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一聲清香,玉碟發出了一道電流,通過楊嘯的手掌進入手臂,直接進入了楊嘯的腦海。

楊嘯凝神內視,腦海中出現了一本功法修鍊秘籍。

《萬象歸源》!

「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不錯,不知道具體功法怎樣。」

楊嘯暫時沒有心思去仔細研究者萬象歸源功法,只是簡單看了一下名字,便開始去研究第二塊玉碟。

注入進化能量之後,又是一道流光進入腦海。

《三清化虛》!

又是一部功法秘籍。

接連幾塊玉碟,都是功法秘籍。

楊嘯現在對普通的功法秘籍沒有什麼興趣,加上現在這個環境,他也沒有心思研究,於是繼續往下查看玉碟。

楊嘯拿起其中一塊玉碟,注入進化能量。

「嗡!」

一聲清香,玉碟發出了一道電流,通過楊嘯的手掌進入手臂,直接進入了楊嘯的腦海。

楊嘯凝神內視,腦海中出現了一本功法修鍊秘籍。

《萬象歸源》!

「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不錯,不知道具體功法怎樣。」

楊嘯暫時沒有心思去仔細研究者萬象歸源功法,只是簡單看了一下名字,便開始去研究第二塊玉碟。

注入進化能量之後,又是一道流光進入腦海。

《三清化虛》!

又是一部功法秘籍。

接連幾塊玉碟,都是功法秘籍。

楊嘯現在對普通的功法秘籍沒有什麼興趣,加上現在這個環境,他也沒有心思研究,於是繼續往下查看玉碟。 諸葛瞻的仕途可謂是一帆風順。十七歲時,諸葛瞻成為了後主劉禪的駙馬並且擔任了騎都尉一職,第二年又擔任羽林中郎將,後來又連續轉職成為了侍中、尚書僕射、軍師將軍等職務。

諸葛瞻記性很好,並且能書會畫,可謂是遺傳了諸葛亮的優秀基因。並且因為蜀人都很思念諸葛亮,而諸葛瞻是諸葛亮的兒子,這種思念就無形中轉移到他的身上。每當朝廷有什麼好措施,即使不是諸葛瞻提出的建議,大家也都說這是諸葛瞻出謀劃策的。所以諸葛瞻雖然有一些才能,但一定程度上也言過其實,並沒有他父親諸葛亮那麼大的本事。

每朝廷有一善政佳事,雖非瞻所建倡,百姓皆傳相告曰:「葛侯之所為也。」是以美聲溢譽,有過其實。

有意思的是,諸葛瞻和姜維的關係不是太好。那麼姜維是諸葛亮的弟子,諸葛亮在死前把他的兵法都傳授給了姜維,。雖然如此,但是諸葛亮包括諸葛亮的繼任者蔣琬費禕,都是將姜維當作戰將來使用,他們派姜維領兵作戰,但是並不打算讓他參與政治。因為姜維的性格比較急躁和狹隘,並且因為他是魏國降人,如果掌握蜀國的大權可能會遇到很多人的反對,加上諸葛亮在指定繼承者的時候,只說到了蔣琬費禕而絕口不提姜維。可以看出,他也並不想讓姜維擔任蜀國政治上的掌權者。

但是歷史就是這麼戲劇性,由於蔣琬因病早逝,費禕被魏國降人郭循刺殺,一時之間蜀國呈現出缺乏政治人才的情況,不知道該讓誰接班了,於是只能讓資歷比較老的姜維頂上。

姜維執政之後,就一改蔣琬費禕時期積極防守的政策,反而以大兵出師攻魏。他一共有9次北伐,其中大勝兩次,大敗一次,其餘不是平局,就是無功而返。從成果上來看,姜維把北伐的陣地向前推進,並有效地控制了河西走廊的部分地區,可以說是有一定成就的。但是北伐也消耗了蜀國的國力,並且使得防禦重鎮漢中處在非常虛弱的狀態,這為後來蜀國的猝亡埋下了伏筆。

