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什麼都沒說,恭恭敬敬退出房間,很真誠地對桑尼等人說道:「謝謝你們。」

「是我們該謝謝你,你為人類做出這麼巨大的貢獻。」

桑尼很真誠地笑著,四周人心裡都感覺暖暖的,這才是真正對待科學的態度,尊重,敬業,科學無國界。

接下來只是簡單走訪,大家來到一間大會議室里。

看門的是學生志願者陳尚平,他激動地在前面帶路,幫楊順推開門:「楊老師請進!」

楊順對他笑了笑,進去后,發現裡面已經坐滿了人,所有人都站立起來,為他鼓掌。

這,應該是世界上規格最高的學術會議之一了吧?

可惜,辛笛不在,錯過了。

………………

辛博士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高尚的,純粹的,有道德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就是有點二,他自己也承認。

但這個二,不是莫名其妙的中二,不是「精神小伙」那種。

而是科學家特有的「軸」,那種無法用貧瘠文字形容出來的科學范兒,做什麼事他都要講究一個科學道理,而且有強烈的好奇心,探索欲網強烈。

昨天晚上到了斯德哥爾摩,別的團員都在倒時差休息。

但辛博士精力旺盛,睡不著。

可惜瑞典木有「搖一搖」和「附近的人」,連喊幾個人過來鬥地主都沒有。

嗯,「Tinder」還不錯,可惜他在瑞典待的時間太短,而且Tinder必須是女生先打招呼才可以和對方說話,話說當年他在沒認識譚馨之前,玩過幾年Tinder,那是一個多愁善感的秋天,他……

他擺了擺頭,忘卻了過去的煩惱,直接和陳尚平聯繫,想感受一下外國留學生的青春和激昂。

陳尚平來酒店接上他,把他帶到了學生宿舍,差不多圍過來上百人吧。

確實很爽,辛笛可是貨真價實的博士,發表過十幾篇論文,合成過貓酮的大牛人物,在一幫在讀博士,研究生們崇拜的眼光中,享受到了格外不同的塊感。

「當學霸真開心,難怪楊順這麼想獲諾獎呢。」辛笛在心中嘀咕一句,但諾獎對他來說,可能就是有生之年系列。

在眾人的恭維下,辛笛出錢請大家買來吃的喝的,自己也喝得有點多,斯德哥爾摩都接近北極圈了,酒很烈,能大口吃肉,大瓶子喝酒的人最受歡迎,一定能成為好朋友。

最後聊到美食上,辛笛說自己很想品嘗瑞典特色美食。

什麼是特色?

紅楓就是熱乾麵,星城就是臭豆腐,津市就是狗不理包子,蘭洲就是拉麵。

瑞典的本地美食並不多,主要是西餐,而且這地方靠海,魚的產量多,維京人喜歡吃生魚和冷餐,如果非要說特色的話,從維京人時代就傳來的瑞典肉丸子,或者是另一種傳統的美食——瑞典鯡魚罐頭。

這種大殺器,辛笛在國內聽說過,但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假帖子,許多國內買家說買到的東西並不正宗,所以他將信將疑。

正宗,當然是瑞典本國的最正宗啦。

辛笛酒意有點上頭,對那個孩子招招手,示意弄幾罐來。

這群留學生來瑞典很多年了,就連留學年數最長的陳尚平都沒有勇氣嘗過。

有瑞典本地人勸辛笛不要嘗試,但科學家最不缺乏的就是產生好奇心,這些人越勸說,大家越好奇。

辛笛也一樣,他說道:「如果連最正宗的特產鯡魚罐頭都不嘗嘗,我怎麼好意思發朋友圈,說我來過瑞典?」

刷!

