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掉入河裡的獵物,聖英骸沒有追下去。畢竟亡靈法師明白,泡水對屍骨的保存有著極大的危害。

算了,這麼急的河水,即使掉下去,也會被沖得老遠,他們也應該明白自己的斤兩,不會再回來了吧。

以上是亡靈法師的判斷,然而卻不是楚守的想法。

楚守在研究空氣炮的時候,已經發明出將氧氣提取出來,然後用觸手將氧氣包的觸手流潛水****,在進入水裡之前,他已經存夠一定量的氧氣,他正想辦法怎麼再次進入城堡。

觸手麻利地卷著水底突出的如刀般的石頭,楚守在水底迅速地移動。

雖然楚守沒問題,可老頭卻是人類啊,而且還不熟水性,兩下子就受不了了。開始掙扎著想呼吸。

楚守也注意到了老頭的反應。

老頭子居然那麼快就不行了,應該分點氧氣給他吧?可是氧氣離開自己的觸手囊會立刻跑掉,該怎麼辦才呢?這時候楚守想起某部電影,男主角為了給水裡的主角供氧,使用嘴對嘴的方式。

……雖然對方是男人,可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還是做吧。

楚守勉為其難地將一口氧氣吸入嘴裡,然後將臉對著可佩辛。

……著老人如麻花一般的臉,楚守猶豫了良。

……老頭子,你是男人的話,再忍一忍吧……

楚守放棄了這種急救方式,著急地尋找出口。這時候,一條流著污水的岔道引起了楚守的注意。是排水溝!一定是城堡的,不定能通入城堡內。

楚守也不@****管那麼多了,老頭子已經到了極限。楚守熟練地使用觸手行走,迅速爬入了水溝。

這時候,可佩辛也到了極限,開始大口大口喝水……

來運氣還算不錯,過不了多,楚守沿著排污溝再次潛入城堡,並且已經成功登陸。

遺憾的是,懷中的人已經喝污水喝得肚子脹,昏迷不醒。

首要是做人工呼吸……算了,不用接嘴的方法,只按壓胸腔,希望能有效。

幸運之神還是挺眷顧老頭的,在楚守使用觸手按壓幾次胸腔以後,吐出幾口污水,開始悠長地吸入空氣。只是還是昏迷不醒。

到老頭度過危險期,楚守是觀察周圍環境——不清楚這哪裡?應該是城堡的底部排水系統吧,不過起來附近沒有敵人,還是挺安全的。

先將老頭放在這裡……算了,還是帶上吧,反正自己是最強的觸手怪,老頭這種水平還不足以拖累自己。

背上老人,楚守尋找通往上一級的路。

在一段時間摸索過後,楚守用自己的觸手挖開一塊鬆動的石塊,打開一個大口子,拉著老人爬向上一層。

這裡是哪裡?有人!

沉重的呼吸聲讓觸手警覺起來,警惕地向四周。

人?而且是****的人?不對,只有半身的****人,還有死亡的人!?而且都是年輕的子!?

等眼睛完全適應了黑暗,楚守認出這些物——這些是,奇拉!?

與楚守之前見過的不同,這些奇拉起來完全沒有氣,用苟延殘喘來形容她們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這是一間陰暗潮濕的房間,裡邊有著各種奇形怪狀的奇拉,她們雖然還活著,卻都毫無氣,獃獃地躺著,眼裡失去活的意志。

還有不少半截年輕性的屍體,有的已經腐爛,被蛆蟲侵食著。

這是間失敗的奇拉廢棄室。亡靈法師之所以被眾多國家唾棄就是因為他們對力量的**會使他們不擇手段。亡靈法師為了換取長,失去了人類的大部分**與感情,然而對力量的渴望卻遠遠強於一般人。這些奇拉是以人類為基礎,然後使用黑法術將其與各種野獸融合的極為殘忍的魔法。由於對於這種黑法術,年輕子的順應性最高,因此多採用年輕子為素材。

