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瘋子一般的傑米一手拿著手槍,一手拿著MP5正在一邊大吼大叫,一邊猛烈掃射。許諾只是看了一眼就從一旁的走廊之中離開。

這個全身赤果果的傑米如果不是真的瘋子,那絕對就是嗑.葯嗑多了。以許諾的觀察力來看,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的下場似乎也早已經註定。

一路上幹掉多個武裝人員之後,許諾來到了地下停車庫內。原本以為還要再打上一場,不過許諾卻驚訝的發現又一個傑米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之中,甚至都已經將地下車庫內的那些武裝人員們全都清理乾淨。

「嗨,亨利。」這次出現在停車場里的是一個有著一頭長發,一身嬉皮士裝扮的全新傑米。看到許諾之後用力的抽了口大.麻之後向著許諾打招呼「你很準時,現在我們可以出發。」

「別叫我亨利,我的名字是許諾。」褪下彈夾重新更換彈藥的許諾看了眼嬉皮士「上邊那個怎麼辦?」

「他已經死了。」雖然一身的嬉皮士裝扮,不過這位新出現的傑米臉上卻是一副悲天憫人的神父模樣「這裡已經被阿肯毀掉了,我們現在離開這裡。」

許諾回頭看了眼,心中嘆了口氣。轉身跟著傑米坐上了一輛挎斗摩托車。這是一輛墨綠色的老款挎斗摩托車,挎斗前邊用帆布包裹著一個長條狀的東西。許諾僅僅是伸出手摸了下就知道這是一挺機槍。

這次的任務世界可真是有夠瘋狂的。許諾對於這個世界的混亂算是有了清晰的認識,這種機槍都能夠堂而皇之的擺放在了舞台上,大規模的槍械激戰哪怕是在馬路上都是能夠發生。如此混亂的世界真的是非常罕見。

但是以許諾的觀察來看,這座繁華的城市卻依舊是處在一種莫名的秩序之中。這麼說也就意味著那個阿肯的勢力之龐大已經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許諾抬手撓了撓頭髮,垂著頭,深深的吸了口氣「看來我的確是需要幫手。」(未完待續。) 「現在我們去解救你老婆。」戴著墨鏡駕駛著摩托車的嬉皮士傑米大聲對著許諾高喊「她被阿肯的人抓走了,不過我已經追蹤到了她的信號位置。」

「…老婆?」許諾的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像是惡作劇成功之後的歡樂,卻又夾雜著一絲鄙夷與嘲諷「不用去了。我們現在去你那裡。」

「你不要你的老婆了?」傑米一臉的驚訝之色「是她把你救出來的。」

「問題就在這裡了。」許諾遽然緊了拳頭,目光銳利如電「如果換做一個人或許不會明白,但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卻非常清楚,我根本就沒有什麼老婆!」

戒指早在第一次進行任務世界穿越的時候就已經明確表示過了,許諾前往任務世界是整個人過去,而不是什麼意識流的奪舍。或許戒指會為了方便而給許諾弄一個偽造程度極高的身份。但是絕對不會幫他弄出來一個老婆。

因為許諾的身份是偽造的,甚至有些時候戒指根本就不為他偽造身份。

之前在飛艇上的時候,許諾因為開局的混亂以及阿肯詭異的特異功能導致他一時之間沒能反應過來。居然真的相信了那個相貌與金泰妍有些相似的女人的鬼話。只是後來落在了地面上之後,許諾就開始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愛絲黛爾並沒有跟著許諾一同下來,而且許諾在自己的頭髮內找到了追蹤器。只要想到之前愛絲黛爾一直說她是在拯救許諾,許諾就已經判斷出來她是在撒謊。

阿肯的突然出現,武裝人員不斷的追擊無不在說明這件處處都透露著詭異氣息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在這其中,那個叫做愛絲黛爾的女人也絕對是扮演了不同尋常的角色。

雖然心中有了極大的懷疑,不過許諾卻深知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懷疑依舊只是懷疑。不過這已經足夠了。

