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星想著感覺去鎮守邊關縣就會掛掉似的,這丫頭就不能說點好的,往好的方面想。

劉星:「我不去怎麼能行,這麼大的邊關縣,我要親自上陣,特戰隊才有士氣和信心戰勝敵軍,敵軍人數眾多,你這邊可要給我守好楊家村,同時讓鐵匠加工加點的造彈藥,一旦楊家村有敵情及時用對講機通知我,這大本營可是我們最後的保障,必須要給我守好了,你這邊比我在邊關縣還重要。」

楊雨柔聽到劉星的話,貌似是這個道理,一旦邊關縣失守,大本營是最後的保障。

劉星帶著特戰二小隊和剛剛組建的特戰三小隊,除了他們隨身攜帶的槍,還帶了大量的子彈,鐵疙瘩,同時帶了太陽能燈,便於夜間防守,劉星帶著特戰隊浩浩蕩蕩來到邊關縣。

知縣為大本營單獨準備了充足的糧食,必須要保障大本營特戰隊員吃飽才能更好的鎮守邊關縣。

劉星和特戰二小隊鎮守東邊的城門,也是正對關外方向的城門,是敵軍的主攻方向,西邊城門由四子帶領特戰三小隊鎮守,兩側的城牆由捕快和老百姓組織的義勇軍站崗,他們主要使用弓箭和石頭,義勇軍是老百姓自發組織反抗外敵的隊伍,他們在城牆上堆放了大量的石頭弓箭,劉星再分別抽調倆名特戰隊員來支援他們,主要的防禦還是兩頭的城門,中間的圍牆發現敵軍偷襲立即向劉星回報,可以派兩頭的特戰隊快速過來增援。

劉星在東西兩頭的城樓上安裝了太陽能燈,搭建了帳蓬,布置特戰隊員在城樓上的防守位置,中間的圍牆每隔一百米一隻太陽能燈。

特戰隊每人有固定的防守位置,準備了充足的子彈和鐵疙瘩,還為特戰小隊的倆名隊長配備瞭望遠鏡觀察敵情。

老百姓看到大本營只來了幾十個人鎮守邊關縣,他們非常的無助和失望,能逃的則逃,留在縣城只能等死,但還是有大批的百姓無處可去,留在了城裡。

知縣也是提心掉膽,他忙著為大本營特戰隊提供一系列的保障,知縣的家眷也搬到了州縣的鄉下,他留下來要與邊關縣和大本營共存忘。

劉星為知縣的舉動感動,讓知縣放心,大本營將全力以赴,鎮守住邊關縣,保證邊關縣的安全,他們端土匪窩只需要五個人,鎮守縣城的有四十多人,足夠了。知縣想了想,人家十萬大軍,你這幾十人,再神勇的軍隊,真能抵檔的住嗎?

晚上,知縣來到城樓,在太陽能燈下和劉星喝著小酒,吃點花生米,劉星看見知縣拿來的是楊家的竹筒酒,沒想到知縣也喝咱們家的竹筒酒。

知縣:「哈哈哈,原來是你家的,這是鎮里為本縣帶過來品嘗的,味道還不錯,當時我聽里鎮說這竹筒酒來自楊家村,原來是劉掌柜夫人釀的佳釀,此情此景,不知道邊關縣能否渡過這一劫,這竹筒酒正好能與劉掌柜共飲,以表達本縣對劉掌柜及大本營的感謝!感謝有大本營鎮守邊關縣,這是邊關縣百姓的福氣。」

知縣雖然看到大本營只來了幾十號人,但劉掌柜親自來鎮守,一切只能怪當朝無能,丟失邊關重鎮,就連朝庭官兵都抵檔不了敵軍,他確讓一個小小的大本營來鎮守邊關縣,真是可笑,可笑,在知縣心裡不報多大希望。

再世為郎 劉星無人機偵察了關外敵軍動向,大批敵軍正向邊關縣移動,敵軍要攻下邊關縣,長期駐紮,敵軍佔領邊關縣后,作為糧草物資的中轉點,邊關縣對關外敵軍進軍關內至關重要,無人機偵察的結果,關外敵軍即將展開始攻城。

第二天清晨,不出所料,邊關縣城東、城西兩頭集結了大量敵軍,劉星用步話機時刻與城西的四娃子通話,要求不要著急,劉星在城東,這邊是敵軍數量是最多的,也是敵軍的主攻城門,劉星不放心城西,要求四娃子要沉著冷靜,不許追擊敵軍及出城,只能在城西城樓上防禦。

