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仙子踏雲到來之後,對著聶天淺淺一笑,接著美眸落在了莫傾城的身上,她的驚駭同樣不弱於莫傾城,想不到凡間也有如此絕美的女子。

想她白夢在三萬年前,乃是東勝仙國的公主,也是仙國第一美女,今日見到莫傾城之美與她平分秋色,自然無比心顫,她可是仙,不老不死,而對方只是凡人,卻絲毫不弱於仙的氣質。

「晚輩見過白前輩!」目光抬起,聶天朝白夢恭敬的行了一禮,這一幕使得莫傾城與天玄雪疑惑了起來,對方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而聶天卻叫她前輩?

「還叫我前輩,之前本仙子不是與你說過嗎?見到本仙子不需叫前輩,難道你忘了?」白夢似有不快的對著聶天嬌哼一聲。

這種異樣的氣憤,莫傾城自然也感覺到了,看來那仙子對這獃子也頗有好感啊,想到這,莫傾城的美眸陡然失色,她難道真的是仙?

繼而,只見白夢的芊芊玉手指向莫傾城與天玄雪,向聶天問道:「她們是誰?」

「這位,我妻子,莫傾城,至於這位是我朋友天玄雪!」聶天毫無隱瞞的開口道,聞言,莫傾城心中一喜,隨即美眸眨了眨,對著白夢行了一禮:「傾城拜見白夢仙子!」 聞言,白夢的美眸閃過一縷不快之色,只是一閃而逝,聶天等人並沒有發覺,接著美眸落在聶天的身上,問道:「你已經有了妻子,為何不早說?」

「你也沒問啊,而且我在這裡之時,並沒有打算要結婚,這只是在幾天前才決定的!」聶天恭敬的開口道。

「這麼說你們還沒有了結婚嘍!」站在白雲之上的白夢淺淺笑道,美眸中透著一抹驚喜之色。

「恩,可以這麼說吧!」聶天道。

「那好,你離開她,我帶你去仙界做東勝仙國的駙馬如何!」白夢微笑依舊,楚楚動人,而且這麼直言不諱,好似沒有一點害羞之意,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活了幾萬年的仙人,心境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離開她,做東勝仙國的駙馬?」聶天有些無語了,他可從沒有這樣想過,同時心中暗暗叫苦,你可是比我大了幾萬歲,讓我做你駙馬,你腦子沒進水吧。

想歸想,聶天還是恭敬的開口道:「多謝白夢仙子抬愛,聶某沒有那個福氣,而且聶某已經對天發過誓,此生絕不負傾城!」

此言一出,莫傾城的嘴角上勾勒出了一抹動人的笑容,同時心中也掀起了滔天巨浪,東勝仙國是哪裡,是仙界的國家嗎?如此一來,那獃子說的豈不都是事實,這裡鎮壓的全是仙境大能者?

想到這些,莫傾城彷彿感覺腦子不夠用,一時間蒙在了那裡,瞬息石化了。

「哼!」聽到聶天之言,白夢冷哼一聲,不快道:「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口中所謂的傾城?」

聞言,聶天心頭一顫,他在這裡呆了兩年多,對於白夢的實力自然非常清楚,哪怕是封印在白雲之上,想殺莫傾城的話,也只是秒秒鐘的事。

想到這,聶天立即上前一步,開口道:「仙子想殺傾城,我無法阻攔,但是要殺她的話,請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獃子!」莫傾城慌了,立即擋在聶天的面前,美眸與白夢遙遙對視,開口道:「仙之力,凡者無法抗衡,你要殺我,我自然必死,但是你這樣做似乎太忘恩負義了,他用了兩年時間替你解除封印,而你卻要殺他妻子,你這麼做就不怕天道懲罰嗎?」

「放肆,本仙子貴為東勝仙國之公主,早已凌天,何來天道?」白夢冷哼一聲,剎那間,全身瀰漫出一股龐大的仙威,彷彿把整個封魔之地都籠罩在了其中,一瞬間把聶天、莫傾城、天玄雪禁錮在了原地。

