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挺跋扈的,壓根不知道什麼叫吃一塹長一智,過年時候酒駕被抓了一次,好像剛放出來,就和人打架,被爆了頭。」

不過這些人與段林白也不是一個圈子的,他自然無從得知這群人的消息。

「好像就是昨天發生的事,不過大家都在討論你的事,很少有人關注到他罷了。」

段林白晃著腿,刷著微博,「這小子也是挺橫的。」

不過他當時也沒細想,直接去洗了臉,又讓蔣二少幫他貼了片美白面膜。

蔣二少看著他,大哥過得果然精緻,難怪這麼白。

都住院了,還不忘保養。

段林白此時也是無聊,就隨口問了句,「那個劉珩現在怎麼樣了?」

「腦袋上縫了幾針吧,應該沒什麼事?」蔣二少見他感興趣,就特意找人問了下他的近況,「大哥,他也住在三院,在13樓的腦科。」

「是嘛……」

段林白過了幾秒后,才忽然回過神,許佳木不就在那邊實習。

他抿了抿唇,扯了面膜,「你讓人去給我盯著他。」

「上次還沒打夠本,準備去夜襲?」

「夜襲你大爺,許佳木也在那個科室,我怕她被盯上。」

重生之激蕩年華 蔣二少愣了愣。

不是說,兩人不熟,沒什麼關係?這麼護著?

不過那群人,本就喜歡惹是生非,也極有可能在醫院胡來,蔣二少出去打了個電話,說是讓人注意了下,不過許佳木本就是實習生,晚上不輪班,已經下班了,今晚可能不會發生什麼事。

段林白點頭應著,又把被扯下的美白面膜,敷到了臉上……

我絕壁是瘋了,這種敢拿酒瓶砸人腦袋的女人,估計也不會被人欺負的。

隔天一早……

段林白原定今天出院,傅沉早上沒去公司,特意去醫院看看他,本以為已經處理好出院手續,不曾想到了醫院才知道,他……

又把人給打了。

------題外話------

三更結束啦~

最近天太熱了,感覺還沒到夏天,已經被晒黑了,我也急需美白。

通知:

1、下午5點開始,瀟湘有端午活動,可能會贈送月票,各位美人兒如果參加活動,記得給三爺投票哈,么么~

2、端午節期間應該會搞個小活動,有實體小禮物的,不過需要等評論區開放,系統穩定才行,具體時間和活動內容我會另行通知,大家記得關注題外和章節標題。

**

【小劇場】

都說孩子是父母的結晶,是父母愛心的產物。

傅寶寶在開始認知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和普通孩子一樣,總會問他是從哪裡來的,怎麼來的。

傅沉給的答案是:「你的出生就是個意外。」

傅寶寶:「意外的驚喜?」

「意外的驚嚇。」

毒魅惑天下 某寶寶自然不信,當天晚上又問了宋風晚,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

傅寶寶當晚抑鬱了……

難怪粑粑不疼他。 京城第三人民醫院

十方的車子尚未開進底下車庫,就瞧見住院部外面停了兩輛警車,還有數量各家的採訪車,保安在外面守著,還有不少圍觀群眾指指點點。

就連進入地下車庫,都需要進行盤查。

「大哥,請問出什麼事了嗎?」十方降下車窗,詢問車庫值班的保安。

保安探頭往車後座瞥了眼,瞧見是傅沉才壓著聲音說道,「段公子把人給打了。」

傅沉指尖盤著串兒,聽聞此事,倏然收緊。

這傢伙怎麼住院了還不消停。

「三爺,您還是趕緊上去看看吧。」保安瞧著是傅三爺才開了口,醫院對外已經全面封鎖了消息。

「謝謝。」十方笑著與他道謝,開車進了地庫。

原本認為是醫院發生了醫患糾紛,近些年這類事屢見不鮮,每次都鬧得沸沸揚揚,甚至發生了不少流血事件,沒想到是和段林白有關。

傅沉到了普通外科坐在的樓層,值班護士說,段林白此時在腦科。

「腦科?」

傅沉隨手一甩,收緊佛珠,這八成是和許佳木有關了。

*

13樓,腦科

雖然醫護人員和保安民警都在維持秩序,整個住院部仍舊顯得有些鬧哄哄的,十方尋人打聽了一下,才指著護士站后側的辦公區說,「三爺,在那邊。」

傅沉到辦公室的時候,除卻看到幾個被揍得不成模樣的人,裡面有段林白、許佳木,蔣二少,就連助理小江嘴角都留了血……

這也就罷了,都在猜測之中,但是坐在中間,居然還有:

傅斯年!

「三爺。」民警瞧著傅沉來了,均長舒一口氣。

「傅三,老子被人打了。」段林白這話說完,坐在不遠處的一眾小青年懵逼了。

被打得明明是他們。

「三叔。」傅斯年起身給他騰位置。

「不用,你坐。」傅沉打量著整個房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陪著漫兮,來這裡做什麼?」

「二嬸在。」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傅斯年沉聲道。

「三爺,整件事還是與我有關。」許佳木與傅沉畢竟不熟,看不透這個男人,只見他眸色清寡,就覺著是生了氣,急忙解釋。

「和你有毛關係,分明是對面這夥人故意惹是生非,你們幾個給我記好了,以後見著我,最好繞道走,不然老子見你們一次打一次。」段林白氣得咬碎一口牙。

對面那群人閉口不語,顯然是做賊心虛的。

「三爺,您和我出來一下。」民警示意傅沉與自己出去,這才把事情與他說了一遍。

**

當時許佳木是陪著醫生查房的,她只是普通實習生,還沒有能力單獨負責一個病人,都是跟著各科室醫生學習。

她只是負責問詢一下病人,今日是否正常服藥,是否還有哪裡不舒服,當她到了劉珩那張床時,瞧見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的人,眯著眼,微微蹙眉。

