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楊柏猛的睜開眼睛,避塵珠散發的某種神力在改變楊柏的身軀。楊柏本來為龍體,如今神性入體,血脈化為黃金,就算體內有魔性殘留都徹底被抹除掉。

「避塵珠也能夠鎮壓魔?」楊柏終於坐了起來,望著新的軀體,剛才所看到的一切,楊柏的確心神被奪。

「紂王為何會入魔,他接觸了魔絲。而魔念同樣操控了武王,魔之所以能夠復甦,就是那一戰開始的。」

「神靈的覆滅,也源自那一戰,雙方的大戰不光包括凡俗。原來魔這麼可怕。」楊柏終於開始小心了,比起能夠禍亂天下的魔,楊柏總覺得責任的艱險。

「真龍是用殷商來護佑神州,商朝覆滅,大周建立,可是龍也看到魔的復甦,可是卻無力而出,最後只能夠留下傳承,而那個傳承就是崑崙。」

楊柏靈光一閃,已經開始在推斷。真龍受到重創,一開始是希望建立王國來護佑天地,護佑真龍傳承。

可是王國的戰鬥,被魔利用,神靈在消失。這讓真龍所布局的一切全部都消失,而真龍只好重新選擇護龍族,那就是崑崙。

道出崑崙,真龍希望人族重新強大起來,守衛這片天地。可是真龍也沒有想到,強大起來的崑崙卻斬了真龍,謀奪所有的傳承。

龍魂而起,降臨龍首山。而這千百年間,護龍族卻成為楊、葛、朱。不過護龍族已經太弱小了,真龍也沒有留下的傳承,只是希望護龍族能夠自己琢磨,不再像崑崙那樣。

「龍也有所布局,失去真龍傳承的天下,魔念真正的復甦,魔已經歸來了,暗中弄出這一切。」

楊柏已經站了起來,毫不猶豫的吃下龍元果,現在楊柏畢竟復原,紂王玄境的戰鬥還需要楊柏。

「那個陰元極到底知道什麼?玄道難道早就留意魔了?天下人也不傻,一股暗流籠罩在修真界,尤其崑崙所謀更加大。」

楊柏可以斷定,如果不是靈氣稀薄如此,崑崙早就一統修真界。而且魔念的復甦,不會放棄找尋真龍。

「難道在歷史當中,還有一場戰鬥,打破了天地靈氣?」楊柏狐疑的揉了揉眉心,龍山神格已經穩定下來,而且玄境當中有神靈遺迹,或許能夠在那裡找到神格。

「不管了,先出去!」楊柏恢復一定的戰力,留在龍紋空間也沒有什麼用,必須進入紂王玄境當中。

楊柏心神一動,返回廢墟當中,龍紋令已經重新出現在懷內。龍鱗甲重新流轉,楊柏剛要準備進入殿內。

「魔紋碎片呢?」楊柏餘光就是一凝,龍泉劍都抓在手中了,戒備無比的看著四周,魔紋碎片居然不見了。

「怎麼回事?」楊柏並不知道尚萬里的出現,楊柏緊張好久,的確沒有看到其他事情的發生,楊柏只好收起龍泉劍。

「靈兒,你一定要活著。」玄境裡面太危險了,而且紂王留下的資源,任何修真者見過都會瘋狂的。

何況石靈兒旁邊的李濟,那就是屍道的卧底,提前進入玄境,一定有很大的目的。

殿內光芒升騰,光門就在紂王的寢宮,兩排的玉柱上面纏繞玄鳥符文,楊柏已經來到光門之前。

光門是憑藉紂王戊鼎,可是如今戊鼎化為碎片,光門已經逐漸不穩。楊柏也知道光門加持不了幾天,以後玄境徹底就會封閉下去。

