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在說什麼傻話啊!」

雛田眼波流轉,橫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把櫻從身前推開。

「瞧你,傻乎乎的樣子。」

春野櫻盈盈地笑著,也不說話,就勢躺倒在雛田床上,手疊在小腹上,慵懶地闔上眼帘。

床墊鋪得很柔軟,帶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叫人心曠神怡。

雛田也順勢躺下來,貼著櫻的身子並排地躺著,學著她的樣子闔上眼帘,手疊在肚臍上。

錦緞般的青絲壓在另一邊的柔軟粉發上,交纏在一起。

耳鬢廝磨的兩個少女突然沉默起來,房間便霎時間安靜了下來。

安靜得彷彿能聽到春野櫻細微綿長的呼吸聲。

彷彿能聞到粉發少女身上若隱若現的梔子花香。

御繁華 沉默了一會,雛田睜開眼睛,轉頭望向身旁的少女。

她像是睡著了。少女的容顏這一刻是如此靜美:纖長的睫毛一顫一顫地輕輕抖動,挺翹的鼻樑下,鼻翼隨呼吸輕巧地翕動著。

「你……」

雛田突然開口,打破了這份寧靜。

「嗯?」

她睜開眼睛,回望著友人。

「……你,」在那雙清澈的碧色眸子注視下,雛田不知為何,臨到口的話又改變了,「已經把北斗神拳最後的部分研發完成了嗎?」

與八門遁甲幾乎一樣,北斗神拳亦是通過刺激穴道來打開身體限制,從而產生巨量查克拉、數倍地提升速度和力量的拳法。

區別則在於,八門遁甲威猛剛勁,似滾滾巨浪波濤洶湧,更適合剛拳系體術忍者施展;而北斗神拳卻是春野櫻專為日向家的柔拳系忍者開發,產生的查克拉溫和堅韌,似涓涓細水綿延不絕,更持久、更易被施術者掌控。

既然取北斗之名,這一秘法自然是有七個層次,即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共七拳;前五拳已經開發完畢,而開陽和搖光兩拳到底要通過開啟哪個穴道來實現,還有待研究。

北斗神拳對雛田非常重要,但她從來不會向春野櫻催促什麼,甚至極少詢問開發的進度。

雛田不會把別人對自己的幫助視為理所當然。

雖然比原著的那個她多了自信和強勢,但本質上兩人仍是同一個人,有著同樣的溫柔。

所以這話一說出口,春野櫻就知道,她想問的其實不是這個。

這份不坦率的性格,也不知道是學誰的呢?

「卡在第六拳上了。最近把時間都花在自己的修行上了,沒怎麼開發這個術,你不會怪我吧?」她淡淡地笑著,柔聲說道。

「怎麼會!我也才剛完成第四拳的修行而已,不急的。」雛田連忙應道,手肘半撐起身子來,滿頭青絲幾根落在鎖骨上,又或順著少女秀頎的脖頸傾瀉而下。

「所以你其實不是想問這個的吧?」

春野櫻也半撐起來,用別有深意的眼神凝望過去。

「我……好吧,」雛田垂下眼帘,避開少女灼灼的視線,不知為何她的笑聲有點止不住,邊笑邊說道,「我就是,嗯,想問一下……就是昨晚那個問題啦!」

好不容易止住笑,她停下來,斟酌著用詞。

「你跟佐助,前幾天去哪裡了?」

黑髮少女輕聲問道。

溫熱的氣息吐到了櫻臉上。

……

……

第44號訓練場。

卡卡西的修行進行得很順利。

他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如此便利而高效的修鍊,每次修行到筋疲力盡、累趴在地上,只要經過春野櫻陰封印的補給和到位的按摩,很快便又能生龍活虎地站起來。

更別提身邊還有一個已經完全掌握萬花筒寫輪眼的克隆分身,可以隨時得到指點了。

所以僅僅是幾天的時間,卡卡西對萬花筒寫輪眼的掌握程度,便驟然從入門不得,連跳幾步,到了差不多能嫻熟施展萬花筒秘術,甚至用於戰鬥當中的程度。

場上。

卡卡西直直地站著,右手並指立在身前,瞪著一隻猩紅的萬花筒寫輪眼,淡淡開口:「我準備好了,來吧!」

站在他對面的,是春野櫻本尊。

「小心了!」

少女沉聲說道,手上查克拉光芒一閃,指間突然多出幾枚晶瑩的冰飛鏢。她手腕一抖,冰飛鏢便化作幾點寒星,劃出數道不同的弧線,疾速射向對面的青年。

卡卡西屏息凝神,死死盯著襲來的飛鏢,瞳力迅速凝聚,眸子里迴旋鏢紋路開始瘋狂旋轉起來。

「神威!」

卡卡西猛喝一聲,眼中瞳力宣洩而出,化作時空的牢籠,準確地捕捉到高速飛來的飛鏢。

空間竟在這股瞳力作用下扭曲了,比鋼鐵還冷硬的冰飛鏢毫無反抗餘地地被扭曲的空間撕碎,消失在空氣中。

第一枚順利消失,第二枚、第三枚也很快步其後塵。

直到最後一枚冰飛鏢,因為萬花筒負荷太重,卡卡西瞳力猛地一滯,神威發力竟遲了一拍,落到了飛鏢身後!

「沒命中……!」卡卡西悶哼一聲。

再用神威已經來不及了。

他心中一驚,下意識想跳開,身體卻僵硬得動彈不得,完全不聽使喚!

冷汗一下子冒了出來。

「哼!」他咬緊牙關,竭力驅動著身子堪堪挪開一個身位,避過飛鏢,然而春野櫻的飛鏢可沒這麼簡單——

只聽砰的一聲,冰飛鏢竟化作一枚小型的炸彈,從面罩青年身側轟然炸開!

