉得意的壞笑,縱身而起,扯著嗓子大聲吼道:

「我宣布,飛豹學院和天龍學院的學生交流賽,帝級初級境界小組比賽,獲勝者,飛豹學院!」

「耶!」

「我們贏了!」

「院長萬歲!」

「飛豹學院萬歲!」

「楊嘯好樣的!」

…….

眾人一片吶喊,整個操場成為了一片沸騰的海洋,對於飛豹學院來說,這場勝利足足等了十多年,終於迎來了一場勝利。

現場很多學員都是在飛豹學院待上了五六年的老人,也都知道每次比賽失敗的那種屈辱感。

很多人都激動得流下眼淚。

看到全校師生激動的樣子,院長星海也很激動,眼眶有些濕潤。

「唉,十多年了,終有贏了一會,不容易啊!」

院長星海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想了一下,大聲說道:

「同學們,為了慶祝這個來之不易的勝利,我宣布,從今天起,連續三天,食堂免費!」

「我擦!」

「耶,院長萬歲!」

「院長,我愛你!」

……

耶律彩雲、冰兒,耶律青,高樓,陳蒼山等人激動的擁抱在一起,楊嘯的勝利就是他們的勝利。

不過,在高樓,陳蒼山等人內心深處,卻有些小小失落,大家是一起進入飛豹學院的,一年時間,楊嘯已經把他們甩到了很遠的地方。

「要加油啊!」

高樓暗暗對自己說道。

……

肖玲又跳又叫,開心不已。

葉老笑道:

「小丫頭,你還有心情叫啊。」

「葉老,難道你不開心?楊嘯好歹算你半個弟子吧?」

「嘿嘿,你很快就會哭的。」

「我,我為什麼要哭啊?」

「不和你說了,我回去了,你跟我回去不?楊嘯肯定回去了圖書館,你正好可以照顧他。」

「好。」

肖玲挽著葉老的手,兩人走出了競技場,隨即騰空飛去。

兩人回到了圖書館後面的小院,楊嘯和雷導師正在一起聊天,看到葉老回來了,雷導師立即恭敬地說道:

「葉老,您回來了,那楊嘯就拜託給您照顧了。」

葉老看了一眼肖玲,笑道:

「照顧他哪裡用得著我?」

肖玲也是微微一笑,臉色羞紅。

雷導師告辭離去。

肖玲趕緊拉著楊嘯的手,

「你,沒受傷吧?」

「一點點,已經不礙事了。」

「哎喲,都嚇死我,我還擔心你打不過她呢,那女人真厲害,一般人還真不是她對手。」

葉老突然插嘴道:

「楊嘯也只是僥倖而已,龍靜那丫頭的天龍獸魂不穩,功力只不過發揮了一半不到,如果再等半年,以你現在的戰力,絕對打不過她。」

「哼,半年之後楊嘯的戰力也會跟著提升的啊,不許長敵人威風,滅自己志氣。」

肖玲驕傲地說道。

老頭呵呵一笑,然後看著楊嘯,嚴肅地問道:

「小子,你怎麼會有獸魂領域?還有,你的獸魂是什麼?」

「獸魂領域?什麼意思?」

「就是你變化出的那些海水。」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的獸魂是從王級境界開始激活的,但是我自身的進化等級不夠,無法真正激活整個獸魂,

一開始的時候,我運行獸魂,會出現一片水霧,等我到了帝級境界之後,才出現了海水,

還有那個獸魂,我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看清楚整個獸魂的模樣,只是看到了一個恐怖的頭,還有長長的尾巴,

每當我想將獸魂的整個身體突出水面的時候,卻總是發現自己的進化能量不夠,無法掌控整個獸魂,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並不清楚我的整個獸魂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