敵軍集結完畢,陣型強大,遠處的敵軍吹響了牛角號,喔喔喔的長號聲,同時擊鼓聲響起!咚、咚、咚。

敵軍每前進一步,他們發出嘿的一聲,嘿嘿嘿隨著擊鼓聲的一步一步的前進,每前進一步都鏗鏘有力,光是敵軍這氣勢就已經勝利了,但他面對的是大本營的特戰隊,不是朝庭軍隊。

劉星看著關外敵軍的攻城設施,有馬車大弓箭,撞城門的木頭車,木頭車上還有一張大大厚厚結實的木板,防止城牆上扔下石頭,保護木頭車下面推車的軍隊,下面推著木頭車撞開城門。

敵軍陣形強大,三排長槍刀兵,手持著長盾牌,后三排至九排為弓箭兵,後面是大刀兵,騎兵在最後,衝鋒時再出擊,大刀兵單手持著小盾牌,陣形陣容非常強大,敵軍數量不計其數,黑鴉鴉的一片。

隨著敵軍擊鼓聲的密集,軍隊步伐在不斷的加快,敵軍的強大,也讓劉星感到了壓力,城樓上的特戰隊,以前多為土匪,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嚇得頭直冒汗,腳在發著抖。

劉星用對講機通知所有人,我們有強大的武器是敵人沒有的,大家聽從指揮,準備戰鬥。知縣看著這陣勢,他從來沒有參加過戰鬥和見過這樣的陣勢,直接嚇趴在城樓上,冒出一個小頭看著敵軍一步一步的前進。

敵軍距離八百米,這時敵軍的號角連續吹響,擊鼓聲不斷,敵軍開始發起快速進攻,馬車上的弓箭來襲。

劉星命令開火,先解決那馬車上的弓箭手。城樓上的槍聲噠噠噠瘋狂的掃射,敵軍一大片倒下,長槍兵盾牌抵檔住了子彈,但後面的弓箭兵和大刀兵連續被擊中。

敵軍的號角再次吹響,前三排的長槍兵有盾牌,子彈無法穿透,撞牆的木頭車正一步一步的向城門靠近。

大型弓箭飛向城樓,傷害非常大,劉星背著高精狙,調整射擊角度,嘣的一聲,弓箭手被擊中,劉星連續狙擊馬車上的大型弓箭手。

劉星命令,所有特戰隊員對著后三排射擊,第三排后的弓箭兵還沒有進入到弓箭的射擊距離就已經被干倒下了。 敵軍前三排的長槍刀兵和撞城門的木頭車距離只有一百五十米,劉星命令特戰隊準備交替投鐵疙瘩招呼敵軍,其他特戰隊員繼續掃射,盡量阻止後面的大刀兵抵近。

敵軍前三排的長槍刀兵和撞城門的木頭車距離僅有一百米了,知縣的尿都要嚇出來了,完了,完了,這邊關縣鎮守不住了。

超級農民靚村花 劉星命令特戰隊投下鐵疙瘩,特戰隊用打火機點燃鐵疙瘩的引線,鐵疙瘩投向敵軍,轟、轟、轟的爆炸聲響起,聽到城樓下敵軍是哀聲一遍。

特戰隊繼續投鐵疙瘩,連續投了三波鐵疙瘩,前三排長槍刀兵已無戰鬥力,其乎全部倒下,傷的傷,掛的掛。

但撞城門的木頭車還在慢慢的繼續前進著,上面有一張厚厚大大的結實的木板沒有被鐵疙瘩全完炸毀,眼看就要撞到城門。

劉星帶著一名特戰隊員來到城門處,打開城門,特戰隊員正面射擊木板下的敵軍士兵,木頭車停止了前進,關上城門,劉星又回到城牆上。

劉星背著高精狙,敵軍的將領仍坐在馬車上,距離從開戰前的兩千五百米抵近到一千八百米,已經到了高精狙的精準打擊範圍,劉星之前面沒有狙,是因為沒有把握擊中敵軍將領。劉星調整狙擊角度,嘣的一聲槍響,敵軍將領腦袋開花,一下就被擊中倒下,隔屁了。

敵軍第一波攻擊失敗,撤退到二千米外從新集結,為受傷的士兵包紮傷口,同時敵軍傷亡慘重,敵軍休整攻城部隊,挖溝防禦,埋鍋做飯,沒有急著要進行第二波攻擊的打算,敵軍主將領隔屁后,現在由副將領指揮大軍。

