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擺平了boss的最後一個技能,黔驢技窮的boss再也翻不起什麼風浪,很快血量便掉至10%的狂化分水嶺。

此時襲人暖和歐陽凡忽地對視一眼,都是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默契。

和神一樣的隊友並肩作戰就是舒服,二人打的正是趁boss狂化前瞬間秒掉boss的主意。

boss的血量還有8000出頭,這兩人卻都是極度自信。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只見襲人暖趁boss血線掉至10%的最後一刻猛然探出了左手——噬魂之手,隊伍里唯一能對boss打出控制效果的技能。

–465

狂化后噬魂之手還能不能有效襲人暖也是沒譜,因此便剛好卡住了boss狂化前的這個當口,讓boss陷入被噬魂之手抓取的2秒控制時間。

歐陽凡也在這一刻銀光落刃戳至了boss身後,一個小時冷卻時間的空城淚還未轉好,只得將就著開啟已經冷卻好的真–疾風步讓暴擊率翻倍。

在此之前歐陽凡便已換上了之前爆出的GBL教道袍傳承兩件套,反正之前裝備的追命套裝也無法擊飛boss,換了好歹能加點屬性。

換上之後攻擊力由256~271微微上漲至276~291,傳承兩件套效果增加10%暴擊率,加上本身固有的40%便是50%,再加之疾風步狀態下暴擊率翻倍,此時歐陽凡的暴擊率已到達了恐怖的百分之百。

當下歐陽凡220%百分比傷害的超級銀光落刃落地,–1228(暴擊)

兩秒內打出里鬼劍術+三段斬+突刺+劍斬+破軍升龍擊。

–232(暴擊)、–220(暴擊)、–216(暴擊)、-224(暴擊)、-38(暴擊)、–218(暴擊)、–388(暴擊)。

你的心我的心 歐陽凡兩秒內一共貢獻了2700+傷害,小強MM也在後方蓄力的激光箭+破甲箭+后空跳取消后搖極速打出二連發,也給boss造成了800+傷害。

饒是如此,離秒掉boss卻還差4000傷害。

與此同時,被襲人暖抓取的boss腳下忽地岩石盡數皸裂,緊接著一道血紅的怒氣衝天而起,正是襲人暖最強的輸出技能——怒氣爆發。

–2131

兩秒的噬魂之手抓取時間已然結束,噬魂之手的二段衝擊波將boss的巨大身軀轟飛老遠。

慘了!歐陽凡這一刻臉色大變,boss還剩2000左右氣血,落地之後恐怕他們就要唱征服了。

然而在襲人暖眼裡,噬魂之手的控制時間卻不止兩秒,衝擊波擊飛的那短暫浮空時間也被他計算在內。

當下只見boss倒飛的巨大身軀即將落地的那一刻,襲人暖卻眼疾手快地斬出一發十字斬讓boss的浮空時間再次增加一瞬。

–618

boss從10%血線起還未來得及狂化便一直處於被控狀態,雖然血量已快見底卻依然未被系統算作進入狂化,因而不能免疫襲人暖的十字斬浮空效果。

然而boss的體型實在太大,十字斬的浮空效果幾乎轉瞬即逝。

襲人暖卻在劈出十字斬后馬上接一發崩山擊崩在boss掉下的落點,崩山擊落地的血氣衝擊波再次讓boss微微浮空。

–434

隨即再接上挑繼續增加一點浮空時間。

–406

趁著短暫的空隙斬上一記血刀普攻。

–321

短短的1秒時間boss在離地面不到十公分的高度起起伏伏,可就是無法落地。

如今襲人暖所有帶浮空效果的技能用完,boss終於如願落地,襲人暖最後一個絕殺技能卻也劈了過來——

重擊!-573

「你們會後悔踏過這片叢林的……」

樹魔留下死前的詛咒便轟然化作白光,天帷裂谷盡頭的海面卻在此時掀起一陣巨浪,彷彿裡面正有什麼恐怖生物在發怒一般…… ?伊澤在零去幫理事長辦事的空檔,趁機回到月之寮。

