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拍下的地塊,周圍的圍牆已經修到有五、六米高了。

……

週四。

土地用途變更手續,以及開辦遊樂場相關的一些手續。在冉茂翔的督促下,火速辦理了下來。

只要二十米高的圍牆、和大型自動陽光雨篷修建起來,齊格就可以用隨身遊樂場對裏面的各種項目進行設計和搭建了,上面都會有未來遊樂設備廠的銘牌和正規生產手續。

安檢部門驗收合格後,齊格的未來遊樂場就可以正式運營了。

對了,齊格的這個新建的遊樂場,名字就叫未來遊樂場。

……

晚飯後不久,齊格的手機響了,是楚雲嫙打過來的。

“今晚有空嗎?”楚雲嫙向齊格問了一聲。

“我好忙好忙的。”齊格回答了楚雲嫙。

“我爺爺想見你,你一直抽不出時間,這兩天他精神好了一些,讓人把他弄到雲豐市來了,你能抽出半小時時間去看看他嗎?”楚雲嫙向齊格央求了起來。

天湖省不知道有多少達官貴人,爲了想要見楚老爺子一面,擠破了頭也見不着。但楚老爺子想見齊格,齊格卻是一直不給面子,害得楚老爺子只好拖着病體,安排了一輛豪華房車,由醫護人員全程陪護着,親自從黃鶴市到雲豐市來了。 “哦,好吧,在哪兒?我過去。”齊格只得答應了下來。

“流雲大酒店,19樓18號房。”

“嗯,我這就趕過去。”齊格放下了手頭的事情,換上裝逼套裝,去到北郊公園門外,叫出了邁凱倫p1,上車後油門一轟,頃刻間便來到了流雲大酒店的門前。

上到19樓,來到18號房,門前的走廊裏的兩名便衣守衛見到齊格停留在18號房附近,立刻迎上來詢問齊格的身份。

齊格報了名字之後,便衣打了個電話出去,過了一會兒之後,18號房的房門打開,楚雲嫙從裏面很高興地衝了出來,見到身着裝逼套裝的齊格之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以前的齊格雖然也很帥,而且修煉了能量讓他有種充滿力量、精氣十足的感覺,但身上總穿着很廉價而且有些不太搭調的地攤衣服,多多少少會影響到他的氣質。

今天不一樣,一身由系統綜合人類審美時尚風格,合理搭配出的名牌服裝以及各種頂級飾品,頓時把他整個人的氣質完全襯托了出來,帥到讓楚雲嫙看到他時有了種快被窒息的感覺。

“不認識我了?”齊格見楚雲嫙看着自己發呆,半天一動也不動,只好主動開了口中。

“太帥了!帥得我要暈過去了!”楚雲嫙羞紅了臉,連忙把齊格拉進了套房裏。

不敢再看他了,再看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楚老爺子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今天也只是精神相對比較好,爲了見齊格纔在醫護人員的陪護下,來到了雲豐市。沒辦法,齊格是他選中的未來楚家的守護者,必須要親見一面纔會比較安心。

當楚雲嫙把齊格拉進楚老爺子房間裏的時候,楚老爺子見到身着裝逼套裝的齊格,也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氣質、如此帥酷、如此朝氣蓬勃的男子?也難怪孫女楚雲嫙會被他迷到不行!這樣的男人,就算沒有別的優點,僅憑外表,一般的女人都無法抗拒啊!

男人見到了,會自慚形穢,恨老天爲什麼把帥哥的標準拔這麼高,還讓別的男人怎麼活啊?

“爺爺!他就是齊格。”楚雲嫙把齊格拉到了楚老爺子的面前。

“坐。”楚老爺子讓工作人員拿了張椅子過來,讓齊格在牀邊坐了下來。

“你就是齊格?我想見你一面好難啊!”楚老爺子裝作生氣地向齊格說了一聲。

“實在是工作太忙,抽不開身,原本準備忙過這段時間,就過去看望老爺子你的,沒想到你過來了。”齊格有些歉意地笑了笑。

“能理解,所以老頭子我才自己從黃鶴市跑了過來,耽誤你一點時間,也沒別的事情,就是想見見你。”楚老爺子並不是真的生氣,如果齊格是一聽到他召喚,就立刻屁顛屁顛跑過去諂媚的那種人,他反倒會看不起。