許諾非常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麼,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和真正的傑米會面。從他那裡得到有關阿肯超能力的詳細情報。同時鼓動這個倒霉蛋與自己一同去幹掉阿肯。

炮灰這種東西肯定是不會有人嫌多的,許諾也是一樣。

高速行駛的摩托車向著郊外飛奔而去,而此時在郊外公路上的一輛黑色裝甲車內,一身華麗服飾的愛絲黛爾卻在憤怒的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火。

「這個混蛋!」白皙的臉蛋上因為怒意而浮現潮紅,一張美麗的臉也因此而逐漸扭曲,俏麗的身子都在微微顫抖「居然不來救我?!居然不來救我!?」

「好了,我的老婆。」帶著陰柔氣息的聲音從愛絲黛爾的身旁傳來。瘦弱的身軀與蒼白的臉色,被許諾當作變態看待的阿肯晃動著手中的香檳酒杯「你的實驗失敗了,你挑選出來的士兵不願意為了你而付出一切。」

「我要殺了他!」愛絲黛爾此刻的神情很是激動扭曲,與之前在飛艇上安撫許諾的時候判若兩人。

「那就殺掉好了。」阿肯轉身坐在了身後的操作台上,抬起手抿了口酒水,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經過一段時間的高速前行之後,許諾很快就在嬉皮士傑米的帶領下來到了郊外一處廢棄的建築工地內,這裡就是傑米的秘密實驗室。

「你可真是有夠厲害的。」許諾看著眼前走馬燈般不斷出現的各式各樣有著各種身份的傑米,由衷的感到敬佩。畢竟能夠在頭部以下全部癱瘓,而且還有一個隻手遮天的仇家的情況下,傑米還能夠做到現在這一步,想讓人不敬佩都不行。

「這些都不算什麼。」坐在自動輪椅上的傑米雖然在笑,但是許諾卻能夠看出他的眼神之中滿是悲傷之色。

說來也是,本體全身癱瘓,動下手指都非常困難。雖然使用意識轉移可以控制半機器人隨意的生活,但是那並不是自己真實的身體。這種感覺,的確是讓人很悲傷。

「你的傷勢還能夠恢復嗎?」許諾靠在牆壁上,掏出了香煙。

「物理上的沒有問題。」傑米的神色帶著一抹凄涼「不過神經連接上面全都斷了,我的脖子以下沒有了神經連接。雖然器官都在運轉,但是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頓了頓,傑米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死灰之色「我***不能用我的小弟弟了。」

「你有什麼想法?」許諾深吸口香煙,隨即將香煙塞到傑米的嘴裡。

「謝謝。」嘴巴還能夠動彈的傑米貪婪的吸了口香煙「我現在只想把阿肯那個雜碎的小弟弟給砍成肉沫去喂狗!」

「很好,我也有這種想法。」許諾雙目之中精光一閃俯身靠近輪椅上的傑米「我還想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當球踢。能告說我阿肯的特異功能究竟是什麼樣的嗎?他還有沒有別的特殊能力?」

「實際上當我第一次見到阿肯的超能力之後就一直在暗中觀察和分析他。」傑米的聲音之中流露出一抹自傲「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他沒有別的超能力。不過單單是意念控制就已經非常可怕了。」

「很好。」解除了心中最大困惑之後,許諾的心情頓時就好了起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去找阿肯聊聊天吧。」

許諾在前來見真正傑米的路上就已經將追蹤器仍在了半路,當大批阿肯的手下衝到路邊小樹林里的時候就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

而此刻許諾已經全副武裝,將諸多的傑米型號半機器人裝上一輛箱式貨車,隨即就在熟門熟路的老司機傑米的帶領下沖向了阿肯的總部基地。

這個世界是混亂的,科技發達還擁有超能力。

作為總後台的阿肯有權有勢還豢養著大批的武裝人員以及擁有強大的半機械戰士。理論上這種程度的總後台是非常強大的。單單是清理其身邊的那些雜魚就需要冒著風險和時間。更別說阿肯本人還擁有能夠使用意念操控他人身體的能力。