隨即,只見白夢芊芊玉手一揮,莫傾城的嬌軀開始緩緩騰空而起,很快落在了白雲之上,這一幕使得聶天心頭猛然一顫,開口道:「仙子若要殺她,先殺了我!」

「你真願意替她一死?」白夢的聲音無比冷冽,目光俯瞰著聶天,頓時聶天彷彿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座無邊無際的冰原之上,強烈的冷意刺骨,但是聶天還是堅定的吐出一道聲音:「不錯,只要你放過她,我願代她一死,請仙子成全!」

聞言,白夢心頭一顫,冷漠道:「你不後悔?」

「不後悔,後悔的是,昔日我就不該救你!」聶天的聲音同樣冷漠,一個要殺他妻子的人,他自然沒有好感。

「好,我成全你!」白夢冷哼一聲,這時候只見她的美眸隱隱有一滴晶瑩的淚珠落下,隨即,右手一揮,一道恐怖的掌印朝聶天緩緩壓去。

這一刻,聶天彷彿感覺時間都已經靜止,那一掌彷彿超越時間,超越一切。

「不……」莫傾城與天玄雪同樣嬌哼一聲,繼而只見天玄雪的嬌軀好似能動了,頓時朝聶天撲去,打算用自己的嬌軀替聶天擋下一掌。

殊不知,仙境大能者的一掌有多麼恐怖,足以能排山倒海,她若是真想誅殺聶天的話,一百個天玄雪的身體也擋不住那一掌之威。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 靜。

陡然間,整個虛空寂靜無比,沒有風暴,沒有任何殺戮氣息,有得只是心跳之聲,隨即,聶天的目光抬起,緩緩看向虛空,只見那毀滅一切的掌印立在了虛空之中,並沒有拍下,不過這一刻,天玄雪依舊緊緊摟著聶天。

「就讓你這麼輕易死了,太便宜你了,給你半月時間替我解除封印,若不然替你妻子收屍,還有,你大婚的那一天本仙子會親自降臨,在你們大婚之後,本仙子要把傾城帶走,想找她,就來東勝仙國!」

話落,一股不可抗衡的仙威緩緩在虛空之中消散,繼而只見莫傾城的身軀從白雲之上降落在了聶天的身邊,接著只見白夢踏雲而去,彷彿,來無影,去無蹤。

「他這是讓你們大婚之後,她再帶走傾城姐姐,讓你們仙凡兩隔,永難相見,這種懲罰真的太殘酷了!」天玄雪離開了聶天的懷中,開口道。

「我相信這獃子不會讓我等的太久!」莫傾城淺淺笑道,似乎並不在意,她相信聶天終有一日會踏破諸天,前去找她。

「恩!」聶天點了點頭,目光中透露著一抹冰冷之意,堅定道:「天要欺你,我必誅天,國要欺你,我必滅一國,人要欺你,我必讓她下萬丈深淵!」

聶天聲音赫赫,使得莫傾城心頭一顫,眼角之中流露出了清純的笑容,繼而,嬌軀依偎在聶天的懷裡,滿臉掛著一抹幸福之意,道:「此生有你,既死又何妨!」

聶天緊了緊懷中的莫傾城,含笑道:「此生有你,踏破這片天又如何?」

「好一個天要欺你,我必誅天,國要欺你,我必滅一國,人要欺你,我必讓她下萬丈深淵!」離去的白夢,她的美眸看向蒼穹,深深的被聶天的話刺痛著,剛剛聶天之言,她完全聽在了耳中。

她是仙國公主,在聶天心裡居然比不上一個凡人,這讓她腦海之中生出一抹失望之意,繼而,傳音虛空道:「半月時間,解不了封印,你們都留在這裡吧!」

聲音透著不可抗衡的威嚴,響在這片空間,久久不能平息。 仙境大能者,因愛生恨,揚言半月時間解不了封印,讓聶天、莫傾城、天玄雪三人永遠留在此地。

其實,聶天來此,也就是破解封印而來,預期半月,提早助這裡封印數萬的仙人早一些解脫,這樣的話,即便軒轅老祖回來,聶天也不懼。

「我們走!」

虛空之中的聲音平息之後,聶天的眼眸低下,看著懷裡的莫傾城含笑的吐出一道聲音,隨即,眼眸又看了一眼天玄雪,這女人太傻了,剛剛竟然為了他寧願用自己的身軀去擋白夢一掌,好在白夢的掌印沒有落下,不然兩人都歹死。