知縣雙手在自己大腿上一拍,啪的一聲響,他對劉星說:「劉掌柜的特戰隊就是厲害,你是我們邊關縣的英雄,居然幹掉了敵軍的將領,我一定上報朝庭,為大本營請功。」

劉星忙著給特戰隊補給彈藥,那裡有時間聽知縣在哪裡嘰嘰喳喳。講機與四娃子通話,城西敵軍攻城大軍同樣被特戰三小隊阻擊在兩千米外。

劉星又匆匆來到城西,查看城西的守城情況,無特戰隊員受傷,安排了作戰位置及彈藥補給,讓特戰隊員收集好彈殼,彈殼需要回收再利用。

敵軍傷亡殘重,副將領是一頭霧水,這將領在這麼遠的距離竟然被暗器射中,他不知道將領是怎麼掛掉的。

大軍第一波攻城就死傷慘重,他征戰多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已派傳訊兵加急報告統率,等待統率的調令。

副將領準備晚上再進行一波攻城,他想到,到了晚上,夜間邊關縣城牆上一片漆黑,攻下城門的機率大於白天,敵軍準備再次攻城的準備,他要一舉攻下邊關縣,可到了晚上,邊關縣城樓上亮幌幌的,不知道什麼光直接射向他們,射過來的光非常的刺眼,直眼看著這道光芒根本就睜不開眼,這夜間也無法進行攻城了,只得取消夜間攻城計劃。

敵軍副將收到統率調令,要求圍困住邊關縣,不要進行攻城,統率親率大軍繼續向關內進發。統率只能繞過邊關縣進軍,讓副將領不要再攻打邊關縣,給他留下五萬大軍繼續圍困住邊關縣,邊關縣無糧草供給,堅持不了多久就會不戰而敗,準備困死邊關縣的駐守官兵。

由於大本營特戰隊員人數較少,主動出擊迎戰危險性大,無安全保障,敵軍弓箭手危害會造成特戰隊員犧牲勝至無法鎮守住邊關縣,特戰隊也難以抵檔住敵軍的弓箭。穩穩的在城樓上鎮守住邊關縣就是勝利,但現在邊關縣已經是死城了,他們被敵軍圍困,城內的糧食很快就會出現斷糧現象。

而且城裡的百姓是靠縣衙的糧倉救濟,劉星是腦磕清疼,怎麼樣才能解決被困的局面,徹底擊退敵軍呢?

劉星讓鎮守城樓的特戰隊員好好休息,這幾天敵軍不會再進攻城門,休息好后,夜間準備對敵軍展開一次偷襲行動。

而敵軍統率的大軍繼續向關內進軍,邊關縣就成了一座孤城,前後都有夾兵對邊關縣的局勢非常嚴峻,已大勢已去,又如何來逆轉趨勢非常的重要,若要讓邊關縣在孤立中從生,是難上加難,好在後方還有楊家村和大本營。

劉星想著,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動用楊家村大本營的特戰隊,面對強大的敵軍他是苦腦不已。

大本營楊雨柔,李水水及五姑娘擔心劉公子及四娃子的安全,在對講機中收聽到邊關縣這邊的戰鬥情況,楊雨柔是死活都要帶著娘子軍來參加戰鬥。

劉星想著,這偷襲城外的任務可不簡單,必須要在城外敵軍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速戰速決,並快速撤退。

只有不斷的騷擾城外敵軍,讓敵軍產生疲勞和心理上的陰影,就就只能交給駐守在大本營的特戰一小隊了,娘子軍繼續駐守大本營,這是命令,楊雨柔還是聽從一劉星的話,駐守大本營。

在夜晚,特戰一小隊開始偷襲敵軍,他們在叢林里,一步一步的向敵軍移動,嘣嘣嘣幾槍擊斃敵軍崗哨,沖入到敵軍軍營,敵軍還在帳篷里睡覺,根本來得急反映,特戰一小隊向敵軍帳蓬投入鐵疙瘩,轟隆隆的爆炸聲響起,一下就炸了五個帳蓬。

敵軍在城外駐守的軍營混亂,敵人從帳蓬里衝出來一個,特戰隊就解決一個,大量的敵人圍攻過來,步槍快速掃射,敵軍弓箭手準備射箭,特戰一小隊達到了偷襲目的,快速撤退,他們有強光手電筒,敵軍根本無法追擊上他們。