在打敗蜀國最後一支部隊后,鄧艾就收到來自蜀國的投降書。他進軍成都,蜀國就滅亡了。後來姜維想通過假投降之際,擁立鍾會為王而趁機造反,最終殺死鍾會而復國的計劃也破產了,他和鍾會都死於亂軍之中。所以說說諸葛瞻和姜維雖然政見不同,但都用自己的行動向蜀國效忠了。

雖然諸葛瞻諸葛尚父子都死於亂軍之中,但諸葛氏並沒有因此而絕後。因為諸葛瞻的剩下幾個兒子都活了下來,他的二兒子諸葛京在蜀國滅亡之後出仕晉朝,做了郿令,將當地治理井井有條,後來官至廣州刺史。其實從晉朝方面考慮,他們並不僅僅看重諸葛京的才能,任用他也是向蜀國的遺民示好的意思。畢竟諸葛京是諸葛亮的親孫子,他的社會影響也是不可小視的。

再看一看諸葛喬,諸葛攀這一支的結局。我們知道諸葛瑾為人雖然比較憨厚老實,但他有一個非常聰明的兒子,叫做諸葛恪。諸葛瑾看這個孩子太聰明了,就說「此子非保家之主也」,意思是這個孩子雖然很有能力,但是不是使咱們家能夠得到保全的人。

那麼諸葛恪的聰明可以通過這件事來體現。在孫權宴請眾臣的時候,他看到諸葛瑾的臉很長,就想取笑他一番,就找了一頭驢在上面寫上了「諸葛子瑜」四個字。子瑜是諸葛瑾的字,罵他驢指的就是諸葛瑾臉長了。此時年幼的諸葛恪看到了,不慌不忙的拿筆來,在諸葛子瑜下面加兩個字——之驢,那麼就成了「諸葛子瑜之驢」了。群臣看了哈哈大笑,驚嘆這個孩子的才思敏捷,孫權也說你家孩子真聰明,這頭驢就送你了吧。

諸葛瑾可能是看到了諸葛恪太聰明,而且性格張揚,所以可能給家裡帶來災禍,所以就留下了這一預言,後來不幸一語成讖,諸葛恪當上了吳國的丞相,卻因為飛揚跋扈與很多人結仇,最後落得了被仇家殺掉全家的下場。這樣諸葛瑾就相當於絕後。入晉之後,由於諸葛亮有子嗣,而諸葛瑾沒有子嗣。所以在諸葛氏的商議后,諸葛喬就又從諸葛亮的兒子變回了諸葛瑾的兒子,他的後人也就又成為諸葛瑾的後人,這樣就能夠延續諸葛瑾的香火,也是兩家都樂得接受的事情。從這方面來看,諸葛喬的命運可算是坎坷離奇,本來是諸葛瑾的兒子,後來是諸葛亮的兒子,再後來又成了諸葛瑾的兒子 在那道三維錄像中,那個渾身鮮血的人正是在這個地下河坑道中。

只聽見錄像中的人說道:

「我是無極學院高級學院部的學生,我叫吳峰,我在101修鍊場修鍊的時候,無意中找到了這個地下修鍊坑道,

我被地下河坑道中的一頭超級妖獸襲擊,受傷嚴重,無法活著走出這個地下河坑道,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如果未來有人和我一樣闖入這個地下坑道,見到我的遺體,打開這個錄像玉碟的話,空間戒指中有十幾個功法秘籍,全部送給你,只求您給我做一件事情,