聶天帶著莫傾城、天玄雪兩人一路上與那些封印的仙人打了招呼之後,很快來到了昔日十絕天尊的坐擁之地,十絕殿。

十絕殿,到處透露著一股無形的威壓,聖紋密布,而且在十絕殿正前方的一朵浩瀚無盡的牆壁之上,綻放著無盡的星辰光芒,這些星辰光芒宛若用九天銀河布置的一張浩瀚地圖,整個封魔之地的地形狀況全部包含其中。

「你們在這裡千萬不要亂走,等我出來!」聶天對著莫傾城與天玄雪叮囑了一聲。

「你幹嘛去!」莫傾城的美眸眨了眨問道。

「當然儘早替那些人解除封印了!」話落,只見聶天化作一道流光朝星辰圖爆射而去,很快沒入了其中,使得莫傾城與天玄雪兩人的美眸頓時愣在了那裡,那地圖是一處虛幻世界。

至於聶天,飄蕩在浩瀚無垠的銀河世界,目光一覽下方,只見下方遍布的聖紋交接而成,秘密麻麻,凡是蘊含著紫色能量的皆是封印所在。

在銀河地圖之中,他看到了身背五彩神石的老者,他也看到了被綁在一個通天大樹之上破爛衣衫的老者,他也看到了傳授他天機掌掌印的中年人,即便是封印在白雲之上的白夢也在銀河地圖之中一覽無遺。

不光如此,這數萬仙境大能者,他們皆被紫色能量封印著,一點點的在掙脫。

當然,這些紫色能量被魔之聶天用了兩年的多的時間,已經解除的差不多了,若正常的話,那些仙人最多還有一月時間便就可紛紛掙脫封印。

但是聶天沒有這麼多時間了,不管是軒轅老祖、還是白夢給他的期限,最多半月。

隨後,聶天抬頭目視虛空,只見虛空之後一座龐大的聖紋陣法在虛空閃現,綻放著萬丈的星辰之光,這陣法聶天不知幾級聖紋陣法,但是經過兩年多的研究,他也早已找出破解之道,只要那座陣法破,封印可解。

想到這,聶天騰空而起,很快化成了一道光點,朝那座陣法爆射而去,很快落在了陣法之中。

這陣法就如同那些封印的主開關,陣法一破,封印自動消失。

聶天瀏覽了一番之後,便就進入了入定狀態,這時候,只見一道紫色烈焰從他眼眸之中射出,火眼金睛洞穿一切,觀察陣法之中的主要所在。

…………

十五天之後。

外界,莫傾城與天玄雪依舊謹記聶天之言,安分的坐在原地修鍊,但是,這一天,她們兩人終於有些按耐不住。

繼而,只見天玄雪睜開美眸看著莫傾城,似有擔心道:「那傢伙都進去將近半個月了,為何現在還沒現身,該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

聞言,莫傾城睜開美眸道:「應該不會,那裡面他以前應該呆了兩年多,早該是輕車熟路了,我現在擔心的是,這半月之期眼看已經到了,十絕殿之外的那些被封印的仙人一點動靜都沒有,很顯然封印還沒有解除!」

「只要我們呆在十絕殿不走,即便封印沒有解除,那白夢也不能那我們怎麼樣吧!」

「話雖是這樣說,但是我們總不能一輩子呆在十絕殿吧,一旦期限已過,即便聶天解除了封印,恐怕那白夢也不會放過我們!」

「說的也是,一切只能看天意了,希望聶天今日解除封印!」天玄雪道。

「也只能如此了!」莫傾城的美眸眨了眨,嘆了一氣。

如今,聶天進入那地圖中已經半月了,到現在仍沒有任何動靜,顯然,封印還沒有解除。

「半月之期已到,別以為躲在十絕殿,本仙子就拿你們沒有辦法,待本仙子自行破除封印之時,你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時候,一道冷漠如冰的聲音從十絕殿之外傳了進來,使得莫傾城與天玄雪兩人心頭一顫,難道真的要葬身於此。