只是,上面的這些許諾並不在意。

他唯一顧慮的就是阿肯還擁有其它不為所知的能力,除此之外,哪怕是意念操控許諾也沒有真正的放在過心上。因為在第一次遭遇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了抵抗的辦法。

「你分析過阿肯的能力,你認為他的意念操控究竟是怎麼樣的?」在前往阿肯老巢的路上,許諾手指敲擊著大腿,低聲詢問。

「我這些年來一直都在不斷的思索分析。」開車的是嬉皮士傑米「我認為阿肯的大腦里有不同尋常的區域,能夠直接使用精神力影響到次空間,從而對他所確定的目標進行任何形勢的攻擊和移動。」

「次空間?精神力?」許諾低聲自語,這些詞聽起來可真是有夠熟悉的。

「不過阿肯的身體卻依舊只是普通人。」留著長長鬍須和頭髮的傑米快速解釋「他並不能持續使用這種上帝的能力,太過強烈的話會引起巨大的反作用力。簡單表現就是吐血,內臟受損。這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孩子卻要揮舞聖騎士劍一樣可笑。」

「他沒有加強自己的鍛煉?」許諾皺眉「精神力的鍛煉,還有身體上的鍛煉?這是不懂得珍惜的意思?」

「他太驕傲了。」傑米的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不屑「擁有這種與生俱來的強大能力,他想要做什麼都沒有失敗過。在這種情況下你認為他會去進行什麼枯燥的鍛煉?你要知道,他可是一個瘋子。」

「很好。」許諾清吸口氣,緩緩的點了點頭。

經過數個小時的車程之後,許諾與傑米們在天黑之後來到了阿肯的老巢。這是一棟非常高大的高層商業大廈,整棟大廈都是屬於阿肯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其強大勢力的冰山一角。

此時雖然已經有不少的武裝人員被派出去追殺許諾和傑米,但是這裡的守衛力量依然足夠強大。在從一樓大廳殺入頂層的過程之中,許諾估計至少遭遇到了三位數的武裝警衛的攔截。

已經確定了這個世界的背景和基調之後,決心就此結束任務的許諾火力全開,精準的射擊與強大的身體反應再加上敏銳的直覺與洞察力。眾多的武裝警衛們幾乎沒有抵抗的可能。尤其是許諾那強大而又精準的槍擊,在許諾的槍口之下根本就沒有一合之將。

在頂樓的時候遭遇到了大批的半機器戰士,可惜這些被阿肯寄予厚望的半人半機器的超級戰士們在槍械的打擊之下並沒有比正常人類強上多少。擁有充足彈藥供應的許諾依舊能夠冷靜的將這些半機器戰士全部清理乾淨。直到阿肯的出現。

『嗖~』許諾猛然間就飛到了半空之中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已經死的只剩下了一個分身的傑米也同樣被撞飛出去。

「看來我要再摔斷你一次脊椎骨了。」神色悠閑的阿肯與愛絲黛爾出現在了頂層,話語之中充滿了掌控一切的自信。

「至於你。」瞪了眼倒在地上的傑米之後,阿肯將目光投向許諾「我對你的能力很有興趣。」

「既然有興趣,那就好好看看吧。」許諾雙目之中精光一閃,隨即就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下突然之間就出現在了阿肯的身後。

一把伯萊塔抵在了阿肯的後腦勺上「忘了告訴你,我也擁有掌控空間的力量。與你不同的是,我一直都在拚命鍛煉加強這份力量。」

「不!!!」在愛絲黛爾絕望的嘶喊聲中,許諾扣動了手中伯萊塔的扳機。(未完待續。) 「你這個混蛋!混蛋!!」看到被打爆頭的阿肯倒在血泊之中,一旁不遠處的愛絲黛爾頓時就情緒失控,大聲痛哭怒吼著向著許諾舉起了手槍。