利用瞬移很快出現在大廳里,伊澤卻捂著胸口靠在牆上。在感應到周圍沒有人出現時,他才臉色蒼白的閉上眼睛急喘。

最近不停地動用力量破壞規則,加速了在這個世界壽命時間的縮短。

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這個世界的規則正在強硬地排斥自己,迫使靈魂從身體里擠出去。

拄在窗台上咳嗽,偌大的客廳都回蕩著撕心裂肺的咳嗽聲。

「這位同學,需要我幫忙嗎?」清朗的聲音夾雜著一絲明媚如陽光的味道。

伊澤擦擦嘴角,抬頭看向對他笑得一臉和煦溫柔的金髮綠眸青年。心裡明白除了剛到哥哥家裡時認識的藍堂英和架院曉,夜間部應該沒有吸血鬼認識他了。

沖對方微笑:「我是來找玖蘭樞學長的,他在嗎?」

一條拓麻似乎習以為常,輕車熟路地回復:「玖蘭出去了,你有什麼事嗎? 悠閒小農女 如果他回來,我會代為轉告。」

伊澤毫不意外地點點頭,「好啊,請你告訴他,就說我很想他,能不能在他弟弟死之前去看看他。」

對方的眸色掀起一陣颶風,震驚之色從眼底一直浮於表面「你……」

「哦,抱歉,我竟然忘記了介紹自己。」伊澤想到夜刈十牙的突然出現,心裡已經開始勾畫出自己的打算。這樣的情況下也只有完全暴露了,想必哥哥也是抱有這樣的目的來保護優姬吧「我叫玖蘭澤,請多多指教。」

一條拓麻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條……你在幹嘛?」樓梯上走下一個睡眼惺忪的少年,一邊揉著眼睛,一邊糯糯地嘀咕著「你不在,被窩裡好冷哦。」

詭異的氣氛和緩下來,一條轉身迎下支葵千里,溫柔地扶他坐在沙發上,替他蓋上毯子。支葵似乎已經習慣被人這樣細心的照顧著,沒有感到絲毫地不妥。溫順地隨著一條的動作,乖乖地靠坐在沙發上,這才看到旁邊的伊澤。他迷迷糊糊地看向一條「日間部的人怎麼在這裡?」

不知道應該怎麼向支葵介紹伊澤,一條只好對伊澤說:「你要坐在這裡等玖蘭回來還是……」

「我在客廳等他就行了,一條學長有事可以去忙,我不會亂走的。」伊澤走向左手邊的獨立沙發上坐下,自然而隨意。

這時候支葵也有點清醒過來,他看看一條又看看伊澤,突然冒出一句「哦……你是玖蘭大人的追求者?」

這句話問得不光伊澤笑了,就連一條都彎起了嘴角。在他剛想解釋的時候,伊澤竟然點點頭很認真地回答:「嗯,對啊,我很喜歡樞學長,你有什麼辦法讓他喜歡上我嗎?」

一條啞然失笑,突然間覺得伊澤很可愛,下意識溫和地對他說:「作為弟弟應該了解他喜歡什麼的吧?只要為他做喜歡的事,他一定會高興的。」

不記得是誰跟他說過了,了解一個人往往會使彼此更加疏遠。你記得他全部的好全部的壞,清楚他做每一件事的動機,默契到失去了原有的浪漫和相惜,只剩下殘酷的理智和冷漠。

玖蘭樞的每一步,伊澤都清清楚楚地明了。在這些若有若無的鋪排里,他到底在玖蘭樞心中是怎樣的位置,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知道而已。

或許真的是弟弟的身份,卻不一定能享有到弟弟的福利。

伊澤側頭笑笑,很安靜地看向一條:「我……並不是很了解哥哥。」

很想了解,在玖蘭樞的心裡到底有沒有他的一席位置。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無聊,明明最開始已經打算好應該完成的目的,也準備好最壞的結果。但還是會不知不覺地渴望有那麼點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出現,比如伊澤一直想要卻一直逃避的溫暖信任。

那種排斥周身所有的心,在不知不覺中生出了些許裂縫。再也不是當初在死神世界那種玩玩的心情,開始了在意,開始了迷茫,開始了明悟。就算被傷了心,被當作多餘的累贅,他依然保留著微弱的希望——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的希望。

伊澤揚起嘴角,嘲意愈濃。

輾轉了這麼久,心智竟然越來越幼稚,該說自己是白痴嗎?