劉星站在城樓上,看著遠處敵軍軍營火光四射,知道是特戰一小隊已經開始行動了。敵軍軍營在夜間加強了崗哨,防範措施加強,防止被守城軍隊再次偷襲,守城軍隊被圍困了,他們還被偷襲,懷疑城外還有守城軍隊的同夥。

第二天晚上,特戰隊繼續開始夜襲,但崗哨增多,他們先幹掉了崗哨,對著軍營進行了突襲,這一次他們並沒有沖入軍營中,因為敵軍早已有了準備。

很快敵軍就組成了防禦陣營,前排長槍刀兵的盾牌作為防禦,弓箭手向叢林放箭,箭向雨點般的飛向叢林,特戰隊撤離到五百米外,繼續對著軍營開火,弓箭的射程距離只有二百米,敵軍第一排長槍刀兵使用盾牌掩護,第二排至第四排弓箭手依次放箭,一步一步的向特戰一小隊抵近。

特戰隊預見到了敵軍弓箭手的射擊距離,又往後撤退,特戰隊射擊盾牌兵的腳,盾牌兵倒下,就能射殺手面的弓箭兵,他們就這樣與敵軍周旋到天亮才撤退。

第二天,劉星用無人機偵察軍情,發現敵軍在叢林裡布置了大量的陷阱,挖坑埋長柔,樹木上設置機關,不能再讓特戰一小隊再進行偷襲了,只能暫時停止偷襲行動。

敵軍做好了防禦準備,就等著偷襲的大軍上鉤,就當他們信心滿滿的時候,確不見敵軍來偷襲了,敵人也是納悶,這陷阱都布置好了,就是不來上鉤,大圓朝的軍隊就這點能耐么。

邊關縣裡還有大批的平民,老百姓開始斷糧了,縣衙每天兩次的救濟糧改為了一天一次,糧倉中的糧食在一天一天的減少,眼看就要見底了,關內的糧食運送不進來,每次運送到途中就被敵軍統率的敵軍攔截搶奪,邊關縣成了一座名符其實的孤城。

劉星走在城內,看著平民坐在街邊上,衣服破爛,孩子們面黃肌瘦哭著喊肚子餓,劉星內心充滿了奮怒,這糧食問題必須要解決。

劉星來到縣衙,知縣也是苦逼著臉,一臉的焦慮,這邊關縣是鎮守住了,但被困的水渠不通,糧倉的糧食已經不多了,維持不了幾日,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苦了孩子,劉星要求知縣立即恢復每天兩次的救濟糧,保障城內百姓的溫飽。

劉星和知縣來到城中心,恢復每天兩次的開倉救濟,縣衙當差的用大鍋熬著粥,百姓排隊打粥,劉星看見只有大人才拿著碗,孩子並沒碗來盛粥,劉星將小孩集中起來,至少要讓孩子們喝飽,只是苦了這些孩子。

劉星用對講機告訴楊雨柔,大本營要向附近村子進行宣傳,邊關縣告急,城內百姓日子苦不堪言,知縣支持大本營的一百輛銀子向附近的村子購買糧食。

村們聽到邊關縣的情況,村民們都向大本營賣蔬菜和糧食,劉星讓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護送糧食突然圍城敵軍,補給糧草,同時城樓上的特戰二小隊和三小隊出城主動襲擊城外的圍城軍隊,與圍城敵軍展開周旋。

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為護送糧食的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撕開一道口子。圍城敵軍數量眾多,距離不能拉的太近,敵軍弓箭會向雨點般的飛來,難以防禦從天向飛來的弓箭。 劉星站在城樓上,只要追擊過來的敵軍達到二千米的範圍內,他就使用高,精狙,敵軍也不再追擊,採取戰術,在城外隱蔽的地方布置弓箭手,只要特戰隊抵近二百米的射擊距離,他們就會放箭,由於敵軍弓箭手隱藏在高坡有利的地形,利用地理地貌特徵,特戰隊無法擊中隱城的敵人。

敵軍的盾牌兵突然發起進攻,特戰隊一邊阻擊一邊撤退,與城外敵軍展開著游擊戰。要想在圍城敵大軍中撕開一個口子是一件不容易事,敵軍發現了城外護送糧食的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隱藏的弓箭手及盾牌兵開始攻擊送糧隊伍,特戰隊和娘子軍他們人數少,只能防守,不敢冒然主動攻擊,舉步維堅,寸步難行。

