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個月下來,西撒竟然撈了將近三百萬的黑錢!這對天文罰款來說,僅僅是一小部分,但對西撒來說,確實一針興奮劑!無操守的職業下限+精湛的作假技巧+喪心病狂的研發理念+龐大的銷售渠道+還算夠用的專業知識=賺大錢!

這幾月雖然過得苦,但西撒卻樂在其中。而他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也在迅速的成形,一個天真稚嫩的少年,在瘋狂實踐與饑渴吞食教材課本的過程中,正一步步向著『大蛇丸教授+弗蘭肯斯坦博士』的方向進化著,並且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架勢。

幕後黑手斯諾對此表示非常滿意,而塔塔墨耳斯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時不時無意掉落兩本『禁忌瘟疫學』落入西撒手中,讓這個可愛的學生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兩位老師自認為小西撒在他們安排的道路上茁壯成長,但西撒卻有不為人知的大秘密。在這段痛並快樂著的日子中,西撒經常於夜深人靜的午夜,悄悄進入卡蜜拉的實驗室中,進行各種見不得光的試驗。

例如血蜜的種種用途、靈魂糖漿的開發,抽取活人的生命與靈魂。以及探索『私人實驗室』的各種奇異效果。血蜜可以讓殭屍恢復活力,產生變異。靈魂糖漿依舊是個未解之謎。拿活人做實驗的感覺,似乎越來越沒感覺了?至於卡蜜拉的實驗室,充滿了無限可能。具體能力與貓咪詭異的世界觀密不可分。在西撒看來,進入實驗后的卡蜜拉,就是一隻削弱版的涼宮春日。

古力查不愧為一代敗家子,在西撒的忽悠下,他私自動用家族銷售網路,夥同西撒販賣『稀釋血蜜版變異殭屍』。兩人各取所需,古力查撈了不少,而西撒賺的更多,並且不用擔心『血蜜天賦』被泄露。至於古力查會不會發現西撒的秘密,那傢伙除了上妹子。以及炫耀十八塊腹肌外,就只剩『敗家』這一項技能了。

至於卡蜜拉的實驗室,西撒終於總結出兩個用途。第一,當然是製作木乃伊。由於繃帶貓的緣故,這個實驗室非常鍾愛木乃伊。西撒嘗試過製造殭屍和黑武士,以及幽魂,實驗雖然順利,但成品卻沒有半點加成與變異。一旦改為製作木乃伊,100%變異為特殊亡靈!

實驗室的第二個功能,就是輔助亡靈強化。除了製作木乃伊這種完全體外,這個空間還支持開發局部構件。無論特殊的強化器官。還是改造肢體,都可以在實驗室進行。這對西撒本學期的亡靈學習,有著極大的幫助。

西撒也嘗試過培育細菌、病毒,結果都被實驗室當做垃圾銷毀掉。這個實驗室,僅能進行亡靈系實驗,除非亡靈改造涉及到瘟疫內容。又或者某些瘟疫作為某些原材料,其他情況下,所有瘟疫一律視為垃圾進行銷毀。

除了上述兩個用途,私人實驗室也有諸多缺陷。最令西撒不滿的,就是空間實驗室竟然不能代替空間戒指!除了與亡靈製作有關的原材料。一點額外的東西都不能儲存。更過分的,是這些原材料必須在『成品』的狀態下,才能取出!

舉個例子,西撒以原料的名義,將兩袋黃金存入卡蜜拉的實驗室中,當他想用黃金泡妹紙的時候……對不起,請將黃金添加到木乃伊體內,或者添入特製器官、肢體后,整體取出!將其出售後,倒是可以換取金錢泡妹紙,但那時候,妹紙早就杳無音訊了。

這個特性,毀掉了存儲空間的奢望,所謂的空間能力果然坑爹,還是相位紙可靠。至於那個隨身攜帶一集裝箱手雷隨時亂丟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

既然實驗室不能做空間戒指,就拿它當隨身兵營吧!抱著這樣的想法,西撒製作了不少亡靈,然後,那些『成品』無一例外的被實驗室無情的踢了出去!除非獲得卡蜜拉的批准,得到實驗室助手的身份,否則任何生亡靈生物都無法長期停留實驗室內部。