溫暖什麼的,他配要嗎?

愚弄這些「哥哥」們的同時,難道他沒有得到懲罰嗎?

一條看著伊澤發獃的樣子,心下竟然生出不忍來。不知道從哪裡摸來的書,一把塞到伊澤手裡。看著對方疑惑的樣子,掃了眼書面勉強解釋道「喏,這個是星座介紹的書,或許你可以從裡面找到有用的東西。」

「星座?是什麼?」

一條不禁有些頭大,這小子不會連星座都不知道吧?他是怎麼生活到現在?「就是根據生日的劃分,一共被整理成12種星座,每一個星座都代表著不一樣的性格特徵。每個人的星座差不多都是不一樣的,他們會或多或少的帶有本星座的特點。有的時候看一個人,通過星座也是一種辦法哦。」

還是沒有聽的太明白,不過……看了這本書就能了解哥哥的性格了,是這樣沒錯吧。

不管好不好用,伊澤都收下了書,對一條微笑:「謝謝。」

*

優姬和零幫理事長跑腿,總算有了可以出校門四處逛逛的機會。

一路上優姬東跑西看,活力四射的樣子引起了許多路人的注目。零也沒有拉著她,腦子裡一直在想伊澤在自己出去的時候都在做什麼。經過料理商店的時候,會想伊澤有沒有按時吃飯;路過藥店的時候,會想起伊澤最近嗜睡的情況,考慮著是不是有時間領他出來看看醫生買點葯吃;就連走過日用雜貨店,都在想要不要回去給伊澤買個厚一點的被子,以防他踢掉一個還有另一個可以備用。

零心不在焉的情緒明顯感染到了優姬,她擔憂地看向零。內心卻焦急零不再關心自己,變得像是另外一個陌生人一樣。

「零!」優姬拽拽零的衣袖,楚楚可憐地望著他「最近你都心不在焉的,是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嗎?」

零回過神來,思維還處在什麼時候回去和伊澤吃晚飯的問題上,完全沒聽清優姬在說什麼。本著從小為優姬考慮的原則,他還是自然地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這個問句將優姬平日里積攢的委屈全都勾了出來,她睜大眼睛,眼淚馬上就要滾落出來「零,我不害怕你是吸血鬼的,那天的事情確實嚇到我了。可是我不討厭你,你不用怕傷害我而故意躲著我。你這樣雖然是為我好,但是我心裡還是很難過。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好不好?我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零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任由路上的行人指指點點。他不記得自己有躲著優姬,也不知道優姬怎麼會想到自己覺得她討厭他。雖然莫名其妙,他還是說了句:「我沒有那麼想,你不要露出那種白痴的表情。」

果然,優姬炸開了:「喂!你說誰是白痴!」

「愛哭鬼……」

「零!你這個大混蛋!虧人家那麼擔心你!」

……

*

邊等玖蘭樞邊翻看書,伊澤快速地翻閱完畢之後,無聊地靠在沙發上打起了瞌睡。

迷糊中一條好像給他蓋上了毯子,之後就和支葵走開了。期間,也沒有別的吸血鬼經過打擾他。

「你怎麼睡在這裡?」

伊澤聞言,迅速抬起頭。玖蘭樞已經站在他的面前,掃視一眼他手上花花綠綠的書皮封面后,眉頭輕輕皺起。「找我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哥哥?」看到玖蘭樞不出所料地再次皺眉,伊澤輕聲笑道「一條和支葵學長已經知道了我們的關係,哥哥不必再瞞著他們了。」

玖蘭樞冷冷地盯著伊澤,如冰一般的嗓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伊澤不怕死地點點頭「當然知道了,難道哥哥不喜歡我這個弟弟,不想承認我嗎?每天都瞞得那樣辛苦,不是很累嗎?不如承認算了,反正元老院那邊,可能都知道的吧。」

