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鬧的教室猛然的安靜了下來,白小小看著眾人的臉色全部都是蒼白一片,眼神閃身閃默默地觀察眾人。

林赦露出一個頭看著眾人,眼神裡面都是毫不掩飾的殺意,在抬轉頭看著自己旁邊的少女,眼神變的溫柔了起來。

而這樣的安靜在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眾人像是被觸碰到了什麼禁地一樣,臉色蒼白一片然後就是一片的憤怒。

「武兵,那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去見他。」

「就是,你如果想死我現在就送你去死。」

然而聽著這一些人的話,武兵臉上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所有人都要死,他回來了,回來了,現在林耀輝,雲嵐他們全部都死了?接下來就是你們這一些人全部都要死了!」

一臉憤怒的眾人這一次全部都閉嘴了,眼睛裡面是掩飾不住的驚恐,有一些膽子小的身體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起來。

「不會的,我們根本就什麼也沒有做,他不會來找我的,對不會來的。」

白小小目光冰冷的看著這一些人,她對於這一些人完全沒有任何的同情,畢竟她可是知道事情的發生的,現在這一些人這樣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林赦目光一直直勾勾的看著人,在看著人眼神裡面都是冰冷,愉悅的咪起了眼睛,非常愉悅的伸出自己的爪子碰了一下人的手。

感受到自己的手被碰了一下,低頭就看著小黑爪子旁邊的早餐,摸了一下對方的頭開始給對方餵食,同時目光在眾人的臉色劃過,把這一些東西全部都看在眼裡。

整個教室陷入了詭異的氣氛之中,白小小還想要從這一些人的嘴巴裡面知道更多人東西,可是上課的老師已經來。

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白小小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同學,發現這一個平時非常愛說話的人,這個時候居然一直保持著沉默。

白小小聽著老師的說話聲音,不知不覺的就趴在桌子上面睡了過去。

林赦看著睡著的人,眼神閃身一下身體自己從課桌裡面爬了出來,只不過眾人就好像沒有看到他一樣,繼續自己的動作。

……

吵鬧的班級裡面,眾人興緻勃勃都討論他們班級要來的同學,一個少年臉上完全就是一臉的不以為意。

「問,你們知道嗎?我們班要來一個轉學生。」

「不過就是一個死了媽的人而已,你們這麼好奇幹什麼?」

非常熱鬧的教室在這一句話落下,頓時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全部都興緻勃勃都看著人,「真的嗎?班長你是怎麼知道的?」

班長看著眾人的目光全部都看著自己,在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就後悔了,不過現在這麼多的人看著自己,自己如果不說的話,那以後自己在這個班級裡面根本就混不下去。

咬了咬牙,「這個我當然知道了,我可是住在他家旁邊,你們說不知道,他父親根本就是一個殺人犯還一直打他母親,說他母親根本就是一個破爛貨,好還說什麼林赦根本就不是他兒子,是它母親和別人的野種。」

眾人全部都睜大眼睛,完全穆想到居然是這樣的,同時對於這一個要來他們班級的新同學有沒有了剛開始的好奇,反而全部都是高人一等的樣子。

站在門口的少年靜靜地看著這一道門,手死死的握了起來指甲掐進手掌心也沒有什麼反應,長長的頭髮把少年的眼睛遮了起來,讓人看不清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而在少年的旁邊,站在一個非常漂亮了老師,只不過老師在看著人的時候眼神裡面多了一絲的不屑。

在旁邊聽著這一切的白小小氣的恨不得把這一些人給打一頓,特別是看著這一個自己一直以為的好老師現在這個樣子,心不由自主的疼痛了情況,她雖然知道對方的一切,可那個也是一段段的文字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現在聽著這一些人的話她氣的恨不得打死這一些人,完全不敢相信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林赦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白小小看著人手死死的握住對方的手,語氣裡面都是焦急關心,「林赦,不是的你是最好的,這一些人根本就是在嫉妒你,你在我的血裡面是最好的,所以你一定不要被他們影響啊!」

然而不管她說什麼,少年還是什麼反應也沒有,老師看了一眼上課時間一起平靜,「好了,上課了,進去吧。」

說完根本就那個人任何的反應,直接走了進去,林赦看著人的背影深深地深呼吸一口氣,抬腳走了進去。

而在班級裡面隨便說話的眾人在老師進來之後,全部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全部乖乖的坐在座位上面如果不是自己親耳聽到這一些人的話,她還非常有可能不知道這一些人的真面目。

「好了,你們安靜一下,我們班現在來了一位同學,大家要好好的相處不許欺負同學。」

「知道了。」

「好了,進來吧。」

眾人目光全部看了過去,就看到一個氣息冰冷的少年走了過來,特別是對方那遮住眼睛的頭髮,讓原本就心懷惡意的眾人不由自主的冒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好了,你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是,我叫林赦,以後請多多指教。」

老師看著閉嘴沒有在開口說話的人,點了點頭,「現在只有後面還有桌子,你就先坐在那裡吧。」

「是。」

白小小一直跟在人的後面,看著人一個人沒有任何的朋友,而這一些人平時看著非常的友善,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漸漸的把林赦當成了發泄的對象,不管什麼事情都要讓林赦來作。

白小小每一次看著這一些人這個樣子,氣的眼睛通過一片,想要阻止可是她什麼也做不了,更加讓她生氣的是,林赦居然沒有什麼反抗就這樣默默地承受著。

又一次看著這一些人把人攔住打了一頓的白小小從這一些人的身上穿過去,,氣的直接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林赦,你這個大傻子,你難道就不知道反抗嗎?可算是反抗不了你不會躲起來嗎?實在不行我們可以自己報警的啊!你這個傻子為什麼這樣一點也不知道反抗,你家不能愛惜一下自己的身體嗎?」