近在咫尺的猛烈爆炸並沒有傷到卡卡西。

他喘著粗氣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被須佐能乎握在手裡,淺綠色的巨大手掌擋住了飛鏢爆炸的傷害。

「決定生與死的瞬間,你還是沒能打開基因鎖、攔住飛鏢嗎?太遜了,卡卡西老師。」

春野櫻站在須作巨人體內,淡淡地評價道。

「你又在胡亂創造聽不懂的新詞……我剛才是力竭了,差點動不了。」卡卡西揉了揉眼眶,苦笑著,心有餘悸地說著。

「不過我比之前已經進步很多了……」

他拉下護額擋住寫輪眼,一屁股坐到地上,聲音有氣無力地說道。

少女本尊走了過來。

「沒錯,昨天你還是用一發就立馬躺倒的。」她笑道,「現在已經稍微適應了一點,至少能挪動身體了。」

「而且你現在對神威的操縱力也提高了很多,發動的時機、位置和空間大小都開始能控制住了。」

卡卡西點點頭。

不用櫻說,自己的進步速度他體會最深。神威這個秘術殺傷力實在驚人,故而難度亦是極高,修鍊能如此順利,也是出乎卡卡西的意料。

「先休息一下吧。」面罩青年眯著眼笑道。

他抬起頭,看到春野櫻一副若有所思、心神恍惚的樣子,便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從沉思中驚醒過來的春野櫻一愣,笑道,「我只是在想你的神威……」

她總覺得這一招……有點眼熟。

靈感從腦海中一閃而過,被卡卡西這一打斷,她就再也抓不住了。

卡卡西的心情不錯,沒有在意櫻一時的分神。他望了一眼分體身上的須佐能乎,好奇地問道:「對了,小櫻,你對萬花筒寫輪眼開發到什麼程度呢?」

從那個須佐能乎的完整程度上看,春野櫻對寫輪眼的能力掌握得很不錯。

重生之庶女傾城 不過,只有單隻寫輪眼的卡卡西無法施展這個術,連要求更低的威裝形態都無法施展出來。

是以他也不知道,這種程度的須佐能乎意味著什麼。

但是卡卡西總覺得,他的寫輪眼好歹也適應了十幾年了,至少不會被剛剛得到寫輪眼沒幾個月的春野櫻拉得太遠吧?

好歹他已經把神威掌握一半了。

明明自己還是她的老師來著,被學生甩得太遠,也有點傷面子吧?

春野櫻展顏一笑,看出了卡卡西的小心思。

「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千變萬化,鼬的天照、月讀,止水的別天神,還有你的神威……都各不相同,各有特點,除非是同一類型的能力,否則很難比較開發程度的高低。」

她緩緩說道。

櫻在佐助家的記載中看過,萬花筒的能力雖說各有差異,卻又有跡可循。

多數是火遁型或幻術型,又可以分為附帶天照、別天神此類秘術的特殊型和加強遁術或幻術威力的基礎型,通常能增強主人的優勢遁術,或者彌補主人的致命缺陷。

像神威這種涉及空間的秘術型寫輪眼,其實相當罕見……

她也就見過一次而已。

所以……這是巧合嗎?

春野櫻心中默默思考著,嘴上卻說道:「而且我極少使用別天神。這個術跟我不是很搭……」

「不過,我可以全力施展出須佐能乎,給你看看——」

春野櫻說著,嘴角勾起了一個微小的弧度。

她壞笑著,手上緩緩結印。

給你看看——

我們之間的差距。

霎時間,龐大而森嚴的查克拉,衝天而起!

【第一更。】 「萬花筒寫輪眼,開啟。」

「仙人模式,開啟。」

「……陰封印,開啟!」

萬千之心 三個強力秘術的啟動,彷彿三道巨型閘門的突然放開。

霎時間,春野櫻身上突然爆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恐怖氣息來!

驚人的氣勢,隨著少女身上外泄的查克拉而湧出,恍若實質般化作道道勁風,席捲著飛沙走石,打到卡卡西臉上。

卡卡西連忙把手攔在身前,站起來,一臉驚懼地望著不遠處的少女。

接著,就在卡卡西眼前。

淺綠的巨人,參天而起!

「仙術,須佐能乎參上。」

須佐能乎的頭頂上,春野櫻淡淡地說道。

在她腳下,卡卡西屏住了呼吸。

站在他面前的,是何等雄壯的一個偉岸巨人!

巨人上百米的身高,使得卡卡西必須使勁昂起頭,才能看到高高挺立在須佐能乎頭頂的少女。

卡卡西就站在它的腳邊,伸手都摸不到它腳面的高度。

這種程度的須佐能乎,哪怕只是隨意的出拳踢腿,也是無可匹敵的恐怖力量吧?

卡卡西剛才還對自己的神威非常自信……

見了這一招,他已經完全啞口無言。

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比。

壓迫性的氣勢,鎮得白髮青年甚至喘不過氣來!

哪怕是明知小櫻不會攻擊他,卡卡西也本能地心悸,下意識產生逃離此處的衝動。

「這就是小櫻現在的程度嗎……」

按捺住逃跑的衝動,好一會兒,卡卡西才緩過氣來,望著極高處衣衫獵獵擺動、意氣風發的少女,喃喃自語道。

甚至遠在幾十公里以外的木葉,也有感知敏銳的忍者心中隱隱一動。

赤丸:「汪?」(牙在一旁:「咋了,餓了么?」)

志乃:「今天的蟲子好像有點沒精神……」

至於日向家……這個距離對白眼來說有點遙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