楊雨柔擔心劉星在城內的情況,但他們只能與圍城敵軍保持在了二百米以外的安全距離。他們試著前進,就會進入到敵軍弓箭的射擊範圍內,敵軍的弓箭手隱藏在大石頭,大樹,山地後面,特戰隊無法瞄準射擊敵軍。

兩股軍隊就這樣對峙著,劉星這邊也豪無進展,特戰二小隊和特戰三小隊在城樓外的戰鬥十分困難,稍不注意就會被敵軍圍困在城外,特戰隊員只要發現敵人就開槍,快速的在城外移動作戰。

圍城大軍再次組織盾牌長槍刀兵防禦,後面的弓箭后一步一步的向城樓前進,特戰二小隊和特戰三小隊被逼的一步一步的後退。

最終特戰小隊被逼回到城樓上,圍城敵軍抵近城樓時,特戰隊高處向下射擊,圍城大軍又撤了回去。

撕開口子的任務失敗,劉星只能讓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迅速撤回到大本營,護送糧食的特戰隊和娘子軍也很無奈,他們是來送糧食的,但失敗了。糧食運送不進城,無法在圍城大軍中撕開一道口子,又只能將糧食運回到大本營。

城內出現了斷糧現象,百姓苦不堪言,劉星看著孩子們楚楚可憐的模樣,實在是於心不忍,劉星從特戰二小隊和三小隊中抽出十名特戰隊,城外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接應,準備將孩子們送出城,安置到楊家村附近的鄰村安置這批孩子。

劉星給城牆上十名特戰隊配了盾牌,盾牌能抵檔子彈和*,別說是敵軍的刀和弓箭了。城內孩子們集合完畢,孩子和父母依依離別,孩子的父母也是沒有辦法,都捨不得離開自己的孩子,但讓孩子離開自己,他們才能有活下去的機會,不離開孩子就得餓死在邊關縣城內。

在晚上,邊關縣城內的孩子集結完畢,隨時可以撤離,特戰二小隊和特戰三小隊的二名隊員手持盾牌,後面一民隊員手持步槍,倆人一組,出城騷擾圍城敵軍,城內剩下的十名特戰隊員帶著孩子突圍,城外特戰一小隊及娘子軍負責掃清障礙,雙重保障孩子們的安全,特戰二小隊及三小隊與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匯合,將孩子安全移交給了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特戰一小隊繼續留下阻擊圍城敵軍的追擊,娘子軍護送孩子撤回到楊家村鄰村的安置點。

特戰二小隊和三小隊殺回邊關縣繼續鎮守,同時出城騷擾敵軍的特戰隊員也撤回到城樓,這次成功的將孩子轉移了出去,孩子們毫毛無損的到達了安置點。

關外圍城敵軍很是苦惱,面對守城軍隊的暗器他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盾牌只有防禦,抵近后弓箭才能發揮作用,但守軍總是保持在弓箭能射中的距離之外使用暗器。

孩子們的父母得知自己的孩子已安全抵達楊家村安置點,他們鬆了一口氣,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活動。

孩子的事是解決了,可城內的百姓忍受著飢餓,這時就連縣衙也快揭不開鍋了,守城的特戰隊的糧食是單獨存放的,特戰隊是有吃的,可劉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有吃而讓百姓挨餓。

現在組織城內百姓向城外挖地道,地道與城外連通,可挖地道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解決的事,此辦法行不通,只能空投物資了,他得想辦法回楊家村一趟,將物資空投過來,要用大量的來布匹做風力飛行傘,就算有布匹來做,但一次空投也攜帶不了多少的物資,劉星是頭都大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城內老百姓餓死嗎?不能。

劉星用無人機偵察著圍城敵軍的動向,又有大批糧草從關外運送過來,敵軍並沒有要撤軍的意思,這是鐵定了要困死他們。

敵軍糧草存放的較為隱蔽,又有大批士兵守護,強行搶奪會付出血的代價,護送孩子可以,但要將大量的百姓護送出城就難了,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大本營的特戰一小隊和娘子軍再次接到劉星的命令,這次要護送大批的百姓出城,但出城百姓安置也是個問題,兩個村根本無法為老百姓解決這麼多的糧食,只能將百姓安置到其它村安置,大本營也向其他村承諾,擊退敵軍后擴大大本營在鄰近的崗哨範圍,所有接收難民的村都在大本營的保護範圍內,大本營成員會幫助村民們開荒劈地,將種植面積擴大,大本營給出了保障條件和開荒劈地,鄰近的幾個村都願意接收縣城的老百姓。