辛笛抽出幾張大票子,遞給那個小兄弟:「多少錢一盒,麻煩你幫我買幾盒回來。」

「85瑞典克朗一盒,旁邊的超市就有賣,給我10分鐘。」

小哥迅速爬起來,騎上自行車就去買。

「你,記得待會兒拿著手機給我錄像,我要當一個征服朋友圈的真男人!」

另一個機靈小兄弟喜滋滋接過辛笛的手機,隨時準備好錄像。

宿舍里繼續說笑,等三盒罐頭買回來,一些躍躍欲試的傢伙轉換陣地,來到宿舍樓最頂層的天台。

為什麼不在房間吃?因為瑞典政府法律規定,不準在室內吃鯡魚罐頭。

好奇真的害死貓。

辛笛決定自己動手,拿著開罐頭的起子,選了一個最鼓的,據說越鼓,就表示發酵的越好,味道就越正宗。

他一刀下去,爆滿的汁水被罐內高壓噴出來,直接濺射在他的臉上,一部分衝進鼻子和嘴巴里,另一部分飆射上去,打在頭髮上。

「天台這幫學生各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嗚唷,我超喜歡射在他們身上。」——鯡魚罐頭盒子精要是能說話的話,肯定會說這句。

幾乎就是兩秒鐘不到,四周好奇的學生被飛濺的汁水和惡臭襲擊,全都哇哇作嘔起來。

而最倒霉的辛不著調博士,扔掉開了一半的罐頭和起子,臉上汁水橫流,感覺整個人都被惡臭包圍,再加上旁邊的集體嘔吐聲,他一下子沒忍住,胃裡剛剛吃喝的美食全部噴涌而出。

汁水射入鼻腔后,氣味散不掉,嘴巴里也是酸臭的鯡魚汁,不管是用什麼呼吸,都有強烈刺鼻的惡臭感。

辛笛整整吐了八次,要不是陳尚平趕緊給他遞來清水,他可能會吐死過去。

少奶奶渣的明明白白 最後幾次,他連胃酸都吐出來了,可頭髮上和衣服上蘸著的臭味怎麼去除?

脫掉外套,清水洗頭,不知道哪裡還遺留著沒發覺的臭汁水,所有人都強忍著惡臭,逃離現場,回到各自的房間洗澡。

辛笛這一下被折騰慘了。

大冬天的,在天台上洗頭,著涼,咳嗽,他現在心裡產生了巨大的陰影。

即使洗了澡,刷了牙,可隨便打個嗝兒,那股熟悉的惡臭又傳上來,喝水壓制也沒用,吐了個稀里嘩啦,最終發燒,渾身無力,脫水嚴重,被送到醫院。

昏厥之前,辛笛心裡暗下決心:「曰了狗的,等我回國后,我要實名舉報那些賣鯡魚罐頭的網路賣家,尤其是那些說不臭的,還行的傢伙,我要這些壞人,全都給我去死!」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辛笛的手機錄像后,小夥子慌忙逃避時不小心確認上傳,這一下,兩分鐘的視頻傳到國內,直接刷爆了辛笛的朋友圈。

此刻華夏時間凌晨4點,肖健剛剛追完一本寫德魯伊和獵人的,打著呵欠,無意中刷了一下朋友圈,正好看到這條。

「我勒個大曹操!不要命了吧辛不著調博士?臭鯡魚罐頭你都敢嘗試,真男人。嘔……」

隔著屏幕,肖健都似乎聞到一股惡臭,趕緊點了個贊,關機走人。

穿越之毒妃嫁到 另幾個夜貓子也好不到哪裡去,看到辛笛的這種作大死行為,紛紛在下面刷著。

「666……」

「漲知識了!」

「作死小能手辛博士,你贏了。」

譚馨才是最絕的:「老公,一個月內別想親我,讓你作死!」 如今有了迂曲的話,卻能知曉她之前的懷疑都是真的。

那活靈當真是進不了試練塔的。

而且這試練塔雖然在滄瀾境中,卻又自成一屆,甚至裡面有著自己的規則之力,不與滄瀾境那活靈插手,這也就意味著,她最初曾經懷疑過的所謂的資格,恐怕並非是什麼天池泉亦或是其他,而是真真正正有關於這座試練塔的資格。