作為卡蜜拉的共鳴者,西撒得到了實驗室二號主人的資格,可以長期停留,但會消耗卡蜜拉的死亡力量。其他的亡靈,只有被製造,或者被改造的時候,才能停留在實驗室內部。由於床位有限,實驗室最多容納五隻亡靈。

卡蜜拉喵生中製作的第一隻木乃伊,倉鼠戰士『貓屎一號』,非常的成功!它是一隻擁有生命力與靈魂的變異木乃伊,性格剛毅,鮮美可口,對卡蜜拉極為死忠,被黑貓授予『貓屎軍團大元帥』與『實驗室第一助理』的稱號,可以長期停留實驗室內部。

對於神奇的貓屎一號,西撒表示羨慕。於是,他模仿卡蜜拉的手法,製作了一大堆味道香甜可口的倉鼠木乃伊小甜點,即便加入了靈魂糖漿,它們也沒有一個產生自我意識。卡蜜拉也浪費了不少血蜜與糖漿,依舊沒有重現『貓屎一號』的奇迹。貓屎軍團成員數目,一直為1!

失敗品同樣很給力,這些木乃伊倉鼠富含大量死亡之力,與生命力、靈魂力量,只要剝開繃帶吃掉一隻,就能讓人變得萌萌噠!

西撒吃過一隻倉鼠,感覺它和『仙豆』、『大紫瓶』一般的神奇,讓人恢復活力與精力。當然,效果有所誇大,但絕對遠超市面上的一切靈藥,西撒甚至不敢拿出來銷售。

三個月後的一天,西撒被斯諾召到辦公室中,聽誰有神馬好事在等他?

……

ps:

感謝墨水沫、dark-star.、懶懶的應龍,以及毫無存在感的咖啡的打賞,還有緋彈の纖塵、基地老大、地球修仙者的月票。這兩天,總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就好像吃了倉鼠一般,萌萌噠。嗯,推薦票也多來幾張吧…… 周末,臨近黑臼齒的磨石鎮變得熱鬧異常。每一周,那些門路廣闊的商人,都會帶著從黑臼齒弄到的商品在這裡出售。

死亡體系在能力者中,佔據了相當一部分。但因口碑不佳,不招人待見,經常有同道登上『危害調查表』等原因,大陸上的死亡系能力發展並不健全,遭到敵視與排擠。與其他體系能力相比,死亡系發展畸形單一,許多能力者得不到系統的教育。

對於這些凄慘的能力者來說,黑臼齒流出的各種物品,都很有研究價值。若是運氣好,沒準能受到什麼啟發,補全自己的力量體系。再加上能夠覺醒死亡力量的能力者,很多都是黑暗生物,以及不怎麼乾淨的罪犯,久而久之,磨石鎮就成了北域一大地下交易黑市。

磨石鎮的警衛隊力量衰弱,形形色色的能力者經常出沒於此,不時發生野生亡靈入侵事件,還有大量商人在此處訂購殭屍勞工、殭屍炮灰,小偷混混們橫行肆虐,經驗豐富的亡靈應召女郎多不可數,總而言之,磨石鎮的治安亂的一塌糊塗。

在這樣的環境下,自然催生出大量賞金獵人協助警局維護治安。

在斯諾的介紹下,勤工儉學的西撒與薩克,加入了磨石鎮警衛隊,成為了外聘能力者,工作內容:拿錢辦事,順便將理論知識轉化為戰鬥力。此外,西撒也抽空接觸了地下世界,為將來的江湖生活積累經驗。

這次是西撒與薩克第三次來到磨石鎮,有過前兩次經歷,他們也算老手,再不用組隊完成任務。這一回,西撒得到一個剿滅某犯罪組織窩點的任務,目標一共十三人,兩人疑似覺醒者,很弱。沒有學習過任何力量控制,純粹憑本能運用能力,堪比野生的x戰警。至於薩克,貌似碰上了一起連環殺人案。兇手是個老道的能力者,而他則要客串一回名偵探。