一旦變成奇拉,人類再也回復不了從前的樣子,只能依靠亡靈法師的魔力才能存。失敗的奇拉將會被邪-惡的法師丟棄,不后死亡。就算成功變成了奇拉,儘管能使用威力強大的黑魔法,命運卻更加悲慘,她們會被亡靈法師們使用各種毒藥餵食,讓她們失去人類的意志,最終變成法師們的戰鬥傀儡。

失敗的奇拉雖然還保存著或多或少人類的意識,但她們到楚守后僅僅是眼中出現一絲光芒,隨即熄滅,因為她們的未來是充滿絕望的。

楚守雖然不明白奇拉的邪-惡,但是著滿地無所氣的年輕子。楚守很氣,非常氣。混蛋!你們就是這麼對待士的嗎!不會憐香惜玉的傢伙連做大便的權利都沒有!

楚守的觸手在半空中抖動,如今,他的目標不僅僅是幹掉那隻拿槍的骷髏,只有將這座城堡完全摧毀,才能緩解他的怒氣。 先去外邊的情況吧,楚守在房間里找到類似於門的木板,用力推一下,打不開。

從外邊給鎖上了啊……不過也沒關係。幾下空氣炮加蓄力觸手攻擊,門被打破了,從外邊湧入大量新鮮的空氣。

這叫做「非暴力不合作」!來出這句話的人是個暴力實用主義者嘛,很多事情不靠暴力是解決不了的。

與裡邊陰暗潮濕不同,外邊是是寬敞,明亮,乾淨……也算乾淨吧的大廳。

其實這裡也屬於城堡的地下室,是科里休養和訓練私兵的地方,為了不影響私兵的士氣,特別在裡邊安裝了大量的照明石,讓這裡有如白晝一般明亮。還特別追加了通氣設備,保證這裡的空氣清新。

用楚守的話來,夠大,夠亮,夠爽。

巨大的聲音引來了士兵的圍觀,那些士兵對這隻突然闖入的物都感到有些困惑。

這裡的士兵大概有兩三百人,都是普通的士兵,沒有劍士級的人物。沒辦法,科里的領地太貧瘠了,基沒有人才,人口也少得可憐,根沒有足夠反叛的資,所以他才不得不承受與整個大陸為敵的危險,與亡靈法師達成聯盟。眼下這些兵已經是他能召集的最大軍隊了。

哈羅,兵們,你們的地方真是舒服啊!剛大爺心情不,來玩一下吧?

在普通士兵的眼裡,楚守簡直就是一隻怪物,根不清它是怎麼出手,自己已經被巨大的東西擊中頭部,直接昏死過去。

反應過來的士兵有的還想跑回營地拿武器,或者拔出身上的武器,但即使有了武器又怎麼樣呢?根不清對方的攻擊,只有被擊倒的份。

過了不,除了一部分能逃走以外,大部分的士兵都被楚守擊倒在地,擊傷擊死的數目楚守自己都不清楚,總之,敵人被解決了。

這裡有幾個營地,裡邊除了一些被褥和衣物以外,就是武器,還有亂七八糟的東西。

讓楚守注意的是,這個寬闊的大廳里,除了自己剛出來的門外,正前方的牆上有樓梯,左右兩側的牆上有三個門,左一右二。

前邊的一就明白是通向上層的樓梯,但是左右兩側的門裡邊有什麼?這讓楚守很奇。楚守首先走到左邊的門前。這次不用那麼暴力了,因為門上有鎖,只要將鎖打壞,就能直接進入門內。

這,這是……毒氣!?不對,是盧瑟汁的味道!濃的酒精味!楚守通過那點微弱的燈光,出通向下邊樓梯連接的地方是食物存儲間。

多盧瑟汁,到底有多少啊!?