『唰~』許諾目光微凝,一個閃身就瞬移到了漂亮的愛絲黛爾身旁。鐵鉗一般的雙手閃電般伸出握住愛絲黛爾的手,發力一擰,漂亮的女人頓時就痛苦的放開了手中的槍。

「女人果然是最大的騙子。」許諾看著近在咫尺的美麗容顏,面色平靜如常「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會耍心機,玩手段。這句話果然沒有說錯,你真的差一點就騙到我了。如果當時你也坐上逃生艙跟著我下來,或許我真的會被你騙住也說不定。」

夜空之中繁星點點,空氣里有一種冷冽的清新味道。在這高達百米的大廈頂層,看著四周燈火璀璨的繁華都市,許諾緩緩伸出手輕撫了下愛絲黛爾嬌嫩的容顏「而且你這麼漂亮。對了,逃生艙的降落傘是你們之前就準備好的吧?你們是不是就沒有想過打開逃生艙的降落傘?」

「亨利!你怎麼能這樣對我?!」精神似乎都已經有些開始崩潰的愛絲黛爾哭泣著嚎叫「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本應該愛我的!」

「抱歉,我不是亨利。」許諾抬手抹了把不斷流淌的鼻血,連續使用瞬間移動對於他的身體傷害很大。輕吐口氣,舉起手中的伯萊塔指向愛絲黛爾的光潔的額頭「而且,我已經有了自己喜歡的人了。」

「等一下!!!」一聲發自肺腑的吼聲打斷了許諾扣動扳機的動作。微微皺眉轉頭看了過去,躺在地上只有頭還能動的傑米正在放聲大喊「不要殺她!」

許諾架起痛哭流涕的愛絲黛爾走向傑米身旁,將倒在地上的傑米重新放回了他那把自動椅子上。

很快,戴上意念轉移頭盔之後,最後一個還剩下的嬉皮士傑米跳了起來「阿肯已經死掉了,可是我的仇恨還沒有完全洗刷乾淨。你把他的老婆給我,我會帶她去我的實驗室,這一生都不會讓她再出來。」

許諾冷靜的看了眼手中駕著的這個擁有一副蛇蠍心腸的漂亮女人。沉默片刻之後微微點頭。

在殺掉阿肯之後就已經接到戒指完成任務通知的許諾放開手將愛絲黛爾仍在了地上,轉身向著頂層平台的欄杆走去。身後傳來了傑米肆意的大笑與愛絲黛爾凄厲的嘶喊「不!亨利!不要離開我!!」

許諾對這一切全都充耳不聞,邁步站在了高達上百米的頂層圍欄上。看了眼這座燈火璀璨,繁華絢麗的城市之後。深吸口氣,雙腿發力向著樓外一躍而起沖了出去!

——

『呼~~~』從那陣似有似無的眩暈感覺之中回過神來,許諾看著四周熟悉的環境長長的鬆了口氣。任務成功結束,他也活著回到了現代世界之中。

這次的任務世界背景是許諾之前在任何一部電影之中都沒有見過的,而且戒指的變化也有些大。

「這次的任務獎勵都有些什麼?」許諾抬手擦拭了下鼻孔下的血漬。連續使用瞬間移動能力之後,許諾的身體反噬比較大,他現在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現在就可以給你。」戒指的聲音剛落,數個巨大的金黃色卡片就出現在了許諾的面前。這些流光溢彩的卡片看上再多次也不會厭煩,這是許諾能夠以普通人的身份改變註定命運的寶貴機遇。

『意念操控能力』『半機械人融合技術』『AK74突擊步槍』『復活節彩蛋(母雞蛋)』『一萬元軟妹幣』『大師級文學創作能力』

『呼~~~』原本精神狀態不佳的許諾在看到這些卡片之後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眼神之中放著奪目的光彩,整個人精神奕奕就像是即將進洞房的新郎官。對於許諾來說,這些選擇對於他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意念操控你已經見識過了,這是一種使用精神力操控物質的能力,與你擁有的瞬間移動在本質上都是對次空間力量的使用,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戒指一反常態的開始主動為許諾解釋這些選擇。