此刻,站在白雲之上的白夢,說完之後,似乎還在自言自語的發牢騷:「死聶天、臭聶天,別以為本仙子是開玩笑的,半月之期過了,本仙子非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讓你萬世不得超生!」

說完這些,白夢似乎還覺得不解氣,繼續自言自語道:「居然與我呆了兩年多,不告訴我你已經有了女朋友,以本仙子的容貌,哪一點比不上莫傾城,你寧願為她死,也不願意與我上仙界,真是個混蛋!」

「哼,既如此,本仙子讓你在結婚當晚,連洞房花燭夜的機會都沒有,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為了她,要踏破諸天,覆滅一國!」

薄情少爺,一千億玩死你 白夢,越想越生氣,她好歹也是仙界東勝仙國的第一美女,居然在聶天眼中連一介凡人都不如。

至於如今的聶天,自然不知道這一切,此刻他盤膝坐在陣法之中,額頭上逐漸有一滴滴汗水話落,顯然到了關鍵時刻。

此刻,聶天睜開雙眸,低語道:「半月之期已到,只差一步,為什麼就解不開,到底那裡出錯了!」

這一步,他苦思了三天仍未找到破解之法,如今,整座陣法的光芒比之前已經黯淡了許多,只差一步,便可煙消雲散,他抬頭目視虛空,苦思冥想,仍不得其中。

一道道流星之光從虛空之中划落,點亮片刻光芒,看著那劃下的一道道璀璨的流光,彷彿是末日的來臨,讓聶天感覺到一抹絕望之意,白夢的實力,他很清楚,若是對他狠下殺手,一萬個他都能頃刻間被白夢覆滅。 不光是他,還有莫傾城、天玄雪兩人,但是今日是他最後的期限。

一道道紫色烈焰在他瞳孔之中燃燒,火眼金睛彷彿是夜空中的一盞燭火,照亮四周。

「嗡……」

然而,就在這時候,虛空之中好似有天罡北斗七星綻放,彷彿在虛空之中演繹著什麼,讓聶天心頭一陣莫名的悸動。

那天罡北斗七星陣,他再了解不過了,原因無他,只因他體內正有天罡北斗七丹田,以天罡北斗之位並列而成。

「嘩……」就在這時,七道璀璨的星辰光華陡然間從虛空之中射下,照亮了整個大陣,漸漸的,大陣之中的那些聖紋封印紋路閃亮了起來,隨著演變成一座天罡北斗大陣。

聶天端坐了大陣的中央,目光掃視四周,露出一抹詭異的神色,最後一步難道與天罡北斗有關?

想到這,聶天開始站起身子,一步步邁出,遊走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陽光七大位之間,每踏出一步,皆有聖紋流光綻放,耀眼至極,光束直衝雲霄,彷彿與雲霄之中的天罡北斗七星相呼應。

見此一幕,聶天的目光之中透露著一抹激動之意,道:「我知道了,此封印大陣的核心便是天罡北斗,以天罡北斗之勢演變成大小數萬種大陣,兩年多一來我怎麼就沒有想到?每每破此陣都要抽絲剝繭,導致最後一步還是要用天罡北斗!」

「早知如此的話,一月可破,何須兩年多?」

越想,聶天越鬱悶,雖然用了兩年多,密密麻麻的陣法解除不少,封印那些仙人的封印也變淡太多。

甚至,花些時間,那些仙人便可自行破除封印。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經過這兩年多對聖紋大陣的研究,他的聖紋造詣早已超出了太多原有的水平,甚至快要晉陞為六級聖紋大師。

這或許也是對他的考驗,考驗他聖紋天賦,要知道六級聖紋大師布置聖紋殺伐大陣的話,甚至可能阻擋半仙的存在。

「嘩……」

就在聶天解了最後一步的剎那,只見虛空之中的天罡北斗七星,剎那間光芒更加耀眼,彷彿普照億萬里,沐浴在無盡星光之中的聶天彷彿就是這片天地的主宰。

「解除了!」聶天目光看著腳下的封印大陣漸漸的消失,直到煙消雲散的那一刻,聶天心中無比激動。

「恩?」解除封印大陣之後,聶天猛然間感覺到,這片空間的時間法則彷彿加快了很多,讓他很是費解。

外界,浩瀚的封魔之地之中,一道道毀滅一切的氣勢彷彿席捲千萬里,使得整個封魔之地顫抖。

「三萬年了,封印三萬年了,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無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瀰漫,好似驚天之雷,轟鳴不休,一道道身影拔地而起,傲立在虛空之中。