我是綺羅族的人,空間戒指中有一塊金色玉佩,那是我們綺羅族的一處防禦光幕的開門符文玉佩,

沒有這塊玉佩,我們綺羅族的一處秘密地點的防禦光幕將無法打開,這對於我們綺羅族來說,非常非常重要,

幫助帶回這塊金色玉佩回綺羅族,將永遠是我們綺羅族的大恩人,綺羅族全族人永遠感激您的大恩……」

錄像中,這名渾身鮮血的人最後說了幾句含混不清的話,楊嘯和邢哲兩人也都沒有聽懂。

然後,畫面突然消失了。

邢哲看著楊嘯,

「這東西你哪兒弄來的?」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楊嘯用手指了一下附近的那具骷髏,

「我剛才好奇,把那骷髏手指上的空間戒指撿起來,沒有想到直接就能打開,這塊玉佩就是從裡面發現的,

對了,你知道綺羅族嗎?」

邢哲點點頭,

「綺羅族是矮星西部的一個少數族群,帶有一定的神秘感,一向獨來獨往,不怎麼和別的族**往,沒有想到他們也排人來了無極學院修鍊。」

「你幾塊功法秘籍你看看有什麼用處沒有。」

楊嘯說著,將十幾塊玉碟遞給邢哲。

邢哲隨便看了幾塊,說道:

「矮星關於基因進化功法的秘籍實在太多了,這幾部功法秘籍應該屬於綺羅族人獨創的,我沒有什麼興趣,你留著自己修鍊吧。」

「那這塊金色玉佩呢,要幫助他送回給綺羅族嗎?」

「你還真是好心啊,我們自己都被困在山洞裡面出不去,你還想著幫人家送回去,

我倒是對另外一件事情感興趣,這傢伙剛才說他被山洞中的妖獸大傷了,卻沒有說明是什麼妖獸,

我在想,他是被幽靈蛇,或者六翅蜈蚣打傷之後逃到了這裡呢,

還是逃到這裡之後被別的妖獸打傷的?」

兩人討論了一下,也沒有一個結論。

楊嘯將吳峰的空間戒指收起來,如果日後方便,他會找個時機送回給綺羅族。

「邢哲,你既然醒來了,你來值班,我睡覺,困了。」

「我剛才睡得好好的,被你叫醒了的啊!」

邢哲表示不公平。

楊嘯已經躺在地上閉上了雙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嘯一覺醒來,卻沒有見到邢哲。

「邢哲?邢哲?」

喊了兩聲,也沒有聽到邢哲的回應。

楊嘯一愣,站起身來,打開手電筒,周圍掃了一邊,仍然沒有看到邢哲的聲音。

「這傢伙跑去哪兒了?」

楊嘯坐在原地,掏出空間戒指中的飛金魚肉乾,吃了兩塊。

吃完之後,仍然不見邢哲回來。

「這傢伙難道一個人往前面探路去了?」

這個坑道有十米寬,四五米高左右,一眼看不到頭。

楊嘯猶豫了一下,在原地的石壁上,用手指寫了幾個大字:

