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挑戰牆在哪兒,你們陪我去一下。」

眾人陪著楊嘯一起來到了挑戰牆。

此刻,在挑戰牆周圍聚集了數百人在議論紛紛。

楊霞一眼就看到了挑戰牆上粘貼這一章白底黑字的挑戰書。

楊嘯簡單掃了一眼,明白了自己的確被秦月給挑戰了。

「這下子,那麼喜歡玩?小心老子玩死你了。」

楊嘯一個飛身,直接跳到了挑戰牆上,一把撕下了挑戰書。

圍觀的人一片嘩然。

楊嘯將挑戰書卷城一個長筒,右手握著圓筒,高呼道:

「我,楊嘯,接受秦月的挑戰,三天後,競技場見,不死不離,不見不散!

(四更完,今天已經精疲力盡,寫不動了,再寫下去也是一團漿糊,書友4184打賞的加更只能放在明天了,抱歉!

感謝盟主4184打賞10000起點幣,o影o絕o打賞100起點幣,一方田打賞500起點幣,無堅不摧唯快不破打賞100起點幣,多謝大家支持。) 「好,既然各位不遠萬里而來,相信也是帶著誠意的,但是賀某隻出手一座縣城——冷縣!還請大家多多理解!」

賀翎瞥了他一眼,又對著眾人,儘力保持笑容,說道

雖然料到了他們來買縣城,但是沒想到這一個個還是架子挺大的,左手邊的第一個椅子上坐著的趙青舒,自己白手起家,統一了并州,卻是一個鴨子嗓,說話時候像個鴨子在說話,很是讓人難受,卻還擺著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子

第二個椅子上是郭秋林,豫州玩家,也是十大家族之一的郭家,靠著家族勢力在遊戲中發展,也算是一方巨擘了,一副公子哥的模樣,聽到自己說只出手一座縣城的時候,也是眉頭緊皺

再遠點,就是長相彪悍,身格魁梧的龍遠山了,標準的國字臉,給人一種沉穩健壯的形象,這很符合龍家的作風,益州玩家,雖然益州那邊也臨界邊境之地,卻也是有著很大的機遇存在,畢竟時常有羌族外人來犯,萬一降服了,就是龐大自己的隊伍,而且那邊據說寶物也不少

再看賀翎右手邊,第一個椅子上是第一個進門的呂青,同樣是十大家族之一的呂家之人,看上去還算彬彬有禮,不過骨子裡滲透而出的高傲卻是無法掩飾的

第二個椅子上,就是慕容家的現任家主的兒子慕容辰,聽說是按照慕容家的接班人來培養的,也是個不可小覷的存在,畢竟慕容家在現實中也是有非常強的實力

第三個椅子上,則是他的舍妹—那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慕容夢雪,這個名字倒是不多見,人也是不多見的甜美之相,美麗之中透著一股睿智的性子,看來是慕容辰的小參謀了

……

每個人都不是好相與的對象啊

「至於這三級城的價值,我想各位比我更明白,所以我決定由大家來出價,價高者得,如何?」

賀翎緩緩說道,這前期縣城的價值還是很大的,雖然資源人才什麼的都被自己搬空了,但是有產量,很快就會恢復,對於這些人來說,吸引力很強,所以價高者得,也就是拍賣,是最好的方式,自己也能從中獲更多的利

眾人聞言,都是面有所思,沒有應,也沒有反對

片刻,呂青先開口了:

「在下不才,覺得賀領主此法可行,就由價高者得,進行拍賣吧!」

話音未落,那趙青舒又打斷了呂青的話,依舊囂張的不可:

「你們十大家族個個背景深厚,對於你們來說,拍賣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了,我雖然沒有你們那麼多財力,但是我可以用戰馬,用人才,來頂金幣,如何?」

說到這,趙青舒看向賀翎,目光一挑

「可以!」

賀翎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戰馬也是緊缺貨,想要訓練騎兵,沒有戰馬是萬萬不行的!而這戰馬,也就西涼那邊有好種馬的馬場,用來抵金幣,當然可以

這個趙青舒,不知道哪來的囂張氣焰,這麼明目張胆,狂妄的和十大家族對抗,也沒把自己放在眼裡,看到賀翎點頭,這才一笑:

「哈哈,那就由我先來出價,30匹紫品戰馬,100匹種馬」,兩百匹母馬,還有1000金幣,現在黑市之上的種馬價格已經達到了100金幣一匹,市面上是10金幣一匹,我也不算多,就按十金幣的算,而紫品戰馬,這可是真正的有價無市,之前他們十大家族的人,也來找過我買,當時出的價格是100金幣,在這我就當80金幣一匹,一共就是4600金幣的價格!賀領主意下如何?」

好狂的語氣,不過這出口就是上千金幣,看來也是有些家底的

賀翎沒有理他,目光看向其他人,有人叫價,就會有人超價才對

看看眾人臉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樂意,看來這個趙青舒的叫價,對這幾個家族來說有些意料之外

不過,還是不影響這幾位能夠排上十大家族的公子哥們出價

「呂青願出5000金幣!」

總裁寵妻有點甜 呂青微微一頓,便率先叫價,超過之前趙青舒說的那4600金幣

「呵呵!」

賀翎沒有回應,趙青舒的公鴨嗓聲又傳了出來:

「呂家還是真大氣啊!剛剛在下不過是謙虛了點,少算了些價值,您就出只比我多400的價格,在場的都是傻子么,還是你拿人家賀翎當傻子?」

呂青聞言,一直平靜的面色之上總算有了些波動,陰晴不定的對著趙青舒說:

「在下出價,管你何事?如果你有更高的價碼,儘管往上抬便是,在下也不會攔著,又何必陰陽怪氣的說話?」

空氣中一股淡淡的火藥味開始蔓延起來……

趙青舒冷笑一聲,不說話

「我出紫品生活類人才10位,紫品戰馬10匹,紫品寶物一件,外加五千金幣!」

龍遠山這時也開口了,在呂青說出來的價碼之上又多了人才戰馬,和寶物

說完,又看向周圍其他人

意思是想看看他們的出價

這次趙青舒沒有囂張出言了,慕容夢雪面帶淺笑,若有所思,慕容辰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也沒有出價,估計在等著合適的出價時機

個個都是財大氣粗的主~

龍遠山旁邊的郭秋林,猶豫了一下,連忙叫價:

「郭某,出價6000金幣,紫品錦綢50匹,藍品武器100件!」

錦綢雖然是好東西,不過….現在卻不是什麼必需品,因此對於賀翎來說價值並不大,重要的是那些兵器,一百件藍品兵器的確是厲害,市場上能夠上品階的武器太少了,整個大唐鎮,除了自己和北漠,程咬金之外,都是拿著最普通的垃圾武器,俗稱白板

可惜的是只有100件,或許在某些價值上,倒還不如人家趙青舒的價值高

果然,趙青舒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你笑什麼?」

郭秋林就坐在趙青舒和龍遠山的中間,自然輕易的就聽到了趙青舒的那一聲冷笑,當下面色之上一抹冷意浮現,看向趙青舒,微微一笑問道,笑裡藏刀啊~

「管你屁事?」

趙青舒才不管他笑里藏不藏刀,本來自己忍著不懟他,已經是給他面子了,還主動問自己?心裡沒點筆數?

「呵,這麼囂張,你會後悔的!」

郭秋林語氣中有著濃濃的威脅氣息

「喲?威脅我?」

趙青舒也是狂妄之輩,冷嘲一聲:

「怕你不成?自己沒好的價碼,還來這丟人,這裡是拍賣的,不是靠你們家勢力過家家玩的,在人家地盤上,你還想幹啥?不服,就快滾!」 楊嘯接受高月挑戰的消息很快就在學院傳開了。