「半機械人融合技術也就是你在任務世界遇上的那種技術,具體的效果如何,你也是知道的非常清楚。」戒指貌似已經非常了解許諾的性格,直接跳過了AK74與湊數用的一萬元軟妹幣「至於大師級文學創作能力就很容易理解了,用通俗易懂的話來說就是擁有能拿諾貝爾文學獎的創作能力。」

「明白了,解釋的非常清楚。」雖然有些驚訝於戒指的主動,不過許諾並沒有太過在意「那個復活節彩蛋是什麼意思?怎麼還有母雞蛋?」

「你那知識匱乏的大腦真的要好好補充一下知識儲備。」戒指的風格一轉,開始對許諾進行嘲諷「復活節彩蛋可不是你想的那種好東西。這是沙皇的宮廷瑰寶,是頂級藝術品。母雞蛋是五十枚法貝熱製作的彩蛋之中的第一個。」

「好吧。」許諾聳了聳肩膀「我是孤陋寡聞了。不過這些知識我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想好了嗎?準備選著哪一個?」戒指的聲音又轉為調侃的語調「我建議你選擇復活節彩蛋,那可是有著珍貴的歷史與藝術價值的瑰寶。」

「那是俄國人的瑰寶,和我有什麼關係?」許諾摸了摸鼻子「我選擇意念操控。」

「意念操控對於精神力的要求很大,而且你現在已經有了瞬間轉移的能力。兩邊加在一起的話對於你的身體可不是什麼好消息。」戒指居然難得的出言勸住,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誤的話。」許諾咧嘴輕笑「意念操控的反噬力量應該是與目標的質量有著很大的關聯。普通情況下我只是從桌子上飛一瓶水過來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且。」

說到這裡許諾目光之中的笑意更盛「精神力這種東西休息休息就有了,而且日後未必不能在任務世界獲得能夠大幅度提升精神力和身體素質的機遇。這件事情的關鍵不在於我的身體能不能抗住,而是在於這些能力有和沒有的區別啊。」

戒指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很快許諾面前的幾個巨大的金黃色卡片逐漸化作光點消散,只有意念操控的選擇越來越大,最終猛然湧向許諾整個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許諾的身子猛的一震,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內湧出一股熱流,瞬間涌遍了他的全身。這種感覺說不出來,不過卻暖洋洋的好似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之下。

片刻之後,許諾緩緩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桌子上的水杯,然後……

「啪!」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被許諾使用意念操控的力量從桌子上面拉過來的水杯因為沒有能夠控制好力度和方位從許諾伸出的手邊滑落,隨即重重的摔在了一旁的茶几上面被砸了個粉碎。

雖然第一次實驗失敗了,不過許諾的心情卻很好。因為他知道了意念操控的確是可以使用,而且對於身體的反噬並不大。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的目標只是一隻水杯而已。如果換做是重大一二百斤的人.體,那就絕對不會是此刻這種僅僅只是微微眩暈一下這麼簡單。

「很好。」許諾滿意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這份力量讓他感覺非常滿意。就像是之前說過的那樣,有和沒有才是最大的區別。哪怕精神力強大到了逆天的程度,可是沒有這種能力也是白搭。

如果擁有這種能力之後,那精神力什麼的都是可以後期培養鍛煉的。

再說了,不同的世界背景之下未必就沒有那些能夠極大提高精神力和身體素質的天材地寶或者是超級科技什麼的。實在不行跳山崖遇上白鬍子老爺爺得到絕世武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呼~』許諾抬手聞了下身上的味道,一股汗臭味道直衝腦門。這次的任務時間雖然並不算長,可是許諾一直都處在激烈的戰鬥和奔波之中。而且在各處地方摸爬滾打的,身上的汗臭味道自然是無法避免。