「不對!」就在楊柏要走進光門的時候,楊柏還是看向旁邊的一根柱子,上面的玄鳥符文有某種變化,玄鳥的眼中化為金色。

楊柏的記憶在後退,回憶到當初入魔的時候,回憶道紂王戊鼎突然降臨,鎮壓在魔軀之上。

「戊鼎是被人激發的,不是被魔吸引出來的?」楊柏望著那金色的眼眸,瞳孔猶如利芒一樣的收縮。

那上面殘留的靈氣,明顯知道這個玄鳥符文是開啟戊鼎的機關。是有人先一步到達這裡,釋放出戊鼎,想要擊殺楊柏。

「薛神?」楊柏目光沉了下去,從殘留的靈氣當中感受到一絲道境,楊柏的目光也逐漸冰冷下去。

「那麼魔紋也是他得到的?這些大能隱忍夠深!」楊柏終於明白過來,能夠成為金丹期沒有人會金丹的,尤其薛神可是崑崙弟子,擁有很多的底蘊。陰元極能夠知道紂王玄境,或許在崑崙寶典當中,也有所記載。

「你們都給我等著!」楊柏差點死了,這讓楊柏很憤怒,身形一晃,朝著光門走進。剛剛走進光門,那是天旋地轉,一股澎湃的力量鎮壓在身軀之上,彷彿要撕裂楊柏。急速的旋轉,換成其他人進入光門,或許都能夠吐了。

楊柏經脈已經被改變,神力加持,楊柏只是感覺盤旋一周,然後就從光門當中走了出來,輕鬆無比。

「還真有人吐了?」楊柏掃了一眼地面上的殘留,噁心的剛一抬頭,頓時震驚的站在原地。

那是一座山,一座巍峨無比,直入九霄的山。楊柏沒有去過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可是畢竟在電視看過,而這座山要更加的大,更加的雄偉,珠穆朗瑪峰跟玄鳥山比起來,簡直就是麻雀。

「玄鳥山,那上面的宮殿?」破妄金瞳之下,當然看到那雄偉的山峰之上,一座紫色的宮殿,那就是紂王留下的傳承,幽都宮。

在那宮殿當中,有朝歌遷離的財寶,有留給子女最後的一切。可是殷商最後的血脈,居然無人發現紂王戊鼎,並沒有進入被詛咒的紂王宮殿,商朝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這是紂王建立的玄境?那時候的帝尊這麼恐怖嗎?」楊柏咋舌的朝著前方慢慢走去,要進入玄鳥山,這裡的靈氣可是太過濃郁了,龍紋令火熱的轉化,楊柏的目光一直看著山腳所在。

「那是什麼?」楊柏猛的感覺前方的地面有所不同,趕緊朝著山腳而去。這裡已經無法御空,可是楊柏的速度很快。

「轟!」楊柏一拳砸了下去,泥土裂開縫隙,卻傳來金屬的轟鳴聲,同樣一股反震之力,差點沒把楊柏晃悠倒。

「這是骨頭?」楊柏廢了半天勁,終於弄出一個窟窿,而在裡面露出的黝黑骨骼,楊柏又一次沉默了。

「誰家骨頭這麼大?」這應該是一個腿骨,可是這跟腿骨十幾米長,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動物。

而且能夠承受楊柏的力量,這就有點嚇人了。楊柏已經抓住腿骨,想要扛了起來。可是腿骨好像連接這裡的地脈,隨著楊柏拽動,四周的地面紛紛塌陷下去。 四周的泥土轟然落下,一個個巨大的骨骼轟然出現在楊柏的眼中。泥土當中,一些骨骼疊加一起,有的黝黑無比,有的白骨森森呢,甚至也有反射金光的。