「我往前去找你了。」

以楊嘯的功力,用手指在堅硬的岩壁上寫字,就和在海邊沙灘上寫字一般容易,片刻之間,幾個五六厘米深的大字刻在岩石上。

寫完字,楊嘯打著手電筒,向前走去。

楊嘯走了數百米遠,依然沒有見到邢哲的身影。

地下河坑道在前面出現了一個拐角,楊嘯的手電筒光在牆壁上照射了一下,看到牆壁上有許多朝向同一方向的刻痕。

楊嘯內心一動,轉身將手電筒照射到一路走過來的地下河坑道石壁上,發現石壁上都出現了朝向同一方向的刻痕。

這些痕迹已經很久遠了,在黑暗中,如果不是一路留意去觀察的話,是不會發現的。

楊嘯看到這些石壁上巨大的朝向同一方向傾斜的刻痕,腦海中猛然一道閃電。

這分明是某種妖獸在地下河坑道中一路鑽過來留下的痕迹。

聯想到那個死在前面坑洞中的綺羅族的人吳峰,楊嘯的內心似乎明白了什麼。

如果推測沒錯的話,吳峰一定是被某種恐怖的妖獸追趕,一路追到了他倒下的地方,最後被妖獸打成重傷而死的。

地下河坑道原本沒有這麼大的,這都是那頭超級妖獸追趕吳峰,一路鑽過來,將原本比較小的坑道擴大成了現在的樣子。

妖獸一路鑽過來,在石壁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所以才形成了同一方方向的刻痕。

想到這裡,楊嘯恍然大悟,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推測。

想到這裡,楊嘯又想到了邢哲的失蹤,內心冒氣一股寒意。

「難道邢哲被不明妖獸給吃掉了?」

楊嘯內心也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邢哲陪著自己進入101修鍊場,是自己把他拖下來的,現在他生死未卜,自己如果不去找他,似乎太不夠義氣了,自己的良心也過不去。

再說,邢哲也不一定是被什麼妖獸拖走了,也許是去前方探路了呢?

名少的寶貝甜妻 楊嘯一咬,硬著頭皮向前走去。

在地下河坑道的拐彎處,楊嘯手電筒照射了一下,牆壁上有一道寒光反射回來。

「什麼東西?」

楊嘯趕緊跑過去,仔細一看,發現牆壁上居然插這一把劍。

劍身的三分之二已經插入了石壁之中,露在外面的劍身依然寒光閃爍,殺氣逼人。

「誰的劍?」

楊嘯伸手抓住劍,直接就拔了出來。

一股澎湃的殺氣瞬間瀰漫開來。

「好強大的劍氣!」

楊嘯忍不住讚歎一句,仔細看了一下,寒光閃縮的劍身刻滿了一些古怪的符文。

楊嘯雖然看不懂這些符文,卻知道,這一定是一把帶有魔法殺氣威力巨大的神兵,想到這裡,忍不住緩緩降基因進化能量注入到劍柄之中。

「嗡!」地一聲響,寒光瞬間爆炸開來,沿著劍身向前突然漲了一米左右。

楊嘯想都沒有想,握著長劍直接劈向堅硬的石壁。

只聽得「嗤」的一聲輕響,猶如刀切菜瓜一般,直接劈入了堅硬的石壁之中。

「這把劍比我在巫星上使用的那些神兵還要強大啊。」

楊嘯在巫星得到過四把二星神兵,最後都送給了身邊的人,只留下了一把三星神兵飛豹雷電錘。

重生民國嬌妻 不過,飛豹雷電錘只適合在野外使用,調動天空之中蘊含的雷電之力,在這地下坑洞之中卻不怎麼適合。

楊嘯又看了一下寶劍原來插入的石壁痕迹,確定不是新痕迹,應該也是有許多年了。

「這應該不是邢哲的兵器。」

楊嘯突然得到這樣一把威力強大的寶劍,內心很是興奮,當即一手拿著長劍,一手拿著手電筒,繼續往前走去。 楊嘯繼續向前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遠,轉了幾個彎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估計錯誤了,邢哲也許還在剛才休息的山洞附近呢,要不要返回去找找看?

「砰,砰,砰!」

突然,前方傳來了響聲,震得石壁都有些微微顫抖。

「什麼情況?」

楊嘯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老子殺了你,呀!」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楊嘯內心一喜,那是邢哲的聲音。

楊嘯立即拿著劍先前衝過去,一邊沖一邊喊道:

「邢哲,是你嗎?」

「楊嘯,快來救我!」

邢哲的聲音充滿這激動和興奮,還有一些驚恐。

「別慌,我來了。」

楊嘯又跑了五十米左右,在山洞的一個拐彎處,看到了邢哲正在和一頭怪獸搏鬥,邢哲滿身鮮血,狼狽不堪,被怪獸攻擊得連連後退。

楊嘯也沒有時間去辨認那是什麼怪獸,直接衝過去,一股澎湃的進化能量瞬間注入到長劍之中,立即爆發出了一道凌厲的劍氣。

「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