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個張龍,送的深海珍珠,只因為比天然的稍稍差點,沒讓薩大人滿意,薩大人便當場翻臉,將其擊傷。


現在這個殺手,竟然只送了一張紙,還他娘的不是新紙,是皺巴巴的舊紙,薩大人豈不是會當場將其碎屍萬段!

。 這些實在太諷刺。

若不是吊著一口氣,雲林怕是早就承受不住。

[綜漫]大小姐不好當

雲林也是眸中一震,殺氣畢露。

雲清沒有功夫,自然是躲在戰車上,這戰場四周還做了擋板,由很多士兵守護在中央。

她今日本來不想過來的,但是還是想最先沖入皇城的是自己人。

畢竟她不放心雲子俊,若是雲子俊帶人先衝進去,那麼怕是這皇城就沒她什麼事兒了。

而且她帶來的人不多,這裡的主力都是雲子俊的人。

她只有冒險來了。

今日要的就是速戰速決。

當然,沐北冥也被帶來了,在隊伍的最後面,現在還不是他該登場的時候。

既然都決定要速戰速決,所以這戰鬥很快就開始了。

雲子俊首當其中,他今日可是信心滿滿。

這時候綿城的軍隊還沒過來,這皇城可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雲子俊意氣風發,穿著大將軍的服飾,在人群中特別的顯眼。

若是單看這樣的雲子俊,的確是很有能耐和才氣,而且還透著狠勁兒,是做皇帝的料。

可是,這人品。。。。。

雲林心中無奈。

想當初,在皓兒還沒生下喬兒時,他甚至想過要立雲子俊這個侄子為太子。


那時的雲子俊十分的聰慧,對自己也很尊敬,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也就是從雲信喬出生之後,雲子俊忽然變了許多。

雖然還是對他恭敬,但是卻多了一絲其他含義。

他那時候就知道,雲子俊一開始對他好,表現的那麼優秀,或許就是為了皇位。

本來板上釘釘的事情,忽然出現了雲信喬,雲子俊就開始害怕了,害怕這皇位不是他的,所以就露出了馬腳。

雲信喬若是當初沒有拉到自己身邊養著,怕是也早就被雲子俊給害死。。。。。

雲林有些後悔,怎麼早就沒解決了這雲子俊,留到現在弄出這種事情來。

也是雲子俊做的十分小心,沒有留下什麼把柄。

大戰一開始,叛賊的勢頭就是分的勇猛,輕塵防守為主,根本沒有還擊之力。

現在他們的兵士加上從百姓中募集來的壯丁,也不足對方的一半,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決戰。

但是,他絕對不放棄。

雲子俊想速戰速決,慢慢卻發現根本不容易。

齊王到底是齊王,防守之術讓人意料不到,饒是已經對手多次,他卻還猜不到齊王的戰術。

這場戰鬥直接打到了下午,還沒一絲結束的跡象。

總裁的萌妻 ,叛賊這邊都有些累了,這才明白這是他們的戰略,怕是想要因此拖垮他們。

就連雲清也看出來了,望著城牆上的齊王輕塵,也是嘴角一勾,以前倒是小瞧這小子了。

齊王她還是很有印象的,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當初父皇對這個孫子也是青睞有加。

於是,雲清一開始就沒喜歡過這個侄子,甚至有些厭惡。

好在他自己作孽喜歡上一個不該喜歡的人,甚至因此差點引起兩個大陸交惡,自作孽離開了北海大陸。 「你這廢物,你在找死!」

薩亞滿一看那皺巴巴的紙團,臉色當場就變了,一股凌厲無比的殺氣噴發而出,彌散在空中,使得周遭一下子冷了許多。

「大人也是見多識廣之人,竟然也像一般人那樣,事情只能看到表面,當真讓我失望。」

就在薩亞滿打算一掌將蕭讓擊斃的時候,蕭讓卻是搖頭嘆氣。

「你什麼意思?」

薩亞滿手掌停在了半空中。

「那種貴重的東西,我一個小小的鐵面殺手根本無力保管,我怎麼可能放在身上?」

「事實上,我要獻上的,是我無意中發現的一個釋道五重巨擘坐化的洞府,裡面各種奇珍異寶無數,諸位說,小人的東西,是不是比你們所有人的都貴重許多?」

「這張紙,別看它不起眼,它卻是一張很重要的紙,因為那位五重巨擘洞府的詳細地點,便被我記載在了上面!」

蕭讓一手托著那皺巴巴的紙,大聲說道。

薩亞滿心臟沒來由的就是一跳,如果真的是五重巨擘坐化的洞府,那這張紙片還真比所有人的寶物加起來都貴重。

只是,五重巨擘坐化洞府,被一個鐵面殺手發現,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薩大人,你一定在懷疑我的話,這有什麼好懷疑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蕭讓屈指一彈,那紙團嗖一下飛到了薩亞滿手中。

「一定要是真的,一定要是真的!」

薩亞滿心中懷著無限的期許,打開了那紙團。

皺巴巴的紙上,只有寥寥幾個字:哈哈哈,你這sb,老子是騙你的!