「拜,下午見!」拿到自己的任務,西撒與薩克告別。

「等等,給我幾隻蒼蠅防身,還有,把那隻能夠追蹤氣味的老鼠借我用用。」薩克攔住西撒的去路,說道。

「一隻自爆蒼蠅50,租借追蹤老鼠50,總計200元。不謝。」西撒抬手,直直的盯著薩克。

「都是哥們,何必呢?」

「親兄弟明算賬,對了,你的棺材怎麼樣了?」想起薩克的天賦。西撒關心道。

「很好,上個月出現了第三個格位,又多了一個手下。可惜沒有合適的亡靈,只能拿普通殭屍來充數。」薩克惋惜道。

「要不要去荒原打獵?」

「再說吧!東西給我,我先走了。」遞給西撒兩張大鈔,薩克拿走一個裝著蒼蠅的小瓶,以及一隻關在籠子里的白老鼠。頭也不回的離去。

「卡蜜拉,我們也出發吧!」

西撒叫了一聲,一隻叼著棒棒糖的黑貓從透明的空氣中緩緩浮現,出現於他的肩頭。

「西撒,一起去吃冰激凌好嗎?」卡蜜拉抱住西撒的脖子,撒嬌道。

「雷達就交給你了。這是地圖。今天的任務很繁重啊,還要幫斯諾處理東西。如果你表現的好,晚上請你大吃一頓。」

將三十隻自爆蒼蠅的控制權交給卡蜜拉,西撒開始低頭檢查自己的背包,確保裡面的東西沒有損傷。然後取出一本閱讀起來。而卡蜜拉則懶懶的趴在西撒肩頭,一口口舔著棒棒糖,並分神操控著三十隻蒼蠅探路。

就這樣,一個穿著黑白休閑裝,肩膀上立著一隻黑貓的無害少年,頭也不抬的走在熙攘的人群中,津津有味的看著手中的書籍,卻沒碰到一個人,沒有踩到一片污水。

見到這一幕,有眼力的自然認出這是一個能力者,接著主動讓開,避免與其發生衝突。而不明真相的路人也跟著閃開,紛紛退到路兩旁,最終形成『人潮分裂』的詭異畫面。

……

半小時后,卡蜜拉對照地圖找到了任務目標,西撒合上書籍走進一家咖啡廳。玻璃窗外,正對的那棟破舊爛樓,正式目標的老巢。

「去!」彈出一隻蒼蠅,西撒抬手點了一杯咖啡,開始和卡蜜拉玩『堆糖』的遊戲,將一枚枚方糖丟進杯中,最後弄出一杯甜的發膩的咖啡。

同時,蒼蠅們也飛進了大樓中,為西撒傳回一幅幅畫面。一共十一個人,比資料少兩個,分別是一個控制火焰的覺醒者,與一個普通罪犯。

拿出警局提供的資料,這夥人是另一個城市的劫匪,搶了兩家金鋪跑路到磨石鎮避難,想加入某個大組織成為外圍成員,擺脫官方的追捕。至於他們為什麼被警局看中,自然是那筆黃金首飾了,磨石鎮的警長才不是什麼好人。

「三萬元的賞金有點少啊!那幫肥豬真是姦猾,這麼點賞金就打發你對付十三個人,還有兩個能力者,太過分了!不行,一定要加價!」翻著警局開出的賞金兌換表,卡蜜拉不悅道。

「做事要講信譽,不能反悔的。看到這一條沒?那筆黃金咱們可以拿兩成,此外,還有這個。」西撒指了指賞金兌換合同,接著又取出一張灰紙合同。

「嗯?那張灰紙是什麼?快給我看看!」黑貓跳起來,撲著雙臂搶走了西撒手中的合同,「咦?殺手契約?你改行了?」

「是斯諾給我安排的,抓住這群匪徒可以分一筆錢,幹掉『炎之手』,還可以拿走黑市懸賞的暗花,多掙一份。最後么,炎之手的屍體還是高級亡靈素材。掙兩份錢,再免費得到一具覺醒者屍體,已經很划算了,你就知足吧!」西撒說道。

「喂,西撒,你說,咱們能不能多貪污一點黃金?到時候少上繳一點?」提到黃金,卡蜜拉那雙金色的瞳孔,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別想了,無論做好人還是當壞人。都要遵守規則,只有講信譽才能玩下去。再說,我和警長在教堂里簽了契約,一旦違背諾言就會被發現。聽說磨石鎮的教堂地下。埋著一隻天使,你要試試嗎?」西撒看向卡蜜拉。

