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物,可是當初與鴻鈞齊名的人啊。

不過,這時候,他才注意到。

原來現在李默假扮的這個人和其他的兩個傢伙,都是楊眉大仙的弟子。

但是楊眉大仙怎麼可能救他?

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片刻之後,李默也主動開口道:「滄溟子師兄,師尊來了,我們還是出去迎接一下吧。」

與此同時,他的手中,拿起了一道符紙。

符紙之上,有著晦澀難懂的金色符文。

這金色的符文,正在不停地閃爍。

清微道人和滄溟子對視一眼,有些驚訝。

這符文名為雙生感應符文,若是身上有符文的兩人距離近的話,便會生出感應。

這符文,也是之前羅睺修鍊之前,告訴自己的,不然的話,自己才認不出這符文的作用呢。

當然了,這符文也是空冥道人的遺物。

「什麼?師尊來了?快快快,我們出去迎接。」滄溟子起身。

「大哥,楊眉大仙居然來了,我們之前的話,還從來沒有見過他吧?」血瞳妖王一臉的激動,整理了一番衣物,怕自己有些不合適的地方。

「滄溟子道友、清微道友、空冥道友,我們有心拜楊眉大仙為師,既然楊眉大仙已經到了,希望幾位可以引薦一番。」石崇妖王十分儒雅,哪裡還有之前對李默的怨氣。

「幾位道友有這心思,那希望師尊可以收下你們,我們成為師兄弟,自然是好事。走!」滄溟子衣袖一揮,瞬間眾人化作光芒,在這洞天之中消散。

待到眾人立在了原地,起身準備離開淵青山之時。

兩道身影,直接撕開了空間,一道空間之門,赫然出現。

「恭迎師尊降臨淵青山!」

滄溟子、清微道人連忙上前,俯首跪拜。

與此同時,另外幾位妖王,也連跪了下來,齊齊行禮。

「見過楊眉大仙。」

唯有「李默」一人,不為所動。

眾人也不由得回頭看去。

空冥道人如此的囂張嗎?

看到楊眉大仙,居然不行禮?

就連滄溟子和清微道人,也頗為奇怪。

要知道,以前的時候,這師弟可不是如此的啊?

而且,楊眉大仙頗為看重禮數,空冥不行禮,怕是免不了被師尊責罰。

滄溟子和清微道人,也不提醒,將頭轉了過來。

等待著看「空冥」的笑話,畢竟,「空冥」頗受師尊的寵愛,這事情早就讓各位師兄,十分的不爽了。

但是,他們正等著看笑話之時。

那楊眉大仙,直接繞過了他們,根本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

匆忙之間,大師兄離君,來到了「空冥」的面前。

「空冥,你怎麼不在混元山,反倒出現在了淵青山?方才我與師尊趕往混元山,你居然不在!」離君說話之間,臉上帶著怒意。

混元大羅金仙的威壓,瞬間如同是山嶽一般,壓在了眾人的肩頭。

霎時間!

所有人都面色一變。

尤其是五位妖王,他們面面相覷,看向離君。

這就是楊眉大仙的大弟子嗎?

居然實力如此強橫!

這樣的實力,讓他們感覺到,自己仿若是在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之中,即將顛覆的小舟一般。

滄溟子聞言,心中更喜。

太好了!空冥師弟要倒霉了。

也不知道,他犯了什麼錯,居然讓師兄如此生氣。

就連李默也是眉頭緊皺,心中一慌。

【認出我不是空冥道人了?】

【不對啊!若是認得出來的話,出手便下死手了吧?】

【目前的話,看樣子並沒有啊!?】

【怪我不在混元山?】

李默還未開口,那鬚髮皆白,長眉如柳條一般的老者,便開口道:「離君,怎麼如此和你師弟說話?」

楊眉大仙大手大手一揮!

瞬間,李默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出現在了楊眉大仙的面前。

楊眉大仙滿臉關懷之色,上下打量了李默一番。

「空冥,那可以成就混元大羅金仙果位的混元丹,你可服下了?」

此話一出!

瞬間,五位妖王,以及空冥道人的另外兩位師兄,均是面色大變。

開什麼玩笑?

他的身上,居然有混元丹?