薩亞滿怒火一下就滔天而起,怒髮衝冠,身上的殺氣,轟一下,火山噴發一樣,直接衝上九重天。


「你、找、死!!」

他臉色變得極為猙獰,一手指著蕭讓,一字一句,吼道。

「錯,找死的不是他,而是你。」

一直沒說話的麻涼姑開口了。

說話的同時,她便一伸手,瞬間操控住了薩亞滿的血液,屈指一彈,一道指風洞穿了薩亞滿的眉心。

噗!

鮮血飛濺起老高,薩亞滿的身體,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噗通!

薩亞滿倒地的同時,還有一條身影同時倒地。

是仇心,被蕭讓所殺。

「諸位廢物,你們那些禮物算什麼,我送給這廢物的,可是極樂世界!試問,一片世界,豈不是比你們所有人的禮物都貴重?」

蕭讓哈哈一笑。

眾刺客都死死盯著蕭讓三人,久久無語。

薩亞滿可是已經半步巨擘了,可在這幾人面前,竟然小雞仔一樣,毫無還手之力,瞬間慘死。

這三人的修為,簡直逆天了!

怕是只有刺客第一人荊可,才能和他們匹敵吧?

「你們到底是誰?」

沒多時,一個身材高大的刺客沉聲發問。

此人便是刺客第一人,荊可。

「我們是這兩個廢物的仇人,諸位,這只是我和他們的私人恩怨,並無意和諸位為敵。」


麻涼姑看了眾人一眼,緩緩說道。

「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殺了我們天池山的刺客,卻說是私人恩怨,讓我們不要牽扯進來,你覺得可能嗎?」

荊可排開眾人,一步步走出,走到蕭讓和麻涼姑身旁。

「你想多管閑事也隨你,只是,你有那本事嗎?」

麻涼姑對荊可的話絲毫都不在意。

「我或許不能留下你們三個,但是你們能夠逃得過天池山長老的追殺?」

「你拭目以待吧。」

麻涼姑左右手搭上蕭讓和麻涼姑的肩膀,就要撕裂空間,穿越走。

「哎,小村姑,先不急著走,馬上有好戲看了。」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就那麼憑空出現在麻涼姑身旁。

是厄運。

「厄運,我gan你大爺,怎麼到哪都能看到你!」

蕭讓當時就破口大罵了起來,一看到厄運,他就來氣。

「西門吹雪,我這次帶來的消息,絕對勁爆,你就不想聽聽?」

對於蕭讓的惡劣態度,厄運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說道。

「滾! 暖陽如沐 ,只要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的,老子都沒興趣聽,哪怕一個字!」

「切,小混球,你以為老子是來找你的?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告訴你,老子是來找村姑的!」

厄運對蕭讓嗤之以鼻。

一干刺客都傻眼了,怎麼又闖進來一個殺手?

他們這些刺客,什麼時候成了擺設了?

幾個人就那樣旁若無人的嬉笑怒罵起來,將他們當成不存在,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你又是誰?」

荊可沉聲問道。

雖然對厄運極不滿,恨不得將其擊殺,不過他卻沒有輕舉妄動。

厄運可以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這,他們所有刺客竟無一人發覺,就這一點,荊可就知道,厄運十分不簡單。

「我啊?」厄運指指自己臉上那黃金面具,「看不到我臉上的面具嗎,我是一個殺手啊。」

「你們真的是殺手?」

荊可又問了一句。

他真的無法相信,如此高深莫測的幾個人,竟然是殺手?

要知道,就連他這個刺客第一,都不敢說有把握勝過啊!

「沒錯,我們殺手,在你們眼中垃圾一樣的殺手!」

厄運笑眯眯的說道。

「就算你們的實力遠遠的超過我們的預期,但是,你們只有四個人,又能敵得過我們刺客?」

荊可沉聲道。

薩亞滿突破半步巨擘,這件事情很重要,因此刺客中的精英,從第一到第一百,基本上全部都來了。

可以說,在這小小的府邸之中,裝了刺客的所有頂尖天才!

這些人的戰鬥力,佔據了刺客們戰鬥力的八成還要多!

「不用我們四個,只要我一個,就可以虐你們。」

厄運向著荊可伸出了一隻手。

「哼,大言不慚!」

「你不信?」

「你當我們是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