「不要!」貓咪大搖其頭,表示不想和那幫精神病患來往。

「一共十一人,目標沒有回來,但黃金還在,他不會逃的。」收集完蒼蠅發回的情報,西撒只留四隻在大樓內盯梢,接著召回了全部手下。

「你打算怎麼做?強攻嗎?!」卡蜜拉一臉渴望的看著西撒,十分期待他用肌肉車翻這群犯罪分子。

「一邊玩去,雖然有十一個普通人。但也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每個人都有兩下子,不是普通混混可比。我的體力還算不錯,勉強應能夠付這群傢伙,但還有兩個覺醒者在一旁。」西撒分析了一下雙方情況。決定以智取勝。

「切,人家想看你一個打十個!」卡蜜拉趴在桌子上,叼著吸管吸取杯中的咖啡。

「做任務嘛,就要輕輕鬆鬆,只有薩克那種肌肉傻貨才會弄一身臭汗。記住,我是法爺!」

說著,西撒取出幾個小瓶子。將裡面的粉末灑在桌子上混合起來,緊接著,幾十隻蒼蠅有次序的落下,在粉末上打滾,將身體沾滿后又迅速起飛,向著對面的大樓飛去。

「不引爆嗎?」看著飛走的蒼蠅。卡蜜拉歪頭問道。

「看情況吧,我接了警局的任務,亂搞爆炸有損聲譽,會壞招牌的。如果瘟疫不能解決,再引爆也不遲。這些病毒是我最新培育的品種。也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就拿他們做實驗了。」西撒解釋道。

「不再等等?還有兩個沒有回來。」卡蜜拉說道。

「無妨,只是兩個人的話,我有把握應付他們。那個炎之手不是經過系統學習的能力者,一個野路子,又怎是我的對手?」隨著實力的增長,西撒也越來越有自信。

……破樓之中,三十多隻蒼蠅有順序的排成一排,停留在天花板的縫隙處,靜靜的看著下方。

房屋內目前有十一人,十個普通罪犯,以及一個土系覺醒者。他們分別停留在三個卧室當中,客廳內有兩個。至於另外兩人,從這夥人的談話中可以判斷,他們正在聯繫磨石鎮的黑幫,想要加入其中成為外圍成員。

兩個敢打敢殺的覺醒者絕對值得任何小組織招攬,更何況還有一筆黃金做投名狀,這夥人的前途可謂充滿了光明。若非被磨石鎮那位消息靈通的痴肥警長盯上,他們或許能過性福的基情生活,但可惜的是,他們碰見了為鈔票不擇手段,卻又愛崗敬業,業務口碑良好,堅守職業操守的西撒同學。

在黑臼齒的學習生活中,雖然西撒的下限一跌再跌,但他也養成不少美好品德,比如嚴謹的實驗習慣,淡漠的善惡觀,又或者誠實守信的聲譽。

在兩位老師的不倦教導下,西撒成為了一名守信的人。只要答應別人一件事,無論多麼困難,他都會不擇手段的完成,當然,在報酬方面討價還價的事情需要另算。

既然和警長訂下了契約,就算對方有兩個覺醒者,他也不會後退。

在西撒的操縱下,蒼蠅們逐次在房間內飛舞盤旋,將不可見的粉末灑遍房屋內部。沒有警惕之心的眾人,並沒在意空中飛過的蒼蠅,雖然天氣漸冷,但有幾隻蒼蠅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這幫生命力頑強的傢伙,經常與黑臼齒泄露的瘟疫發生某些變異反應,最終肉身成聖,不懼任何普通殺蟲劑,更是能夠憑藉肉身越冬,創造『長命十歲』的昆蟲界奇迹。

ps:

推薦票啊推薦票……感謝胖子丶莫名與懶懶的應龍的打賞……嗯,這兩天會寫一個番外,發送到作品相關,大家留意哦。 「好惱人的蒼蠅,喂,晚上記得多買一盤熏香!」一個黃牙放下酒瓶,手在空中擺了幾下,趕走了身邊走位風︶騷的綠蠅。

「知道啦!頭什麼時候回來?」

「現在十二點,應該在吃飯吧?要不了多久就回來了。這次要是能加入那些大組織,就有機會學習高深的武法,甚至得到融血劑,成為頭領那種強者也不是不可能啊。」黃牙一臉憧憬的說道。