城內老百姓集結完畢,除了在開戰前逃離的老百姓外,城內還有一千多人,這規模區區幾十人是無法全部安全掩護撤退的,劉星從儲物珠里拿出了火,箭筒,對城外圍城敵軍進行了毀滅性的狂轟亂炸,這高爆,火,箭彈,劉星心疼火,箭彈,用一棵少一棵,守城的特戰隊沒有火炮的支援根本無法徹底擊退圍城敵軍,劉星想著這次結束后,一定要讓兵工廠造出火炮來,就算造不出火炮,土炮也行!

圍城敵軍面對從天而降,威力巨大的火,箭彈,不斷的後撤,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圍困住邊關城的守軍,面對強大的火力不能硬拼。

劉星看著時機成熟,組織特戰隊帶領百姓出城,城外的特戰一小隊及娘子軍接應,由於護送的老百姓人數眾多,敵軍盾牌兵掩護弓箭手,向撤退中的老百姓圍攻過去,敵箭飛向了大量的老百姓,老百姓中箭受傷,倒下了部份,一部份負傷隨特戰隊快速撤離。

特戰隊用鐵疙瘩招呼盾牌兵,最終成功將上千名老百姓護送出城,同時圍城敵軍也不放棄,還在不斷的追擊著出城的隊伍,由於護送老百姓撤退較慢,特戰一小隊負責在高地上阻擊敵軍,與敵追軍周旋,拖住敵軍,讓老百姓能安全撤離,同時也不能暴露了楊家村及大本營的位置,楊家村位置一但暴露,被敵軍圍困了楊家村及大本營,物資想要再運送出來或出城增援邊關縣的就更加困難了。

大批老百姓在夜晚前行速度降低,特戰一小隊佔領了一處高地,從高處向下的打擊敵軍,敵軍損失慘重后才放棄了追擊。

老百姓成功轉移到楊家村鄰近的幾個村子,父母終於能與孩子們團聚了。劉星安排了大本營成員帶領老百姓開荒種地,大本營的工人也抽調出有經驗的人員來協助鄰村修建竹房,將老百姓安置的妥妥噹噹的。

大本營的行動獲得了老百姓的認可,在他們心中,大本營比朝庭官兵還要神勇,朝庭官兵放棄了他們,而大本營沒有放棄他們還幫助他們修房開荒種地。

知縣得知老百姓成功轉移,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大本營不但鎮守住了邊關縣,還成功將老百姓轉移了出去,功不可沒,大本營鎮守邊關縣有功,若能渡過此劫,他要將這一情況上報朝庭,為大本營請功求賞。

圍城敵軍又困了邊關縣城一個月,而邊關縣城樓上的守軍依然戰鬥強悍,圍城敵軍仍是久攻不下,每攻城一次損失慘重一次。

關外大軍在關內征戰了一個月,因邊關縣遲遲未能攻下,敵軍糧草只能繞道而行,才能送到統率帥領的大軍給予補給,而中途沒有中轉點,糧草補給非常的堅難。

而大本營的特戰一小隊經常偷襲他們的補給軍隊,搶奪敵軍糧草,搶奪的糧草救濟轉穩中的老百姓。

關內敵大軍糧草補給不能急時送到,大大影響關外敵軍在關內的戰鬥力,攻下城池是難上加難,關內敵軍一撤再徹,最終撤回到關外,朝庭軍隊從新奪回了邊關重鎮。

劉星告訴知縣,是他帶領各方英雄豪傑拚死鎮守住了邊關縣,這次鎮守邊關縣與大本營無關,並要求知縣不要提及到大本營,如果朝庭知道了有大本營這樣的存在,大本營將被朝庭列為眼中刺,肉中盯,這並不是件好事。

但邊關縣的老百姓都知道是大本營鎮守住了邊關縣,他們區區幾十人,在堅難的戰鬥中,仍沒有放棄鎮守邊關縣,保住了他們安定的生活,大本營深受老百姓的擁護和愛戴。 大本營楊家村、鄰村的村民都來了,轟轟烈烈的迎接特戰二小隊和特戰三小隊凱旋歸來,楊家村的村民還為鎮守城樓的特戰隊大擺了宴席,為劉星及參戰的特戰隊員接風洗塵,特戰隊不但保護了邊關縣還保護了楊家村的安全,是百姓心中的大英雄。