有的如狼,可是卻巨大無比。有的如虎,可是卻肋下有骨翅。有的如鳥,可是卻有三足。

「這都是什麼?這是彪嗎?」楊柏低頭看著長在老虎的翅膀,老虎猶如一座小山,散落的骨頭散發恐怖的氣息。

「這是戰場遺迹?這些生靈都是當初所留下的,或許這裡面也有神靈!」楊柏揉了揉眉心,站在這些骨頭之旁,楊柏總覺得有點渺小。

「當初的世界,都太恐怖了。」楊柏深吸一口氣,目光卻盯著這個老虎的身上,然後一揮手把灑落的骨架都放進龍紋令空間。

「畢竟是虎骨,或許以後有用!」楊柏也興奮起來,從泥土當中衝出一個骨棒,那是金色的骨棒,別看才一米多點,可是重量卻達到千斤。

楊柏揮動一下,扛著這個骨棒縱身而起。骨棒拿在手裡,楊柏猶如野人一樣,楊柏用骨棒砸出泥土,重新覆蓋這些骨頭。

「塵歸塵,土歸土,可惜你們不是大老虎!」楊柏很惋惜,要都是虎骨是不是全能夠泡酒。

楊柏目光朝著前方而去,前方的山腳之內,地面依舊出現一些獸骨,這些獸骨組成一個山路,如果沒有破妄金瞳還真發現不了。

「整座山腳都是骨頭所凝聚的?」楊柏的確有點驚呆,這麼大的玄鳥山的根基,統統都是以前的生靈骨頭所化,當初一戰太嚇人了。

就在楊柏出現的山腳的時候,突然眉心震動,楊柏的目光朝著西面的密林而去,那是神格的波動。

「真的有神格?」楊柏太熟悉這樣的感覺了,以往獲得神格碎片,楊柏也沒有想到剛走進山腳就會有反應。

「還有?」不光是這樣,楊柏能夠感受到神念之下,四周好像都出現一個個光輝,那都是神格的殘留,有的甚至就是神格碎片。

「這麼多?」楊柏都要無法呼吸了,要知道外面為了這個山神神格碎片,玄道和靈寶道,還有其他宗門都在盯著。

可是如今在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神格的氣息,這裡簡直就是修真者的樂園。對於靈氣稀薄之下的修真者,神格簡直就是成元嬰的契機。

「不管了,先過去看看。」楊柏揉了揉眉心,掐斷跟其他神格的聯繫,楊柏還是朝著最近的神格而去。

玄鳥山當中的密林太濃密了,這裡靈氣充足無比,樹木都是參天一樣。遮天蔽日的樹木,讓山路昏暗無比。

這裡只有幽都宮發出白兮的光芒,猶如寒月一樣。行走在密林當中,山腳還是白骨,這裡的氣息太過嚇人。

如果換成普通人,早就無法行進,甚至山腳都無法進入。楊柏已經走進密林,目光犀利的掃視前方。

「咦?」楊柏的前方密林當中,枯葉覆蓋一截兵刃。兵刃很古怪,猶如狼牙棒一樣,不過上面卻是神紋,每一個尖銳散發山之力。

「也是山神!」楊柏已經來到兵刃之前,斷裂的兵刃沒有任何的光芒,楊柏用骨棒敲了敲,直接化為齏粉。

「這麼脆?」楊柏嘆息的,而同時楊柏的目光看向前方,就在兵刃的前方,一堆白骨灑落在林間。

「神靈骨!」楊柏當看到神靈骨的時候,龍山神格散發一絲悲痛,畢竟龍山神格是從山神碎片凝聚出來。

「這就是山神之骨?」楊柏已經知道神靈其實也是生靈之一,萬靈修鍊神道,無論是動物還是人,修鍊神道,化為神靈。

楊柏眼前的白骨身前應該不高,也不知道是那座山的山神,卻隕落在這裡。白骨當中,一個青銅碎片殘留,那應該是鎚子的碎片。

「神靈也只是修真的一種方式,你們也只是比普通人強大,神念不同而已。」楊柏放下骨棒,地面裂開一道縫隙,輕輕把白骨放進去。

「你們都是被紂王和武王所坑!」楊柏搖了搖頭,而就在這時候,對面百米之地,突然神格的氣息轟然消失不見。

「有人融入神格了?」楊柏猛的站了起來,這麼短的時間有人發現神格碎片,已經開始融合。

楊柏看到神靈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玄鳥山當中神格應該都是碎片,畢竟神靈都已經隕落,如果真的有完整的神格,這三千年在這裡早就重新出現生靈,佔據了玄鳥山。