「別想了,那種奇遇是你能碰上的?我只想好好攢點老婆本,然後洗白了找個小地方,和娜塔莎羅曼諾夫一起結婚過日子。」黃牙對面的高個子開始立flag了。

「是嗎?瞧你那點出息!我可是註定要超神的男人啊!」黃毛也自信的立起了flag。

下一刻,兩人同時捂住喉嚨,驚恐的看著對方。呼吸越來越艱難,兩人張大嘴巴拚命喘息卻毫無用處,乏力的感覺從四肢傳來。最後,兩人雙雙癱倒在地,不斷的抽搐著,眼中充滿驚恐,鮮血從鼻腔喉嚨處向外湧出,窒息的感覺越來越明顯,嘴裡更是發出『咕咕咕』的詭異冒泡聲。

其他房間內,也相繼傳來打翻瓶子、桌子被推翻,以及瘋狂砸門的聲音。西撒的計劃很成功,那些瘟疫的效果看起來不錯。

通過蒼蠅看到這一幕,西撒的臉上露出的滿意的笑容。奪人性命於千里之外,說的就是咱吧?!沒有浪費一絲力氣,就幹掉了十個戰鬥力超過5的悍匪。可惜,成本還是太高了,那些瘟疫的價錢,不比他們十人的性命便宜。還好瘟疫的原料都是學院免費提供的,否則他也不可能用的如此瀟洒。

「沒動靜了!」同樣擁有自爆蒼蠅控制權的卡蜜拉,向西撒彙報。

「效果不錯嘛,連能力者都放倒了。看樣子可以拿出去買了。」西撒自語道。

「賣成品嗎?定價多少?讓我來經營好不好?人家看上一套黃金貓窩,還差好多錢才能買到,你讓我經營這種瘟疫好不好?西撒,求求你了!」卡蜜拉渴求道。

「我哪兒有精力配置成品?當然是買專利了!走。收尾去!」甩開黏在胳膊上的貓咪,西撒抬手喊道,「服務員,結賬!」

……

老巢之中,西撒握著一把手術刀,沉默的翻閱著那些屍體,逐一檢查它們的狀況,為那些還沒死透的可憐傢伙進行神聖的補刀儀式,讓他們死的不要太痛苦。反正時間尚多,西撒覺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些利人利己的事情。既讓人家死的舒心,又讓自己殺的放心。

從客廳到卧室,西撒一共發現了兩個離死只差一步的漏網之魚,這讓他倍感驚訝。自己培育的瘟疫雖然不是什麼禁忌病毒,但放在人類世界中。也是很兇殘的品種,沒想到竟達不到絕殺的程度,錫蘭的人類素質真是可怕啊!由小見大,在以後的工作中,要更加重視補刀環節,不能粗心大意,給對手創造逆襲的機會。

抱著如此敬業的心態。西撒小心打開了最後一間卧室的房門,裡面,正是那位土系覺醒者。普通人類中還有兩個沒死透的,西撒又怎會相信這個傢伙被瘟疫放倒了?

房門緩緩打開,數只蒼蠅杳無聲息的飛了進去,接著傳來了西撒的腳步聲。

倒地的屍體皮膚呈現潮紅色。雙手緊扣喉嚨,眼球上翻,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看到這一幕,西撒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沒有急著翻閱屍體。而是取出一個小瓶子,將裡面的液體灑在屍體的頭部。停頓片刻,西撒臉上的笑意越發燦爛,而他人也緩緩蹲下身體,向屍體的頸部去。

躺在地上的演技派強尼已經憋了很久,從小弟們突然抽瘋倒地窒息而死的瞬間,他就猜到自己遭襲了!對手還是那種十分棘手的卑鄙小人,只從背後下毒,從不正面出擊。經常看警匪電影的他,很清楚這種橋段,擅使毒藥的人通常謹慎、不經打,而他的能力恰好克制這種人,於是機智的強尼決定將計就計,使用能力閉息裝死,引出西撒,並趁其大意時出手偷襲。

現在,機會來了!

雖然不清楚灑在自己臉上的液體是什麼,但強尼卻感覺到西撒蹲在自己的身邊,伸手按住自己的頸部,確認自己的脈搏。可笑!我的能力可是岩系的石化,封閉脈搏變成石頭可是拿手好戲!果然,在確定自己死亡后,那兇手的呼吸與動作明顯放鬆很多。死吧,食我『破岩拳』!

