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陰柔男子抿嘴笑道:「我叫杜雲豪,是唐氏旗下的股東投資人,我父親就是唐氏的第二大股東杜坤,楊兄弟既然是佳怡的貼身保鏢,那我們也就不是外人了。」

說著,這陰柔男子探出手來想要握手。

杜雲豪?

福福德正 杜坤的兒子?

楊浩的眉頭一挑,心頭的那股厭惡更加濃烈。

「把手拿開,我從不和娘炮握手,噁心!」

楊浩神情淡漠,冷冷開口道。

噶……

杜雲豪伸出的手僵在半途,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很是尷尬。

「哈哈,楊兄弟真是會開玩笑。」

杜雲豪打了個哈哈,不動聲色的縮回了手,可是眼眸深處,卻是閃過了一道厲色。

另一邊。

福伯指揮著手下將汪氏父子清理走了,恭敬的對著楊浩說道:「楊先生,這邊已經清理乾淨了,不知道你還有其他的吩咐沒有,老爺叫我全權聽你指揮。」

全權指揮?

聽到這話的杜雲豪眼神一閃,看向楊浩的目光也是帶著些異樣,福伯可是唐氏的第一代老人了,雖說是個管家,可是在唐氏的地位可不小!

「我只有三點要求!」

楊浩沉吟了一會,抬起頭淡淡說道:「第一,吊銷汪氏父子一切職位,這家醫院所有的高層領導,都要徹底調查乾淨!任何手腳陰暗的傢伙,絕不放過!

第二,你們將汪世傑帶回去質問,我相信他的嘴裡還是有很多秘密的!

你說對嗎?杜大少?」

說到這裡。

楊浩的語氣陡然陰冷下來,盯著杜雲豪說道。

「咳咳……看來楊兄弟很有經驗嘛,不過……」

杜雲豪乾咳幾聲,陰測測的說道:「不過在華夏,私自扣押他人逼供,這可是犯法的事情,楊兄弟就不怕惹上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麻煩?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煩了。」

楊浩的嘴角翹了起來,直接無視了他的威脅。

「那這樣就最好了,我也是擔心楊兄弟出什麼意外啊。」

杜雲豪的眼神陰冷下來,轉頭看向福伯:「福伯,我杜家上個月才進口了一套最先進的測謊儀,這質問汪世傑的任務,就交給我吧……」

「不用。」

楊浩直接開口打斷,語氣不咸不淡道:「這畢竟是唐氏的事情,還不勞你杜少爺費心了。」

說完,楊浩微微一笑:「至於第三點要求嘛」

「第三,將我這個朋友的實習護士轉正,同時調查往期被黑幕刷下去的醫院職工,改賠償的賠償,該轉正的轉正!

說這話的時候,楊浩伸手指向了一邊略顯拘束的吳倩。

「楊浩,這……」

吳倩的美眸滿是感激。

她原本還擔心自己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實習機會被汪氏父子破壞,現在看來是白擔心了。

「呵呵,沒事,我還要感謝你這段時間照顧熊子呢。」

楊浩報以一個安慰的微笑。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發出。

「等等!」

杜雲豪陰沉著臉走了出來,直接走到楊浩的身前道:

「楊兄弟,你不覺得這事兒管得太寬了嗎?這家醫院是唐氏的股份產業,我杜氏是第二大股東,你說的這些條件,我可還沒同意!」

「切,你同不同意,光我毛事啊!」楊浩撇撇嘴巴。

「你!」

杜雲豪內心暴怒,可面上還是皮笑肉不笑,陰森著問道:「你只是一個保鏢,有什麼資格插手唐氏集團內部的事情?說白了,你就是一個雇請來的打手!」

「是嗎?」

楊浩滿不在乎的掏掏耳朵,隨後探手一彈,差點彈到杜雲豪的臉上:「我是唐老爺子聘請的保鏢,你又是哪個旮旯里蹦出來的雜毛?」

「放肆!」

杜雲豪冰冷說道:「唐氏是上市股份制公司,公司的任何事情,都要經過董事會的投票表決!我杜家佔了股份,自然有資格!」

「哦?那你們杜家佔了多少股份呢?」

「哼!百分之三十!」

杜雲豪高傲的抬起頭道:「我杜家,就是唐氏的第二大股東!」

「哦?原來是百分之三十啊?那不知的是你家佔得多還是唐老爺子佔得多?」楊浩玩味笑問。

「你……你這不是廢話嗎!」

杜雲豪眼皮一跳,心裏面有些不好的預感。

這尼瑪唐氏集團都叫唐氏了,自然是那老不死的股份多,否則早就改名叫杜氏集團了!

果然。

「嘖嘖嘖,原來這麼回事啊!」

將門虎女 楊浩嘴角翹起來,隨後猛然暴喝一聲:

「你他媽也知道才佔百分之三十啊!你他媽是不是娘炮娘到腦子裡去了?才這點股份也跑過來裝大尾巴狼!」

噗!

杜雲豪差點記得吐血了。

這尼瑪,什麼叫「才這點股份」?