在他周圍還有幾個小青年,有兩個熟面孔,甚至還有個濃妝裹面的女生。

天冷,卻只穿了一條短褲,雙腿被凍得發白,還嚼著泡泡糖,可勁兒晃著腿。

不過她還是耐著性子,例行詢問了一遍,然後根據他的回答,一一記錄在案。

「木子啊,有問題嗎?」帶她的是個三十多的男醫生。

「沒事。」許佳木搖頭。

「那你給他檢查一下縫合傷口吧。」

在醫院裡,他們這些實習生,都會被安排做各種事,尤其是些常規工作,都要接觸參與。

許佳木走到床邊,「我要給你檢查一下傷口,可能有些疼,您忍著點。」

劉珩眯眼打量著許佳木。

其實他住院的時候,就注意到了許佳木,畢竟因為她進局子吃了虧,後來他尋人打聽過,據說當天段林白不過是偶然路過,與她之間沒有半毛錢關係。

他原本就尋思著,找機會教訓她一頓,只是當時臨近過年,他涉嫌酒駕被抓,這事兒就被耽擱了。

不曾想這次會這麼巧。

本來被人爆了頭,他心底就很不爽,許佳木正好撞到了槍口上。

許佳木生得就是柔波春水,明若桃花,此時還穿著一身白,純白,又透著一抹嬌俏。

劉珩當初在酒店會調戲她,那也是沖著這張臉去的,當時光線暗淡,此時再仔細打量,真特么漂亮。

「哎,你動作快點。」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一側的女生似乎極其不耐煩。

畢竟自己男朋友一個勁兒盯著其他女人看,誰都會不爽的。

與許佳木一同過來的幾個醫生,略微眯著眼,這個人送來時,就有人托關係打了招呼,排場搞得比傅家少夫人還大。

幾個醫生都見識過這群人的無賴,所以這個女生語氣不好,幾人也沒做聲,只想趕緊檢查結束就算了。

誰都不想惹麻煩。

因為傷口在頭部,周圍纏裹的膠帶難免粘黏到頭髮,許佳木只能小心點,動作自然慢,饒是如此,還是難免勾扯到了。

劉珩倒吸口涼氣,「卧槽,你特么是想殺了我啊!」

許佳木尚未開口,后側衣服被人揪住,那個女生就囂張質問:「你到底想幹嘛?」

「我在給他檢查傷口。」她有些懊惱,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你先放開我。」

「我要是不放呢?」女生聲音跋扈。

許佳木本就會些拳腳,直接抬手,倏然用力,將衣服從她手中扯出來,力道有些大,那個女生略微詫異。

「你們醫院的醫生都這麼厲害?白天當醫生,晚上出去當小姐?」

病房裡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許佳木身上。

「這位小姐,麻煩您說話注意點!」許佳木咬著牙。

「我說錯了嗎?之前在酒店的人難道不是你?」這女生說話壓根沒說清楚,酒店什麼的,難免惹人生疑。

許佳木原本就憋了火,這群人說話本就囂張,十分不客氣,方才有揪扯她的衣服,此時更是出言不遜。

「尋常去兼職打工也犯法?你若是再胡言,不會客氣的。」

「呦,你這是準備對誰不客氣啊。」

周圍這些個人,全部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

「怎麼著,你還想打人不成?」

「木子,你先回去!」帶她的實習老師,立刻朝她使了個眼色,這群人明顯是流氓混子,和他們鬧什麼啊。

許佳木手指收緊,還是吸了口氣,準備離開。

就在她要走的時候,那個女生就拽住了她衣服,「放了狠話,這就想走?不道個歉?」

此時病房裡的人,也都清楚,這群人就是故意找茬。

許佳木實在懶得理會這群人,伸手拽出衣服就想走,可是這次力道太大,那個女生身子一晃,瞬間被惹急了。

不等她反應,當即衝過去,對著她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

許佳木懵了……

她長這麼大,還從沒被人扇過巴掌,腦袋裡嗡嗡作響。

「哎,你們幹嘛打人啊。」周圍幾個醫護人員立刻圍攏過去,這邊上的幾個小青年也過去了。

「你們沒看到她推人了嘛,我們這是合理正當防衛,什麼叫打人啊。」幾人叫囂著。

「別太過分了,再這樣我報警了。」

陪同檢查的一個男醫生實在看不過眼。

「報警?好啊,讓大家來看看,你們醫院是怎麼仗勢欺人的!」

「行了,都冷靜點,也沒什麼大事。」一個護士出來調停,「這位小姐,您也冷靜些,如果是有什麼誤會,坐下好好聊。」

她伸手,想要將許佳木的衣服從她手中解救出來。

「聊什麼,你們醫院找的醫生都什麼素質啊,找個小姐過來,也太不負責了吧,信不信我曝光你們。」那個女生瞧著這護士態度很軟,也就越發強悍了。

「小姑娘,你說話要注意點的啊。」

大家都是看著事情演變的,這群人明顯是無理取鬧,自然不少人看不過去,護士冷著臉,「你先鬆開!」

可是這女生畢竟是在外面混的,蠻橫得厲害,一把推開她,這護士猝不及防,跌撞在地,後腦勺順勢被撞得哐當一聲。

這讓周圍幾個人看不下去了,有人伸手扶起她,另外幾個人則過去與他們理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