還有就是,許諾之前在任務世界的時候幾乎就沒有吃什麼東西。以他的新陳代謝速度來說,其體能上的巨大消耗導致其飢腸轆轆,對於食物的渴望都快要壓垮洗澡的意願了。

「詹姆斯,給我準備一份晚餐。」許諾的這棟奢華別墅可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卡希爾為他找來的傭人們都已經進入了各自的工作崗位。詹姆斯就是卡希爾為許諾找來的管家。一位從英國管家學院畢業出來,曾經在數家富豪之家內服務過的職業管家。

「是的BOSS。」詹姆斯沉穩的聲音從電話座機內傳來。

十多分鐘之後,穿著浴袍的許諾從浴室內走出來。打開前往任務世界之前關閉的手機之後,諸多的簡訊和未接電話接連不斷的響起。

「……這是怎麼了?」看著手機上那眾多的簡訊和未接電話上所顯示的傑西卡,許諾眉梢輕挑就撥了過去。(未完待續。) 夜空之中星光璀璨,地面上燈火如熾。繁華的都市之中無數人在這裡追逐夢想,繁華的都市是人類夢想之中的天堂。

夜色已深,剛剛結束了節目錄製工作的幾名少女在一眾工作人員的陪同下離開電視台向著附近的停車場走去。

原本在這種地方如果是白天的話必然是會有無數的人群聚攏圍觀這些此時正當紅的少女們。不過此時天色已經黑沉,這附近在這個時間點上面是不會有什麼人活動的。

對於正當紅的少女們來說,當紅就意味著能夠賺更多的錢。

而錢這個東西在資本的世界之中是擁有無窮魅力的,無數人願意為了錢而付出一切。無論男人女人,都是如此。這些少女們扮可愛,扮性感,恭恭敬敬的對待所有人。說到底除了所謂的夢想之外,也是為了錢。

正當紅除了能夠賺更多的錢之外,還有一點必然的體驗就是累。

這個國家很小,雖然經濟上較為發達,但是其國家太小也就意味著競爭的殘酷和激烈程度遠超大國國民的想象。

想要賺錢,那就只能是不停的工作再工作。像是大國之中那樣隨便露個臉揮揮手就能夠拿走上百萬甚至更多的這種事情,在這裡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今天太晚了,我回家去住。」來到停車場附近的時候,傑西卡的手機亮了起來。看了一眼之後向著自己的經紀人表示自己要回家。

「都這麼晚了,你父母沒有睡覺嗎?」少女們的總經紀人還是比較負責的,夜色已經深沉如墨,這個時候一個小姑娘自己走夜路想想都是某些片子裡面的情節。

「水晶在家。」傑西卡抿了抿嘴角「有朋友開車來送我。」

「……你們能有今天,一路上都經歷了些什麼自己都心裡有數。」總經紀人能夠做到這個位置上那當然是雙目如炬,傑西卡話裡面的意思自然是清清楚楚。如果是剛出道的時候那肯定是要嚴厲禁止的。不過現在已經與當初不同,他也只是勸說幾句而已。

傑西卡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微微躬身行禮。

到了她們此刻這種程度,已經不用在如同剛剛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時候那樣唯唯諾諾的什麼都不敢做。公司現在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把事情鬧大公司也不會多管閑事。畢竟她們也是人。

與傑西卡一同參加節目的幾位少女們的表情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有驚愕,有驚喜,有驚慌,有艷羨。其中尤其是以林允兒的神色最為怪異。

她可是親眼見過某個男人與金泰妍和傑西卡之間不同尋常的聯繫。她此刻可是非常擔憂事情向著她最不願意看到的方向走去。

來到保姆車上找到位置坐下之後,忙碌了一天的幾名少女很快就各自休息起來。只有林允兒悄然拉開了一絲車簾向外看去。然後,她那雙漂亮靈動的杏核眼頓時就圓睜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