姜雲卿好奇道:「前輩這話的意思是,試練塔不歸那位境靈前輩管束?那我們入這試練塔,和往屆滄瀾境中的試練也有所不同?」

太古神獄 「這試練塔到底試練的是什麼?過了九層又有什麼好處?」

迂曲隨口道:「當然不同,試練塔才是滄瀾境核心,若過九層,就能……」

「迂曲!」

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厲喝之聲,而整個試練塔四層都像是被一股浩瀚威勢所籠罩,無論是擂台之上,還是修鍊場中,亦或是站在迂曲對面的姜雲卿都是打從心底生出一股驚懼和顫慄來。

更有甚者,修為低一些的人此時已是滿臉驚恐的跌倒在地上,體內氣血翻湧,幾乎要被這股威勢鎮壓的爆裂開來。

那境靈聲音縹緲,直接出現在迂曲耳邊道:「你雖然鎮守四層,卻也只是一道神念化身,本尊雖然奈何不了塔中生人,卻能將你湮滅。」

「不要以為本尊進不了試練塔,就奈何不得你們。」

境靈的話音落下的同時,一股毀天滅地的恐怖能量朝著迂曲身上攻了過來。

迂曲甚至來不及反應,就只覺得一股劇痛從神魂深處傳出,下一瞬猛的張嘴吐出一口血來,而臉色瞬間蒼白,連帶著他原本凝實的身影也虛幻了一瞬。

就像是水面產生了波紋,搖晃許久才再次凝實,只是這一次,姜雲卿分明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虛弱。

就像是,之前被抽走了規則之力的焱陽。

姜雲卿眼皮一跳,耳邊就出現了滄瀾境那活靈的聲音,「試練塔規則誰都不能打破,迂曲,你身為第四層守界之人,破壞規矩,這一次就小懲大誡。」

「若再敢說什麼不該說的東西,休怪本尊不念及你這九千年修行不易,好不容易才凝結的神魂之身。」

迂曲臉色蒼白,可眼裡卻是流露出驚懼,半晌后低聲道:「我知道了。」

境靈這才又對著姜雲卿道:「試練者,想要知道第九層有什麼,知曉試練塔后是什麼,那就按照規矩過了第九層后再說。」

「別再試圖耍小聰明,以捷徑的方式作弊,否則神魂俱滅,你未必會有第三次再來的機會。」

姜雲卿心中猛跳。

旁人聽不出來那「第三次」的意思,可是她自己卻知道。

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甚至身上也有著兩世宿命的命格,她本就是身亡之後多出來一世的機緣,而這滄瀾境的境靈分明是看透了這一點,所以才會說出「第三次再來的機會」這種話來警告她。

姜雲卿瞬間就歇了打探那些隱秘之事的心思,垂著眼低聲道:「前輩放心,不會有下次了。」 對於辛笛的悲慘遭遇,大家都感到同情,作得一手好死,說的就是他。

「還好只是濺到身上,沒吃下去,要是真吃下去一條鯡魚,連續兩天口都是臭的,臭到靈魂深處。」

「這個小辛吶,年輕人膽子大,精力旺盛,真是想方設法的折騰。」

「就是,今天這麼好的學術交流機會都不能參加了,這不是自找的么?」

「還好不是在10號頒獎日那天吃這個,否則當天頒獎的音樂廳都不准他進,哈!」

「年輕人吃點虧,長點記性就好了。」

陳浩和葉青坐在小禮堂里,說起辛笛就忍不住想笑,搖著頭無可奈何。

汪卉一直在旁邊聽著,差點笑成內傷,她拿出手機,果然看到群里發的那些內容,看完視頻,她是真的服了這位辛不著調博士,都蠢到沒邊了。

經過一夜的發酵,下面的回復已經爆發了,辛笛朋友圈裡全是點贊的,還有好事者轉發出去,說辛博士遲早要成網紅!