雖然伊澤說的都是事實,但是玖蘭樞依舊冷著臉,似乎從和伊澤的第一次見面,他就再無其他表情。

不在意玖蘭樞的態度,伊澤站起身伸伸懶腰「哥哥可以照顧我一輩子嗎?」不等玖蘭樞回答,伊澤兀自笑笑「所以,做好哥哥想做的就可以了。身為弟弟的我,本就應該幫助哥哥完成一直以來想要達到的目標,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拉住伊澤想要離開的手,玖蘭樞難得主動開口「不要做無謂的事。」

「哥哥是想說,不要破壞你的計劃吧。」伊澤看看拉著自己的手,有些落寞地笑:「放心吧,如果哥哥在意的是優姬,我可以保證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玖蘭樞不知道伊澤到底知道多少真相,只是沉默地看著伊澤。

走到門口,伊澤轉過頭對玖蘭樞笑了笑:「哥哥難道沒什麼對我說的嗎?我可是特意來看哥哥的。」

深深地望著伊澤,玖蘭樞的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等了半天,伊澤聳聳肩,輕鬆地沖他揮揮手,開門走了出去。

當要關上門的時候,只聽後面傳來句——

「以後不要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抱歉~~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一直沒有告訴大家更新的時間!明明昨天晚上的時候回來了,可是太晚還剩10分鐘斷電……結果今天才更新,等文的筒子們辛苦了!!!

積分全部送出,這幾天更新恢復,感謝普通讀者的長評,激動個~~~

努力碼字中……答應我,看到最後。第八書吧 ?伊澤回到寢室等零回來,不知不覺間竟然睡著了。

夢境里,依然是兩個少年相處的場景——

廢舊的倉庫,昏暗的光線,

一雙血色的眸子,直直的看向他,

白雪夾雜這粉紅的櫻花,充斥著凄慘的美感。

「殺了他?」

「不,死亡不是最痛苦的事,我要他和我一樣的活下去。」

「呵,讓他在希望中絕望嗎?確實是個報復的好方法。」

「當然好,這樣受益最大的不是你嗎,樞?付出了自己一點點的純血,換來了以後更大的力量。」

「你當我是你么,被仇恨蒙蔽雙眼,能看到多遠呢?」

「看?看什麼呢?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完全是黑暗的,只剩下血的氣味和絕望的知覺,你還讓我看什麼呢?」

「睡吧,當你醒來的時候,將獲得新生。」

滴答滴答,

光圈逐漸的縮小,只剩下一個模模糊糊的背影,僅僅能從後面看出那是個男孩。

他蜷縮在地面上,毫無安全感的樣子。

當伊澤從夢裡面用力掙扎出來的時候,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他低頭微微地顫抖,突然歪過身子面向地板,「嘔」地一聲,吐出一口黑紅色的血。

掀開被子,走過去拿了一杯涼水猛地灌進嘴裡。伊澤捂著胸口,慢慢滑落坐到地上。蒼白的臉毫無血色,如同白紙一般失去了所有的表情。

平緩下呼吸,他抬頭看向窗外。此時已經降下黑幕,烏壓壓的墨色像是洶湧而至的浪潮,令人感到窒息。

在浴室洗把臉,將地板上的血跡擦乾淨,他決定去找零。

壓抑著身體劇痛的叫囂,再一次動用力量,發現零在月之寮里。伊澤立刻拿上外套,跑出了門去。

隱藏掉自身的氣息順利進入月之寮,穿過樹林后,就發現夜間部的人在開party。其中居然還有優姬和零。

伊澤站在距他們不遠的大樹後面,仔細地聽著傳來的說話聲——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樞學長。如果沒有你,我可能就被levelE襲擊了。」優姬和玖蘭樞坐在一個華麗的真皮沙發上。

玖蘭樞很溫柔地摟著優姬,聲音低沉「原本為人類的吸血鬼是不應該存在的,」說到這裡的時候,伊澤特意看了一眼站在圍欄邊的零,果然那個銀髮的身影僵住了。「但在歷史上,吸血鬼和吸血鬼獵人的戰爭在最激烈的時候,吸血鬼為了增強戰鬥力讓很多人類變成了同類。 步步逼婚:總裁的替嫁新娘 那之後貴族階級以上的吸血鬼,就肩負起了管理原本為人類的吸血鬼的義務。」

伊澤雙手揣在口袋裡,無謂地笑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