與此同時,關於秦月挑戰楊嘯的八卦消息也不斷發酵。

「兩人是為了爭奪一個女人,聽說是新來的一個美女。」

「秦月至於嗎?什麼美女他沒玩過,光我們學院就好幾十個女人和他關係曖昧,怎麼會為了一個人女人給別人下挑戰書?」

「這你就不懂了,衝冠一怒為紅顏嘛,秦公子第一次泡妞失敗,敗給了一個無名小子,自然是想在競技場找回面子。」

「那個女人很美嗎?」

「我見過,身材,相貌,氣質,都是一流的,也難怪秦月吃醋。」

……

皇叔寵妃悠著點 學院基因商店的一個間貴賓室里,秦月正在不斷服用智慧屬性的基因藥水。

對於他來說,四項屬性中的力量,敏捷,防禦都已經是100點了,只有智慧屬性還差1點就突破了100點。

秦月在基因進化方面的天賦其實是相當不錯的,加上家世背景雄厚,從很小的時候就獲得了基因改造功法的輔助,再輔助海量資源,

所以,秦月的基因進化速度比很多人都要快。

這還是因為他比較懶,平時修鍊不怎麼用功。

他的哥哥秦小天只比他大兩歲,已經是帝級初級巔峰,接近突破帝級中級境界了。

秦月在服用了大量的智慧基因藥水之後,隨著頭頂一道光芒乍現,成功突破到了帝級境界。

韓破、石敢當幾個死黨頓時歡呼起來。

「耶,老大成功了。」

「老大就是牛啊。」

「噓,小聲點,在老大和楊嘯挑戰賽之前,誰也不能把老大突破帝級境界的消息泄露出去,知道嗎?」

秦月凝視了一眼腦海內的基因屬性系統,淡淡一笑。

他現在不僅突破到了帝級初級境界,而且還出現了新的魂技。

「哼,楊嘯,你不過是王級境界,怎麼跟我斗?三天之後,我會當著耶律彩雲的面殺了你,我倒要看看,耶律彩雲到時候會不會傷心流淚,呵呵….」

……

楊嘯當眾宣布接受秦月的挑戰之後,便回到了圖書館,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耶律彩雲、高樓、陳蒼山等人都很擔心楊嘯。

「楊嘯,你可注意到沒有,陳蒼山的挑戰書註明的不能使用兵器,只能靠硬本事對戰。」

「嗯,我看到了,那又怎樣?」

「我曾經聽韓破說起,他說秦月其實半年前就可以突破帝級境界了,但是為了多玩幾年,一直刻意控制著,沒有突破帝級,你可要小心呀。」

「嗯。」

楊嘯只是嗯了一聲,繼續低頭看書。

高樓等人也是很無奈,干著急幫不上忙。

楊嘯突然抬頭掃了大家一眼,

「你們別圍著我了,要麼去那幾本書看看,要麼離開圖書館,忙你們自己的事情去吧,不用擔心我。」

高樓等人嘆息一聲,搖搖頭,各自離去。

耶律彩雲因為要參加學院的基因提升培訓修鍊,和楊嘯交待幾句之後,也離去了。

楊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感覺身後一陣寒意,扭頭一看,卻是毒舌美女導師肖玲。

「咦,肖導師,您來了?」

肖玲走到楊嘯對面坐下,看著楊嘯,眼神中帶著一股異樣的神情。

自從上次冰兒跟肖導師說楊嘯在耶律彩雲家喝酒喝多了之後,肖玲已經好幾天沒有來圖書館找楊嘯了,晚上的宵夜自然也是沒有的。

楊嘯笑道:

「你這什麼眼神?這些天你都沒有給我帶宵夜來,欠我多少宵夜了,你記得嗎?」

「你不是每天可以去耶律彩雲哪裡大吃大喝嗎?有專門的人給你做宵夜,還需要我來給你買?」

楊嘯一愣,很嚴肅地說道:

「肖導師,您誤會了,我就去了兩次,一次還是耶律彩雲的生日,高樓、陳蒼山幾個人都在呢,不信你去問問他們。」

肖玲聽了楊嘯的解釋,內心突然覺得一陣輕鬆,不過,嘴上卻淡淡地說道:

「你去耶律彩雲哪裡關我什麼事?我用得著去問嗎?

對了,恭喜你啊,聽說公子哥秦月向你發了挑戰書,你現在可是我們學院的名人了,和秦月爭風吃醋,都到了生死挑戰的地步了,你可有出息了。」

楊嘯臉色一囧,

「肖導師,你了解我,我不是那樣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了解你,但是我對耶律彩雲的傳聞卻是有所耳聞。」

肖玲連耶律彩雲走後門進入飛豹學院這樣的事情都看不慣,又怎麼能夠接受她利用自身美貌四處結交富二代公子哥呢?

楊嘯覺得有義務替耶律彩雲說兩句,也是為自己辯解。

「肖導師,其實您誤會耶律彩雲了,她不是你想的那樣,外面的傳聞很多都是捕風捉影,不足為信。」

絕世高手 「哦,那你告訴我,耶律彩雲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她,她是一個純潔的女人。」

肖玲當場給了楊嘯一個白眼。

楊嘯:「……」

肖玲站起來,淡淡地說道:

「看來你已經墜入溫柔鄉了,完全被耶律彩雲捕獲了。」

「胡說,我和她只是同學關係,純潔的同學關係。」

楊嘯斬釘截鐵地說道。

肖玲聽了,倒是愣了一下,隨即咯咯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