而現在面前這個齊格,在見到他的時候,絲毫沒有之前那些見他的人所表現出的拘謹和惶恐,神情顯得極爲自然和淡定,這也讓楚老爺子很是滿意,

楚家未來的靠山,就得有這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氣質!在華國五千年的歷史上,只有真正的帝王,才能擁有這種獨特的氣質。

楚老爺子對齊格救下楚雲嫙的事情表示了感謝,又向齊格詢問了他現在的工作情況,表示有什麼困難,隨時可以找楚家兄妹幫他解決。

“工作重要,但並不會耽誤你和嫙兒的感情,我聽說你在楚城也有投資,和嫙兒是合夥人,希望你們在以後的生活裏互幫互助、相濡以沫、攜手前行。”楚老爺子最後又補了幾句,然後很疲憊地靠在了牀頭。

“老爺子身體不太好?”齊格轉移了話題。他根本沒答應做楚家的女婿,老爺子這話是準備把這事兒給定下來了?那可不行。

“快八十的人了!”楚老爺子咳了兩聲,無奈地笑了笑。

“我以前學過一些氣功治療之術,說不定會對老爺子會有些好處,不知道老爺子是否願意嘗試?”齊格才修煉出的能量治療之術,雖然很被機器人看不起,但在他自己看來,已經是不錯的進展了。

可以在老爺子身體上試試,看能不能改善老爺子的身體和精神狀況,用以檢驗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成果。

不管怎樣,老爺子請了幾次都不去,這也算是齊格對老爺子的一種補償了。

“這個……華國的氣功啊?好啊,你想怎麼試?”楚老爺子看起來有幾分興趣的樣子。

“很簡單,就象電影電視中那樣,老爺子背對着我,我把體內的真氣灌入老爺子的體內,起到一些強身健體的作用。”齊格根據能量治療手冊中的說明回答了楚老爺子。

“好吧,你試試。”楚老爺子顯然也沒太當回事,但既然齊格有這份心,他當然也不要拂了他的面子。

楚老爺子背轉過來,象電影電視中那樣盤腿坐在了牀上,齊格也脫下鞋子盤腿坐在了楚老爺子的身後。

楚雲嫙很好奇地看着這一切,以前在那些很古老的武俠類電影電視中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先覺得很神奇,後來覺得很搞笑,沒想到齊格居然要對楚老爺子這麼做。

旁邊的醫護人員也都露出了一臉怪異的神情,他們顯然覺得齊格是在胡鬧,但既然楚老爺子都答應一試,自然不會有人提出反對意見。反正,在他們看來,齊格的故弄玄虛頂多是不起作用罷了,也不可能會有什麼負作用。

如果老爺子願意相信,至少對老爺子的心理暗示上是會有好處的。

對於衰老將死之人來說,精神上的力量往往比身體上的力量更重要。

齊格先自行在體內運轉了一會兒能量,然後把積累出的治療能量集中到了兩隻手掌上,這才把手掌輕輕地放在了楚老爺子的背後,把那些感覺着很柔滑的治療能量,緩緩地通過自己的手掌,從楚老爺子的後背處灌注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楚老爺子只感覺着齊格的兩隻手掌散發出一股很奇異的熱量,然後,這股熱量從後背處滲入了他的體內,並向他四肢百骸中分散遊移了開來。

與此同時,當這些能量到達楚老爺子身體裏的一些隱痛、不舒服的地方的時候,楚老爺子頓時感覺那些不舒服的地方象是被按~摩了一般,不舒服感覺或隱痛的感覺頓時減輕甚至消失了!

另外,當這股能量到達楚老爺子的大腦中的時候,楚老爺子感覺着自己的精神莫名地爲之一振,原本疲憊不堪的神智突然變得清明瞭起來,而且越來越清明。

當這些能量到達他的腰部四肢之後,楚老爺子突然有了種身體充滿力量的感覺,讓他覺得現在的他,就算是下牀四處走動一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隨着齊格手掌中的治療能量一點一點灌注進楚老爺子的體內,楚老爺子感覺着身體越來越舒服、精神越來越振奮、四肢越來越有力氣,甚至有了種讓他瞬間返老還童的感覺。

“太神奇了!太厲害了!太不可思議了!”楚老爺子在齊格停下來之後,轉回頭來紅光滿面地看向了齊格。

“爺爺你看起來感覺很不一樣啊!”楚雲嫙看到楚老爺子紅光滿面的樣子,也是一臉的訝異。

要知道老爺子自從上次發病之後,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況是每況愈下,因爲他身體弱到已經無法承受藥力,所以醫護人員只能進行保守治療。

說白了,就是在等死而已。

老爺子的面色也是一天一天蒼白衰老,象這樣紅光滿面,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場的醫護人員連忙對楚老爺子的身體指標進行了一番測量,發現楚老爺子原本很高的血壓、連藥物都降不下來的血壓,現在降下去了很多,心跳也比以前強健了很多,進一步測試發現楚老爺子的血糖、肝功能、腎功能等指標都有全面好轉的趨勢!