楊眉大仙賜下的混元丹?

石崇妖王等五位妖王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之中,一聲聲的嗡鳴響了起來。

這就是楊眉大仙的弟子嗎?

居然可以得到這樣的好東西。

師尊!讓我也做你的徒弟吧?

至於滄溟子和清微道人,則是感覺到師尊實在是太偏心了。

同樣是弟子,我們比起十二師弟,早入門了好久。

現在還不過是准聖巔峰的實力!

有了混元丹這樣的好東西,居然沒有給我們,而是給了師弟。

這也太偏心了吧?

嗚嗚嗚~~~

【這要怎麼回答?】

【若是回答服下了,他檢查我的身體,發現沒有就糟了。】

【若是回答沒有的話,他索要丹藥的話,怕是也是壞了事。】

【系統,你能不能給我變一顆丹藥出來糊弄糊弄他?】

李默嘀咕著。

他赫然發現,系統空間之中,居然真的出現了一枚丹藥。

李默將其拿起。

物品:偽混元丹(難辨真假)。

李默見此,心中狂喜。

好了,不會被識破身份了。

他直接將丹藥,拿了出來道:「師尊,這混元丹,我還沒有服下,您拿出來有用?」

楊眉大吃一驚,將丹藥收了回去。

而後,審查了一番之後,又將丹藥,交還給了李默。

楊眉大仙這樣的情況,讓眾人都看傻了。

這是在做什麼?

就連李默本人,也是一頭霧水。

只有此刻的離君,明白楊眉大仙的情況。

離君見此,也知道丹藥沒有什麼問題。

這才傳音楊眉大仙,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師尊,這丹藥沒有問題,那有問題的,會不會是師弟?現在的他,還是不是他?」莊嚴的大殿之內。

兩名可謂傾城角色的女子對視着,各有千秋的容顏,唯美的彷彿一部畫卷。

「我很好奇。」

彼此對視良久,最終還是坐在王座上的古月娜先開口了。

「你到底是什麼存在?神?亦或者是天生就能掌握法則的自然精靈?」她望着一襲彩裙的生命女神,只覺得如同在注視

《斗羅之唐家逆子》第283章各自的想法。 康德安一臉的不相信吉祥會跳舞,震驚的程度不亞於說他看上去一下瘦了二十斤。

被導演追問,姚至突然也不能確定了。

他聽過有一個舞者提過一嘴吉祥跳舞好,但據菠蘿台內部流通的小道消息說:

康導和吉祥非常熟悉,關係非常要好。

康導剛和吉祥提起想做一個新的綜藝,吉祥立即就給康導拿出了一本策劃書,就是《這!就是街舞》。

關係都好到這種程度了,康導都不知道吉祥跳舞好。那吉祥到底跳舞好不好呢?

姚至也很迷糊,他擠了一下眼睛,略有些尷尬地回答康德安:「我也不確定,只是聽說。」

康德安質疑,但想想也不能排除吉祥跳舞好的可能性。

吉祥也許認為:會跳舞是她眾多技能中最不值一提的一個。

菠蘿台和吉祥還算稍微熟一些的就是柴曾義了。

康德安想了想,上樓就拐進了柴曾義的辦公室。

柴曾義坐在辦公桌後面,只看了一眼走進來的康德安。老康一副比他還慘的鬼樣子,心下突然覺得自己還不錯。

「你怎麼來了?忙完了?」柴曾義問。

「沒,你怎麼不走?」康德安反問。

「再坐會兒!」柴曾義無心聊天。

奈何,康德安賴著不走,他也不管柴曾義臉上寫着「不想搭理人」的拒聊,他說:「哎,問你個事兒。」

柴曾義皺了下眉毛,斜斜地看了一眼康德安,煩著呢,沒看到人家忙着等收視率呢嗎?

不懂事!

柴曾義還是沒接話。

想成功干點事兒,就不能在乎臉皮,打聽事情也是一樣。

不搭理人,也知道你在聽。康德安自顧自地繼續往下說道:「你知不知道吉祥跳舞很好,據說比姜安跳得還好。」

「叮鈴鈴……」

柴曾義桌上的內部電話響了。

柴曾義挺了下腰板,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拿起話筒,沒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