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歡……」開口的那一瞬間楊桃似乎被自己嘶啞的聲音嚇到了。

葉岑歡的手碰到了楊桃的手臂,感覺手下的睡衣毫無溫度。

「岑歡,我們分手吧。」

葉岑歡順著楊桃的手臂摸上楊桃的手:「天吶,你手怎麼這麼冰?」

「岑歡,我們分手吧。」

「快上來!」奈何楊桃像似生了根一樣,完全扯不動。

「岑歡,我們分手吧。」

見扯不動楊桃,葉岑歡把被子堆了下來,跪在床上用手捧起楊桃的手搓熱。

楊桃仰望著葉岑歡,從眉到眼:「葉岑歡,我們分手吧。」

手頓了頓,葉岑歡的眼睛盯著自己手裡凍得發烏的手:「楊桃,你再說一遍。」

「岑歡,我們分手吧。」

葉岑歡終於對上楊桃的眼睛,視線下移看見楊桃凍紫的唇:「我沒聽清楚。」

然後那凍紫的唇在葉岑歡的視線下一字一句的說:「葉岑歡,我們分手吧。」

許久,沒什麼動靜。

「小桃子,你昨天做噩夢了嗎?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不到床上來睡著?」

手上互搓的動作沒有停,還有加重的趨勢,楊桃突然一下子把手拔了出來。

葉岑歡一下子愣住了。

「葉岑歡,我認真的。」

依然愣著,許久。

「你它媽d瘋了!給我滾上來睡覺!」

這是離開學校后,楊桃第一次聽到葉岑歡說髒話,還是用這種兇狠的語氣。乖乖順著葉岑歡粗暴的動作回到床上,安靜的接受葉岑歡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我給你說,你!楊桃!別大清早的給我發顛!好好的睡一覺,哪兒都不許去!我下班回來要看到你!啊春那裡我會幫你請假!」走進卧房自帶的浴室前,葉岑歡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楊桃,正好視線相對。

三秒,葉岑歡回頭用力的甩上浴室門。

葉岑歡知道了:楊桃是認真的。

浴室里傳來瓶瓶罐罐不小心掉落的聲音。出門前,葉岑歡在楊桃的額頭上親了親:「乖~等我回來。嗯…好嗎?先睡一覺。」摸了摸楊桃眼下的黑眼圈。

葉岑歡出門了,連早餐都沒有吃。楊桃默默的想。

剛剛葉岑歡居然罵髒話了,還那麼失態,嗯,她有點難以接受是嗎?有難過是嗎?想起葉岑歡有點失控的樣子,楊桃感覺心情好那麼一點點了。畢竟如果都提分手了對象還是沒有反應,那豈不是太慘了?

雖然心裡有種很壓抑的感覺讓自己心沉的想哭,但回想起提分手時葉岑歡的表情,躺在床上的楊桃越想心情越好,難得的爬起來收拾屋子。

一站起來楊桃就腦袋一黑差點撲到地上,緩了好久才挺到廚房泡了一杯濃濃的紅糖水。收拾了浴室收拾卧房,客廳,終於,好像沒什麼可收拾的了。楊桃翻出柜子里的巧克力,還有昨天打算帶到工作室的蛋糕,全部往客廳的小木桌一扔,橫躺在沙發上。

看著正在重播的《快樂大本營》,就著沙發上葉岑歡殘留的香味邊嚼著巧克力,笑得沒心沒肺。

重播看完,楊桃把巧克力包裝殘渣以及自己製造的垃圾乖乖的收拾好,看了看自己扔在沙發另一角正在閃爍的手機,終是沒有去觸碰,進房間從床頭櫃里拿出自己的香奈兒經典款小包包,從裡面掏出一張銀.行.卡一個戒指,想了想又掏出一個小盒子,走出卧室門后又折了回來從衣櫃里翻出一件有點不適合現在這個季節的外套。

把銀.行.卡戒指和小禮盒放在了葉岑歡常看的一本書上,楊桃斜挎上小包包,一手掛著外套,走到陽台抱起小白,留下小黑在陽台圍著關上的落地玻璃門直轉悠,楊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嗯還有點餓,然後慢悠悠的出了門。