原本對齊格還有最後一絲懷疑的楚老爺子,這時候徹底成了齊格忠實的擁躉,以後誰要敢再對齊格不利,那就是想要他的老命!

齊格離開的時候,楚老爺子甚至下牀,親自把齊格送到了房間的門邊,他從黃鶴市過來的時候,一路上都是躺在車上,由醫護人員全程看護,包括進入酒店,也是由輪椅送上來的。

但是現在,他居然可以自己行走了!

先前楚老爺子只是想着讓齊格能在他過世之後,繼續護佑楚家,實在沒想到,齊格還給他帶來了延續生命、恢復健康的希望!

這樣的人,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拉攏到楚家來!

……

週五。

鳳棲縣教育局。

今天身爲教育局長的周聖聰很有些苦惱。

以前縣教育局遞到市教育局去的一些文件,基本上都是按照縣教育局的意見批示下來的,但這次有些不太一樣。

市教育局辦公室的孔主任,說要親自到縣教育局來當面審批這些文件。

周聖聰有些弄不懂,爲什麼孔主任會插手縣教育局裏的這些事情,本來這些事情也不該市教育局辦公室主任來插手。但是,孔麗雖然只是市教育局辦公室的主任,她老公卻是雲豐市古豐區的區委書記,未來有可能會是雲豐市的市長。

所以周聖聰根本不敢怠慢,象迎接市教育局的李局長一樣,很隆重地把孔麗迎進了縣教育局的大門。

會議正式開始了。

周聖聰一樣一樣地處理着縣裏各教育機關、各個中學、小學的日常事務,教師評級、各個學校提交上來的一些人事變動之類的。

“縣五中的齊天閒,提升到教務處當副主任?這個人我以前沒怎麼聽說過啊!”周聖聰審批一份鳳棲縣五中提交的人事變動的時候,微微皺起了眉頭。

鳳棲縣一共也就只五所中學,每所中學裏面領導加教職工平均也不過幾十號人,五所中學加在一起,一共也就兩百號人的樣子,周聖聰在風棲縣幹局長幹了十幾年了,對自己管轄範圍內的人,特別是各學校的領導、以及稍微有些名氣的老師都非常清楚。

鳳棲縣說起來也就屁大點兒個地方,普通教師想成爲學校的領導,哪怕是最低級別的教導處副主任,都必須先入了他周聖聰的眼,得到他周聖聰的認可才行。

這個齊天閒,以前也只是那兩百多人名單裏一個很普通的名字而已,連高級教師都不是,也沒有做過他周聖聰的關係,憑什麼提拔成五中的教導處副主任?五中這幫人在瞎搞吧?

“齊天閒同志,他……現在是五中初三年級的語文組組長,表現還不錯,所以想給他一個鍛鍊的機會。”五中過來參會的劉副校長向周聖聰解釋了幾句。

“是嗎?這個還是先讓辦公室的王主任抽時間過去考察過再說吧!”周聖聰大筆一揮否決了這次任命,在孔麗面前表現他工作的慎重。

“不,周局長你可能不瞭解情況,這位齊天閒同志工作能力確實很強,五中的陳校長病休很長時間了,前段時間提出想提前退休,現在一直是管教研的劉副校長在代管校長的工作。我的意見是不如讓陳校長提前退了,把劉副校長扶正了,然後讓齊天閒同志出任五中的副校長。”縣教育局的副局長鬍松林卻是向局長周聖聰提出了不同的意思。

“你說什麼?”周聖聰扒下眼鏡瞅了瞅胡松林,縣教育局從來都是他的一言堂,什麼時候輪到胡松林否認他的決定了?而且還要提拔這個齊天閒當五中的副校長?

一名普通教師提拔成副校長,胡松林你逗我玩呢?昨天晚上喝高了吧?現在還在發暈?