楚守走下去,清點一下裡邊的酒桶,一桶桶疊起來,最起碼有十多米的高度,走過去大概有一百米還沒到盡頭,雖然沒去注意這間儲物室的寬度,卻可以猜測到也是不輸給長度的距離。這些食物完全佔據了城堡的地下,或許比城堡的方圓還要大。

裡邊除了盧瑟汁,還有不少食物,但是主要是盧瑟汁。酒精熏得楚守快醉過去了,捲起幾塊熏肉,楚守就逃了出來,邊逃邊補充體能。

到底這裡的人有多喜歡喝這種烈酒啊,簡直就將這些酒當做開水來食用。楚守邊逃邊想。

科里在城堡的地下室儲存了大量的食物,其實這也是那特里的傳統,極夜已經不適合農作物的種植,所以必須存儲大量的食物。想要反叛的話,食物的儲備更是驚人。當然,當地人熱愛的不容易變質的高度烈酒更是存儲的主要物資之一。

楚守不容易逃離這個地下室,頭腦還在一片酒暈之中,便聽到有人叫喚自己的名字。不,那個名字和「夢露」一樣,都是不被自己官方認證的東西。

「可可夫!你跑去哪裡了!?嚇死我了,那裡邊有多怪物!」可佩辛老頭這時候居然醒了,黑屋子裡的奇拉,還有滿地躺著的士兵,都是讓他吃驚地不得了的事情。

「這裡是哪裡!?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呢。」老人顯然還不太清楚目前的狀態。

你覺得我能回答你的問題?或者你能像那九隻野獸一樣得懂我的肢體語言?楚守著老頭,無奈地想。

「我們還是快點回家吧。老老實實呆在家裡最安全了。」差點喪命的老頭,正在尋找逃跑的出路,一眼就到通向上邊的樓梯。馬上要拉著楚守走。

別急,還有其他東西。楚守再次甩開老人,走向另外一邊的兩道門。

將門砸開以後,兩個房間分別關押的是從里約約雅掠奪來的男青年,他們都被剝去了衣服,縮成一團。

兵營和俘虜室很近,這樣能有效防止俘虜的逃走。

「你們……啊,你們是里約約雅的!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哦,對了,他們俘虜了你們!?」到這個再次讓老人吃驚的場面,老人有些語無倫次了。

「可佩辛大爺!王爵帶人來救我們了嗎!?」那些人認出了老頭,驚喜地喊道。

「額……沒有,總之,來不及解釋,大家快點逃跑吧!」老頭也不太清楚什麼情況,但是快點逃跑應該沒錯的。

如果楚守在平時,到那些****青年子一定會很激動,可是剛剛過那些失敗的奇拉,讓楚守覺得這些子呆在這裡絕對沒有下場,還是先將她們救出來再。至於****男子們,你們想怎麼死就怎麼死吧。

當然男子們也不會坐著等死,大家在可佩辛的帶領下,紛紛逃了出來,從士兵的兵營或者身上奪取衣物,凌亂地穿在身上,然後逃往上一層。

在上一層,他們遇見了趕來的骷髏兵。

儘管男子們拿著從兵營搶來的武器,但沒經過訓練,他們也不是這些在黑夜中的骷髏兵對手。

還有楚守這個強力的支援,才能將阻擋的骷髏兵打散。

至於怎麼走,幸有可佩辛這名在城堡待了多年的老人,他憑著豐富的經驗,帶領大家朝大門的方向逃去。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不多時,已經到早些時候被楚守打破的大門。大家正懷著能成功逃離的喜悅心情之時,突然後邊飛來兩道黑色火焰,其中一道被楚守打掉,另外一道擊中一名男子,男子當場被火焰燃盡命,倒在地上,成為一具木乃伊。

@****

是奇拉,亡靈法師已經趕過來了!與野獸結合的奇拉有著極高的行動力,一大夥人被她們追擊的話怎麼樣都逃不掉的。

然而楚守覺得剛剛,他來就沒逃跑的打算,反正離大門不遠,那些逃跑者們手上有武器,如果再跑不掉,他們乾脆死了算了。於是他停下腳步,不去管那些人,轉身面對那些衝上來的奇拉。