這一刻,特戰隊員們淚流而下,之前他們是土匪,老百姓對他們是恨之入骨,這時確成了老百姓心中的英雄,戰鬥勝利了,凱旋而歸,他們也有揚眉吐氣的一天,知縣及鎮里的里鎮,村裡的村長也參加了慶功宴。

里鎮及村長不斷的為劉星敬酒,他們要抱住這根大腿,劉星幾杯下肚,頭二暈二暈的,開始吹起了牛皮,他為加快建設大本營的速度,儘快達到能保障邊關的安全。

楊家村在大本營的建設下,村子發展的比鎮子還要好和大,鎮里的人也紛紛到楊家村來進貨做生意,楊家村家家戶戶都開始生產竹碗和竹筷,一下就暢銷到了邊關縣及城邊。

朝庭最終得知這次關外敵軍被打敗,成功的關鍵在於鎮守住了邊關縣,才拖住了關外敵軍糧草不能及時補給,衰減了敵軍的攻城能力。

邊關縣知縣鎮守邊關有功,七品知縣被提升為六品州府,並賞白銀五百兩,黃金一百兩,知縣將大部份賞銀賞金給到了大本營,少部份留下來救濟百姓,大本營才是鎮守邊關縣的功臣,是他們鎮守住了邊關縣,保住了大圓朝的邊疆領域,邊關縣的百姓免糟關外大軍的殘殺。

劉星準備先保持三支特戰小隊和女子戰隊,不在盲目的擴充戰鬥隊伍,他的作戰隊伍要求的是精而不在於多,訓練特戰隊員間的作戰配合,大本營成員除了訓練外,還幫助楊家村的村民開荒種地,將荒山改為梯田,搭建蔬菜大棚,增加了蔬菜糧食的產量,除了幫助村民搭建大棚種植蔬菜,還發動村民批量養植生畜,讓楊家村的村民能過上安居樂業的日子。

大本營開荒的田地租給楊家村的村民種,村民只需要交少量的蔬菜和糧食到大本營,剩下的村民可以賣給大本營或拉到鎮里甚至到縣城去賣。

大本營的蔬菜糧食和肉類,除了大本營自己種植和養殖外,村民還會上交一部份,大本營的基本生活就有了長期性的保障。

附近的村子仍是苦不堪言,以前楊家村比自己村還窮,現在楊家村非常的富有,而且還很安全,沒有土匪敢去打劫,楊家楊大毛有劉星這個女婿非常的傲驕,這都是他家丫頭的功勞,他現在在村民比鎮里的里鎮還牛,鄰村的里鎮找到大本營,請求大本營幫助他們。

超強兵王在都市 劉星苦惱不已,頭都大了,鄰村的村長和在里鎮的死皮懶臉下,隔三岔王的來到大本營哀求著劉星,劉星也是於心不忍,最終是答應了鄰村,再領村的村頭建設防禦城牆和崗哨,大本營再為鄰村修路與楊家村互通,領近的幾個村子的大道相互慣通,這樣大本營特戰隊伍的電動車及運輸就快捷方便了。

大本營的地盤是加大了,還得幫助鄰村的村民發家致富,同樣為鄰村村民開墾荒地,再將開墾的地租給老百姓種植,老百姓只上交小部份的糧食給到大本營,劉星直接將特戰二小隊,特戰三小隊派駐到鄰村的交匯點,搭建了軍用大型帳蓬長期駐紮特戰隊員。

劉星也向鄰村作了保證,大本營特戰隊是才百姓的隊全,依靠老百姓,特戰隊員不得欺負百姓,更不能加行為難百姓,這是大本營的規舉,劉星也列出了大本營成員的管理條例,讓大本營的成員必須要背熟牢記。

鄰村的村民們不用在天天提心弔膽了,有大本營的保護,他們還害怕什麼,現再也不用怕土匪來打劫了。

楊家村和鄰村的大道貫通后,都屬於大本營的的管轄地盤,里鎮再次找到大本營,讓大本營覆蓋整個鎮子的所有村莊,但大本營目前還無法接納其它村寨,因能力、人力及資源有限,盲目擴張隊伍不便於管理,要是有其中的隊伍造反是難以收拾了。