「是誰呢?」楊柏縱身朝著山林而去,而此時一股狂暴的法力轟然在前方釋放,滾滾巨浪轟開參天大樹。

「哈哈哈,還差一步,只要在融入一個,我就能夠成為元嬰期,太好了。」魏雲吉興奮的揮動手臂,融入一個神格碎片,魏元吉已經半步元嬰,體內的法力在翻滾,吸收的靈氣讓魏雲吉的背後化為水潭一樣。

「過癮,太過癮了,這簡直就是一座寶山。這裡一定還有神格碎片。」魏雲吉能不激動嗎,剛剛進入光門,被隨機傳送出去,當走進玄鳥山就得到神格碎片,境界提升,魏雲吉就可以無懼任何人。

修真界,強者為尊,只要魏雲吉成為元嬰期,就會成為修真界的霸主,統御玄道。

「陰元極說的沒錯,也不知道師兄都如何了,不過都無所謂,只要我們能夠提升,一切陰謀都沒有用。」

「你也沒有用!」就在魏雲吉想要走出的時候,冷酷的聲音響徹在密林當中。

魏雲吉頓時嚇了一跳,恐怖的神念轟然釋放出來,丹田之內的靈氣翻滾,一股特殊的威壓籠罩在天地當中。

「是誰?出來?」魏雲吉現在霸道無比,目光如炬,恐怖的威能讓參天大樹攔腰而斷,斷裂的巨木凌空漂浮起來,布下玄道陣法。

「吃了吾的神格,就想這麼走了?」冷冷的聲音,還是從四方出現,一個大樹轟然無法移動,恐怖的神念降臨下來。

「你的神格?這怎麼可能?」本來霸氣無比的魏雲吉瞳孔一縮,身上的氣息都不穩。

「吾死的好慘,你應該過來陪我!」聲音更加詭異,大樹發出咔咔聲音,恐怖的神念在大樹的樹皮之上,刮出一道道痕迹,猶如抓痕一樣,朝著魏雲吉而去。

「你說什麼?你是神?我不相信,給我滾出來!」魏雲吉猛的長嘯一聲,魏雲吉其實還是很畏懼的,乾坤連環抖動一下,樹木騰空而起,在魏雲吉的四周化為一座牢籠一樣,守護在魏雲吉的身邊。

「轟隆隆!」地面隆起一座墳,無數的枯葉飛起,地面也颳起陰風陣陣。

「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魏雲吉汗水都留下了,猛地一抬手這些巨木轟然落下,然後朝著四周擴散下去。

「給我出來!」巨木爆發出去,恐怖的威能又一次降臨,不過就在巨木而出的時候,這些巨木轟然爆碎開來,漫天都是木屑,更加冷酷的聲音出現。

「吃了吾的,給吾吐出來,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這個聲音就在魏雲吉的身後,魏雲吉現在心神被奪,正在驚恐,猛的意識到什麼,身後的陰影當中,一根骨棒凌空砸了下去。