奇拉的火焰雖然犀利,卻對楚守沒有效果,至於那野獸的身軀,也逃不過楚守敏捷的眾多觸手,紛紛被楚守打翻在地。

「可可夫,可以了餓,快點走!」可佩辛老人到義子在斷後,擔心它的安危,跑到它身邊試圖拉他逃跑。

楚守第三次甩開了老人,再甩甩觸手,意思是讓他快點走掉。這裡可不是普通人能呆的地方,雖然自己是最強的觸手怪,但多了個累贅,也難免萬一。

老人這次終於明白了這隻原始獸的決心,沉默良,將褲帶上的護身符拿下來,掛在它的觸手上,然後跑上去跟上隊伍。

「保重,可可夫,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老人這麼祈禱著。

……給什麼荷包,這也太噁心了點吧?那護身符起來就像是荷包一般,讓楚守覺得很難為情,他順便檢查一下荷包裡邊有什麼東西——貌似是晒乾的那種動物吃了會死的花?

算了,沒時間了,砍怪要緊。楚守拋下雜心,繼續阻擋那些趕上來的骷髏和奇拉軍團。

突然間,傳來一陣劇痛。

一條觸手被人砍斷了!這種感覺,是那隻拿紅槍的骷髏吧!?

所有的骷髏兵都停止了行動,一隻身著華裝的骷髏在走廊昏暗的燈光下出現了!紅色的長槍讓楚守恨得咬牙切齒。

混蛋,又把我弄痛了,你這丫的想死多少次啊!? 楚守暴躁地將觸手甩向敵人,巴不得一觸手過去,把這個骨感滿滿的傢伙甩成碎片。

遺憾的是,楚守那毫無章法的攻擊,立刻讓聖英骸的殺戮之氣捕捉到弱點。

雖然人類的神經反射速度比不上原始獸,可是經訓練的人類,可以將自己的感知提升到一種水平。

例如吧,子彈的速度雖然快,可是瞄準和扣動扳機卻需要時間,經過訓練的特種部隊可以判斷齣子彈射出的方向,從而躲過子彈,並不是他們動作比子彈快,而是他們的感知很犀利。

聖英骸雖已經不是人類,但反應速度還是在人類時候的水平,所以在反應速度上弱於楚守。但兩者的感知水平根不是一個檔次。

聖英骸敏捷地使用槍的利刃將楚守襲來的觸手切斷,以一個魚躍,從楚守攻擊的死角逼近到了楚守的跟前。

痛!你這個混蛋!靠那麼近做什麼,我又不搞基!楚守這時候想調集觸手攻擊那該死的骷髏,遺憾的是,即使以它的反應速度,根來不及。

嘗嘗這個怎麼樣!?空氣炮!楚守對準前邊逼近的敵人,發出了最大功率的空氣炮,這樣的距離,即使是人類都可能被打死,這具骷髏絕對會馬上散架!而且,那麼近的距離,它打算怎麼躲?

聖英骸根就沒打算躲過楚守的空氣炮。楚守自以為威力很強大的魔法,在它的眼中就是一個很可悲的東西,用殺戮之氣能捕捉到滿身的破綻。它利用長槍準確又迅速地朝捕獲到的魔法破綻劃去,空氣炮立刻就被破壞,分散成四處亂跑的氣體。

楚守痛苦地吐出一口氣。像火燒一樣,身體內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那種想要爆裂的痛苦——這就是魔法反噬的感受,楚守終於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魔法反噬。

這種難忍的痛苦讓他一下子無法動彈。然而對手沒有等待他喘息的時間,將長槍稍稍收回將槍尖瞄準了他,這次絕對會給這東西完美的致命一擊。

哇啊啊!全身難受得要麻痹了!楚守眼睜睜地著對手的行動,想要舉手反擊都困難,莫非又要被插一次!?我不是命〇守護夜劇場版的紅a——怎麼插都不會死的那種劍鞘型插男啊!

