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物種特有的電能細胞,每一個嘎嘎猿都自然散發着的強烈的電磁力,平時,人們卻並沒有去使用它,導致產生了不小的能源浪費。

金枝 而隨着個體的能量越高,這種浪費越大,幽神級越來越強的威壓,很大程度上也是來源於這裏。

而現在,如果將這種自然散發在體外的電磁力利用起來,加以控制,然後組成一個全民網絡。

甚至如果更進一步,還可以將能量較高的個體,作爲一個地方的中轉站,以達成覆蓋所有領地的作用……

如果用過於專業的話說起來,人們恐怕會很難理解。

那麼,我們換成非常好理解的,用動漫中的例子代替,這時,空幻瞬間就想到了一位,或者說一羣標準範例——御板妹妹們(御板14939發來賀電=w=)。

雖然她們是人類,但卻和嘎嘎猿們擁有相似的電力控制能力。

所以,這樣以每個嘎嘎猿爲端口,連接全族羣幾萬嘎嘎猿,那時候會是什麼場景呢?

再次在同樣的動漫中尋找例子,於是,我們又一次發現了——幻想御手系統(木山教授發來賀電=w=)。

即便我們不利用這個網絡進行全民思維,只單單利用網絡的高速信息交流作用。

有人類的例子,我們就可以知道,這已經足以讓如今的嘎嘎猿物種,進入飛速發展通道,這對於面對着可能的蟲族威脅的雙月星物種而言,恐怕是件極其有利的事。

於是,這一刻的空幻……們,已經完全陷入對未來的美好幻想之中,無法自拔。

也就是說,小屋中的三位空幻,不管有沒有承認,帶着人類記憶的他們,都在這一刻不可抑制地走神了。

(大家建立起這麼一個網絡,那麼各種經驗都將可以共享,又不懂的問網絡,網絡沒有也可以讓大家一起研討。而且以後種田,也不用再派遣技術員,直接網絡交流就可行了,那樣的話……)白農就是這樣迷失的;

(有了這樣一個網絡,組織管理將更加方便,這幾乎是不用說的了。甚至於可以建成類似網絡權限的模式,管理者就是高級權限,當然,這就需要對能量值較高的人員進行合理分配,然後……)空幻也傻笑起來;

(有了這種交流方式,就算嘎山只有民兵,也可以建立起最爲高速的預警指揮系統,那麼,難道已經可以出現冷兵器時代的信息化部隊了!啊,咱滴系統啊……)暗血眩暈了;

(有了這種網絡……啊咧,網絡是什麼東西?) 欠你一世長安 白敏疑惑地想着。(你就不需要摻和了=。=)

可憐的靈雪,因爲沒有任何網絡方面的知識,而無法發現問題的關鍵所在,只能鬱悶地盯着似乎都已經陷入沉默的四人,無語的想到(不愧是空幻,都這麼喜歡走神。)

(不過,白敏這個丫頭湊什麼熱鬧?)

但出於不要去打擾三人思考的想法,靈雪想了想,還是向白敏走去,(看她也有些出神,應該是從白農那兒瞭解了些什麼吧,正好可以問問。)

“喂,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於靈雪這位超級頭領(囧),白敏即便知道對方還是得聽白農的話,卻依然顯得有些拘謹,這主要還是來自於幽神級的壓迫,畢竟小白敏也才陰魂級中期而已。

從走神中恢復,白敏看了看另外三人,向靈雪點了點頭:“我也不知道,似乎小白每次說到網兔們的時候,就會有這種反應,只是這次……大概有同類吧,所以沉默的時間長了些。”

“叫【網兔】嗎?”靈雪不知道該不該吐槽白農的取名能力,只能在一旁尷尬地笑了笑,然後發現自己也不知道該幹嘛。

於是,她轉身向中間的網兔們走去,它們看起來很可愛,應該能交流一下吧。

“啊!等等!”

突然發現靈雪想觸摸小兔子們的耳朵,白敏大驚之下立刻大聲提醒,而這聲音也驚醒了走神的幾人。

不過,白敏的反應顯然還是慢了些,隨着一道強烈的電流劃過,靈雪的身體僵了僵,然後不自然地抖了抖,就重新恢復正常。

而這些小兔子們見攻擊無望,似乎確認了靈雪是危險人物,突然間四散奔逃。

“我的天,走神給忘了這件事。”