「什麼?」魏雲吉幸虧晉陞了,憑藉恐怖的法力,在關鍵時刻在身前布下一道道法力圈,同時乾坤連環布下一一座座山峰,阻擋一下。

「轟!」可惜骨棒的威力太凶了,骨棒堅硬和厚重無比,加上楊柏的龍力,當場轟碎法力,然後一座座山峰也同時被轟穿,骨棒依舊落在魏雲吉的後背之上。

「啊!」魏雲吉一口鮮血噴出,半邊身軀都成肉泥了,魏雲吉慘叫一聲神魂都破體而出,附在乾坤連環之上,散發的魂力想要讓肉身復原,可惜沒有楊柏的靈霧。

修真者想要附身肉身,那可需要一定的時間。魏雲吉不想放棄,瘋狂的輸送魂力,而且神魂接連咆哮著。

大喜之後往往就是大悲,魏雲吉好不容易晉陞半步元嬰,本來為了修鍊之一路已經闖過生死關,結果卻失去肉身,這就有點凄慘了。

元嬰才凝聚一半,還留在丹田所在,魏雲吉也之是神魂,看著在丹田內持續枯萎的半個元嬰,魏雲吉發出凄厲的哭聲。

「是誰?你到底是誰?」魏雲吉都要瘋了,要不是剛才把防身陣法給轟出去,要不是沒有想到神還會用力量攻擊,也不至於這樣。

「很疼嗎?」扛著骨棒的楊柏慢慢走了出來,暗淡光芒之下,本來瘋狂的魏雲吉更是嚇傻一樣。

「怎麼是你?不可能,你已經死了。」魏雲吉可是知道楊柏被戊鼎鎮壓,那入魔的可怕,魏雲吉也心有餘悸。

「你看到我死了?還是希望我死了?」楊柏冷冷的看著魏雲吉,當初跟陰元極聯手也要滅楊柏,狗屁的靈寶令,他們只是想要楊柏的神劍和神格。

「你沒有死?是你毀掉我的根基,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魏雲吉反應過來,楊柏真的沒有死,這個小白臉沒有死。

「我要吞了你,對,我要佔據你的肉身,你還有神格,我要用這個神格之力,吞了你。」魏雲吉突然又一次興奮起來,好像發現佔據楊柏肉身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意味著什麼?當看到我的時候,你就應該已經死了,我不會在留下任何敵人存在,魏雲吉,你死定了。」 周雙卿在台上走秀的時候已經快要緊張死了。

她從舞台的末端遠遠的走來,儘管能夠聽到台下一陣一陣的議論,可是她還聽不太清在說自己什麼。

於是她心裡越發的緊張起來,不過這個時候她終於走到了舞台的前-端,她也終於將台下人的議論,清晰的收入耳中。

「學妹,你真的長得好可愛呀,可以加個微信嗎?!」

「學妹,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認識一下!」

「學妹你真的長得好漂亮,我一個女孩子都忍不住了!」

台下的讚揚聲,一波一波的衝到了周雙卿,她一時間有些蒙住了。

她第一反應竟然是覺得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或者是她聽錯了嗎?

被人如此熱情洋溢,而且毫不拐彎抹角的直接讚揚,這還是人生的第一次。

周雙卿腦子暈暈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下台來的,她一腳深一腳淺的回到了台下,才看到了許醉凝正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

看到許醉凝的笑容,她才猛的回過神來。

「醉凝!!」

周雙卿忍不住三兩步衝過去,一把就抱住了許醉凝。

「我走完這場秀了!台下的人沒有笑話我,他們都在誇我!」

周雙卿在聲音裡面充滿了不可置信和一絲小小的驕傲,她這樣直接純真的感情,反而讓許醉凝在這個世界裡面第一次覺得放鬆起來。

於是她也忍不住淡淡的微笑了起來。

「我說過你可以的,你還是要相信自己才行啊。」

周雙卿聽到了許醉凝這樣的鼓勵,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她加緊了抱著許醉凝的力道,聲音已經明顯的哽咽了。

「醉凝,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真的謝謝你。」

周雙卿也曾經有過這樣喜極而泣的時刻,是白以智向自己表白的那一刻。

她那個時候每天都在想自己上輩子是做了多大的善事才能夠成為他的女朋友。

可是她現在明白了,她上輩子肯定是個好人沒錯,可是她得到的獎勵並不是讓白以智成為自己的男朋友。

她得到的獎勵是能夠認識許醉凝。

醉凝,真的謝謝你,能夠這樣改變我生命的軌跡。

……

周雙卿實在是太出彩了,以至於她身後其他的女生再出來的時候,反而顯得有些索然無味了。

明明剛才她們還清麗可人,可是現在瞧著就不過爾爾了。

走秀就這樣畫上了句點,周雙卿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換回了自己的私服。

這才和許醉凝見面間回到了班級的看台上,只不過周雙卿這剛一露面,全班人就以前所有的熱情給圍了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