… 「你真想要什麼自尊的話,就別惹我。」一個穿著略顯朋克的女生一手壓扣著男生的手,一手抵著男生的脖子壓在ktv包廂的鋼化玻璃茶几上。

一旁的徐媛媛難掩小激動的抵在楊桃耳邊低聲說:「哇塞,這個學姐好帥。嚶嚶嚶,我要去求認識。」

這是一個ktv包廂,十幾個男女青年,大一大二的都有,但是楊桃根本不知道這個party是幹嘛的,因為她是被徐媛媛聲稱自己害羞,不好意思一個人參加party而硬拉過來的。而實際上徐媛媛混的風生水起,一會兒勾搭大二的學姐學長,一會兒和同屆的聊天嘮騷熱情的交換聯繫方式。

事情發生前,那個穿著朋克的學姐正在楊桃斜對面的沙發上一個人喝酒吃果盤,時不時和旁邊的人交流一下,顯得不甚熱情的樣子,和尷尬的楊桃不一樣,朋克學姐明顯和周圍的人都認識只是比較冷漠。

然後一個男生站在朋克學姐面前彎腰低聲和她說著話,不知怎麼的朋克學姐就一腳踹了男生的腿一下,周圍的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男生就被踹倒在地了。

被踹的男生倒在地上楞了幾下,罵了幾句髒話,站起來作勢要動手的樣子,周圍的人也反應過來拉著他,朋克學姐慢悠悠的站了起來冷靜的看著抓狂的男生。

這一站起來楊桃才發現,這個學姐真的是高——個子高。 絕寵嬌妻:陸少的寵妻 身材也很好。黑色v領t恤,緊身小腳褲,黑色小皮靴和一件剪裁很好的小皮套,黑長直的頭髮配上冷漠的臉,在包廂五顏六色的閃光燈下就像一朵罌粟,張揚的插/進楊桃的視線里。

然而在眾人的詫異中,朋克學姐又是一腳踹了過去。

如果說男生之前是為了面子在咆哮,現在就是真的被惹火了,衝上去就想抓朋克學姐,然而就出現了前面描述的一幕,被抓著撞向了鋼化玻璃桌子。

楊桃看不到男生的表情,只是過了沒幾秒朋克學姐就放開了手,冷著臉離開了包廂。

回學校的路上,徐媛媛不停的安利著朋克學姐的資料,而楊桃也終於知道這個像罌粟一樣的學姐的名字:葉岑歡。

「桃子桃子,你知道嗎?國慶匯演上面特別好看的那個民族舞獨舞的是誰嗎? 錯身成婚:腹黑冷帝誘嬌妻 就是岑歡學姐啊!」

「還有還有,咱們這個專業的第一名就是她啊!我還以為是個書獃子呢!結果長得這麼美,動作這麼酷!」

「嚶嚶嚶,好心水啊。」

含著棒棒糖一直無動於衷的楊桃彷彿看見了徐媛媛滿腦袋的粉紅泡泡,只覺得捧著臉一直喋喋不休的徐媛媛異常可愛……而且搞笑!

徐媛媛雖然熱愛結交朋友,上躥下跳,但其實真的是一個特別單純的人。開學的時候楊桃因為提前入校了,無所事事的在學校外面閑逛,然後一眼看見了一家小飯館前嬌滴滴的徐媛媛正一臉茫然的打量著自己的行李:兩個行李箱,一個鼓鼓的書包,一個大袋子。

於是楊桃搶在大二大三的惡狼下手前拯救了這個小紅帽,幫扛行李到宿舍還順便鋪好了床,鋪完一轉身就看到徐媛媛幾乎是兩眼冒星星地看著自己……從此,時不時中午午餐,晚上宵夜,周末party的約著楊桃飛。

楊桃深刻的意識到:認識徐媛媛之後,自己圓潤了不少……

而此時徐媛媛還喋喋不休小嘴不停的感嘆著:「岑歡學姐真的是太棒了,嚶嚶嚶,我要把她介紹給我哥哥。」

「聽說那個男生是大二的一個富二代花花公子,認識不少人,平時拽的跟什麼似的!你看到沒有,這次被打這麼狠,都沒敢真的和岑歡學姐動手。岑歡學姐估摸著也是有點背景的。」

「真的太酷了,不過貌似這個男生是岑歡學姐最好的姐妹剛交的男朋友誒,這樣都下手這麼狠,後面都見血了。」

「學姐的那個好姐妹也是咱們學校蠻出名的一個人,是街舞社的,叫什麼來著?額……對了!林美姍!上次我去找我男神,看到美姍學姐在跳舞,天哪,女生跳街舞原來這麼帥!!!」