“嗯,這是我的建議,我們縣教育局應該不拘一格降人才,齊天閒同志有這候能力,就不應該埋沒人才。”胡松林繼續很堅持的語氣。

“簡直是亂來!一個語文組組長,直接提拔副校長?你當我們教育局的工作變動審覈是兒戲嗎?胡松林同志,你這工作態度可要不得!” 周聖聰不由得有些怒了,市局的孔主任在場呢!雖然一直一句話沒說,但肯定在看他們縣教育局怎麼處理事情,這個胡松林平時挺老實的,今天是吃錯藥了還是怎麼着?

“這件事,我建議聽聽市局過來的孔主任的意見。”胡松林很淡定地提醒了周聖聰。

“啊?這種事情要麻煩……”周聖總突然感覺着情況有些不對了,難道胡松林事前和孔麗溝通過?

“我也聽很多位同志說過,說這位齊天閒同志工作能力很強,既然五中的陳校長要退了,不如就任命齊天閒同志當五中的校長吧!其實呢,我和齊天閒同志做過幾年同事,對他的業務能力非常瞭解。這麼多年老齊一直在底層,確實很屈才!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具體怎麼安排,還是要由你們縣教育局來決定,周局長你可千萬別受到我的影響。”孔麗緩緩地開了口。

“那個……”周聖聰頓時有些傻了。他瞪了胡松林一眼,很顯然,這件事上,他被胡松林給坑了!

搞半天孔主任到縣教育局來,是爲齊天閒的事情來的啊!事前怎麼他一點兒音訊都不知道?

周聖聰又瞅了瞅五中的劉副校長,心裏頓時明白了過來,這位劉副校長和胡松林是親家,應該是劉副校長先得到了什麼消息,告訴了胡松林,然後聯合一起擺了他一道!讓他在孔主任面前出了洋相!

“那個……孔主任說得很對!我們縣教育局就應該不拘一格降人才!齊天閒同志確實表現很不錯,讓他擔心五中的校長,我也會很放心!這一切就按孔主任說的辦吧!”周聖聰乾咳了幾聲之後,立刻改變了說法。

“周聖聰真是一位開明的好局長。”孔麗這才微笑着向周聖聰點了點頭。

“對了,縣教育局最近分配到了兩個高級教師的名額,一中和二中報上來的那幾位候選人,我看着都不怎麼合適。五中把齊校長的資料提報過來吧,我覺得只要是人才,就算是在五中這樣的落後學校,也一定要給予足夠的重視!”周聖聰清了清嗓子,爲了扭轉在孔主任面前的不利形象,立刻主動提出了一個議案。

當教師的,一輩子最看重的,就是高級教師的職稱,這意味着一種榮譽,同時也意味着工資會比普通教師高出一大截。

高級教師上面還有教級教師,但那就不是一般普通教師能奢望的了。

縣裏新分配的這兩個高級教師的名額,被五所中學十幾位競爭者搶破了頭,周聖聰家裏收了大量的好煙好酒,綜合權衡才答應了其中兩個最捨得出血的人,現在看來要忍痛割讓一個名額出去了,不然的話無法挽回在孔主任心裏的印象。

“這次縣裏有兩個高級教師的名額啊?齊校長的夫人楊老師,也是一位很優秀的教師,不如這次把他們夫妻二人的問題一起解決了吧,以後我會再想辦法幫鳳棲縣多爭取幾個名額。”孔麗想了想之後,向周聖聰補了幾句。

“好的好的!多謝孔主任!”周聖聰有些肉疼,但孔麗這麼說了他當然不敢說不行,只能把兩個高級教師的名額全都讓了出來,只能回頭再向承諾好的那二人慢慢解釋了。

“老齊啊!我老胡啊!正在教育局開會呢!孔主任也在,剛纔我向局裏建議提升你當副校長,孔主任覺得屈才,建議直接提升你當五中的校長!縣教育局一致通過了!”