三萬年前,為奪十絕天尊的傳承,他們被封印此處,時至今日,三萬年之久,隨後,十絕天尊的傳承被三生佛魔帝所繼承。

二十多年前,三生佛魔帝聶弒天隕落,再度把傳承封印此處,機緣巧合之下又被聶天所繼承,聶天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封魔之地的新一代主人。

就是因這新一代主人幫他們解除了封印,歸還了他們的自由。

三萬年封印,一朝破除,可想而知,這些仙境大能者有多麼的激動。

「這混蛋,真的破除了封印!」白雲之上的白夢發現腳下白雲散去,身影逐漸降落在大地之上,她的美眸中透露著激動之意,三萬年了,她從沒有雙腳落地過,一直封印在那片白雲之上,終日在那片白雲之中遊走,這一走,就是三萬年。

「哼,解除封印,本仙子也不會讓你好過!」白夢嬌哼一聲,拉出一道流光,瞬息出現在了十絕殿之外,抬頭仰望十絕殿三個渾厚有力的大字,使得白夢心生一縷忌憚之意。

這可是十絕天尊的道場,即便是仙,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降臨在肩膀之上,一時間不敢進雷池半步。

毒醫娘親萌寶寶 「聶天,你給我出來!」白夢站在殿外嬌喝道。

「白夢公主,封印了三萬年了,看了公主脾氣還是沒有改啊!」這時候,一位蒼老的聲音傳來。白夢的目光轉過,瞪了那老者一眼,沒好氣的道:「本公主向來如此,你管得著嗎?」

突來的老者,正是之前身背五彩神石的那位,只見他似乎並不動氣,依舊含笑的道:「我是管不著,但是我卻知道,你若一直是這種脾氣,那聶天怕是正眼都不會看你一眼!」

「你……」

「我說的可是事實,而且我也知道,那聶天雖然是一介凡人,但是如今繼承了十絕天尊的傳承,將來前途必然不可限量,甚至踏入仙帝之境,成為仙界九大帝之一,也不是沒有可能,你這樣兇巴巴對他,他怎能待見你?」

「哈哈,厲老頭說的一點都沒錯,別看聶天一介凡人,他骨子裡的傲氣,可傲的很,就算白夢你乃是東勝仙國九大帝之一的東勝大帝之女,身份顯貴,恐怕人家都不會正眼看你一眼!」

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聲音從虛空傳來,還不待聲音落下,便就有無盡的身影皆都齊聚在十絕殿外,但是與白夢一樣,無人敢躍雷池半步,而且,他們來此,似乎在等待聶天出現。

這些仙人,若是放到仙界,足以堪比一國之實力,只是不足的是,他們之中並沒有仙帝之境的存在。

在仙界,只有帝者才有資格創造一個國家。

十絕殿內,此刻莫傾城感知到外面無盡的龐大氣息,一直與天玄雪兩人坐立不安,那外面可都是仙境大能者,天的存在,這樣的氣勢,她們怎能不心悸。

不過更讓她們開心的是,聶天如期替他們破了封印,想必有這種大恩,那些大能者也不會對聶天怎樣吧。

「這傢伙怎麼還不出來,該不會在裡面迷路了吧!」莫傾城低語道,聶天不出現,她彷彿找不到主心骨,她與天玄雪的美眸一直盯著那副星辰圖。

「嘩……」

這時候,只見那副星辰地圖之中猛然間光芒大盛,照亮了整個十絕大殿,繼而,一道青年身影從中緩緩走出,如同從仙界歸來一般,身披無盡的星辰光華。

「你捨得出來了,外面可是鬧翻天了!」莫傾城見到聶天的身影從星辰壁畫之中走出,美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無妨,只是被一點事耽誤了,放心,外面那些人不會對你怎樣,說起來那些人其中有一部分人,還是我半個師尊,我有很多武道至理,還是他們傳授的!」聶天聳了聳肩,不在意的說了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