眼楚守又要被送回召喚空間,這時候聖英骸突然收手,用腳用力一蹬,在半空翻了個身。然後再踢向楚守,將楚守給踢翻在地。

來命懸一線,不料對方卻突然改變了主意,收回了長槍,只是給對手一腳,是楚守運氣太了?或者他的王霸之氣逼退了聖英骸?都不是,是因為控制著聖英骸的亡靈法師盧特富到了楚守剛才使用了空氣炮。

會魔法的原始獸!這可是絕的素材啊!活著的比死亡更加有研究價值!於是亡靈法師給聖英骸下了個命令,盡量不要弄傷這隻原始獸,抓活的。

亡靈法師獲得恆的命,用來換取長條件的是他們的情感,以及大部分的**。然而,還有一部分**留在他們的心中,那就是的**以及對強大的渴望。由於失去大多數的**,所以他們剩下的**會特彆強烈。就如太監對珠寶和地位般的迷戀。

能使用魔法的原始獸,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擁有無限魔力的會使用魔法的原始獸對於亡靈法師來,不亞於地球那些游愛者在遊戲中發現極品裝備一般,哪怕守護的boss再強悍,依然有很多玩家瘋了一般去刷。唯一不同的是,這件東西就近在盧特富的咫尺。

盡量不要傷害它,抓活的!抓活的,不要傷害它!盧特富眼睛快瞪出血了,極品素材萬一一不心被殺掉,他絕對會心痛得不得了。至於那些逃跑的村民,他已經忘了。

然而楚守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獲救的,只是覺得更加火大。

混蛋!居然讓自己來個狗啃泥!你這瘦骨伶仃的傢伙!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楚守起來,繼續使用觸手想這個討厭的敵人不停攻擊。

雖然操縱者不允許傷害這隻怪異的物,但想要無傷捉,這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在一定範圍內,還是能接受聖英骸攻擊!不過像斷手斷腳之類,這種是不允許的!

不是一個等級的較量,聖英骸輕鬆躲過楚守的那些無章法的觸手攻擊,再次靠近他,給它來一直拳。

哇!痛!楚守向後倒退兩步,挺過去,沒有倒下。只是覺得貌似眼前除了大量星星亂飛之外,其他東西都變成了兩個。

這具聖英骸與楚守他們之前遇到過的克賽爾十四世(先前那具聖英骸)不同,克賽爾十四世因為一直呆在黑暗之塔中,沒人打理,所以衣服經過常年風化,已經破破爛爛,當它踩楚守的時候,楚守直接接觸到它的體。而現在這具聖英骸由於被亡靈法師精心打理,哪怕手上都是帶著手套,只有關節的地方才有些露出。以楚守的能力,根接觸不到它的體。

被扁,被扁,還是被扁!

楚守無論怎麼攻擊,都被聖英骸輕鬆化解,然後等待它的是痛苦萬分的攻擊。用腳踢,用拳頭打,甚至用槍的尾端捅或者槍柄掃,這些雖然不造成致命的傷害,可痛還是痛得要死。

@****如果聰明點的話,一定此時就出自己和那具骷髏的距離,然後完全崩潰,最終放棄希望。遺憾的是,楚守並不聰明。他只想狠狠地扁那個混蛋,明明只差一點就能扁到它了,居然讓他給躲過了!雖然它有時能擊中自己,可那也僅僅是運氣而已。

亡靈法師雖然到試驗素材原始獸被自己的聖英骸打心痛得不得了,可不這樣做,無法讓它乖乖被擒,不過有著那麼頑強的命力的素材更加有價值。可惜它免疫魔法,否則配合自己的魔法,捕獲這東西比現在輕鬆多了。

沒人指導過楚守任何戰技,它變成觸手怪以後,更加找不到能指導它的人。有片電影的大俠得:「我的老師就是被扁和扁人!」

觸手的使用在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人會,只有楚守自己慢慢掌握。如今,這隻有著無比強悍戰鬥力的聖英骸因為命令,不能殺他。然而,雙方都是毫不留情地戰鬥,從某種程度來,它就是楚守的最老師。

被扁,起來,攻擊!再被扁,再起來,再攻擊!還是被扁,還是起來,還是攻擊!

楚守不斷地使用觸手攻擊,雖然都被聖英骸躲過,然後再被聖英骸打中,但是它的觸手越來越熟練,越來越靈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