「為什麼為什麼,女神的朋友也是女神,簡直不能愉快的在一起玩耍了!」

小嘴閉不上的徐媛媛似乎終於發現自己和楊桃沒有處於同一個頻道了:「哎呦,桃子,就我一個人在說!都不配合我!這樣顯得我很尷尬誒!你不打算說些什麼嗎?」

「……」

停下,徐媛媛表情極其認真的看著楊桃。

「……」

楊桃覺得似乎真的有點尷尬,轉了轉嘴裡的棒棒糖,摸了摸臉,然後打開了背包,噥咕著:「我有巧克力和棒棒糖,你要哪一個?這次的巧克力是我姨從德國帶回來的。」

「……」

「我要榛果夾心的。」

… 楊桃第二次見到葉岑歡的時候是在三區教學樓前面的一塊空地上,上完公開課後下午才有課了,楊桃逗留了一會兒才走出教學樓,正好迎上正在糾纏的三個人。

拜於小麻雀徐媛媛的影響,楊桃對於這三個人都有印象:葉岑歡學姐,岑歡學姐的好姐妹林美姍,美姍學姐的富二代男友張志城。

葉岑歡拉著林美姍的手說了什麼楊桃並沒有聽清楚,只隱約聽到美姍學姐說了聲:「我想你誤會了什麼,上次你把志城的頭打傷了現在我也不想說什麼,只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在來打擾我們了。」

然後就看到岑歡學姐一臉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林美姍和張志城手挽手走進教學樓。

楊桃和林美姍插肩而過的時候,張志城正在低聲說著什麼,林美姍挽著張志城的手臂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額。原來是三角戀啊……

今天的葉岑歡還是黑黑長長直直的頭髮,很冷感的臉,畫了很淡的妝,上身一件胸前印了誇張印花的灰色衛衣,下身是緊身牛仔小腳褲,簡單的低跟馬丁靴,腿又長又直,身材很修長,大概有一米七多吧。不動聲色地把葉岑歡上上下下打量完,楊桃覺得:葉岑歡是自己見過腿最好看的女生了。

楊桃從葉岑歡身旁走過的時候發現:葉岑歡居然比自己高大半個頭啊!然而葉岑歡對從身邊走過的人並沒有什麼反應。楊桃走開很遠了回頭看,葉岑歡還站在原地發獃。

身形落寞,好像很可憐的樣子。

葉岑歡不知道自己在原地站了多久,只是覺得有點累不想動彈,站在原地發著呆,突然面前出現一盒心型盒子,上面寫著dove巧克力。拿著它的手很細長,上面大拇指塗著bulingbuling很精緻的指甲油。

順著手往上看,一個長相甜美的女生一手轉著嘴裡的棒棒糖,歪著頭看著自己,燙卷的長發扎著高高的馬尾,有幾戳頭髮在耳邊跟著風一晃一晃的。

發現葉岑歡正在打量自己,楊桃的臉兀的一熱,覺得這種情形有點尷尬,好像在告白似的。

楊桃取出嘴裡的棒棒糖,思忖了一下:「嗯…吃點甜的心情好,剛好我的糖有多。」

「謝謝哈。」

葉岑歡接過,打開……兩人都是一愣。

只見盒子里滿是棒棒糖糖紙。

「啊!不好意思啊,我.我拿錯了,等一下,我找一下!」某人慌亂的翻找背包ing。

「啊哈哈你逗死我了。」不知道是因為這麼囧的事情還是某人慌亂尷尬的神情,葉岑歡笑的好不愉快。

「不,不是的,我是有時候不方便扔糖紙就專門準備了一個裝著,剛……剛才不小心拿錯了。」楊桃低頭故作認真的翻找的背包,一邊認真的解釋著,卻不知道臉已經紅透了。

「呼,找到了。」確認好裡面都是巧克力了楊桃才遞過去:「這一盒都給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吃一塊然後就會好很多哦。」