………………

小禮堂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楊順和桑尼秘書長坐著聊天,談的很愉快。

等時間到了,桑尼走上台,宣布交流會開始,感謝今天到訪的來賓,歡迎諾獎獲得者楊順上台發表演講。

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楊順拿著演講稿走上台。

這是諾貝爾官方組織的學術演講,是技術含量最高的學術交流會,和10號那天的頒獎不同,今天到訪的全是世界各地的知名專家,與腫瘤免疫學,以及相關醫學技術有關的居多。

這也是當年獲得諾獎的科學家,公開傳道授業解惑的一次盛大Party。

楊順雖然征服了諾貝爾委員會,但世界上仍然有不服氣的科學家,這個時候就是給他證明自己,裹挾著諾獎餘威,踩著耀眼的光環,揮舞著學術大劍,砍翻一切反對者的最佳良機。

台下燈光閃爍,安靜無聲。

穿著一身正裝的楊順一臉微笑,點頭致意說道:「各位下午好,首先感謝諾貝爾大會,將諾貝爾獎頒發給我,我倍感榮幸。接下來我還要感謝各位專家學者的到來,現在,我們來探討一下病毒基因學和人體免疫學方面的知識,我演講的題目是,。」

他的學術報告內容就是DLY-01病毒,以及一部分DLY-02病毒的研究進展。

DLY-01病毒的標記基因已經被科學家剝離出來,這幾段基因以前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它具有精準的識別能力,並且表達出來的蛋白質非常特別,這樣就能被免疫系統識別,而且不會有太多的誤傷。

就好像一群男人在大澡堂子里泡澡,幾百人都坦誠相見,展昭帶著抓捕隊衝進來后傻了眼,他們怎麼抓剛剛從怡紅院跑出來的人?

別急,楊順來幫展昭,他先給池子里撒點DLY-01病毒,讓所有的男人扭一扭,舔一舔,再下去泡一泡。

澡堂就是人體內環境,男人們就是各種細胞,展昭和捕快就是免疫系統大軍。

DLY-01病毒迅速發揮了作用,有一段基因是很罕見的,它對怡紅院的一些物質過敏,比如姑娘們用的胭脂水粉是從大食國採購的,這段基因碰到大食國的東西就會變綠,展昭這下就輕鬆了,盯著這些男人們,誰腦袋上綠了,抓人就是。

當然,綠腦袋的不一定是怡紅院的男顧客,這中間肯定有抓錯的。

但是DLY-01病毒裡面還有另一條基因,它對特定的酒精過敏,比如馬奶葡萄,這玩意兒西域有,大食國有,東印渡也有,但普通老百姓很難喝到,怡紅院里比較多,客人要是喝了這種酒,碰到這種基因就慘了,身上長紅包。

在大食國胭脂水粉和馬奶葡萄酒的雙重環境中,腦袋綠,身上還長紅包,這下辨識度就高了吧?

要是還有抓錯人的,比如說葡萄酒販子不小心被戴上綠帽子,那就增加其他的基因,總有一款適合你。

DLY-01病毒里的基因段不止兩個,它有點像樂高積木,一段段拼接起來的,除了病毒通用的主體DNA,特殊有效基因有四個。

DLY-02裡面特殊有效基因有五個,並且呈現出可組裝的特性,這也是在今年,卡羅林斯卡醫學院諸位教授們發現,研究,並且寫出論文的重點。

基因的自由組合,成為DLY系列病毒的重要賣點。

每發現一段特效基因,就意味著人類某種疾病被治癒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這是醫學發展史上重要的進步,腫瘤癌症,紅斑狼瘡,HIV,風濕性關節炎,這些都是副產品。

這也是為什麼諾貝爾獎頒發給楊順的重要原因,他手裡握著DLY系列病毒,以及全部新基因庫,這才是最厲害的。

但問題也就來了。

質疑楊順的科學家們最大的困擾就是,這些基因到底是怎麼找到的,是天然存在,還是人工合成,楊順沒給出答案,一直是個謎。

如果是人工製造的基因,這算不算定向的基因炸彈?

或者……基因武器?

人類基因組計劃書裡面揭露了許多內容,比如在人類冗長的DNA分子鏈中,能有表達功能的基因大約三萬個,可用於靶向治療的幾千個,大部分的區段都是沒有意義的填充物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