“對了,孔主任還推薦你和楊老師參加這次高級教師的評選,基本上已經定了!你和楊老師趕緊把資料準備齊了!交到劉副校長那裏就行!我會負責把後面的事情辦好!”胡松林趕緊搶着給齊格的父親齊天閒打了個電話,替孔麗邀功的同時,也是他在向孔麗和齊天閒邀功。

果然,孔麗在聽到胡松林打的這個電話之後顯得非常高興,向胡松林投來了讚賞的目光。

周聖聰的臉黑得能滴出水來,這次副局長鬍松林坑他坑得不輕啊!平時看他不顯山不露水的,沒想到關鍵時刻來了這麼一下!簡直是在他周聖聰的背後上刀!但是,胡松林顯然是抱上了孔麗的大腿,周聖聰縱然心中無比生氣,以後怕是也拿胡松林什麼辦法都沒有了。

怎麼他事前一點兒也不知道孔麗和齊天閒的關係呢?信息社會啊!對他們這些體制內的人來說,信息就是他們的仕途生命!

孔麗這次有意到鳳棲縣來旁聽縣教育局的會議,目前當然就是爲了討好齊格的父母,在過來之前,先給五中學校幾名領導打了招呼,其中就有正負責學校事務的劉副校長。

劉副校長聽孔麗關心齊天閒的近況,頓時心知肚明劉齊兩家的親家傳聞確實屬實,於是第一時間把這消息偷偷告訴了胡松林,纔有了副局長鬍松林在會議上公開插了局長周聖聰一刀的那一幕。

在孔麗看來,就算劉小溪沒機會嫁給齊格了,她也要盡力爭取緩和兩家之間的關係,讓劉大海能得到齊格的庇護。

發佈會上的一切,孔麗無比後悔,藉着和齊父齊母以前的同事關係,做齊父齊母的工作、修復兩家的關係,是她現在最好的補救了,希望多少能挽回一些。

“齊校長的電話。”胡松林把手機遞給了孔麗,對齊父的稱呼都變了。

“孔主任啊!您從市裏回來了?”齊父很激動的聲音,聽剛纔胡松林的意思,劉小溪的母親孔麗,親自要求縣教育局提拔他當校長?普通教師直接當校長?沒有這種玩法吧?

“天閒好啊!劉書記特意交待我過來看望您和楊老師呢!”孔麗很親熱地和齊父聊了起來。

……

週二。

未來遊樂場四周的圍牆,在齊格一覺醒來之後,全部被修到了二十米高。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有四扇巨大的金屬門,加上金屬銀色的圍牆,讓整座遊樂場看起來很有未來科技的感覺。 “把競買下的那塊土地用至少二十米的高牆圍起來的任務已完成,能量化農場大禮包的獎勵已發放。”

“新任務:遊樂場正式開業迎接遊客。”

“任務獎勵:半虛擬式情侶版太空飛梭兌換系統。”

“半虛擬式情侶版太空飛梭?”齊格看了看說明,和先前的現實版超級過山車兌換系統一樣,一種可以自行設計的遊樂設施。

這個半虛擬式情侶版太空飛梭和過山車不一樣,遊客會進入到一個密封的小型太空梭裏,裏面只能坐下兩個人。從名稱來看,是專門爲情侶設計的,男生坐在後面有靠背的地方,女生只有靠在男生的懷裏才能獲得安全感。

和過山車一樣,太空飛梭也有導軌系統,但因爲是在看起來很封閉的太空梭裏,所以感覺上比起過山車要安全多了。

當然,只是感覺上的。

這個太空梭的遊戲是半虛擬式的,也意味着裏面使用了一部分黑科技。

齊格可以在設計的時候,給這個項目加一個黑科技彩蛋,比如讓坐在裏面的人,通過太空梭的舷窗看到外面的一切,有可能是虛擬出來的。

現實中摻入虛假,比如導軌斷裂之類的,把他們嚇個半死,又或者整座遊樂場發生了爆炸、倒塌、陷入一片火海、又或者發了洪水、有流星墜毀、出現遠古巨獸等等。

這些黑科技彩蛋的價格都不低,初始加入第一個的時候,需要兩千萬的費用,如果加入兩個及以上的彩蛋,則遊客每次會隨機到一種彩蛋,而每增加一種彩蛋,在建造的時候,都要額外增加一千萬的費用。

現實對應型多功能隨身遊樂場,在齊格把高牆和陽光雨棚修建起來之後,也終於從灰色變成了綠色,可以使用了。打開界面之後,現實對應型多功能隨身遊樂場的形狀,自動適應成了齊格買下的那塊地的形狀。

因爲這塊地很多,齊格把它分成了好幾個區域。有餐飲區、商貿區、成人遊樂區、兒童遊樂區、後面還附贈了一座能量化農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