「我拿一塊就好了。」

葉岑歡打開拿出一塊巧克力拆開包裝咬了一口把滿滿一盒子的巧克力遞了回去,楊桃連忙擺手:「不不不,整盒都是給你的。「

葉岑歡也沒有多做糾纏,收了回去,笑眯眯的說:「那謝謝了,對了小學妹,你叫什麼名字?」

「楊桃。」

「恩,楊桃倒是挺好吃的,我記住你的名字了。我叫葉岑歡,下次有機會請你吃東西,不能白白吃了你的巧克力啊。」

風吹過,葉岑歡黑黑的長直發沿著好看的臉型繞了個彎,葉岑歡用捏著巧克力的手翹起小指把頭髮撩在耳後,笑得溫柔和煦,讓楊桃絲毫無法把眼前這個眼睛笑成月牙的女生和前幾天在ktv打人以及剛剛獨自站著一副落寞模樣的人聯繫在一起。

之後的一段日子裡,應該說整個大一,楊桃和葉岑歡只能算是點頭之交,碰見了笑著打聲招呼,葉岑歡也算是履行承諾請楊桃吃了幾次冰淇淋和麻辣燙,但那也僅僅只是付款,並未同桌。

如果時間停在現在應該是很不錯的,這樣的話,楊桃不會知道女生和女生還可以談戀愛。

… 暑假一放,同宿舍的都裹好被子,收好東西堆好,然後拎著自己回家去了。而不準備回家的楊桃久這樣一個人享受整個宿舍了。

楊桃的家人從小對楊桃要求不高,也不要求文化成績多好,今後能賺多少錢,一個女孩子只要健健康康長大,讀書戀愛結婚生子平平淡淡到老就好。加上上面還有一個好脾氣疼人的哥哥,楊桃從小几乎都沒有什麼壓力,自然也沒有什麼鍛煉的機會,這次說自己要留在A城多看看書,然後找份暑假工鍛煉鍛煉也是和家人磨了好久。

楊桃本想住在宿舍,二老不放心,怕楊桃學壞,在年輕人多的地方亂來,還專門飛來幫楊桃在離學校十分鐘左右車程的地方找了個環境不錯的兩室一廳的出租房,陪住了幾天就一口氣交了三年的租金,讓楊桃直接搬出宿舍,直到去楊桃工作的地方看了看,和老闆暢談了一個小時二老才兩眼不舍的回家了。

假期已經過了一周,楊桃一大早趕到上班的地方,前腳才剛進門,就撲過來一個可疑**,奈何楊桃反應慢,就直接被噗了一個滿懷。

「嚶嚶嚶,新同事你終於來了。「懷裡一個蓬頭垢面的女生蹭著楊桃的手臂,頓時楊桃感覺全身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了。

「我說,蝶子,你別把我的新員工嚇跑了,不是誰都和你一樣自來熟的!快去把你的**版面插畫完成!「一個留著及肩短髮的女生慢慢走過來,纖長的手指勾住懷裡那個邋遢女生的后衣領子扯回一張辦公桌上坐下,用手拍了拍邋遢女生有點油膩的頭頂,給了她一個威脅的眼神才又慢悠悠的走到楊桃跟前。

「楊桃是嗎,不好意思嚇到你了,我是這個工作室的主人蔣春來,嗯,有點難聽,你叫我蔣姐春姐大姐什麼的都可以,平時我的員工其實是很有愛很得體的,只是這兩天接的單子太多,她們又太負責所以才搞成這副模樣的。「女生完全不顧後面幾個人的質疑眼神,非常淡定的摟著楊桃到一張辦公桌前坐下。

女生不同於辦公室裡面另外幾個眼神萎靡、面龐泛油、那不修邊幅的模樣,短短的頭髮柔順有光澤,燙著微卷的弧度,頭髮都別在耳後,顯得很乾練,眉毛眼線也畫的很乾凈完美,唇上塗著非常正的橘紅色口紅,立體有型線條順滑完美。

「你才來,先不用學什麼東西,了解一下環境和咱們的’公司文化’就好,你放心,咱們工作室其實和你之前來的時候是一樣的,只是這次真的是不湊巧,讓你看到了這麼不堪入目的一面……「瞬間,憤恨的眼神齊聚一身。