白農鬱悶地揉了揉額頭,然後極力控制全身能量,讓幾絲微弱的電流在全身規律地流動。

因爲有了白農之前的描述,在場幾人都注意到,這時候白農的體外磁場,在電流的規律流動下,產生了異常抖動。

而同一時間,那些都快跑出屋子的網兔們,就這樣突然間停了下來,然後轉頭疑惑地看向白農。

這時候,除了白農之外的幾人,都自覺地控制身體周圍的磁場,不讓它干擾到白農的磁場抖動。

衆人在之前的表現下,都已經清楚了這些小傢伙所代表的意義,因此顯得異常小心。

而靈雪更是將白敏拉到身邊,以便協助對於能量控制最弱的她,進行磁場掩飾。

在衆人的關注之下,小兔子中離白農最近的一隻,小心地向白農靠近。

然後,衆人清晰地注意到,兔子體外的磁場開始微微抖動,非常規律,就彷彿語言一般。

於是,衆人果斷地轉頭注視着白農,等待他的‘回答’。

但白農卻依舊只是如同之前那樣,抖了幾下磁場,然後就毫無作爲。

(難道是一句話走遍天下?)空幻幾人無語的想着。

而白農的行爲,也讓小兔子們很是困惑,一羣小兔子似乎就這樣陷入了停頓,看起來正在進行羣體討論。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緊張地看着小兔子們,雖然也不是不能現在就將這些小傢伙給抓起來,但友好的交流顯然比充滿敵意的交流來的全面、無害吧。

“白農,難道你來來去去就會這麼一招?”

感覺到白農再次對這些小兔子散發同樣的磁場抖動,空幻忍不住吐槽。

在這裏,除了靈雪,就他的能量控制力最高,所以能清晰地感受到白農的方法,甚至現在就可以使用出來,但他擔心弄巧成拙,所以只能靜靜等待。

“沒辦法,你以爲這種磁場語言是那麼好學的嗎,我可是學了好久才學會這麼一句,在網兔的電磁網絡之中,這種抖動似乎是一種善意,而且因爲太忙,我可沒時間練習其它的東西。”

“那你是怎麼把它們帶回來的,就靠着善意嗎?”對此,空幻深表疑惑。

現在看來,白農帶回小兔子們的情況,就像一個怪蜀黍,帶着一根棒棒糖就輕易地誘惑了一羣蘿莉,這可能麼?要知道,現在的蘿莉,可是比怪蜀黍還危險的物種口牙!

這時,白農那一面突然停頓了一會兒,看起來想起了什麼東西。

然後,衆人就見到白農將頭轉向了白敏,不,應該是乘着兔子散開,而躲到白敏肩上的毛球。

(誒?難道小毛球還是關鍵,我說爲什麼會被留在這兒嘛。)看着白農的動作,空幻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而此時,白農已經通過精神力,示意白敏將小毛球扔過來。(=。=)

不一會兒,戰戰兢兢的小毛球同志,再一次被擺在了一隻小白兔的面前,衆人明顯看到小白兔眼中閃過的一絲亮光。

然後,讓衆人絕倒的一幕出現。

或許是白農之前的善意,讓這些小傢伙放棄了警惕,當小毛球出現之時,所有小兔子們,居然就這樣蹦蹦跳跳地,重新將小毛球給圍了起來。

而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時候除了白敏這個嘎嘎猿丫頭外,另外都是蛹化體的幾位,立刻用磁感感受起網兔們的電磁場波動。

果然,看起來很是平靜的小白兔們,不可視的電磁場波動卻異常熱烈。

(我靠,毛球誒,大家圍觀。)

(我只看,不說話。)

(俺是打醬油滴,啊不,圍觀滴)

(快來看啊,這裏有一隻毛球)

(前面的!放下那隻毛球!)

(哎呀,別擠!)

(……)

以上純屬腦補,如有雷同,純屬……奇蹟?穿越?

然後,話題迴歸正途。

“我說白農,爲什麼小毛球比你還受歡迎啊。”

這話說得,讓白農忍不住瞪了空幻一眼。

此時此刻,衆人都已經聚集在了小屋一角,一邊好奇地看着被一羣小白兔強勢圍觀的,灰黑色小毛球;一邊在精神力中,熱烈地討論着有關‘毛球與網兔不得不說的故事’。

如果此時有一個純種地球人到來,恐怕就會非常鬱悶,因爲小屋裏面兩堆,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毛球繼續沉默中。)

一堆是用電磁網絡,一堆則是精神力網絡。

“這東西我怎麼知道,不過暫時有一個猜測。”

“那就快說!”看白農猶猶豫豫的樣子,暗血就氣不打一出來,如果空幻總是這種優柔寡斷,她纔不願意承認這個身份了!

“哦。”哀怨地盯了暗血一樣,白農瞄了瞄一羣看似平靜的小白兔(資深網民?從生出來就開始上網=。=),然後,白農纔在精神力中說道:“小毛球不是有極強的預警系統嗎?”