說著越想越氣,直接抱著人哭了下來,眼睛通紅一片。

白小小也不知道自己這是第幾次哭了,每一次都是這樣,她哭的一抽一抽的,剛想要說什麼身體猛然的就是一沉。

猛然的睜開眼睛,看著眾人跟著上課,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白小小又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林赦看著人哭成這個樣子,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手機想要開口安慰對方,可是自己現在如果叫出來,那媳婦一定是不開心的。南宮寒指了指山洞中那個紅色的圓柱形的東西,「曦曦,快,把它給我!」

雲若曦一扭頭看着那形狀便猜出了它的用途,她連忙交給南宮寒。

在山洞外的懸崖壁上,一群黑衣人看着南宮寒拿的信號彈,臉色有些難堪。

為首的更是大喊一聲,叫人上前阻止信號彈發出。

「快,把東西搶過來!」為首的大叫。

「砰!」

縱然索命鬼的速度再怎麼快,再怎麼迅速,都始終是比不過發射的速度。

為首的看着那飛射空中,展現出妖……

《醫毒雙絕皇子妃》第63章脫困 看著雙鵰那眼神,彷佛在告訴林小木,只要他證明不了,那就準備承受雙鵰的怒火之爪。

「證明?」林小木思索道,「你們等等,我問問?」

雙鵰也不阻攔林小木,在自己孩子的事上,它們還算有耐心。

林小木來到周辰身邊,問道:「辰哥,該輪到你上場表演了,怎麼將遊戲面板上的聊天信息及圖片給那兩隻雕看呀?」

「給它們看幹嘛,它們又不是求生者?」周辰疑惑。

「我說大哥,現在情況你也知道,它們很可能是阿刁,也就是我身邊那隻金雕的父母,但它們不信,要我證明。」林小木無奈道。

「那要辦不到呢?」周辰笑問道。

「那我們就準備後事吧,反正我又打不過那兩隻雕,太猛了。」林小木乾脆道。

「行了,辦法也有,很簡單,你想給別人看你的遊戲面板,將那個人的手指放到你那虛擬遊戲面板上就可以了,這相當於經過你的認證。」周辰說道,「至於動物,我不知道行不行啊,沒試過。」

林小木:「……」

「那我們這些求生者的所有信息你們都能看到是怎麼回事?」林小木好奇心打開了。

「這不同,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要資格,我剛好達到了資格,具體是什麼情況,你要去問我哥,他知道的多。」

「你自己不能多了解一點嗎,什麼都問你哥。」林小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

周辰不爽了,道:「你什麼語氣,你以為這東西是誰想知道就能知道的,我們這個世界等級制度森嚴,身份地位越高,知道的秘辛越多。」

林小木乾脆懶得問了,反正最後什麼都是要去問周宇,現在還是儘快解決雙鵰的事情吧,它們還等著呢。

林小木趕緊喚醒遊戲面板,打開了私聊信息,聯繫楊然。

林小木:「楊然,江湖救急,趕緊拍幾張阿刁的照片給我。」

過了一會兒,楊然的信息就回了過來。

先是幾張阿刁的圖片,每個角度都有一張,然後是楊然的疑問。

楊然:「什麼情況,江湖救急怎麼還扯上了阿刁的照片?」

林小木:「說來話長,我可能遭遇到阿刁的父母了。」

然後林小木不等楊然回信息,直接點開阿刁的那些照片,走到雙鵰的身邊。

「你們誰先看?」林小木問道。

「讓我妻子先來吧。」公雕看了眼滿是激動的母雕,道。

「把爪子給我!」林小木說著就伸手抓起了母雕的爪子,去觸碰那虛擬的面板。

不管動物的有沒有用,只能先試試了。

只是一會,母雕就驚呆了,接著雙眼全是淚水,聲音哽咽道:「孩子,是我們的孩子,它長大了。」

公雕這時總算是按捺不住了,討好似的看向林小木,接著又覺得有失威嚴,又板著個臉,但怎麼都掩蓋不了那眼裡的期待。

林小木這下總算鬆了口氣,直接抓起公雕的爪子進行同樣的操作。

然後,兩隻雕就在那裡看著阿刁的照片了,還討論了起來,說著阿刁更像誰之類的話。

「咳咳……」林小木咳嗽兩聲,打斷了正在興緻中的雙鵰,「你們不想讓你們的孩子也看看你們嗎?」

「想,你能辦到?」母雕此刻腦迴路是短路的。

「嗯,你們站好!」林小木點點頭道。

這下兩隻雕很配合林小木,站的很直,林小木給它們拍了張照片,給楊然發了過去,順便叫了她如何讓阿刁看到遊戲面板上照片的辦法。

兩隻雕一左一右的圍著林小木,繼續看著遊戲面板。

叮叮,楊然的信息再次發過來。

楊然:「阿刁好像哭了,讓你代它說聲,它很想念它父母。」

「你們的孩子說很想念你們。」林小木複述。

「我們也想念它!」雙鵰異口同聲。

林小木想了想,編輯信息。

林小木:「它父母也很想念它,告訴阿刁,它父母想吃我的肉,把我當成敵人了。」

楊然:「阿刁說讓你跟它父母說,你和它簽訂了靈魂契約,是它的主人,千萬別傷害你。」

看到這裡,林小木一陣緊張,它看了眼緊緊盯著遊戲面板的雙鵰,弱弱的問道:「你們能看懂文字嗎?」

「看不懂!」雙鵰的回答很乾脆直接。

林小木鬆了口氣,那你們這看的那麼帶勁,嚇死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