楊桃是在學校外面不遠處的一個宣傳台上看到的招工啟事,畫畫小工作室招人,可兼職可坐班,要求有一定的美術功底和電腦畫圖能力,坐班工資月結包吃,兼職則按單子結算。楊桃在還沒有放假的時候就聯繫過了,楊桃並沒有很深的畫畫功底,對電腦畫圖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求職的時候要求先打雜學習學習,工資什麼的看著給點就好若是不給也可以,楊桃還記得當時電話裡面有一個霸氣帶點冷漠的聲音說:不然你還想讓我們培訓你教你做圖還發全額工資么……

然而楊桃果然是太傻太天真耿直了,竟然還覺得愧疚。

被春姐教了一天電腦作圖順帶全辦公桌打雜助理兼清潔員的楊桃要哭了:老爸老媽,你們不是老江湖嗎?為什麼沒看出來這個是個狼窩嚶嚶嚶。

其實著真的不能怪二老,二老和楊桃一起來工作室的時候,辦公室整潔乾淨,空氣中有好聞的淡淡薰衣草味道,垂吊著的藤蔓植物蔥蘢翠綠,嫩嫩的葉片上掛著幾滴還在顫抖的水珠,而正在辦公的五個老員工全是衣著光鮮靚麗外加美麗的妹子,當時正趕上送外賣的來,一群人朝氣蓬勃的搶食,而且當時和二老聊天的人是辦公室有名的笑面虎:靳言秋。

一周后,新招來的三個人已經走了兩個,都打算回家做兼職接單子,就留下了一個楊桃,囧。而楊桃也終於知道了,工作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單子轟炸,而那幾天工作室里的環境和員工也會如同被轟炸機路過一般。

「小桃子呀,這是個兒童讀物插圖,你畫的太複雜精緻反而是不適合的,色調也簡單鮮艷一點比較好,多用對比色。「在一旁靠著桌子看著的何海蝶拿過筆在楊桃的手繪板上勾勒了幾下,一邊說:「你的色彩運用很棒,就是底稿的繪圖要加強一下,練練線條。平時可以去塗鴉王國看看,找找自己喜歡的風格,臨摹臨摹練練手。」

「恩恩,好的,謝謝蝶子姐。」楊桃一臉感動的看著現在已經回歸正常狀態的蝶子。

「客氣什麼,都是同事。對了,底稿修一下,有空了去幫我買份餛鈍吧,我又餓了。」蝶子撩了撩烏黑柔順的長發,站直理了理身上的小禮裙:「對了,你們有什麼想吃的?可以讓小桃子一起帶回來。」

「幫我買幾包辣條!」

「好想吃小布丁!幫忙帶一個。」

「我要幾包薯片就好。」

「再來一斤葡萄吧,我請客。」

楊桃:「……」

終於下班,楊桃想起自己還有幾個小盆栽放在宿舍沒有帶走,悠悠閑閑的逛回學校,走到宿舍樓下,正好看見扱著拖鞋坐在女生宿舍樓下的長椅上看書的葉岑歡,米白色的雪紡上衣,超短的熱褲直到大腿根,楊桃又一次確定了:葉岑歡是自己見過腿最好看的女生。

「楊桃,你好啊。」

總裁溺愛:無巧不成歡 楊桃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反應過來時,葉岑歡已經抬頭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後勾唇說了你好。 已經下班,楊桃還在整理自己畫的底稿,手機就響了,楊桃沒看來電顯示就接了起來。

「喂,楊桃嗎?下班了沒?「

「嗯嗯。「

「晚上要出來吃燒烤嗎?「

「燒烤?好呀。「答應了下來后楊桃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室友都回家了,是誰約的自己?

楊桃移開手機一看,屏幕上大大的五個字:葉岑歡學姐,不知道為什麼的心裡一抖。

在那天傍晚楊桃和葉岑歡在宿舍樓下相遇,知道對方整個暑假都不回家后便交換了手機號碼,若是有空或者無聊的時候可以約著一起吃宵夜逛逛街看看電影之類的。

「好,你現在還在回來的路上嗎?我們在宿舍樓下等你哦。「

楊桃才想起來還沒有和岑歡學姐說過自己沒有住在宿舍的事兒:「呃,岑,岑歡學姐。「

「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可能還要十幾分鐘才到。「

「沒事兒,我們這兒有幾個花菇涼還在畫皮呢。啊哈哈哈,別別,怕癢!「

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嬉笑聲,原來岑歡學姐害怕撓痒痒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