關外大軍攻打大圓朝失敗后,未通攻下邊關縣的守軍主要是鎮守邊關縣軍隊的暗器猶其厲害,派出間碟到邊關縣偵察打探,由於特戰隊已撤離了邊關縣城,間碟並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或邊關縣有不同之處,與其它城鎮並無區別。

探子只打聽到了有關大本營的消息,大本營有一支神秘的隊伍,他們是百姓的英雄,是他們鎮守住了邊關縣,探子來到楊家村,由於沒有不是本地人也沒有胸牌,崗哨沒有放行,未能進行到楊家村,探子只能從叢林中進入,被巡邏的特戰隊員抓了個正著。

劉星審理了一下探子,身上除了點碎銀子,啥都沒有,知道了關外大軍共派了三十人到邊關縣打聽消息,他們只抓住了其中一個,劉星大手一揮,將探子放了。

關外敵軍將大本營例入到重點打擊的名單中,原來是大本營的守住了邊關縣,大本營讓他們損失了一名主將領,死傷無數,損失慘重,戰敗並不是因為大圓朝庭的軍隊,是這大本營守住了邊關縣,而這邊關縣是兵家必爭之地,關外大軍這次損失慘重,養精蓄銳,蓄勢待發。

探子得知了大本營的特戰隊武器的大概,回去後向關外大軍統率回報,說的是雲里霧裡的,神乎其神了,他十萬大軍居然沒有攻下幾十人的守城軍隊。

關外軍隊了解到了大本營使用的暗器的形狀,就是一根鐵棍,老百姓開始還認為是扛著一根燒火棍與敵軍的大刀干仗,關外敵軍統領聽著就好笑,燒火棍就是暗器。

關外大軍開始研究這暗器,從邊關縣百姓的口中得知,這根鐵棍就像放鞭炮一樣,鞭炮一響,小鐵子就射了出去,他們有了研究的方向,從鞭炮開始著手,開始研究造暗器,後來就有了土槍,*。

其它幾個山頭的土匪直接不敢打大本營的主意了,他們惹不起,就關外蠻族的十萬大軍都沒有將那幾十號人拿下,土匪想著惹不起他們躲得起,一個二個的土匪山寨遠離大本營的防禦區域,但大本營的地盤越來越大,危及到土匪的山頭,他們打劫的地盤是越來越小,土匪也是苦不堪言,準備從叢林中繞過大本營的崗哨打劫鄰村。

劉星收到朝庭白銀及黃金的賞銀,笑的呵呵呵的,誰知道一下就被楊雨柔收了起來,這麼多的銀子放在這裡,被別人看見了可不好。

這銀輛對發展大本營的建設又增加了一份資本,之前五名加入大本營特戰隊的捕快繼續留在了大本營,沒有隨知縣回到縣衙當差,他們要留在大本營,覺得大本營才是他們的歸宿,這裡才能發揮出他們的能力,還有好吃的好喝的。

知縣從邊關縣再到州府任職,邊關縣也在州府的管轄範圍內,他又給劉星派來了二十名捕快,只有大本營的特戰隊強大了才能更好的保護邊關縣和州府的安全。

大本營又組建了特戰四小隊,娘子軍更名為女子戰隊,楊雨柔想著這娘子軍聽起來就是不安逸,她們這支隊伍里沒有一個人成親的,為啥要叫娘子軍嘛!劉星無奈只能更名為女子戰隊。

後山的兵工廠還是無法生產出彈殼,這彈殼小又薄鐵匠根本無法打造出來,那能打造大一點的彈殼這總行吧!打造大的彈殼就成了炮彈了,鐵匠嘗試著打造大彈殼,分為底部和彈殼身兩部份來打造,首先打造融銅鐵的模子。

冷婚熱愛:總裁的二手新妻 一開始打造出來的大彈殼是歪巴劣瓜的,完成不成樣,再慢慢的修正打造的模子,炮彈彈殼終於成型,再打造大彈殼的彈頭,炮彈的彈頭就比較複雜了,光是一棵鐵彈頭飛出去的傷害不大,飛出去后要要爆炸的傷害才大,打造彈頭簡單,可要在彈頭裡加裝*及觸髮式裝置,這下可難倒劉星了。

劉星在彈頭的頂部設計了一個像槍的撞針一樣,彈頭飛速出去撞擊在地面或物體時,彈頭擠壓觸動撞針,點燃噴葯瞬間引爆彈頭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