裝死的強尼突然睜開眼睛,抬手握拳,對著西撒轟去。在出拳的同時,他的拳頭迅速變成石灰色,一種沉重的力量波動充斥於拳中,彷彿帶著千斤的力量向西撒砸去。

早有準備的西撒握緊胸前那個滿是倒刺的小鐵盾,一臉好笑的看著強尼。這逗比真有意思!

小鐵盾是西撒從隔壁順出來的,當他發現有人沒死透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能力者不會死,然後就隨身攜帶了一塊小鐵盾。現在,這逗比果然一拳轟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他的拳頭硬?還是鐵盾的倒刺硬?

『砰!』的一聲,啟動了病毒模式,將『防禦』調到極限的西撒,還是被強尼一拳轟飛,重重摔在牆面上,留下一個凹陷的蛛網深坑,不過他的身體卻沒有受到半點損傷。

至於強尼,則七竅流血,一臉憤怒的看著西撒。他的拳頭上,還插著一個嚴重扭曲的鐵盾,那些倒刺已經鑽進拳面,扭曲插進骨骼中無法取出,整個右手徹底報廢。

「卑鄙!」強尼罵道。

當看到西撒有恃無恐的抱著鐵盾時,揮拳的強尼就感到淡淡的悲傷。

「逗比!」西撒回道。

這個鐵盾純粹是西撒鬧著玩的產物,即便沒有鐵盾防護,他那身防禦系病毒也能保證自己不受傷害。讓西撒沒想到的是,這逗比真的上鉤了,而且打的這麼用心,整隻手都廢掉了。

「你!」強尼怒視西撒,還要說什麼。

「噓……!」食指抵在嘴前,西撒低聲道:「打我一拳,你可以安心去了。」

「啥?」還沒鬧懂西撒在搞哪樣,強尼只覺心口一痛,接著血液湧上喉嚨,怒噴一口后,死不瞑目的挺屍了。

蹲下身子用木棍捅了捅強尼,確定這傢伙真的死後,西撒這才解除病毒模式,坐在地上分析起來:「發作時間比預想的快啊,難道是因為他出拳時血液循環加快的原因?這樣的話,以後和被害者多說兩句廢話也不是壞事,可以起到拖延時間,促進病毒發作的作用。但這樣又犯了boss死於話多的忌諱,到底該怎麼辦呢?真麻煩啊!」

「你好無恥!又使詐,看人家那副死不瞑目的樣子。正面車翻才是男人的浪漫啊,快使用北斗神拳哼哼哈兮!你這個小白臉。」卡蜜拉踩在西撒的頭上,一臉的鄙視。

「你懂個屁,這樣做才能最大幅度保證屍體的完整性,打一架會損壞很多地方。還愣著幹嘛?拖進實驗室啊!岩系覺醒者,可要好好保存起來,等學到亡靈變異后,就可以做出高級亡靈,能賣大錢。」

聽道西撒的話語,卡蜜拉眼睛一亮,接著揮手召喚一扇帶著小門的大門。吱嘎,小門打開,一身迷彩服的萌萌噠繃帶倉鼠,貓屎一號從中走了出來。

「嘿,卡蜜拉!」

行了一個納粹禮后,『一號』取出一張紙貼,在上面寫了『亡靈製作主原料,男性人類屍體,土系岩系……存入六號冷藏庫……』等一連串信息。將黃紙貼黏在強尼的腦門上,大門緩緩打開,從中伸出無數機械臂,將屍體拖了進去。

貓屎一號再次向卡蜜拉行禮,然後鳥也不鳥西撒一眼,直接扭頭回了實驗室。

「真是傲慢,說起來,它只是一個小小的助手,而我可是實驗室的第二擁有者。」西撒嘀咕道。

「咱們去清點黃金吧!這東西可是製作木乃伊的重要原料,投入的黃金越高,木乃伊的品質就越高啊!」卡蜜拉雙眼金燦燦的說道。

「哼,木乃伊性價比太低!頂級的香料越多越好、黃金越多越好,頂級食材越多越好,這東西成本太高,一般人燒不起啊。」西撒搖頭嘆道。

……

p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