佔有唐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這尼瑪至少也有好幾十億的資產了吧,你一個保鏢又能有多少工資?

還我裝大尾巴狼?你他媽裝逼都快裝到火星去了!

「小子!我以唐氏股東的身份,禁止你插手任何公司的產業問題!」

杜雲豪深呼一口氣,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呸!你個死人妖好大的口氣!還禁止小爺?」

楊浩的眼眸噙著笑意,直接噴了一口吐沫在他臉上:「就你這娘炮,玩什麼不好,非要在小爺面前玩人妖?」

娘炮?人妖?

「草!」

杜雲豪內心的震怒再也掩飾不住,渾身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氣息,死死的鎖定住楊浩!

他本來就有嚴重的潔癖,這尼瑪被噴一臉,噁心的差點爆發,而且他由於修鍊邪功的緣故,身體也變得愈加陰柔,最討厭別人說他是娘炮!

這個楊浩,直接刺中了他最在乎的兩個軟肋!

頓時。

轟!

杜雲豪渾身微顫,內心的陰暗面達到巔峰,病房內的溫度陡然降下來一大截。

恩?

這氣息是……

楊浩的嘴角翹了起來,這小子果然不對勁! 杜雲豪的氣息節節攀升,那股陰冷嗜血的殺機別人感受不到,可是楊浩卻能切實體會。

轟!

突然——

杜雲豪猛然發現楊浩嘴角的微笑,心裡一驚。

糟了!差點暴露了!

杜雲豪趕緊收回氣息,整個人瞬間又變成了那個陰柔青年,病房內的溫度也回到了正常。

「額……嘖嘖,可惜了。」

楊浩暗呼一聲可惜,只要這個娘炮再堅持一會,肯定原形畢露,他就是感覺這人不對勁,所以才會特意去激怒對方。

果然,讓他發現了一些倪端。

這個杜雲豪,竟然也是個古武修士!

殘暴王爺的小妾 「楊兄弟,你是真的要插手我唐氏集團的內部事嗎?」

杜雲豪陰森的眸子看了過來。

「呵呵,我先聲明一點,你杜家可不代表唐氏集團?再者!」

楊浩直視過去,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就算管了,你又能奈我何!」

轟!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滿是震驚!

你能奈我何?

楊浩的這句話盡顯狂妄、霸道,可著實把他們驚了一跳啊!

杜家作為唐氏的第二大股東,同時也是中海市的名門望族,就憑這一點,整個中海市誰不會被杜家一個面子?能夠當著杜家繼承人的面前說下這句話,楊浩,可謂是第一人!

「另外,我也警告你一句話。」

楊浩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你們杜家,千萬不要來招惹我,也不要在唐氏的背後搞小動作,否則,我不介意除掉杜家!」

除掉杜家?

好狂妄的小子!

杜雲豪舔了舔猩紅的舌頭,臉上閃過一抹森然,剛要說些什麼——

「杜公子。」

福伯板著臉走上前來,不卑不亢的冷漠道:

「老爺子給我的吩咐,是這裡的所有事情,全憑楊浩處理,杜公子雖然佔有唐氏的股份沒錯,可這,畢竟是唐董事長下達的命令!」

唐董事長的命令!

簡單的一句話,直接堵住了杜雲豪的嘴巴,他杜家是中海市的地頭蛇沒錯,可上面畢竟還壓著唐德林這條過江猛龍!

草!這老狗敢打斷我的話!

杜雲豪心裡怒吼一聲,但還是強行壓抑住自己情緒,現在可是他杜家的一環重要計劃的關鍵時刻,自然不會提前爆發衝突。

「呵呵,既然是董事長吩咐,那我沒話可說了。」

杜雲豪眯著眼睛說道,心裏面默默想道。

哼,唐氏的一切,早晚都會變成的杜家的產業!

楊浩聳聳肩輕笑一聲:「既然杜公子無話可說,那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因為……你身上的味道確實很讓人噁心!」

「你!」

腹黑相公枕上寵 杜雲豪額頭上青筋暴起,狠狠瞪了楊浩一眼,這才轉身離去。

待到這人遠去。

楊浩轉過身笑道:「福伯,多謝了啊。」

「哪裡哪裡,這都是老爺交代的。」

福伯趕忙說道,他是唐德林身邊幾十年的老管家,自然看得出來,這個楊浩在唐家的身份,絕不可能是貼身保鏢這麼簡單。

「對了福伯,唐老爺子明明知道杜家的危害,為什麼還留在唐氏集團內?就不怕養虎為患嗎?」楊浩問出了內心的疑問。

「唉,這事說來也話長啊。」

福伯長嘆一口氣:

「老爺當初孤身一人來到中海市打拚,得到了杜家老爺子的鼎力支持,這才有了起步資金,而老爺又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在唐氏創立之初,就同杜老爺子定下了共患難、同富貴的誓言,可是……

可是唐氏做大以後,杜老卻是患絕症去世了,老爺為了報答杜家的恩情,就扶持了現在的杜家杜坤和杜雲豪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