“我懷疑,是不是這羣小傢伙,以前也遇到過一頭或者幾頭毛球,然後還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最主要的是,這些小傢伙可能依靠着毛球的預警能力,獲得了很好的生存發展。”

“兩個物種互補之下,產生了一種類似共生的模式,但後來可能發生了什麼意外,導致毛球離開或者死掉了,因此它們一直在尋找另一隻毛球。”

“至於時間我就不得而知了,因爲它們之間的網絡是共通的,所以他們的記憶恐怕是可以傳承。”

“當初最先發現這些小傢伙的,就是毛球,不過,當時它還很興奮地和這些小傢伙玩耍,誰知道現在時間久了,居然開始不適應了,呵呵。”

妙妻上崗:方少多指教 滿頭黑線地看着那一羣圍觀毛球的小白兔,以及被圍在其中無所作爲,一臉無聊的毛球,衆人心中同時想到,(能夠適應纔怪。)

“算了,有毛球在這兒,再加上我們供應食物,想來這些小傢伙應該都不會亂跑。”

“只是可憐毛球繼續適應一下吧。”無良主人白農,在獲得了第二無良主人,妹妹白敏的同意之後,果斷地無視小毛球哀怨的眼神,帶着大家陸續退出了小屋,然後輕輕地關上房門。

“呼,壓力好大。”靈雪重重地舒了口氣,面對這些可愛的小傢伙,需要仔細控制身體磁場的她感到很累。

(能讓幽神級的靈雪都這樣說,顯然小白兔你們已經可以1V5了。)

“那麼,雖然很吸引人,但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首先需要建立一個電力精細控制的課程,我的任務中獲得的那些能量控制理論正好可用,過段時間就可以選出一些人來試驗。”

“所以,網絡的問題可以先放一邊,等過段時間農田收割之後再慢慢完善。那麼,白農,還有什麼收穫嗎?”

仔細想了想,空幻覺得在族羣要建立網絡,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行的。

因爲那帶來的全新的管理、等級和教育等各種東西,幾乎會完全打破現有的組織框架。

畢竟這可不是人類那種,需要電腦終端才能登入網絡的間接模式,而是完全直接的以人體爲端口的登入,也就是說,這幾乎是在研究一個全新的語言和世界框架。

所以,這在空幻看來,並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弄出來的。

(如此一來,也只能等這次改制基本完成之後,可以調用大量人員進行研究的時候,才能正式試驗,現在族羣的人員管理還是太亂了。)如是想着,空幻轉頭看向白農,說出了之前的話。

擡頭看了看周圍,白農回想了一下,搖頭說道:“這次主要就這些收穫,省城什麼的,都是按照規劃建設的,除了因爲地理因數,導致某些地方的房屋外形稍有不同以外,都沒什麼特別,空幻你那邊想來也是吧。”

點了點頭,空幻起身甩了甩肢體,然後說道:“的確,那麼現在就去看看我的收穫吧。”

這次白農是去北方的幾個省城,而空幻是去南方,所以各自都有各自的收穫。

如是說者,空幻微笑着向前方走去。

擡頭看了看正午當空的紅日,靈雪笑了笑說道:“都中午了,大家還是回嘎山吃了午飯再說吧。”

“啊,也是。”

※※※

白農和空幻(灰理)的差別衆人顯然都很清楚。

如果說白農外出驗收省城時,主要關注的是植物和動物;那空幻前往驗收省城時,則主要關注的是礦物。(總之都是不務正業=。=)

跟着空幻跑到正在修建的嘎山城,城區倉庫區一角的衆人,在空幻的帶領下,進入了一間普普通通的小屋。

由此更能看出空幻和白農收穫的差異。

因爲植物和動物都需要較爲寬闊的土地,所以爲了臨時存放,白農小隊甚至達到了,需要臨時搭建一個小村的程度;

但礦物的主要部分卻是礦區,那是搬不走的,所以空幻只能記下各快礦石的發現地,然後帶回一些樣品,用作展示和試驗。

小屋中最先被衆人注意到的,是一種灰白色的石頭,這是隻要是個電能生物,就能認出來的東西——電石。

自從空幻用電石,組成了當時還是魚類的生物骨骼之後,這個物種就和電石結下了不解之緣,建立巢穴要靠近電石,尋找同類要尋找電石,每天的食物中也需要有電石……

不過,在電石樹這種植物,被空幻意外地發現了之後,人們對於電石礦的關注就相對小了不少,如今,幾乎只有準祭司們在尋找非族羣同類時,纔會去關注電石礦的位置,因爲那裏更容易發現沒有電石樹的同類。

而這次,空幻將電石帶回來,主要目的卻不是食用。

伸手抓起一快手掌大小的電石,空幻手中電光一閃,這塊灰白色的電石外表就變得略顯淡白,這應該是電石被純化了一點的表現。

對此,幾人顯然都很清楚,所以見到空幻進入屋裏首先就做出這種動作,大家都感到疑惑。

“自然中的電石礦一般都是灰白色,而在我們的認知之中,純淨的電石應該是瑩白色。那麼,導致電石變得灰白的,顯然就是其它的渣滓之類的東西,大家都是這麼想的吧。”

見衆人猶豫了一下,都點了點頭,空幻笑了笑讓大家仔細記住此時電石的樣貌。

然後,他深深地吸了口氣,開始調用全身能量,對着手中的電石連續不斷放電,直到他的額角已經滲出汗水,才停下動作,大口呼吸起來。

身體緩和了一下之後,空幻纔將手中的電石再次放到衆人面前。

皇道金丹 “你們仔細看看,這和之前的電石有什麼不同。”

“的確變得瑩白了。”

“更好看了。”

“應該能吃了。”

“……”

聽到一堆回答,空幻默然無語。

他顯然對衆人的理解力稍稍高估了一些,或者說,是他自己沒說清楚:“魂淡,注意大小啊,大小!”

“誒?”疑惑地看了看空幻,衆人重新看向他手中那塊電石,然後與記憶中的樣子對比起來。

“沒什麼差別啊?還是一個手掌大小。”幾人都是這樣表示。

但這時,靈雪卻有些遲疑地比劃了一下,然後伸手接過空幻手中的電石,似乎用精神力掃描了一下,這才說道:“好像,變大了一些,但差別很小,可是,剛剛那麼強烈的電流之下,純化的電石應該變小啊?”

‘放電可以凝聚電石礦中的電石,強烈的電流更是可以衝散其中的渣滓,讓電石礦更加純淨,’這幾乎已經是所有嘎嘎猿的共識。

而且之前空幻放電時,這塊電石周圍也出現了一些粉塵,表示電石上的渣滓的確被衝散。

但如果真的只是衝開渣滓,那麼電石應該是變小而不是變大。

這也是靈雪感到疑惑的地方,平時大家並沒怎麼注意這中細節,但此刻由空幻提出來,幾人卻不得不多看幾眼。

但靈雪卻還是更願意相信是自己眼花了,畢竟這種情況,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的確變大了。”聽到靈雪的回答,空幻欣慰的笑了笑,然後鄙視地看了眼白農和暗血,將靈雪手中的電石,扔給了一旁的暗血:“不只是變大了,而且變重了。”

“事實上,變大的差別太小,所以如果不用精神力恐怕都很難被注意到,但變重這個差別,通過前段時間弄出的天秤,我們卻可以清晰地對比出來,大家過來看看。”

說到這兒,空幻走到小屋中間,打開一個被獸皮包裹的藤框。

這時衆人才發現,裏面居然有一個精巧的天秤,和幾十塊大小的銅錠,顯然是由前段時間弄出來的秤改造而來的。

重新拿出一塊電石礦原礦,空幻將其放到天秤上,測出同重的銅錠數量,然後將原礦交給了靈雪。

“做什麼?”看着手中的原礦,靈雪不知所謂的看了看,然後疑惑地看向空幻。

笑了笑,空幻指了指自己額頭的汗水,對靈雪說道:“對這塊原礦放電,我剛剛消耗的電力太大,現在還在恢復,所以沒什麼電力。如果使用電力太小,就顯示不出效果,而你是幽神級,這裏電力最強的,正好可以讓效果更加明顯。”

“哦。”話音剛落,明亮而不間斷的閃光,就在小屋中產生,使得衆人不得不閉上雙眼,而其中甚至還夾着幾絲雷鳴。

(即便只有一顆能量核心,幽神級的能量量,果然也不是我們這種靈魂級蛹化體所能比的啊。)

如是感慨着,當感到連續不斷的閃光結束之後,空幻終於小心的睜開雙眼,恢復了少許視力之後,他便立即看向靈雪手中的電石。

然後,他就呆住了。

“核……核心!”

此刻,靜靜地躺在靈雪手中的,不再是灰白色的電石原礦,也不是空幻預想中純淨的瑩白色結晶電石,而是一顆,散發着電流的淡藍色光芒的,如同能量核心一般的半透明晶體。

“這東西能吃麼?”白敏在一旁吐槽,而對此,衆人果斷地表示無視。

但這時,靈雪的主要注意力似乎還集中在一開始的體積重量對比上,只見她小心地顛了顛手中的晶體,然後用精神力掃描了一下體積,最後看着手中的結晶體說道:“重量幾乎不用測試了,重了一倍多,可是大小……這還需要對比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